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
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 連載中

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

來源:google 作者:夢莉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秋水 現代言情 聶鴻

四年前,徐秋水在成人禮上被姐姐設計丟失了清白,生下了兒子徐小宏,為了徐家公司的金融危機,為了三百萬的救急資金,隱瞞了兒子徐小宏的存在和一個陌生男人簽訂了協議結了婚四年後,徐秋水帶兒子逛商場,被丈夫聶鴻撞見,兒子徐小宏擅自跑到她丈夫面前,一大一小倆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面對面大眼瞪小眼,然後丈夫帶着親子鑒定來纏她,把即將到期的結婚協議書撕掉!單方面宣布協議作廢!徐秋水從此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展開

《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章節試讀:

  徐小宏不自覺地跑到聶鴻面前,看到聶鴻的樣貌下意識地睜大了眼睛,他不知道要說什麼,就是想走近這個叔叔而已。

  可這個叔叔好奇怪,他竟然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

  聶鴻俊眉無意間蹙起,看到跑到自己跟前的男孩子,發現這小男孩從眉毛到眼睛和鼻樑,竟然都和他一模一樣!

  微妙的氣氛在發酵,一大一小,倆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誰也沒有說話,互相凝視着彼此,都想從彼此眼睛裏看到不一樣的東西。

  一旁的梁木看到跑過來的徐小宏嚇了一大跳,連說話都結巴了,「聶鴻,你…生…生娃了?」

  「沒有。」聶鴻也饒有興趣地看着和他對視的小肉糰子。

  梁木才不相信,彎下腰靠近徐小宏,仔細觀察他的樣貌,仔細對比,發現眼前的小男孩果然是和聶鴻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他簡直是縮小版的聶鴻,起碼有十足十的相似!

  梁木驚得語無倫次,「不是,這孩子,我說你…你不會是有孿生兄弟結婚生娃了不成?不然怎麼可能這麼像?」

  梁木腦海里有無數個念頭在瘋狂滋長,要說這不是聶鴻的種,打死他都不信!

  聶鴻沉了雙眸,蹲下身直視小男孩,聲音里有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溫柔,「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大掌不自覺地撫揉小男孩的頭髮,動作透着絲絲溫柔。

  徐秋水喊不到徐小宏的回應,轉眼間看到這一幕,正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她想也不想的衝過去,把徐小宏拉到了身後,警惕地看了聶鴻一眼,嗓音里有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顫抖,「小宏,咱們走!」

  「站住!」

  聶鴻出手阻攔,徐秋水下意識的把徐小宏朝身後藏了藏。

  她的小動作被聶鴻全部看在眼裡,男人居高臨下的看着她,嗓音裡帶了絲壓迫的意味,「他是誰?」

  徐秋水後背不自覺的滲出一層冷汗,嘴唇囁嚅了半天,「我…」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會碰到聶鴻,還是在這樣的場景下!

  「秋水…」

  成茵茵氣喘吁吁的走過來,聽到她的聲音,徐秋水下意識的鬆了一口氣,彷彿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把小宏塞到了她手裡,「你把他先帶走…」

  「怎麼了?」成茵茵一臉疑惑。

  徐秋水想給她使眼色,奈何聶鴻盯得太緊,她心裏急的小人兒在熱鍋上跳,面上還要強裝着鎮定。

  「茵媽咪。」

  徐小宏突然拽了拽成茵茵的衣袖,軟糯的嗓音讓人的一顆心都軟了下來。

  「怎麼了?」成茵茵蹲下身來。

  「我剛才碰到一個和我長的特別像的叔叔…」徐小宏眨巴着大眼睛解釋道。

  成茵茵看了一眼聶鴻,又看了一眼徐秋水,剛想張口問什麼,徐秋水卻急忙推了她一把,「回頭我再給你解釋。」

  即使強忍住焦急,她的嗓音里還是帶了一絲輕顫。

  「好。」

  成茵茵一步三回頭,還是多看了幾個人一眼。

尤其是聶鴻,看到他的樣貌,成茵茵滿是好奇。

  一句「茵媽咪」,聶鴻和梁木任成茵茵把徐小宏帶走沒有再攔。

  「小嫂子,好久不見啊。」

  梁木笑眯眯的給徐秋水打招呼,兩個人也只是因為聶鴻的關係才認識,偏偏梁木又是一個自來熟的,和誰都能打到一起。

  「好久不見。」徐秋水扯了扯嘴角。

  「你說你們兩個是夫妻,又不是仇人,見了面不知道打聲招呼的嗎?」梁木看不下去兩個人之間的寂靜無聲,跑出來打哈哈。

「聶總,你要是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徐秋水看慣了聶鴻弔兒郎當的樣子,如今他那雙深不見底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讓她心裏一陣發虛。

  「哎,好不容易見一面,你走什麼啊?」梁木把人直接給拉了過來。他那雙丹鳳眼看了看聶鴻,又在徐秋水身上掃視了一圈兒,突然間揶揄出聲,「嘖嘖嘖,要不是剛才那小孩子喊剛才那女人媽咪,我都以為是你們兩個的孩子了…」

  徐秋水心裏咯噔一聲,很不喜歡梁木提及徐小宏,臉色不自覺地發冷,「很可惜,並不是。」

  「你不怕聶鴻在外面給你弄個私生子回來,到時候你可是要當後媽…」梁木話還沒說完,腿上就挨了一腳。

  聶鴻這一腳下去用了十足的力氣,眸子里更是滿含警告,「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梁木尷尬的揉了揉鼻子,「嫂子,你別介意,我這人說話沒輕沒重的!」

  聶鴻胡鬧歸胡鬧,在外面花名在外,卻是從來沒幹過什麼出格的事。

  他要是一不小心挑撥了人家夫妻倆的感情可就不好了。

「沒關係。」

徐秋水淡淡看了聶鴻一眼,反正她和他的合約也快到期了,到時候兩個人離了婚,他做什麼都和她沒有關係,「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就…」

「你和剛才那個孩子是什麼關係?」聶鴻突然開口,兜兜轉轉,還是回到了這個問題上。

  「你也看到了,那是我朋友的孩子,我們今天出來買東西…」徐秋水把早已經準備好的措辭搬出來,怕聶鴻不信,她飛快翻開手機把成茵茵和徐小宏的照片翻出來。

  幸好,聶鴻只是眉梢微挑,神色還算平靜沒有絲毫疑慮。

  徐秋水心裏的大石頭總算是放了下來,急匆匆離開去找成茵茵。

  聶鴻盯着她的背影看了許久,平日里那雙瀲灧的桃花眼,在此時顯得變得深不可測。

  梁木摸了摸下巴,盯着徐秋水的背影若有所思,「小嫂子今天不太對勁兒,往日里她雖然冷淡,但絕對不會像今天這般。」

  他清楚的看到了徐秋水看到聶鴻和剛才那孩子在一起時,天塌下來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