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嬌嬌乖!陰鬱大佬紅着眼,低聲哄
嬌嬌乖!陰鬱大佬紅着眼,低聲哄 連載中

嬌嬌乖!陰鬱大佬紅着眼,低聲哄

來源:google 作者:南雲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雲珠 姜晚意 現代言情

【甜爆了+虐渣+團寵+打臉+馬甲+救贖】【純欲美人女主×陰鬱卑微偏執男主】前世,姜晚意是書里作天作地的炮灰女配,為得到男主,落得凄慘結局重生後她表示,有三個寵愛她的哥哥不香嗎?以及……前世,那矜貴陰鬱的男人,他在病逝前,都為她鋪後路,怕她將帝都的天都給捅破了,無人來替她擺平一切他小心翼翼避開她的尖銳,用盡全力對她好這一輩子,換她來愛他在她多次主動親近後,他紅着眼眶,將她圈在角落裡,低低喚她的奶名,「嬌嬌乖,再親親我好嗎?」展開

《嬌嬌乖!陰鬱大佬紅着眼,低聲哄》章節試讀:

莊園外,響起少女悅耳的嗓音。

剛回到客廳的男人愣了下。

「好像是姜小姐的聲音?」福叔打開平板電腦,上面的定位不知什麼時候換了位置,停在一家修車廠里。

「陸厭辭,我回來啦!」

聲音離門口越來越近。

怪不得,沒聽到跑車轟鳴聲……原來是送到修車廠了。

大門被推開了,耀眼的陽光隨着少女的到來,傾灑而入。

「怎麼這麼暗啊?!」姜晚意嘟囔一聲,「福叔?」

「福叔在,福叔馬上開燈……」

燈光打開,映照出少女的苗條曼妙的身姿。

姜晚意將手包丟到玄關柜上,她一邊解開高跟鞋的黑色細帶,一邊詢問道:「福叔,陸厭辭呢?」

「我在……」高大修長的男人應道,他眼裡的冰冷與寒意,像是融化般悄悄消失。

姜晚意乾脆踢掉高跟鞋,換上拖鞋後,直奔沙發而去,她整個人撲進沙發里,鬆散盤起的長髮也散亂下來,「出門一趟,我好累啊!」

「要去……樓上休息嗎?」站在沙發旁的陸厭辭頓了下,詢問。

姜晚意趴在沙發里,腦袋埋在抱枕里,聽到他的聲音,側着小臉,眉眼一彎,「不急,我和你說點事情,我現在心情可好了!」

聽到她說心情好,陸厭辭不可避免的想到傅家,他的表情僵了下。

姜晚意又抱着抱枕坐起身來,微卷的長髮散落在胸前,模樣動人極致,她笑眯眯道:「我去傅家狠狠抽了傅箐箐一巴掌!」

陸厭辭怔怔看向姜晚意。

福叔在一旁豎著耳朵聽。

沙發里的少女眉眼都樂開花了,她小嘴兒叭叭不停,將傅箐箐誣陷她的事情說了出來。

在聽的過程里,陸厭辭的眼神變了,眼底的幽冷的光好似會噬人,陰沉極致。

「還好你……」姜晚意話語一頓,不對,她差點說漏嘴了。

前世的今天,陸厭辭剛好出國了,他不知道傅箐箐手裡有視頻的事。

是後來才把證據放到網上。

她現在重生了,所以趕去傅家前,找了家網吧,利用自己第一世擅長的黑客技術黑進傅箐箐去的那家醫院的醫療系統里,拷貝了檢查結果那些。

陸厭辭還用一雙漂亮的眼眸認真看着她,等着她的下話。

姜晚意甜甜一笑,眉眼彎成月牙,「還好我聰明,知道這件事不簡單!」

福叔插了句嘴:「姜小姐為什麼不等傅箐箐把視頻傳上去,再把證據拿出來?這樣不是更完美?」

姜晚意歪了下腦袋,「福叔你說的很對,我也想過這麼做,但我不想鬧得太大,畢竟我二哥是明星……」

主要也是姜尋的粉絲都很討厭她,她不想她和傅箐箐的那點破事,又驚動二哥的粉絲。

姜晚意又道:「日子還長嘛,不急於一時,貓吃老鼠前,還會戲耍老鼠一番呢!」

聽着姜晚意的話,福叔想問,難道不是因為傅夜承,所以心軟了?

