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假女帝:從女裝開始稱霸女尊界
假女帝:從女裝開始稱霸女尊界 連載中

假女帝:從女裝開始稱霸女尊界

來源:google 作者:餘生歡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寧鈺 長桉

【男頻女尊+假女帝+系統】寧鈺穿越女尊世界,轉生皇子,奉母之命成為女裝大佬!隱藏身份十九年,他終於成人,登基做了假女帝……女身帝君,絕美丞相,傲嬌國師,都無一例外的成了他的好閨蜜……而這一切,皆因系統無力!好在被人當朝揭穿身份後,女尊稱霸系統意外激活,他從此走上人生巔峰!修鍊絕世武功,重整河山,戰盡天下高手,順帶和好閨蜜談一場甜甜的戀愛!……這一世,他要稱霸女尊界!展開

《假女帝:從女裝開始稱霸女尊界》章節試讀:

趁着系統評估的功夫,寧鈺又從系統背包里將那本武仙煉體訣取了出來。

之前因為怕別人通過無法修鍊內功識破他的身份,他乾脆來了一招「因噎廢食」,直接不練武,沒想到還是差點被人認出來。

雖然這次利用噬元功矇混了過去,但下一次可就沒有這麼容易了,所以眼下提升實力才是當務之急!

下定決心後,寧鈺滿心期待的翻開書的第一頁,卻在看到熟悉的四個大字後,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白紙上印的正是「欲練此功」。

他接着往下看,大字下面緊接着還有一行小字,也是四個,連起來以後就是「欲練此功,無需自宮」!

……

「靠,不用寫它幹什麼,嚇老子一跳!」

寧鈺絲毫沒吝嗇自己的吐槽,氣鼓鼓的翻到下一頁,這一頁沒什麼反轉,就是很正常的功法介紹,大致瀏覽了一遍後,他立刻得出結論,這功法就是純粹為無法修鍊內功的人創造的!

他雖然不習武,卻也知道在這個高武世界裏,武者共分為七個大境界,從下到上依次為後元境,先元境,武元境,武道境,武靈境,武宗境,武聖境!

其中,除了最後的武聖境外,每個境界又分為上中下品三個小境界,至於分水嶺,則是武元境,到達武元境後,才能獲得真氣修鍊內功,在此之前只能修鍊外功,也就是所謂的煉體,因此無法修習內功的男人所能達到的最高境界,就是先元境上品!

而這本武仙煉體訣,則是採用獨特的取陰之法,讓人通過煉體突破先元境,到達武元境,其中的第一境,便是以陰元修身,打好武學基礎,而第一步便是要將身體逆煉回最原始的狀態。

系統贈他的洗髓丹,就是這個用途,幫他洗髓易筋,重回純凈之身,之後的第二步,就是要取到女子的金津玉液!

「靠,早知道不讓長桉走了!」

失去了陰元索取目標的寧鈺不免有些懊惱,卻也只能作罷,想着明日再來和她研習這修鍊之法。

將秘籍收好後,寧鈺又將注意力集中到最後的新手獎勵替身人傀上,取出之後,是一個和他等高的無臉傀儡,使用方法也很簡單,只要將臉貼近傀儡臉部,就能變換出使用者的模樣,隨後就可以憑意念操控。

只不過唯一的缺陷就是有操控範圍,不能離的太遠。

「不錯,有了這東西,以後不就能遠程上朝了嗎!」

寧鈺滿心歡喜的想着,將人傀收好,與此同時,系統的聲音也再度在他耳邊響起。

「評估結束,宿主寧鈺,在位一年,無功無過,鑒定完畢,庸君一個!」

儘管系統說的是事實,可寧鈺卻總覺得它在罵自己,不過也算是因禍得福,系統直接獎勵了他一萬庸君值,足夠他在系統商城裡好好揮霍一番!

