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
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 連載中

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

來源:google 作者:余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然 現代言情 陸長衍

【雙向重生】傳聞陸家老三陸長衍矜貴無雙,容貌一絕,卻男歡女愛一概不愛,活脫脫將自己活成了高嶺之花某天,突然傳出高嶺之花要結婚的消息而他新娶的小嬌妻竟然是個一窮二白的鄉下丫頭!眾多名門貴女氣不憤,婚禮當天,當著所有賓客,質問新娘憑什麼給陸長衍?彼時,坐在首排觀禮的某大佬開口,「就憑她繼承了我沈家億萬家產,如何就配不上一個小小的陸家?」新娘淺笑對之,身有靠山,遇事不慌展開

《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章節試讀:

安然在休養了兩天後,基本上恢復了之前的身體狀況,她這兩天幾乎天天都窩在院子里的藤椅上,要麼看書,要麼發獃,連話都很少說。

安然在家裡獃著有些煩悶,就問她爸能不能出去轉轉,安一岷見她這兩天還算規矩,就答應了。

而一旁的安衡眼見小妹離開了之後,這才走到他爸身邊,「爸,要不,我們回江市吧。」

安一岷一聽這話茬就覺得不對,「什麼?」

「爸,我記得之前爺……」安衡的話突然戛然而止,只因為他爸正一臉嚴肅的盯着他。

安一岷盯著兒子,眼底神情複雜,他從未提過自己的來處,照理說兒子絕對不會知道他來自江市。

但他後知後覺的發現,兒子用了回這個字,回江市這個回字,足以看出來兒子對他的事情,並不是一無所知。

然而他二十多年沒和那邊接觸,那兒子又是怎麼知道的?

安一岷想到有一種可能,眼底閃過一絲幾不可查的冷意,「他們,來找過你了?」

安衡不安的抿了抿唇,沒吭聲。

安一岷一見他這反應,心中就有了計較。

「什麼時候?」安一岷又問。

安衡下意識的避開他爸突然凌厲的視線,有些不安的避開那灼人的目光,「就,就上次你受傷,在醫院的時候。」

安一岷聞言深深的看了兒子一眼,「為什麼瞞着我?」

安衡有些不安,他沒想到他隨口一提,他爸竟然有這樣大的反應,「爸……」

安一岷問,「他們讓你來當說客的?」

「不,不是。」

安衡看着他爸眼底的失望,當下心中一急,「我當時不知道他們是誰,後來……」

安一岷見兒子面帶急切的解釋,這才意思到也許事情並非他猜想的那樣,他放緩了語調,「你慢慢說。」

安衡這才緩緩道來,「當時你還在重症監護室,正當我一團亂時,他們出現了,不僅給墊付了醫療費,還給了一張卡,當時我沒要,因為不曉得他們是誰,看我不收他才坦白身份。」

「後來家裡的錢不夠付醫院後續費用,我就用了那張卡里的錢。但之後我都一分不少的還回去了 。」

安一岷聽完眉頭皺的更緊了,「還回去?你們事後還見過面?」

「爸,我雖然不知道你們到底有過什麼不愉快,但……」

「你別管這些事。」

安衡閉了嘴。

在他的記憶中,從來沒見過他爸這邊的任何一個親戚,直到他爸出事的那一年,當時醫院來了幾個人,那些人一看氣質穿着,顯然就不是一般的人家。

後來對方主動坦白身份,他才知道原來他們就是他爸從未提起過的家人,而他爸原來是有親戚的。

他當時就問過,既然他們是親戚為,為什麼多年來他卻一次也沒見過他們?

對方陷入了沉默,他也不好再問。

而此事,他對他爸一直守口如瓶。

同時,自從上了大學就開始勤工儉學,一點一點往那張卡里存錢,幾年過去了,他最終存夠了錢,於是,親自將那張卡和一些禮品送上門去。

那時候,他才知道,原來他爸原來的家境殷實,住的都是小別院,出行都有車接車送。

他爺爺對他態度很好,細問了他爸的各種瑣事後,又叮囑他若是有事情,可以找他。

但之後,他再也沒有主動聯繫過,但對方卻時不時的跟他通訊,都是些簡單問候。

事後,爺爺還問過他,有沒有興趣去江大念研究生,他可以着人安排。

當時他是有點心動,但一想到他爸這麼多年都沒提過他們,想來是不願意和他們扯上關係的,於是便拒絕了。

事後他也在積極的準備考研的事情,這次他之所以提議,是因為小妹的遭遇讓他氣憤卻無力。

她媽能袖手旁觀,但他不能!

小妹受了委屈想離開這裡,他必須盡全力支持。

小妹太年輕了,雖然看得遠,但想法卻有些不切實際,京市這種大城市,想要帶着他們的爸一起去,衣食住行,樣樣都要花錢。

但若是有了他們的幫襯,想來日子也不會太難過,誰知他剛提了一嘴,他爸反應如此激烈。

從他爸的神情語氣來看,他們之間必定是發生過什麼事,且讓他爸寧願遠走他鄉,也不肯回去,那應該不是一件小事。

安一岷也知道自己太過果決的態度讓兒子不解,他緩聲說,「你還小,很多事情你不懂。」

「但安衡你記着,往後不許和他們來往。」

安衡見他爸表情凝重,語氣嚴肅,連連應下,「我知道了爸。」

安然走到半路,突然折返,回到小院她正想推門,就聽見院內傳來了她爸嚴厲的質問。

那是她從未聽過的語氣,在她印象中,他爸一直都是溫和的,脾氣很好,鮮少生氣。

但此時此刻,她能明顯的感覺到她爸動氣了,她自然是知道她爸為什麼會生氣,他爸這個人,別的都好,脾氣好,待人也好,心也好,就是眼光不太好。

他這半生攏共遇到過兩個女人,然而兩個女人都是些一言難盡的貨色。

而她爸為了那麼個初戀白月光,甚至不惜誤會了她奶奶半輩子。

上一世,一直到他爸去世,老太太都沒見得上小兒子一面。

之後,老太太在太平間,哭得都快暈厥了。

她當時不知道,但後來才知道為什麼老太太那麼難過。

一手帶大的兒子,寧願相信他自己的猜測,相信他自己所謂的直覺,都不肯相信他親媽,非要一門心思的與親媽一家劃清關係,為此不惜遠走他鄉。

然而遠走後,他看人的眼光依舊沒有絲毫提高。

說起來,她媽那種女人,眼光跟她爸倒是有一拼。

識人不清的後果,都是自己承擔,她爸往後有她照料。

但是她媽,她卻不想理會。

既然重男輕女,不喜歡女兒,那往後一就不要指望女兒。

安然靜靜的站在院門邊,一直等到院子的對話聲漸漸平息,她還特意等了一會兒,才故意撥了一下門,發出了一點動靜。

安然走進院子,父子倆雙雙回頭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