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尖峰戰神奶爸
尖峰戰神奶爸 連載中

尖峰戰神奶爸

來源:google 作者:孫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孫平 現代言情 蘇雨柔

六年前,冷雨中他鋃鐺入獄,身後是號啕大哭的女孩六年後,他戴着最強軍區統帥的桂冠雷霆歸來,卻發現當年傾國絕世的女孩已經毀容,自己的女兒流落街頭展開

《尖峰戰神奶爸》章節試讀:

「哈哈,小野種,沒爸爸,撿個瓶子烏龜趴!」
「烏龜趴!烏龜趴!沒爸爸的野娃娃好可怕!」
少爺模樣的男孩利索地喊起了順口溜,幾個跟幫立刻附和着喊了起來。
「還我的瓶子!」女孩強忍着淚水,爬出了垃圾池。
「有本事你自己過來拿呀?拿到就還給你!」男孩比女孩高了半個頭,晃動着手裡得到塑料瓶得意洋洋的看着女孩。
女孩放下手中的口袋,上前便去奪瓶子。
男孩依仗着自己的身高,高高的把塑料瓶舉過頭頂,女孩奮力跳起來也無濟於事,反而引得孩子群的笑聲更歡。
男孩突然伸出腳,落地的女孩被一墊隨即摔倒。
「哈哈,小野種,怎麼這麼笨呀!快起來再跳高一點,剛才差一點你就拿到瓶子了!」
「小野種,沒爸爸,跳不高!哈哈……」
一句句刺耳的話如從四面八方撲壓來,銅鑼般回蕩在女孩的耳邊,孩子群圍成的圈子像一口井,遮住了這世界能給與她的陽光。
多年的委屈衝上眼眶,但被女孩強忍住。
「小小有爸爸,有爸爸!媽媽說爸爸今天就要回來了!」女孩喊,更像是要讓自己聽見,握緊拳頭猛的打在了男孩肚臍三角地帶。
只聽哎喲一聲慘叫,上一秒還狂笑着的男孩捂住下部,痛得在地上打滾,淚水和鼻子混成一團。那些叫好的跟幫嚇得一驚,愣在原地。
「小野種,你敢打我,回去我要告訴我爸爸,把你、你的丑媽媽、半死不活的殘廢奶奶趕出去!」
「我還要讓我爸爸把你賣給人販子,把你媽媽賣到……」
拾起塑料瓶欲走的蘇小小聞言,怒氣上頭,肩上比自己大了一圈的口袋當即朝男孩掄了下去。
那些跟幫哪裡會想到平常那個怯懦的女孩會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都被嚇得紛紛後退,地上本就痛得眼淚直流的男孩立刻被砸得哀嚎起來。
砸了四五下,地上的男孩被打得連連求饒,蘇小小也累得頭暈眼花,這才扛起口袋離開。
地上的男孩看着女孩的背影,本該純凈的瞳孔里卻充斥着蛇一般的冰冷和怨毒。
包子鋪門口,滿臉虛汗的蘇小小如釋重負的放下了肩膀上那個比自己大了一圈的口袋。
「貴爺爺,這時我今天撿到的,一共二十個,你數一下!」
「不用看!」老頭接過蛇皮口袋,橘皮老臉滿是愛憐,道:
「小小真厲害,這兩天麵粉降價,包子八角一個,二十瓶子可以換五個大包子,還是肉餡的!來,爺爺先給你拿一個,快趁熱吃了!」
看着熱騰騰的包子,蘇小小喉嚨滾動,劇烈的胃收縮讓她露出痛苦之色,但還是擺手道:
「貴爺爺,四個就夠我和奶奶吃了,那一個你留着賣吧!八角也是錢!苦瓜在上學,我聽說上學要用許多錢嘞!」
老頭看着女孩菜色的臉,那雙明亮懂事的大眼睛,心疼油然而生,道:「沒事,下次小小再多撿兩個瓶子就是!快拿去,你奶奶還等着的吧?」
蘇小小大大的眼睛裏漫上霧氣,給老頭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這才接過包子,跑入了巷子。
看着女孩瘦弱的背影,老者嘆了口氣,道:「好一個聰明懂事的孩子,可惜就是命太苦了些!」
路過正巧目睹這一切的孫平眉頭一皺,看着女孩的背影,心裏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股憐惜,喃喃道:「好懂事的孩子,不知是誰家的父母竟然這麼狠心!小小估計也這麼大了吧!」
想到這裡,他心裏突然咯噔了一下,那個女孩的模樣似乎……他快步跟了過去,看着女孩進入一處小院,孫平頓時如遭雷擊:「小小,難道她就是我的女兒?!」
……
「姓蘇的賤貨,趕快給老娘滾出來,今天再不交房租,馬上就給我滾出去!老娘這裡可不是慈善基地,房子也不是讓貓讓狗住的……」院子里傳出一聲叫罵。
滿臉橫肉的女人叉着腰,怒氣沖沖,看到小丫頭進來,鼻子里冷噴出一口氣,斜挑着女孩道:
「一個賤人連自己都養不活,還要養一個不死不活的老女人,養一個被強姦來的賤種,活該窮一輩子!告訴你,小野種,趕快叫你那丑媽出來,今天再不交房租的話,你們都給我滾出去!」
小丫頭被她兇惡的模樣嚇到,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後縮了一下,嘴一扁,淚花在眼眶中委屈的打着轉,但想到母親沒在家,奶奶不能走動,女孩還是鼓起勇氣,把袋子遞了出去,道:
「阿姨,你吃包子嗎?我媽媽前天去接我爸爸了,應該就快回來了!你就再寬容一天吧!奶奶生病動不了,你把我們趕出去的,我們就沒地方住了。求求你了……」
說到最後,小丫頭的眼淚洶湧而下,看着那袋包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寬容!寬容!你當老娘這裡是慈善基地嗎?」女人抬手便將女孩遞過來的包子打飛,雙頰肥肉顫動:「快把你那賤貨媽找來,她今天要是不交房租你們都給我滾出去。還接你爸爸,你不知道你是沒爹的野種嗎?」
包子四散飛起,小丫頭也被女人重重的大力帶撲在地上,小手頓時在地上擦出一片血痕。她臉上出現痛苦之色,但她強忍住沒讓自己哭出聲,連忙爬向那些地上的包子。
因為奶奶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
女人就像暴躁的母狗,跳過去將那些包子踩得稀爛,並刻意用腳尖搓了搓,吼道:「吃!沒爹的小野種,老娘今天就看你們怎麼吃!」
女孩跑過去想撲搶另外兩個完好的包子,但因為虛弱,一下子絆到在地。
女人跳了過去,唯一的兩個包子也成了和泥的漿糊。
「你這個老女人,臭女人,嗚嗚,爸爸回來一定會教訓你的!」
「哼,野種哪裡來的爸爸,你有爸爸的話,你叫他回來呀,回來打我呀!」
女人刻薄嗤笑,小丫頭的眼淚隨着房東的惡毒的話語流得更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