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狐色魅人
狐色魅人 連載中

狐色魅人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福崽崽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封鈺 懸疑驚悚 蘇櫻

為了救爸媽的命,我跟狐仙兒做了一筆交易從此開堂口,做善事我一心一意的供奉狐仙兒,助他早日成仙,卻不想他對我是另有所圖……展開

《狐色魅人》章節試讀:

我渾身僵硬,一動也不敢動。

我有設想過我未來的男朋友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唯獨沒想過他會不是人!

察覺到我的緊張和抵觸,封鈺的動作越發的溫柔。他捧住我的臉,「放鬆!」

這種情況下,鬼才放鬆得了!我沒嚇得昏過去,我就已經屬於膽大了好嗎?

他就別那麼多要求了!

我身體繼續僵着。

封鈺脾氣似乎非常不好,見我依舊如此,他便沒了耐心。他聲音冷下來,「你這樣,會疼的。」

知道我疼,可他依舊沒有停下來!

我一下子就怕了,心裏生出一種我可能會被他折騰死的恐懼感。

我身體本能的往前躲,一邊躲一邊求封鈺放過我,我後悔了,我是人,我沒法跟他過一輩子,我會用別的方法彌補他……

聽到我說後悔,封鈺眸色一冷,他雙手掐住我的腰,唇角勾起冷艷的笑,「小東西,現在後悔?晚了!」

話落,他不再顧忌我的感受了。

等我再醒來,已是第二天下午。

我睜開眼,炕上就我一個人,封鈺沒在房間里。我身體散了架一樣的疼着,磨蹭了好久,才終於從炕上下來。

想起那些經歷,我的眼淚又瞬間涌了上來。我深呼吸,告訴自己別哭。

哭是最沒用的。我有時間在這哭,還不如快點趕去縣醫院,確定一下我爸媽是不是真的沒事了。我已經跟了封鈺,按照約定,封鈺應該已經放過了我爸媽,那我爸媽也應該沒事了才對。

我走出屋子。

一打開房門,我就看到封鈺跟個大爺似的,躺在院里的躺椅上乘涼,蘇有才站在旁邊,手裡拿着一把扇子,正在給封鈺扇風。

躺椅擺在大樹下面,陽光被枝幹剪碎,零零點點的灑落在封鈺身上,光影明暗交錯,再加上封鈺修長的身材和超高的顏值,畫面美到讓人感覺,隨便拿手機拍一張,都能當商業大片賣出去。

聽到開門聲,封鈺睜開眼,慵懶的瞥向我。被剪碎的陽光正巧落在他眼睛裏,映的他的眼睛亮如珍寶。

這顏值!不愧是狐狸精!

昨晚就知道他長得好了,現在一看,是真特么的帥。就是可惜不是個人!

見我出來,蘇有才先道,「蘇櫻,醒了?餓不餓?爐子上有飯,我給你端去。」

我從昨晚開始就滴米未進,餓是早就餓了,但比起餓,我更擔心我爸媽的情況。於是我道,「爺爺,你別忙了,我想去醫院看我爸媽,我路上隨便買點什麼吃就行。」

說完,我就往外走。

蘇有才看了看我,然後又低下頭,懇求的看向封鈺,但卻一句話都不敢說。

封鈺站起來,一邊跟着我往外走,一邊對着蘇有才說了句,「你放心,我答應你的事,就一定會辦到。」

聽到封鈺這麼說,蘇有才噗通一聲就給封鈺跪了下來,一邊磕頭一邊謝封鈺救命之恩。

蘇有才這樣,讓我覺得太誇張了。纏上我家,要害我家的人不就是封鈺嗎?現在我跟了封鈺,按照約定,他放過我家是理所當然的事。

我以為蘇有才下跪道謝,是謝封鈺不找我家報仇了。可到了醫院,我才發現,蘇有才竟還有件事瞞着我!而也正是這件事害我爸媽出的車禍!

我跟封鈺走到村口,等了大概半個小時,進城的客車才來。

上了車,買票時,我掏出兩個人的錢。售票員看了我一眼,然後把錢退回來一半,「你一個人掏兩個人的錢幹什麼!」

我愣了下,下意識看向封鈺。

封鈺大咧咧的坐我旁邊,「我是仙家,不與俗世為伍。普通人看不見我,也聽不到我說話。你現在是我的人了,所以你才有資格看到我。」

話里都帶着傲氣。瞧把他給牛的!有種也讓我看不到你,聽不到你說話!

我心裏瘋狂吐槽,嘴上卻啥話也不敢說。

因為別人看不到他,也聽不到他說話。所以為了不被人當精神病,我一路上也沒跟他說話。

本來我還擔心他會生氣,畢竟他是仙家,得供着哄着。但轉頭看到他閉着眼睛在休息,似是也沒有要跟我說話的意思,我這心才放下來。

到了縣醫院,我一路跑着去了住院部。

蘇有才把我爸媽安排進了單人病房,一個病房裡就住着他倆。我找主治醫生了解了下情況,我爸腿被撞斷了,我媽只有輕微擦傷。總的來說,傷的都不重,但很奇怪,兩個人卻一直昏迷不醒。

醫生說,我爸媽這種情況,需要做全方位的檢查,找到昏迷不醒的原因。我作為家屬,最好能全力配合醫院,對病人進行救治。

「謝謝醫生,我一定全力配合。」我道。

這會兒已經是傍晚了,就是要做檢查,也得明天才能做。我跟醫生道了謝,然後帶着封鈺回到了病房。

關上病房門。

我對着封鈺道,「大仙兒,您看我已經是您的人了,您是不是也該收了法力,讓我爸媽醒過來了。」

封鈺掃我一眼,「你覺得你父母昏迷不醒,是我做的手腳?」

我被他問的一愣。

他這麼問,那肯定就不是他了。可如果不是他,我爸媽又為什麼昏迷不醒?

封鈺像是看穿我心裏的想法,冷笑下,「無知。連害你的父母的是誰,你竟然都不知道。」

話落,我就感覺身體猛地一輕。我體內像是擠進來一股強大的力量,將我自己的意識擠到了一個小角落裡,我的身體頓時就不聽我的使喚了。

是封鈺上了我的身。

他上了我身之後,我眼中原本空蕩蕩的病房一下子就變得擁擠起來。

封鈺輕笑聲,「現在看到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