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花間提壺方小廚
花間提壺方小廚 連載中

花間提壺方小廚

來源:google 作者:小十叄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方一勺 沈勇

一勺自幼失去父母,過着無依無靠的生活,雖然過的很苦,但方一勺對未來還是充滿希望,方一勺早早就彰顯出烹飪方面得天賦,總是能夠做出溫暖人心的料理,在一場意外中,遭人暗算誤打誤撞之下代替才女方瑤嫁給了惡霸沈勇,就這樣,大大咧咧得方一勺成為了沈家地媳婦,以她開朗樂觀地心態和燒的一手好菜,征服公婆,但沈勇對這個毫無才華只會做飯的女子充滿了輕蔑,隨着時間的日子,放一勺的特質漸漸吸引沈勇的目光,一段錯位的愛情就此開始展開

《花間提壺方小廚》章節試讀:

人命案雖是大事,但畢竟是衙門的事情,方一勺與沈勇的日子還是得接着過,不用去酒樓做飯,沈勇這回又得要待在書房裡背書了。

方一勺倒是挺好學,坐在書桌邊看着書,也就認得字少了點,字寫得難看點。

沈勇在一旁邊看邊搖頭,就這才女還好沒嫁給什麼才子,不然的話,都不知道哪個才子非焊死不可,看着寫出來得字,這都沒用腳寫好。

方一勺還真非常認真的看着書,有什麼不懂就問沈勇,沈勇倒是老實的回答着,答不上來的,就偷偷跑去翻書,還裝作沒事一樣給她講着,方一勺還一臉的崇拜的眼神,這倒是讓沈勇越來越起勁。

