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黑夜中的守護者
黑夜中的守護者 連載中

黑夜中的守護者

來源:google 作者:八戒賣烤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八戒賣烤肉 翟天韻 都市小說

這是一本戰神文,卻又是一本不一樣的戰神文,三觀正他實力強勁,是一名遊走於黑白兩道的兇徒,崛起於東南,以撣北為跳板,逐步建立起遍布藍星的龐大勢力……世人辱他毀他謗他,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幹什麼的,雖耕耘於黑暗,卻服侍於光明,他始終是一名默默前行的共和國守護者展開

《黑夜中的守護者》章節試讀:

「嗯,坐。」

為了照顧陳父,李老特地讓人給他搬來一張椅子,還給他倒了一杯茶。

「陳鵬啊,妍妍的事我們都知道了,說說你是怎麼打算的。」

李晚笑呵呵,態度溫和,像個鄰家爺爺般,讓人感覺很舒服,心緒自然而然地平和下來。

「我是絕對不會把妍妍往火坑裡推的,實在不行,我就讓妍妍離開這裡,只是擔心出不去,到時候還希望能夠得到李老的幫助。」

陳父語氣堅定,這是他的底線,為了自己的女兒,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他都在所不惜。

「事情還沒到那一步。」

李晚喝了一口茶,笑眯眯的,繼續道:「妍妍這孩子有十八了吧?你說以前還是個小不點呢,這一下子就長大了。」

「嗯,到十月份就十九了。」

陳父如實回答,並沒有多想。

「賢文,你跟天狼幫的老二打過交道,跟小鵬說說這是個什麼樣的人。」

李晚開口道,讓周賢文系統的介紹天狼幫老二。

「要說天狼幫老二這個人大家都再熟悉不過了,可更多的是道聽途說,他並沒有像傳聞當中的那麼蠻橫無理,相反還挺好說話的。」

「就上次我們說要減少道路費所交的比例,就是我跟他談的,在聽到我們所面臨的困難之後,他也表示很同情,而那次談判也達到了我們的預期。」

翟天韻靜靜地站在旁邊,冷眼旁觀,他已經聽出味了,一群小丑在為惡鬼辯護,為今天少挨一巴掌而沾沾自喜,陳妍妍這事在忠義社估計是無法解決了,甚至還會成為犧牲品。

「天狼幫老二十分孝順,對自己的親人百般呵護,不讓他們受一點委屈,而且他長得着實不賴。」

周賢文如數家珍,娓娓道來,絲毫不理會臉色越來越難看的陳鵬父子。

「周賢文,你什麼意思!」

陳平打斷了周賢文的發言,怒氣沖沖,凶神惡煞,壞事做盡的天狼幫老二在他嘴裏居然成了溫潤如玉、胸有溝壑的真君子,妍妍要是不嫁給他反而是妍妍不懂事似的,如此顛倒黑白,再一次刷新他的認知。

誰不知道天狼幫老二的貪婪,道路費是減少了,可不久之後不又加收了攤位費嗎?收的只多不少,減少道路費連個面子工程都不算。

面對陳鵬父子那噴火的眼神,周賢文沒有繼續往下說,他怕激起眾怒,還是將皮球踢回給社長比較穩妥。

「李老,這是什麼意思?」

陳鵬語氣沉悶,冷冷的看着李晚,此時,他基本看清了一切,忠義社保不了妍妍。

「別激動,坐下說。」

李晚壓壓手,示意陳鵬控制好自己的情緒。

「妍妍這件事,我是堅決反對的,這也是我們忠義社的底線。」

聽到這話,陳鵬父子稍顯冷靜,但他們也絕不會就此相信,畢竟前面說了一大堆鋪墊,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但是,就在一天前,天狼幫老大張衛親自帶着張家老二前來拜訪老朽,言明老二張舒對妍妍是真心的,一定會明媒正娶。」

「而且他也親口答應,從此痛改全非,改掉以前的壞毛病,妍妍嫁過去並不會吃虧。」

「小鵬,浪子回頭金不換啊,這是個好女婿。」

陳鵬身體顫抖,連李晚這個社長都不準備幫助自己,反而幫着勸說,他此時失望透頂,忠義社哪還有一點忠義。

「要想讓妍妍嫁給張舒那個惡賊,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陳鵬語氣冷冷的說道,斬釘截鐵,沒有一點商量的餘地。

