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江北辰小說
江北辰小說 連載中

江北辰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九州狂少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九州狂少 其它小說

五年前,父親公司被人設計陷害,血本無歸,江北辰為了給父親治病在親人面前受盡屈辱,甚至被未婚妻無情拋棄,最後更是被沉入江中。五年後,他榮耀加身,強勢歸來,不僅掃盡一切凌辱,為父報仇,更是屹立九州之巔,俯瞰天下。展開

《江北辰小說》章節試讀:

「你有一千萬?開什麼玩笑!」
於茜不屑地笑了,「你一個當兵的,不吃不喝攢十年津貼,能攢到一百萬嗎?可別吹牛了!」
她本就看不起江北辰。
一個被江家逐出門的廢物,就算去當了兵,也混不出個人樣來。
也不知道雪舞姐怎麼想的,得知這廢物退伍回家,居然還來接機。
現在這廢物還在這裡吹牛,能拿出一千萬?他還當他是當年的江家少爺呢?
王雪舞也忍不住皺了皺眉頭,確實,他一個當兵的,部隊又不允許搞副業,哪來那麼多錢?
不過,她相信江北辰也是真心想幫自己。
畢竟以前江北辰也是富家子弟,或許,他想去找以前的朋友幫忙籌錢吧。
想到這,王雪舞又有些替江北辰心酸。
以前的朋友,現在還認他的,估計也沒幾個了。
「於茜!」王雪舞低聲呵斥了一句,隨後對江北辰說道,「你剛回來,先安頓好。公司的事,我會想辦法的,實在不行我再找你幫忙。」
她雖然不指望江北辰能幫上忙,但也不想打擊他的自尊。
江北辰默然,便也不再說什麼了。
過了半小時。
車子駛入郊區一座豪華別墅。
「雪舞,你回來了!」
幾人剛下車,後邊一輛奔馳商務也跟了進來,車子停下,一名高大帥氣的男子連忙笑呵呵地走了過來。
「陳總,有什麼事咱們可以到公司談,你跑到我家裡來是什麼意思?」王雪舞臉色有些不悅。
「雪舞,我的心思你難道還不明白嗎?」陳志超搖了搖頭,一臉認真的說道:「我知道你公司遇到了困難,我是來幫你的!」
「最近榮鼎看上了我的那家科技公司,打算投資兩千萬,我馬上就會有一大筆資金到賬,到時候可以分出一部分來幫思韻!」陳志超一臉得意地說道。
「榮鼎?」王雪舞美眸震驚。
在江北的投資界,榮鼎可是數一數二的大公司了。
而江北辰則是愣了一下,旋即露出玩味的笑容,這不正是何浮生劃給他的那家投資公司嘛。
「陳總,您可真是年少有為,居然能獲得榮鼎的投資,那你以後可是要發達了!」一旁的助理於茜也是美眸湛湛的說道。
陳志超原本的公司也就1000多萬的資產,這下等於坐了火箭,甚至以後成為上市公司也並非沒有可能。
「哪裡哪裡,誒,這位是……」
這時候陳志超終於發現了旁邊還站着一位高大挺拔的男子。雖然長得不是多麼帥氣,但渾身有種鐵血氣息,讓他微微有些壓力。
「他……」王雪舞正要開口,便被江北辰打斷。
「我是江北辰,王雪舞的丈夫!」江北辰直接開口說道。
「你的好意我替她領了,但是我們家自己的事不需要你操心,你可以走了!」
此話一出,王雪舞和於茜都忍不住呆了一下。
「哦……原來你就是那個當兵的廢物?」
陳志超顯然也聽說過江北辰的事,知道王家是有這麼個廢物女婿,是個當兵的。
一個當兵的而已,能有什麼前途?
在他眼裡,江北辰在王家的地位就跟上門女婿沒有區別。
「我是當兵的,但不是廢物,你,可以滾了!」江北辰冷冷地說了一句。
此話一出,陳志超臉色刷的變了。
沒想到這個廢物竟然敢這麼跟他說話,居然敢讓他滾?
「北辰,你快給陳總道歉!」王雪舞也頓時急了,她沒想到江北辰會這麼莽撞。
陳志超坐擁着資產千萬的公司,在雲海市也算是有頭有面的人物,更別說,她現在資金方面還有求於對方。
而江北辰呢,一個退伍兵,沒權沒勢,輕易就把對方得罪了,肯定會被報復的。
「他還沒有資格讓我道歉!」