不過,他可不敢真的問出來。

陸厭辭若有所思,眼神深了深。

「陸厭辭,你坐下來,你站着我只能仰着脖子看你。」

姜晚意捏了捏自己纖細的頸脖,又伸手去拽陸厭辭。

男人順勢坐在她身旁的位置上。

姜晚意美眸就這麼瞅着他,嘴角含着淺淺的笑意。

那會兒,她本該和二哥一起回姜家,不過想起自己離開前太匆忙,也沒來得及和他說一聲,所以就趕回莊園了。

迎上少女澄澈的眼睛,短暫幾秒,陸厭辭便挪開視線,他眼眸低斂,睫毛遮擋了眼底的情緒。

她回來……

就……很高興……

「對了,陸厭辭,我把傅家的門口的花盆都給撞碎了,車頭也撞了……」說著,姜晚意朝他的方向挪了挪,睜大美眸,「你應該不會找我賠錢吧?」

陸厭辭一轉過來,就與姜晚意四目相對,他微微抿唇,說道:「不會,陸家錢多。」

姜晚意愣了下,他的意思是,陸家錢多,隨便撞都沒問題?

她還是噗地笑出聲,「錢多了不起啊!」說罷,她眨了眨眼睛,「不過……分我點就了得起啦!」

「嗯,給你花。」

他輕應一聲,語氣帶着認真。

給你花……怎麼能這麼可愛呢!

特別是眼前的男人,用認真的語氣說出來……

殺她啊!

姜晚意挪開了視線,她怕自己再看着他這張臉,會忍不住臉紅!

「陸厭辭,我餓了!」姜晚意軟聲道。

他不假思索應聲,「好,你想吃哪家餐廳的飯菜,我讓人送來。」

「我想吃……我自己來下廚吧?做飯給你吃?」姜晚意從沙發上跳下來。

「你下廚?」陸厭辭愣了下。

「嗯!你等着啊!」

姜晚意直奔廚房。看着她的背影,福叔都受寵若驚。

「福叔。」

「啊?」

福叔怔怔轉頭看自家少爺。

卻見,少爺那張昳麗絕艷的臉蛋上,嘴角忍不住上揚,「你聽到了嗎?她說做飯給我吃。」

這麼大的聲音……聾子都聽清楚了。

哐當一聲。

陸厭辭當即站了起來。

但是一個小腦袋很快就從門邊探出來,「我沒事哦,不用擔心,我就是手滑……放心很快就會好!」

陸厭辭微微頷首,「等你做好飯。」

姜晚意彎眸一笑,又鑽回廚房。

「找兩個傭人進去打下手。」陸厭辭吩咐。

「好的,少爺……」福叔剛拿出對講機,豈料廚房裡又傳來哐當哐當餐盤摔碎的聲音。

福叔:「…………」

這不是進去做飯,是進去砸廚房的吧?

姜小姐真的能行嗎?

福叔再看向自家少爺。

卻見長身玉立的男人,彎着嘴角,笑得那是一臉的滿足,眼底的柔光都快漫出來了。

這模樣,哪裡還是商界口中的『閻王爺』,和方才的狠厲無情……判若兩人。

廚房裡,姜晚意輕蹙眉頭。她第一世擅長的很多,可就是不會做飯,第二世更是十指不沾陽春水。

半晌,她還是輕嘆一聲,「誒,我這雙手天生就不是用來做飯的。」

福叔指揮着傭人打掃着險些被燒着的廚房,聽到姜晚意的話,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姑奶奶,您還是去歇着吧!」福叔一臉的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