說干就干,寧鈺當即打開系統商城,就在他打算先來個十連抽時,門外突然傳來王公公的聲音:「陛下,該用膳了,用完膳還有奏摺需要批閱!」

正事纏身,寧鈺只能先把抽獎的事放到一邊,在寢宮用完膳後,就着飯後茶將系統獎勵的那枚洗髓丹吃了下去,這丹藥能幫他易筋洗髓,從而打好優良的武學基礎。

隨後,他在王公公的單獨服侍下沐浴更衣,換上一身紅衣,又回到寢宮批閱奏摺,卻因為吃了洗髓丹時不時的就要去趟茅房,排出體內雜質。

一直到了晚上,洗髓成功的寧鈺伸了個懶腰結束了奏摺的批閱,這便是他的日常,他也是穿越到這兒之後才知道,皇帝也不是那麼好當的!

也多虧了有陸燕然這位丞相的幫助,別看她還不到三十,可作為先帝親自任命的權臣,能力絕對是沒話說,寧鈺作為一個「庸君」能在朝堂上順風順水,離不開她的幫助!

只不過寧鈺雖然信任她的能力,卻又忍不住多想,畢竟她實在太有能力了,假如她是個男的,那寧鈺還能和她結為異姓兄弟,可她偏偏是個女的,那叫他怎麼辦?總不能當閨蜜吧?

這麼想着,寧鈺已經在王公公的帶領下來到御書房外,隔着門他就聞到一股清香,推門而入,陸燕然已經等在屋裡,正欣賞着牆上掛着的字畫。

「微臣參見皇上!」

寧鈺擺擺手回應陸燕然,注意力卻始終集中在她剛剛欣賞的畫上,那是她母親留下的為數不多的畫作。

「這畫怎麼樣?」

「先帝之作,自然造詣極高。」

陸燕然的話雖是恭維,語氣卻十分平靜,可寧鈺還是從中聽出了濃濃的敬意。

他並不驚訝,觀察這位丞相足足一年,他自覺已經看透了她,這朝中或許沒幾個她瞧得上的,卻唯獨對先帝無比尊敬,甚至稱呼一句骨灰級死忠粉也不為過!

「看你好像很喜歡的樣子,要不送你?」

寧鈺的話說的突然,不禁讓陸燕然生出一絲慌亂,但很快就被她調整了回來。

「此乃先帝遺作,微臣不敢。」

「好了,干正事吧,先幫朕從書閣里挑幾本書吧。」

陸燕然領命,轉身到藏書的書架前挑選起來,一旁的寧鈺已經坐到書桌前,一雙眼睛卻在不停打量着她。

與上朝時不同,此刻的她穿了一身紅白相間的私服,寬大舒適,而即便是如此寬鬆的衣服,卻依舊遮不住她那曼妙的身姿。

望着眼前這位已是而立卻不曾婚配的女相,要說寧鈺一點私心都沒有那自然不可能,但他本質上還是想建立一種更高級的君臣關係,相比之前更加方便透明,更有利於……好吧,他編不下去了,其實他就是饞她身子,他下賤!

「白天大殿上的事,你怎麼看?」

寧鈺突然開口,問出自己最關心的問題,他堅信高朝拆穿他絕非偶然,而以她那魯莽的性格,基本可以肯定她的背後還有人。

「依臣看,高將軍應該是被人當刀使了,她不是會被輕易掌控之人,所以應當是無形中被人利用,那人應該對她無比了解,很有可能是朝中人,再或者就是……」

陸燕然沒把話說完,寧鈺卻已經懂了她的意思,究其幕後指使,最好的辦法就是從動機下手,今日高朝所作所為分明是想讓他退位,她本人或許是為了陽國尊嚴,但她背後的人可就不一定這麼想了!

因此,他退位,誰有可能獲利,誰就最有可能是幕後指使,而他又沒有兒女,也沒有可以繼承皇位的姐妹,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她母親的那幾個姐妹,也正是如今大陽的四位藩王!

「看來,又得派人去跟我那幾位姨母姨娘好好處理處理關係了!」

寧鈺說著已經開始在心裏盤算人選,卻見一旁的陸燕然突然扶住額頭,一副要暈倒的樣子,他趕忙上前將她扶住,這才發現她不知何時已經面色通紅,望着他的眼神也變得迷離起來。

「陛下……」

用與往常大不相同的柔聲呼喚了寧鈺一句話,陸燕然突然抬手環住他的脖子,就這樣毫無預兆的吻住他的雙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