「李老,那個張舒是什麼樣的人,您還能不知道,把妍妍嫁過去,不是把這孩子往火坑裡推嗎?而且這也不符合我們忠義社的宗旨啊。」

「對啊,社長,這樣我們豈不是天狼幫的幫凶了,與他們何異?」

眾人紛紛開口,第一次對李老的決定產生比較強烈的抵抗情緒。

「怎麼就違背我們的宗旨了?我們的宗旨是不是對抗天狼幫以及警廳無端的剝削,維護望鄉鎮的利益。」

「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而交好天狼幫對我們來說利大於弊,只是苦於我們之前沒有突破口。」

「而且,我們都已經談好了,一旦陳家與張家聯姻,那無論是道路費還是攤位費都會給我們免除,陳家更是可獲得無法想像的好處,這無論是對陳家還是我們整個望鄉鎮來說都是大好事。」

李晚紅光滿面,眾人的反應盡收眼底,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翟天韻看着這可笑的一幕,在李晚說出可免除道路費和攤位費之後,人心就開始瓦解了,站在陳鵬父子這邊的人越來越少,跟着勸說的越來越多。

「絕不可能,你們是在與虎謀皮,什麼時候魔鬼的話都有着如此吸引力了。」

「你們一個個的,今天他是看上我家妹子,明天呢,看上你家妹子,你家媳婦,你們也要委曲求全嗎?一群懦夫。」陳平呵斥。

「話不能這樣說,張舒已經改過自新了,誰能保證自己不犯錯,知錯能改就說明這個人還有救,我們應該給他機會。」

人群中有人反駁道,翟天韻看得清楚,此人剛開始還站在陳鵬這邊,一轉眼就已經倒戈,成為幫凶。

陳平氣血上涌,他本就不擅長耍嘴皮子 ,青筋暴起,一拳猛的轟上去,剛說話之人也沒想到陳平居然這麼莽,沒來得及躲閃,一拳就被撂倒在地。

「#,你有病啊!」那男子口吐芬芳,大罵陳平。

「我錯了,我不該打你的,原諒我啊!難道你不給我改過自新的機會嗎?」

陳平梗着脖子大喊,一點都不像是認錯的樣子,要不是人拉着,那男子還得挨上幾拳。

「夠了,成何體統。」李晚大喝一聲,道:「這已經不是你陳鵬一個人的事了,這是整個忠義社的事,關乎到鄉民的切身利益,為了大家着想,你就受點委屈吧,況且這對你來說並不是壞事啊。」

「給我個面子,姑娘大了總要離家的,天狼幫已經有向外發展的規划了,之後我們望鄉鎮將會是他們的大本營,各種雜費都會減免,官府也不會再對我們如此苛責。」

陳鵬低着頭,臉色發白,許久之後才悶悶的說道:「我知道了。」

「阿爸!」

陳平急了,滿眼不可思議的看着陳父,但也沒有再言語。

「這就對了,回去好好勸勸妍妍這丫頭,三天後張舒正式來陳家接親,到時候我們忠義社全體成員都會參加,一定會給妍妍辦一個風風光光的婚禮。」

李晚對陳鵬的識時務很滿意,眾人見事情塵埃落定,心中鬆了一口氣,直誇陳家識大體、顧大局。

陳鵬一刻也不想在這裡多呆,看着李晚那蒼老的笑臉,以及眾人那虛偽的誇耀,他只覺得噁心。

「老陳,等等我。」

走到門口,後面傳來他的老哥們王成的聲音,有六七個人追了出來,那位直懟得周賢文啞口無言的明娃子赫然在列。

「老夥計,我了解你,正如你了解我一樣,三天後無論你做什麼,我都陪你走一遭,反正我已經孑然一身了。」

「陳叔,我也是!」明娃開口,他並不認同忠義社所達成的決定。

「還有我們。」跟出來的七人紛紛開口。

「王老頭可以來,你們就不用來了,你們都是有家室的人,要承擔起責任。」

陳鵬婉拒明娃等眾人的幫忙,他不能為了自己而讓這些人的家人陷入困境甚至危險之中。

翟天韻一行人離開忠義社已接近晚上十點多,陳家庭院前昏暗的燈火搖曳,陳妍妍和陳母站在門庭前,等待他們的歸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