沒想到,江北辰根本不領情,依然冷冷地看着陳志超。
王雪舞見陳志超臉色越發陰沉,忙開口道:「陳總,我代他向你道歉,對不起!北辰他在部隊里待久了,說話比較沖,你別放在心上。」
陳志超原本就生氣,此刻見王雪舞維護起江北辰來,無異於火上澆油。
「雪舞,你……你竟然維護這個廢物?」
陳志超恨得牙痒痒,「他根本就是嫉妒我!因為我有能力幫你,他不行!」
王雪舞本來就對陳志超不感冒,對他擅自上門也有些不悅,現在聽他張口閉口管江北辰叫廢物,心裏更不舒服了。
「北辰他不是廢物,他是我的丈夫!」王雪舞鼓起勇氣道。
「你……」陳志超氣得不行,卻又還對王雪舞有些念想,只能極力剋制着,「雪舞,你遲早會明白,能在事業上給你幫助的是我,他這種人,只會拖累你。」
說罷,陳志超氣沖沖轉身上車離去。
王雪舞看着陳志超離去的身影,鬆了一口氣,但同時,也深深地皺起了眉頭。
這下,算是把陳志超得罪了,資金的事,可能也泡湯了。
想到這,王雪舞的心情變得沉重起來。
「陳總被你氣跑了,這下你滿意了吧!」於茜反應過來,沒好氣地沖江北辰吼道。
江北辰並沒理會於茜,剛才王雪舞的維護讓他很是感動,所以他的心情十分不錯,也就懶得和於茜計較了。
於茜見江北辰竟然無視自己,氣得跺了跺腳,轉身跑進了別墅。
而江北辰走到王雪舞身邊,輕輕摟着她的肩膀道:「放心,資金的問題,會解決的。」
王雪舞嬌軀一顫,江北辰聲音不大,話語間卻似乎蘊含著一種魔力,令人信服,讓她不由自主地點了點頭。
至於陳志超,江北辰根本沒放在心上。
以他的身份,陳志超這種人,根本連與他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江北辰鬆開王雪舞,二人一起朝別墅走去。
剛走到門口,一個打扮妖艷的婦女迎了出來,雖然已經半老徐娘,但由於保養得很好,就跟三十多歲的少婦差不多。
這女人便是王雪舞和王子晴的母親,刁玉蘭。
江北辰禮貌地問候道:「伯母!」
「你叫我什麼?」刁玉蘭臉色難看的要命。
在她眼裡,江北辰其實就是個上門女婿,見面居然連「媽」都不叫,這是要造反嗎?
「伯母,我需要時間適應一下!」
「你滾!滾出去!」刁玉蘭一邊罵著,一邊用力推搡江北辰。
「媽,你這是幹什麼?」王雪舞對母親的舉動很是無奈,「北辰他說需要適應,你就給他一點時間吧。」
「女兒,你還向著這個廢物?!連聲『媽』都不叫,還想進我的家?門都沒有!」
「他害得咱們家被人嘲笑,還耽誤了你的幸福。還有,我可聽於茜說了,這廢物剛回來,還把志超給得罪了,現在籌不到資金,董事長不會放過你的!」
王雪舞無奈道:「資金的事我會再想辦法的,媽你就別添亂了行嗎?」
「媽這是為你着想!女兒啊,聽媽的話,和他離婚吧!像志超那樣帥氣又多金的青年才俊,才是你的良配,和這個廢物在一起,能有什麼前途?」
王雪舞頭疼不已,有這麼個媽,她也不知道該上哪說理去。
「媽,這三年我都沒想過要離婚,現在北辰回來了,我更不會離婚的。」
王雪舞無奈道,「而且,當初結婚是爸的意思,也是江伯父的遺志,爸現在在國外,離婚的事你也別和我提了。」
刁玉蘭見王雪舞說不聽,氣得索性進了卧室,「砰」的一聲摔上了門。
王雪舞懶得理她,領着江北辰進了門:「你先去洗個澡吧,衣服我讓保姆準備好了。你洗完澡好好休息,我要回一趟公司。」
江北辰點了點頭,在保姆的帶領下上了樓。
他剛走進卧室,一個電話便打過來了,是一個很甜的女性聲音:「江總,我是榮鼎公司的總裁秘書張苗,是何董事長吩咐,讓我與您對接,從今以後,您就是我的老闆,有什麼事情您儘管吩咐!」
「兩件事!」
江北辰直接便下達了命令:「一,取消與陳志超的合作,撤銷對他名下科技公司的投資計劃!」
「二,準備一張一千萬的支票,送到思韻總經理王雪舞的手裡!」

《江北辰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