這些天都好幾沒吃早飯了,沈勇在書房打着哈欠,想出門吧又出不去,這幾天沈一搏的心情還是很不好,一直為這案子苦惱,這些天真是不點線索都沒有。

沈傑跟沈勇說,讓他這些天安分老實點,千萬不要惹老爺子生氣,不然又該拿他出氣了,就這沈勇也都不敢出門,不然到時候還真的像沈傑說的一樣,

方一勺坐在沈勇身邊,嘴裏不知道嘀咕着什麼,背着書,一手拿着一把雕刻刀刻着花。

這蘿蔔白花花的,不過一會,方一勺就下就把這蘿蔔雕刻的各種格式的形狀來,剩下的皮,隨意一擺,就成沒好看的花。沈勇一旁看着也能解悶,瞧着這小丫頭手還挺巧的。

正無聊的時候,就見門口有人走進來,沈勇連忙拿着書,偷偷瞄了一眼,就看見進來的是他娘,這才鬆口氣,放下書,沈夫人見狀搖了搖頭。

這沈勇是沈家三單傳,這沈夫人這才因為這個一直都很是疼愛有加,沈一搏是嚴父,沈夫人是慈母.......沈一搏常常說道這————慈母多敗兒

方一勺放下手中的刻刀,走過去攙扶着沈夫人坐下,端茶倒水的:「娘,喝茶。」

「嗯,真乖。」沈夫人就很喜歡方一勺的這人,這小嘴甜,這輩子算是每日都聽着沈勇這聲音都膩歪了,這頭一回方小丫頭甜甜的叫着,一口一個娘的,這心那叫一個舒服。

「娘,你怎麼來了?」沈勇問着沈夫人,一般自己在這念書的時候,也沒見誰來看過。

「先別念書了,你倆等會有空嗎?」沈夫人道

方一勺與沈勇互看了一眼,點了點頭,:「有啊。」沈夫人微笑道:「那你倆陪我去一趟東山的長樂庵。」

沈勇聽完,皺着眉頭:「長樂庵不是尼姑庵嗎,去哪幹嘛,我才不去。」

「為什麼不去?」沈夫人納悶的說道。

「不去,出門遇尼姑多晦氣啊。」沈勇小聲的說著。

「你這小子,該打。」沈夫人瞪了一眼,:「別亂說,長樂庵的靜怡師太那可是有名的活神仙。」

沈勇無所謂的看了一眼。方一勺就問道:「娘,去長樂庵做什麼啊?」

沈夫人笑嘻嘻的說回道:「就去拜拜。」

沈勇瞪着大眼睛看着他娘,:「娘啊,家裡祠堂不是有嗎,那麼多佛像,祖宗還不夠你拜呀,還要上什麼尼姑庵拜去。這外面的神仙有家裡的靈啊。」

沈夫人趕緊訓斥着他:「呸,真是童言無忌.......你這小兔崽子,口無遮攔的啊 ,菩薩哪能是你說的!」

沈勇任性的撇着嘴,看着方一勺使眼色:「我才不去,你也別去啊。」

方一勺看了一眼沈夫人,知道是去拜佛,不說是去求什麼,叫都叫了,怎能不去:「娘,您什麼時候去啊?我和相公陪您。」

沈勇蹙着眉搖頭,方一勺瞄了他一眼,沈勇只好轉頭輕嘆着氣,算了,好男不跟女斗,這時候還是兩個女,這不找打嘛。

沈夫人看着不爭氣的兒子,轉頭看着方一勺笑着,這小子還知道疼人的,怕媳婦也是好事。

說完,沈夫人就站起身想了想,拉着方一勺:「一勺啊,你能不能幫娘做幾個素菜呀?」

「是要帶去長樂庵的嗎。」方一勺點點頭問道。

「對,最好是多做點,要全素的。」沈夫人道。

「好,我這就去準備。」方一勺微笑的回答。

沈夫人摸了摸方一勺的頭,開心的點頭,這小丫頭什麼都好,整天都掛着笑容,笑嘻嘻的,誰見了不喜歡,難怪沈勇這小子最近都不去飄香院了,看來是在收心樂。

沈夫人走出房門。沈勇就趴在書桌上,:「唉,要不就不能出門,一出門就去尼姑庵。」

方一勺走到跟前:「相公,娘想去,讓咱們陪着,不賠那就是不孝了。」沈勇無奈的看着天:「不就是去拜菩薩嘛,你看看這家裡的祠堂的菩薩這麼多,文殊,觀音,普賢,地藏,太上老君如來,這麼多,哪個不夠拜的,還去拜?」

方一勺扶着臉,想了想,:「你說娘不會是去拜拜,希望爹爹能早些破案子吧。」

沈勇笑了笑,邊搖頭:「我娘才不管這些呢。」

「那為什麼跑這麼老遠去長樂庵呢,還帶着素齋?」方一勺很是疑惑。

「嗯........你這麼一說好像有些奇怪。」沈勇摸了摸下巴,也很納悶,「這城西鐵佛寺,城南彌勒堂,哪個的香火不比長樂庵好。」

方一勺愣了愣:「唉,這長樂庵是拜什麼菩薩的呀?」

「送子觀音吶。」沈勇脫口而出。

方一勺一驚一嚇得蹦起來:「哎呀!,會不會是娘有了?」

沈勇一聽瞪大眼睛,反應遲鈍得:「不是吧......!我娘都四十了。」

「四十怎麼了?這還有六十生的呢。」方一勺道。

「不會吧........」沈勇不敢相信的冥想着,「我爹這也太行了吧...... "

