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斷往生
劍斷往生 連載中

劍斷往生

來源:google 作者:姜以念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微瀾 江承

大荒八域,百族林立,這是一個劍道衰落的時代一位崛起於劍域的天才少年,卻因爭奪一塊神秘玉牌,慘遭仇家殺害其靈魂依附於玉牌千年,終於在機緣巧合下醒來,並得到一個莫名其妙的系統重活一世,少年一人一劍,生於微末,逆天而行,橫掃八域,意氣風發且看少年如何執青鋒,踏歌行,悟劍意,參天道,誅仇敵,敗百族!展開

《劍斷往生》章節試讀:

這任務的獎勵還挺豐厚的,按任務系統的算法,越一級的獎勵是80靈值,越兩級的獎勵卻高達200靈值。江承的心思不經活躍起來。

按周老前輩的說法,用玉牌修鍊一天大約需要消耗30靈值,這一次獎勵就足夠自己修鍊幾天時間。要是我現在越三級殺了個凝氣後期的,那會有什麼獎勵?可隨即又暗自搖頭,擊殺一隻凝氣初期的黑炎虎,都費了我那麼大力氣,凝氣後期又談何容易?

我前世作為劍閣真傳弟子,掌握高階功法武技,更是領悟兩種武道意境和一道帝級劍意,越級殺人倒也不是什麼難事,可那些都是建立在凝氣成功,丹田之中有了真元的基礎上。我現在是空有一身寶藏,卻無處下手。想到此處,江承心中不禁罵罵咧咧起來。

「這該死的陰陽雙丹田,真是坑死老子了!」

如今之計,還是老老實實的裝死吧,爭取多坑點蠻獸,多賺點靈值,早點碎了這要命的丹田。

這之後的數十天,江承沒日沒夜的在這屍山旁裝死,暗殺起誤入歧途的蠻獸,累了就回山洞休息幾個時辰,休息好了就繼續裝死,戳蠻獸眼睛,捅蠻獸脖子,日復一日。

「叮,恭喜宿主獲得5靈值。」一道銀光閃過,一隻黑角豬應聲倒下,江承的腦中響起了熟悉的悅耳聲音。

江承注視着狀態欄上那幾個數字,輕輕的呼出一口濁氣。

「342點靈值,應該夠了吧。」心念至此,江承抬起腳準備向山腰上的那個山洞中走去。

「叮,恭喜宿主將不入流的天玄宗基礎劍法熟練度達到一百,成就返璞歸真之境,獎勵靈值50點,明通丹一枚,解鎖物品欄。」

剛抬起腳的江承,不禁一怔。

「又來!原來武技的熟練度滿了也有獎勵,物品欄又是什麼古怪的東西?」

經過數十天的研究,江承對這神秘玉牌有了一定了解,但突然出現的物品欄還是讓他摸不着頭腦。

「這玉牌該不會是那些上古神庭中的大能製作的神物吧,這玉牌的功用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江承不禁想到。

半透明的界面中間的位置,赫然出現了物品欄三個字,字的下方有大大小小七八十個方格,其中一個方格中,一枚淡青色的藥丸靜靜地躺在那裡。

江承視線微移,看向藥丸下方的一行小字。

「明通丹,玄階初級丹藥,服用後可小幅提升經脈強度,小幅提高丹田氣海容量。」

武者修鍊,自然少不了天材地寶,可單獨的天材地寶常常含有毒素,或者靈氣太過狂暴,很難被武者所煉化吸收。而將各種靈根藥材,蠻獸精血融合在一起,相互平衡煉製成丹,不但能易於武者煉化吸收,更能發揮藥材的最大效用。

丹藥和功法武技一樣,從高至低按照聖天地玄黃的順序,共分五階,每階又分初中高三級。

這可是好東西啊,雖只是玄階初級丹藥,卻有擴充丹田氣海的功效。要知道氣海越大,所能容納的真元就越多,能持續戰鬥的時間就越長。

「這丹藥該怎麼用,難道可以取出?」江承心中一動,一顆淡青色的藥丸便出現在他的左手手心。

還真的可以取出來,這麼多方格,難道都可以存放物品?外界的東西能不能存放?

