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豪門首富的報恩
豪門首富的報恩 連載中

豪門首富的報恩

來源:外網 作者:擎默寒孟婉初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擎默寒孟婉初 都市言情

「救我,給你一個億!」她意外救下一個男人,竟是全城首富!首富總裁死纏爛打要娶她,「一個億,給你的彩禮錢!」她挑眉拒絕,「錢是你承諾的報酬,我應得的!至於人,抱歉,我不要!」「倒貼十個億呢?」某霸道總裁厚臉皮說,「或者,我入贅也行!」展開

《豪門首富的報恩》章節試讀:

「嗯,想,想。」
感受着男人森冷的氣息,猶如地獄走出來的索命無常,讓她第一次覺得距離死亡這麼近。
處於求生的本能,孟婉初點頭如搗蒜,「當然想。可是,要怎麼才能證明?」
「很好。」
擎默寒冷酷臉上的寒霜化去,薄厚適中的唇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弧度。
俯身靠近她的耳旁,噴薄的呼吸撩動着她頸窩的髮絲,酥酥麻麻的,卻更讓孟婉初背脊一涼。
等了幾秒鐘,才聽見男人說道:「我有一勞永逸的辦法。」
「什……什麼辦法?」
「那就是……」
他話說到一半,似在戲謔她,直到察覺小女人緊張得不得了時,方才說道:「割了你的子宮!」
「子……子宮?」
孟婉初嚇得往後退了退,撞到身後的沙發,跌坐下去,木訥的望着擎默寒,「不,不要……我不要。」
割了子宮就一輩子都不能生孩子。
她絕對不答應。
「擎默寒,你是魔鬼嗎?」
素來堅強的孟婉初也不免被嚇到了。
在此之前,她不知道擎默寒的身份,但現在知道,反而愈發的害怕。
因為,這個男人有碾壓一切的能力。
弄死她不過像踩死螞蟻那樣簡單。
擎默寒輕嗤一聲,拿着手機撥打了一通電話,「宋辭,聯繫醫院,馬上準備一檯子宮切除……」
「不,不行,不可以!」
沒等擎默寒說完話,孟婉初猛地站了起來,一把搶走他的手機掛斷了電話,又氣又委屈的吼道:「憑什麼?你有錢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嗎。」
事實證明,在這個男人面前裝無辜可憐的小白兔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因為這混蛋根本就是個冷血動物。
「可不可以,試試便知。」
擎默寒從她手裡奪走手機,繞過她直接走了。
「別走!」
孟婉初一把拽住擎默寒的手,噗嗵一聲跪在地上,聲淚俱下道:「擎少,你不能這麼做。我懷沒懷孩子還不知道呢,但如果懷了孩子我一定會打掉的。」
為了保住『子宮』,孟婉初豁出去。
什麼尊嚴不尊嚴的,在小命面前一文不值。
她可不想年紀輕輕就沒了子宮,到時候倒貼都沒男人要。
「剛才還一副憤憤不平的樣子,現在就跪地求饒?」男人大掌捏着她的下巴,「你說,我該信你哪一面?」
「擎少,咱們做人要講良心。葯是你奶奶下的,你睡的是我,我才是受害人,憑什麼要我來承擔後果?」
她很是生氣。
見她方才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現下跪在地上卻又是一副氣憤不已的模樣,如此情緒千變萬化,倒是勾起了擎默寒一絲興緻。
「因為,有錢可以無法無天。」
他把原話還給了孟婉初,又道:「在這兒給我老實獃著,待會兒有人會接你去做手術的。」
擎默寒抽出紙巾擦拭了捏過她下巴的手,彷彿覺得很臟似的。
將紙巾丟進垃圾桶里,他轉身就走了。
「擎少?」
「擎爺?咱們有事好商量呀。」
「喂,擎默寒,你別走啊。」
「擎默寒,你就是個混蛋,渣男!」
眼看着男人頭也不回的走出客廳,孟婉初忍不住破口大罵。
然後起身坐在沙發上,拍了拍膝蓋上不存在的灰塵,嘀咕道:「臭不要臉的狗男人。」
外面電梯門合上,男人走了。
孟婉初坐在沙發上,伸手摸了摸身上的手機要給擎老夫人打電話,可這時她才發現手機不見了。
後知後覺想起剛才擎默寒靠近她,只怕那時他就順走了她的手機。
「不能坐以待斃。」
孟婉初心中百轉千回,尋思着要怎麼才能逃出這裡。
她起身在這一樓層打量了一圈,發現進入這層樓只有電梯,以及走廊盡頭緊鎖着的門。
而走出客廳門口,就是兩名身材魁梧的保鏢。
孟婉初在裏面轉了轉,最終走卧室,翻出了打火機,用拖把纏着一卷衛生紙,點燃,對準天花板的噴淋系統。
不過是一秒鐘,噴淋系統啟動,就開始不停的噴水。
從卧室到側卧,再到廚房,衛生間,全部被孟婉初用火觸動了噴淋系統,同時也被觸發煙感報警器。
她聽見報警器響了起來,立馬把拖把放在一旁的角落裡,從衛生間跑了出來。
「怎麼回事?」
「哪兒發火了?」
兩名保鏢沖了進來,一臉驚慌。
孟婉初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啊……太可怕了……」
「老六,你到那邊看,我到這邊看。」
「好。」
兩個保鏢立馬跑進裏面去看情況。
孟婉初竊喜,當即跑出客廳,摁開38層專用電梯下去了。
逃出夜色會所,她攔了一輛的士直接離開。
「師傅,去聖德醫院。算了,還是去龍溪別墅吧。」
她原本想去聖德醫院找養父母,但現在決定去龍溪別墅找黎家人拿錢,然後帶着養父母離開瀾城。
給黎家小兒子捐骨髓時,她生父就承諾在她們離婚瀾城時,會給她五萬作為賠償。
孟婉初不屑於拿他的錢,但現在別無選擇。
她工資沒發,僅有的五千塊墊付給擎默寒看病,她要帶養父母回鄉下,處處要用錢。
沒錢寸步難行。
半個多小時後,抵達龍溪別墅。
孟婉初下車走到別墅門口,按了按門鈴。
沒一會兒別墅門打開,打扮的珠光寶氣的趙若蘭看着她,擰眉道:「你怎麼來了?」
年近五十的趙若蘭身着寶藍色掐腰V領襯衣,搭配黑色高腰褲,因為平日保養極好,看着年輕又有氣質。
她就是孟婉初的親生母。
「黎富安呢,找他有事。」
孟婉初開門見山的說道。
「怎麼說話呢?他的名字也是你叫的?」趙若蘭對孟婉初一臉輕蔑與鄙夷。
有時候孟婉初就不明白了,她與黎允兒分明一母同胞,怎麼就招他們夫婦倆嫌棄?
「不能叫名字?」
孟婉初嗤聲一笑,「行。你老公那個東西呢?我找他有點事。」
「你……哼,果然是窮鄉僻壤里走出來的,一點規矩都沒有。」
趙若蘭被她氣的不輕。
「規矩都是親媽親媽教的,我一個沒親爸親媽的人能活着都不錯了,還講什麼規矩。」
孟婉初從沒想過她再見親生父母會是這樣的態度。

《豪門首富的報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