"嗯!想知道有沒有,試試就知道了。」方一勺說著就叫來一下人。方一勺拉着她說:「蓮兒,你拿着一些銀子去買些李子。」

「好的,少夫人。」蓮兒剛要跑出去,就被方一勺叫住,:「等等,你過去問一下夫人要不要吃,要吃的話就多買些,記得問想吃酸的還是甜的,就按照她的意思買。」

「好嘞。」蓮兒今年剛滿十五歲,也是個虎丫頭。平時不拘小節,大大大咧咧的,方一勺交代完撒腿就跑,跑到沈夫人房裡。

「夫人!」

沈夫人見她這急匆匆的模樣:「慢點,慢點,怎麼了?」

「夫人,少夫人說要吃李子。」蓮兒道:「夫人要嗎,要酸的還是甜的?」

沈夫人一聽都驚到了,連忙站起身:「酸的?」

「嗯。」蓮兒猛地點頭,就只記下夫人要酸的。

這把神沈夫人給高興壞了,聽成了一勺想吃酸李子,一時腦子就只想着——酸兒辣女。這也太開心了,這媳婦太爭氣了,就趕緊讓蓮兒:「嗯!快去快去,買一筐回來,記住,最酸的,頂酸頂酸的!」

蓮兒這聽着也沒反應過來,腦子亂亂的,想着夫人這牙能行嘛,還吃這麼酸的,沒怎麼問,就一路小跑上街,找到路邊賣的李子:「唉,要一框頂酸了。」

這賣李子的老闆都蒙了,要甜倒是不容易,要找一筐頂酸也難吶,好不容易找了一筐青李子,跟着蓮兒拿到了沈府。

蓮兒將這李子分成兩份,找人送過去。方一勺見到李子送過來,就問蓮兒:「夫人說要什麼?」

「嗯,夫人要頂酸的。」蓮兒道。

沈勇和方一勺瞪着大眼睛看着對面,驚訝的眼睛,方一勺想了想:「蓮兒,你再去看看,夫人有沒有噁心,要是有什麼想吐之類的。」

蓮兒聽完眯着眼。更加疑惑了,不過還是急匆匆地跑了過去,在路上還跟沈一搏碰上。

「哎呦!。」沈一搏看着眼前給地蓮兒正揉着頭:「你慢點,這是什麼去,這麼急?」

「少夫人讓我去看......額,吐.......」蓮兒這話傳地真是讓人着急,沈一搏聽到一半,也就聽了個吐什麼,:「噁心和吐嗎?」

蓮兒點點頭,想着姥爺怎麼知道這事。

沈一搏聽完連忙吩咐着:「快,讓廚房準備一些好吃好喝地,別讓她多動,要小心!。」說完,轉身就急忙去找沈夫人報喜去了。

蓮兒這小小地頭腦都摸不清,就回跑去回少夫人地話了。

「怎麼樣?」方一勺道。

「回少奶奶,剛剛去地路上碰到老爺了,老爺說了,噁心,吐,話讓廚房準備好吃好喝的,不讓多動。」

沈勇聽完這眼球都快掉地上了,突然問:「那我爹呢?」

「去夫人那了。」蓮兒回道。

方一勺點點頭,讓蓮兒回去,回頭看着沈勇:「怎麼樣,我就說吧。」

沈勇驚呆的表情自言自語道:「老不尊啊!」邊說邊拿起買來的李子吃一口。

「嘶.......!」沈勇酸的直瞪眼睛,:「這也太酸了吧!方一勺還笑嘻嘻的說道:「相公,這是好事啊。」

沈勇冷笑道:「呵,這好什麼呀!這把年紀了,我還有這小的弟弟啊!」方一勺點點頭,:「那好好啊,走!」說著就拉着沈勇往廚房去了。

「幹嘛去啊?」沈勇跟在後面表示很納悶。

「做素菜呀。隨便給娘弄個安胎的湯喝嘛。」方一勺笑道。

沈勇生無可戀的臉,這都四五十歲的人還要生娃,說出去還不得讓人笑死,真看不出來啊,他爹平時還一副威嚴的樣子,沒想到這麼老不正經,還好意思說他。

下意識的看了看前面跑着的方一勺,也不胖,不過還是有點肉肉的,穿着這衣服,倒是顯得腰挺細的,這曲線還是挺不錯的......沈勇緩緩看向別的地方,這心跳有點不正常了,都還沒有洞房呢,嘴都沒親過,這丫頭太凶了,不敢動啊........