江承暗喜,心念一動,藥丸又回到了物品欄之中,同時出現在物品欄中的,還有原本握在江承右手的長劍。

「真是好用,以後帶多少東西都不用怕了,哈哈哈哈哈嘎。」

空蕩的赤色大地上,江承滿臉血污,發出了嘎嘎的怪笑聲,遠方正在啃食屍體的兩頭妖狼,聞聲狐疑的抬起了頭。

「呼——」

江承坐在昏暗的山洞裏,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終於要開始了,是生是死,就看這一次了。

江承手捏劍指,一咬牙,心一狠,出手如電,一指狠狠地向自己丹田位置點去。

啊——

江承眼前一黑,整個人如同蝦米一樣蜷縮在地上,滿是血污的臉上滿是冷汗,腹部劇烈的疼痛讓他差點昏死過去。

「這他娘的,這還不如死了。」

就在江承快要疼的想自殺的時候,一道悅耳的女聲適時的在他腦中響了起來。

「檢測到宿主陰陽雙丹田破碎,危在旦夕,是否消耗360點靈值修復身體?」

「修復!修復!修復!」江承心裏大喊。

「修復開始。」

一陣青綠色的幽光自江承胸前的玉牌中飄出,迅速落在江承的腹部。江承只覺身體一輕,腹部的疼痛感似乎減輕了許多。

江承心中一定,微微坐直了身體。

這玉牌之力主要在恢復傷體,只能讓自己不至於重傷而死,接下來才是最重要的環節,怎麼陰陽共濟,重塑丹田?

太虛遊記上只記載了事件,卻沒有具體的方法。

「陰陽共濟,陰陽共濟……」

該怎麼樣才能陰陽共濟?陰陽丹田無法修鍊的原因,是陰陽互斥,難以平衡,怎樣才能讓這碎裂的陰陽丹田,重塑成一個平衡的形態呢?

猛地,江承靈光一現,一幅陰陽雙魚圖突然在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陰陽共濟!這太極圖不正是陰陽共濟嗎?

「若是以這陰陽雙魚圖的形狀重塑丹田,說不定真能成功。」江承狂喜。

昏暗的洞穴里,江承盤膝而坐,雙目緊閉,以精神力時刻注意主要丹田的變化。只見江承破碎的陰陽丹田中,陰陽二氣交纏着緩慢的旋轉,原本狂暴的氣海也靜靜的平靜下來,微微旋轉的氣海隱約呈現出一幅太極圖的形狀。

日升月落,也不知過了多久,靜坐如老僧的江承突然睜開了眼。

成了!

只見在江承精神力的感知下,碎裂的丹田氣海儼然呈現出一幅陰陽雙魚圖的形狀,丹田氣海中的陰陽二氣緩緩旋轉,不分彼此,而在這氣海之中,一塊玉牌正在沉浮。

「這丹田氣海的大小,竟然比正常的丹田大上不少,這次真是因禍得福了。這神秘玉牌竟然跑到丹田氣海之中去了,這樣也好。」江承心中一動,一枚淡青色的藥丸便出現在他的手中。

「我如今這丹田靈氣也算充盈,身體精血充沛。這明通丹又有擴充氣海,強化經脈的功效,不如一鼓作氣,衝擊凝氣境試試。」

江承暗自有了主意,張口就將藥丸吞下,一股精純的藥力在他的口中化開,迅速的傳到四肢百骸。

丹田氣海急速的旋轉起來,一股股靈氣自江承的血肉之中向丹田匯聚,一道氣旋正在丹田之中慢慢生成。

江承雙眸微閉,望着眼前半透明的鏡面嘴角微揚,只見左上角的狀態欄上,寫着這麼幾行字。

「宿主江承,男,人族,十二歲,先天陰陽雙丹田(已碎裂重塑),凝氣初期。」

成功了!竟然真的成功了!

在短暫的喜悅之後,江承又回歸了平靜。凝氣成功後,江承的性格似乎又變得更像聶清風了,畢竟聶清風的靈魂強度要比江承強大太多了。

「這條命算是保下來了,既然老天讓我重活一次,那我就得好好地活着。」江承緩緩地站起身,「是時候離開這裡了,這麼多天苟且的活着,也憋屈夠了。」

江承心裏一動,手裡便多了一把長劍,他揉了揉腰背,抬腳便出了山洞。

此時的小血煉之地,一片灰濛濛,雖是白晝,卻也並不見陽光。

江承站在洞口,掃視着這一方天地,眼睛微眯,一股熱血湧上心頭。

如今我已重塑丹田,難以修鍊的天塹已經不復存在。以我前世對劍道的積累,再加上天劍宗傳承和神秘玉牌系統之助……

吾之前方,絕無敵手!

江承右手微揚,長劍斜指着前方,綻放出璀璨的光芒。

一股驚人的劍意透體而出,直插雲霄!

劍意光輝,帝級劍意!

此時若是有修行劍道的人在場,一定會驚掉一地下巴。

多少修行劍道的武者窮其一生也難以領悟的帝級劍意,此時竟然出現在一個剛剛凝氣不久的少年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