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顧漫青墨裘卿
顧漫青墨裘卿 連載中

顧漫青墨裘卿

來源:外網 作者:報告王爺,王妃又去抄家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報告王爺,王妃又去抄家了 都市言情

她是神醫聖手,醫毒無雙,誰知意外穿越,竟成了金州最有名的花痴廢物。   生母失蹤,繼母迫害,庶妹下毒,顧漫青一怒之下,手撕綠茶,腳踩白蓮,見人就醫,見鬼下毒。   只是,傳聞里那個戰神王爺,出手狠辣,冷酷無情,威懾天下……那眼前這個動不動就打翻醋罐子的男人是誰?   某日:「聽說王妃男寵無數,後宮三千?」   顧漫青乾笑兩聲:「我那是開玩笑的……」   「沒關係,本王一人可頂三千。」展開

《顧漫青墨裘卿》章節試讀:

一聽她罵墨裘卿腦子有病,昭羽手裡的刀差點就捅上去了,「你敢侮辱我家公子?」
顧漫青臨危不懼,把其他病人護在身後,冷眼看着昭羽。
「要刺就刺,少廢話!」
眼看昭羽的佩刀就要揮向顧漫青,她居然一動不動,墨裘卿眼底泛起驚訝,一閃即逝。
正要開口,身後湧上來一群官兵。
「接到有人報案,說是此處醫者尋釁滋事,說的就是你吧,來人,把他給我帶走!」
為首的官兵一聲令下,身後的侍衛全都過來抓顧漫青去衙門受審。
她在城西一下午大出風頭,賺了不少錢,自然引來不少江湖騙子眼熱。
一看她對墨裘卿這個病人口出不遜,趁機報了官府,想害顧漫青入獄。
周圍的病人們自發的擋在她身前,憤怒的吼道:「你們誤會了,這位大夫是清白的,分明是這位公子挑釁在先,大夫不過是說了兩句,你們看地上的攤子,就是那公子的侍衛劈開的!」
官兵一時分不出誰是誰非,皺着眉揮了揮手,「誰是冤枉的,到了衙門裡就一清二楚了,先把人給我帶走再說。」
病人們還等着顧漫青醫治,怎能眼看他們把人帶走,全都護着顧漫青。
局面亂成了一鍋粥。
官兵和百姓們拉拉扯扯,吵鬧的聲音引起了不少路人駐足圍觀,指指點點。
「夠了!」
沉冷的男聲猛地打破了亂糟糟的局勢。
他的聲音太有魄力,所有的人包括顧漫青,都看向開口的那男子。
墨裘卿面色淡漠,起身理了理袖口,對帶頭的官兵道:「此事的確與這位大夫無關,是我御下無方,手下侍衛一時衝動,冒犯了這位大夫。」
「昭羽,」墨裘卿淡淡開口,「還不出來向大夫賠罪?」
眾目睽睽下,昭羽一步踏出,冷漠的低下頭,面無表情對顧漫青道:「大夫,是我莽撞了,實在抱歉,您的攤子損失,我賠了。」
他從腰間摸出銀子放在了顧漫青面前。
顧漫青看着那銀子,氣不打一處來。
她從覺得今天這兩人就是故意衝著她來的,先挑釁她一番,等她上鉤,趁機叫來官府的人,然後先行道歉,證明清白。
可她連見都沒見過他們,他們耍她的目的是什麼?
顧漫青氣得手抖,冷冷道:「把銀子拿走,我不要這髒錢!」
官兵不悅的瞥她,嫌她肚量小,人家都息事寧人了,這身量纖細的小男子怎麼還斤斤計較。
他扭頭,一看墨裘卿渾身綾羅綢緞,一定很有錢,諂媚的笑了起來,「您說的是,既然此事是無心之舉,那就這麼過去了,我就當沒看見,大家都散了吧!」
顧漫青抽了抽嘴角,徹底無語。
這古代人怎麼還有兩面,這麼沒骨氣的嗎?
墨裘卿垂下眼眸,低笑着沒有說話。
顧漫青看着更來氣了,暗暗罵了句,「都是一群狐群狗黨!」
她的話傳進墨裘卿耳中,他似笑非笑睨向顧漫青。
顧漫青漠然的挑了挑眉,「難道我說錯了?」
見財眼開,包庇惡霸,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她白的驚人,假鬍鬚下的粉唇氣鼓鼓的抿着,要是脫下這身男裝,應該絕色的能讓人看直了眼。
生氣起來的樣子倒也還算可愛。
墨裘卿薄唇輕勾。
這女人倒是很有骨氣,不過,過剛易折。
「受害者」既然不追究了,官府也打算帶人撤退。
顧漫青把昭羽給的銀子抓起來,拋回他臉上,冷淡開口,「我的清白無需旁人幫我解釋,少在這裡裝好人,我可不會領你的情。」
想到這兒,顧漫青心裏都有點抽痛。
這個攤子可是她忙了好久才支起來的,就這麼給昭羽一刀劈了,換做前世,她早上去給他一針了。
一直耗在這裡也不是辦法,顧漫青擔心這對主僕盯上她,想了個主意撤退。
她先是用力踩了昭羽一腳,然後推了圍觀的人幾下,幾個人不約而同的大叫出來。
「誰踩了我的腳!」
「誰推了我!」
顧漫青立刻捏起鼻子,掐尖了聲音說:「是那個侍衛推的,他又在尋釁滋事了!」
趁着昭羽犯眾怒,顧漫青眼底掀起一道狡黠,提着袍子跑了。
跟她斗,也不去測測智商多少,她是會輕易吃虧的人嗎?
眾人都以為昭羽推了他們,一擁而上攔住了昭羽和墨裘卿,要討個說法。
墨裘卿黑沉沉的眸子在人群中掃視着,發覺少了那個最醒目的女人,低沉出聲,「她是故意的,人已經跑了,快去叫人追她!」
昭羽被百姓們圍堵的分身乏力,只能施展輕功,跳上了房檐去追人。
顧漫青像是有遁地術,他找遍了整條街都沒找到她,昭羽只能灰心喪氣回去彙報。
得知跟丟了人,墨裘卿摘下人皮面具,露出了面具下精緻絕塵的面容,皺眉道:「本王養你們幹什麼吃的?自己下去領罰!」

《顧漫青墨裘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