方一勺帶着沈勇走到廚房,先是起鍋,燉上滿滿一鍋的板栗雞,沈勇看着還挺有食慾的,就走上去:「今天吃雞啊?」

「這事給娘燉的,從今個起開始,直到娘把寶寶上出來,我都要每天燉湯給娘喝,她這個年紀要吃好點,這樣身體才好,寶寶身體也好,神的時候就不會那麼費力。」

沈勇瞄了瞄笑道:「你還挺孝順的。」

「自然。」方一勺邊說著邊洗着菜。沈勇這兩天讓吃着方一勺做的飯菜,都不肯吃外面的菜了,:「我們中午吃什麼呀。」

「我們多做點素菜,咱們一起吃,今天拜菩薩,要真誠點。」沈勇一聽要吃素,皺着個臉,:「沒肉怎麼吃啊?素菜有什麼好吃的,不就是青菜蘿蔔豆腐嘛,有啥味道。」

「誰說的。」方一勺微笑道:「這些素菜,也能做出雞鴨魚的味道來的。」

「真的假的?」沈勇一臉不信的看着。

「當然是真的了,不信呀,你一會試試就知道。」方一勺說完就接着做菜了。沈勇站在一邊,看着方一勺這大眼睛。

「相公,你離遠點的,一會這油燙到你了。」方一勺看了一眼,轉過身繼續做菜。

沈勇不死心的往方一勺身邊站了站,反被方一勺罵了一下。心想着,這丫頭一點都不解風情啊,命苦啊。

「相公,你快去那邊站着啊,這菜一會就好了。」方一勺無奈的看着他,沈勇也只好哦的一聲,咬牙走開了。

走到一邊坐在椅子上看着蹲在旁邊的大黃狗。:「阿黃啊,咱倆一樣命苦啊。」

方一勺在一邊認真的做着菜,又過了一會,沈勇實在渾身不自在,.......方一勺炒菜,着香氣都飄滿了整個廚房,一屋子的香味,都是肉香味,這是那湯竄味了?

實在是按捺不住了,沈勇就跑過去:「哇,娘子,炸的是什麼呀,這麼香啊。」

「這是碎玉錦囊滾麵筋。」方一勺微笑道。沈勇迫不及待地轉身拿了一雙筷子,正要伸手去夾一塊試試味,就被方一勺拉住了:「唉!等會再吃啊,小燙。」

沈勇就傻傻的站在那,眼巴巴地看着鍋里。轉身看到放在桌上的菜:「哎,娘子,你不說沒有肉嘛,這不就是肉嘛?」夾着一塊菜問着方一勺。

方一勺走過去忍不住笑道:「相公,你真笨。這是熏干,才不是肉呢。」

沈勇滿臉驚喜沒見過世面的樣子:「熏干?」送到嘴裏。瞪大眼睛連點頭看着:「好吃啊」

「來,嘗嘗這個,五香醬爆圓白菜。」方一勺道。

沈勇夾起一塊白菜放到嘴裏,嚼着怎麼會有肉味呢:「太好吃了,娘子,以後我要是出家了,一定帶着你啊。」

「你又胡說。相公,你少吃點,一會還有呢。「方一勺道。

沈勇邊吃邊點頭,一直盯着,沒想着要停下。方一勺看着都快見底的菜,趕緊伸手拿了過來:」唉,相公,你別吃了,這是給寺廟準備的。「放到了一邊。

沈勇吃着最後一口,看着這桌上滿滿的菜呀,都快忍不住了。

「相公,好了。」方一勺道。沈勇看着這十個素菜,不禁說道:「這麼多呀!」

接着就是一頓介紹着菜,說的沈勇都直咽口水了,還不能吃,就看着。方一勺雙手合十————阿彌陀佛

沈勇也愣愣的跟着做起........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