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將軍的仵作小閑妻
將軍的仵作小閑妻 連載中

將軍的仵作小閑妻

來源:google 作者:盛夏嬉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熙華 蕭繁

前世,她是赫赫有名的寡王法醫,省內刑偵機關法醫鑒定一把手,破疑難雜案無數,平不白之冤萬千可一場報復卻讓她死於車禍,再睜眼就成了蘇家的小庶女本想着既來之則安之,不如過幾天清凈日子,沒成想卻又扯上了人命官司且看現代法醫如何在異界呼風喚雨!展開

《將軍的仵作小閑妻》章節試讀:

屋裡因蕭繁一句話陷入靜默,蘇熙華忍住翻白眼的衝動,她才不信蕭繁是為了她退婚的事來的。

不過按當下的情景,她乾脆就借勢用一下。

眼睛微轉,蘇熙華啪啪拍了蕭繁肩膀兩下:「蕭將軍啊,蘇家的家事一直都挺熱鬧的來着,今天來了就見識下吧。」

在別人沒看到的地方,蘇熙華衝著蕭繁眨了兩下眼睛。

順着說。

蕭繁眼底微起笑意,忽而往前一靠。

猝不及防的,蘇熙華被兩人突然拉近的距離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就要往後縮,可緊跟着她的腰上就多了一股禁錮的力道,蕭繁的臉更近了。

蘇熙華:「……」

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就想在蕭繁臉上來一巴掌。

突如其來的想法把蘇熙華的不自在都弄沒了,直到大太太重重咳了幾聲,她才反應過來。

「蕭將軍注意言行。」

推開蕭繁的手,蘇熙華從男人腳背上踩過,笑的歡快的重重碾了兩下。

該死的,見面就抱她,她允許了嗎?

蕭繁微微垂眼,面不改色地說:「在下與熙華較為熟稔,失禮之處還請大太太見諒。」

大太太僵硬地扯了下嘴角:「蕭,蕭將軍客氣了。」

男女授受不親,這個蕭繁是在壞她家姑娘的名聲!況且,她怎麼不知自家姑娘和蕭繁熟悉?

蘇慶城和蘇慶輝對望一眼,都從彼此眼中看出了驚疑,這個死丫頭怎麼會和蕭繁那麼親?

百般的驚疑猜測中,唯有蘇熙華還是平靜模樣,當然,這得略去她對蕭繁的怒視。

「那個,蕭將軍,我們去廳堂坐坐如何?」

後院不是議事之處,大太太想去前院。

蕭繁自是無可無不可,一轉頭目光直指蘇熙華:「熙華,走吧。」

蘇熙華側身瞪他:「大太太先請。」

詭異的氛圍中,大太太硬着頭皮走在前面,至於蘇慶城和蘇慶輝?

不好意思,他們都「不記得」了!

到了廳堂,大太太被蕭繁請去了上首,他自己則直接坐在蘇熙華下首,望着對面的蘇家兄弟,幽幽地開口——

「在下覺着這裡挺好。」

一句輕飄飄的話,無人敢質疑分毫。

餘光瞥着蕭繁,蘇熙華心裏嘔得慌,他到底想幹嘛?

同樣的疑問蘇慶城和蘇慶輝也有,不過蘇慶城更慌張,前腳退婚後腳蕭繁就來,不用說都是為蘇熙華撐腰來的。

想到剛剛說過的話,蘇慶城忍不住一下又一下地打量蘇熙華,她要說上一句,蕭繁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幾次被打量的蘇熙華:「……」

她很不耐煩,可同時又覺得可悲。

明明是一家人,同心合力不行,冷嘲熱諷、落井下石倒是厲害,就算蕭繁是將軍,是刑部的掌權人,蘇慶城這反應也實在似乎……

大太太也察覺到了問題,可當著蕭繁也不好說什麼,只得裝作若無其事的與蕭繁交談。

這個時候,蘇熙華反倒成了最無事的一個,冷眼旁觀着幾人的交談。

約摸半個時辰後,蕭繁起身:「在下還有些要務處理,今日就到這兒了吧,告辭。」

大太太連忙起身要送,被蕭繁擺手拒絕。

彼時蘇熙華已經無聊的在數手指,不經意地抬頭和蕭繁對上。

「……」

好吧,她明白意思了。

「大太太,我去送就行了。」

蘇熙華的出聲讓大太太愣了下,想想忽而恍然:「是我想差了,那你就代我送送吧。」

蘇熙華抿嘴一笑,應了好後,扯住蕭繁的衣袖就往外走。

她扯的不客氣,大太太看的心驚膽戰,提醒的話憋在嘴裏,那可是蕭繁啊!

出了蘇家,蘇熙華倏地轉身:「蕭將軍,解釋一下?」

慢條斯理地順了順被扯的衣袖,蕭繁問:「解釋什麼?」

呵,還問她解釋什麼?

蘇熙華雙臂環胸:「裝傻?別告訴你今天硬闖蘇家就是和大太太閑聊的。」

目的不明,動機不明,居然還和她靠那麼近。

蘇熙華打量一遍蕭繁,一身常服衣飾整齊,面上神情悠然平靜。

唔,不是匆忙來的。

她打量的過於明顯,蕭繁忽而展開雙臂,在蘇熙華面前轉了一圈:「可看出了什麼?」

蘇熙華挑眉:「看出某人早有預謀。」

「哦?」蕭繁眼裡多了笑意,拉近與蘇熙華的距離,輕聲問,「那麼請問,我早有什麼預謀?」

「那我怎麼知道呢?」蘇熙華扯着假笑後退,「我又不是蕭將軍肚裏的蛔蟲,還有,請蕭將軍保持下距離,男女授受不親,我還要名聲的。」

蕭繁驟然輕笑,在蘇熙華的瞪視中悠悠退了兩步:「如今盛京上下皆知你與萬振廷退婚,蘇小姐的名聲……」

他搖搖頭,留下一句未完的話離去。

蘇熙華盯着他的後背,突然轉身踹了下牆,大將軍了不起哦,還當面戳她心。

「嘶——」

好疼!

正在蘇熙華抱腳跳時,蕭繁突然回頭:「不過你做的很好。」

蘇熙華僵住,剛剛踹牆的畫面一定被看到了!

她一卡一卡地回頭,對着已經遠去的蕭繁背影沉默片刻,大將軍確實了不起,起碼蘇慶城和蘇慶輝不敢造作。

「真是……」扎心!

憋屈的按下想法,蘇熙華回了廳堂。

廳堂里三人還在,瞥見蘇熙華迴轉,大太太立刻讓她坐到自己身邊。

「熙華,蕭將軍怎麼回事?」

蘇慶城冷哼:「定是她勾引了人家,不知羞恥。」

蘇熙華冷冷地看過去:「二叔三叔,問你們幾個問題,我是打過你們,還是欠你們東西了?」

蘇慶城微愣:「你什麼意思?」

「先別問什麼意思,回答了再說。」

蘇慶城狐疑,卻還是老實搖頭:「都沒有。」

蘇慶輝亦是頷首。

見轉,蘇熙華再問:「我們是一家人么?」

「……是。」

蘇慶城和蘇慶輝自然點頭,一筆寫不出兩個蘇字,外人眼裡他們都是一家的。

蘇熙華笑了,一句話直戳中心:「既然是一家人,您二位為何一直要污我名聲?」

「誰污你名聲了?」蘇慶城下意識反駁,「這是事實!」

「事實?」

蘇熙華宛若聽見了極大的笑話,面上滿是譏諷。

「官府判案定刑還得要真憑實據呢,兩位是看見我勾引人了?還是看見我做壞事了?上下嘴唇一碰倒是輕巧,有想過我的名聲就是蘇家的名聲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