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嬌蠻萌妻拐回家
嬌蠻萌妻拐回家 連載中

嬌蠻萌妻拐回家

來源:google 作者:皮落落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沈煜榕 皮落落 霸道總裁

一不小心惹上霸道總裁是種怎樣的體驗?聰明伶俐的皮落落遇上精若如狼的沈煜榕,以為會死的很慘,誰知被強行帶着一路虐渣打臉!逆襲人生,走上巔峰!金陵市無人不知,沈煜榕寵她入骨,捧手裡怕摔了,含嘴裏怕化了而當往事真相一一揭開,她才知道,他們情深緣更深......展開

《嬌蠻萌妻拐回家》章節試讀:

皮落落只想趕緊從酒吧里逃開,想也不想的顫抖着放軟了語氣:「我都答應。求求你了,我若是被毀了,以後還怎麼活……」
「不會後悔?」男人一雙如鷹隼般的黑眸像是猛獸盯着獵物般,緊盯着她,薄唇輕勾,划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她想着那個中年男人的油膩噁心勁,再次毫不猶豫的點頭:「絕對不會。」
皮落落緊張的朝着四周看着,生怕自己又重新被那個老男人抓住。
她絕對不能讓這些壞人得逞!
說完這句話,她大腦開始不受控制的混亂,搖搖欲墜的想要靠在牆壁上借力站着。
然而身子卻是不受控的仰了一下,她連忙伸手抓住身旁男人的手臂,借力站着:「拜託……快帶我走吧。我任何條件都答應你的……」
「攔住他們,處理掉。」
男人扭頭看向身後的保鏢,嗓音淡冷,卻又透着十足的威懾力與霸氣。
語畢,狹長幽沉的眸子落在皮落落的身上,脫下精緻昂貴的手工定製西裝披在了她的身上,又伸出精壯有力的手臂將她攔腰抱了起來。
男人旁邊的保鏢自動站成兩排,讓出一條暢通無阻的路來。
追上來的老男人瞬間被擋在外面。
老男人不死心的想要突破保鏢重圍,卻被無情的趕走。
皮落落看着自己得救大大鬆了一口氣。
她抬眸,看着眼前面無表情的男人,美眸微眯着,小臉異常紅潤:「一定要帶我走,謝謝了,我會報答你的……」
又是一陣熱流衝擊大腦。
她熱的忍不住伸手費力的扯了扯外套,一不小心動作稍微誇張了些。
男人慵懶清冷的面容瞬間冷沉了幾分,用力抬了下她的小身板,順勢扯住她的手腕阻止住,紳士的看向別處:「穿好。」
然而迷濛的她已經聽不進去了,一雙小手胡亂的在半空抓着,一不小心碰到了男人的臉頰。
有些涼涼的,又剛好緩解了幾分不適。
那一雙迷茫的眼神忽然明亮了幾分,迷迷糊糊道:「好涼爽啊,謝謝你……」
「不要亂動。」男人深邃的眸子邊掃過她,徑直走到自家車子面前。
司機立即恭敬的為他打開車門,看見男人懷中的女人時,驚訝的瞪圓了眼:「少爺,晚上好…
…」
男人毫不客氣的將她丟進了車子里:「把她送到附近酒店。」
說話時,那周身散發著冷峻駭人的強大氣場,簡直讓人畏懼!
路上,藥效已經強力發作的皮落落已經看不清眼前的情況了,一心想要解決眼下難題。
男人看都不看的將她送到了酒店的一間客房裡,同時又找了女服務生,將她放到裝滿冰水的浴缸里緩解藥效,隨後轉身就走。
然而皮落落卻是緊緊的拉住了男人:「你等下,我……」
「閉嘴。」男人毫不留情的推開她,隨手將浴巾丟到她的腦袋上。
皮落落伸手扯下浴巾:「別走!」
這姿勢太性感太曖昧了些。
男人渾身一僵,怔愣了幾分。
轉身又撿起浴巾,背着她丟過去,好聲勸道:「實在堅持不住,我送你去醫院。」
「我不要去醫院,我也沒怎麼樣……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很熱。你幫我打開空調好不好?」她不耐煩的接過浴巾,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怎麼擺弄好了。
「那你…….」
這麼任性不聽話的小女人,倒是很少見。
男人也有些為難,站在門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救人救到底,你可不要丟下我,求求你了……不要丟下我……」
可她偏偏又低吼了句。
這話又太撩人!
登時,忍了許久的男人被撩起的小火苗熊熊燃燒起來。
他喉嚨一滾。
忍了半天,最終將她牢牢圈在了懷中。
「女人,如你所願!」
……
清晨,睡夢中的皮落落懶洋洋的呻/吟了一聲,忽然猛地起身。
眼前是滿地凌亂……身邊空無一人。
皮落落一雙茫然的水眸瞬間瞪的超大,使勁的揉了揉太陽穴,臉色漲紅又懊惱。
昨夜的出軌背叛……然後酒吧里求一個男人救她……然後……
她扭頭的動作猛然定格住。因為她現在無論怎麼回想,都想不起那個男人的面容!
天,酒壯慫人膽,酒後亂性,這些真的不是空穴來風啊!
她渾身狠狠一顫,伸手慌亂的朝着脖頸上的鎖心項鏈抓了過去!
沒摸到!
她更加緊張害怕了,連忙四處尋找一圈,影都沒看見。
無奈之下,她只能紅着臉飛速換好衣服,又硬着頭皮飛快的整理了下房間,匆匆的逃離。
雖然她不知道昨夜那個人是誰,但幸好兩個人沒有留下任何的聯繫方式,永遠都別再見面!
半小時後,皮落落按下指紋鎖開門進到家裡。
忽然一道柔媚沒骨的嗓音從卧室里傳了出來:「晉南,昨晚你好勇猛。」
皮落落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一下子想到了前一夜曲晉南開車撞她的事情,怒火在胸中劇烈翻騰起來。
她清冷的視線落在了茶几上面的打火機上,毫不猶豫的拿起,一腳踹開卧室大門沖了進去。
當下按下打火機,就朝着床單點了過去。
「這是我買的新婚床單,我就是白白燒掉,也不會給其他女人用。」她怒吼。
劉藝尖叫着跳腳,拉起被子,奮力的撲滅燒着的床單。
曲晉南看見是皮落落回來,猛地站起身子,一隻手忽然掐住了她的脖頸,將她逼退到客廳里。
「皮落落,你昨天害的我差點得了陽痿!我要和你離婚,你給我凈身出戶!」
眼前曲晉南臉色鐵青的瞪着自己,許是礙於昨日的事情,他說話的底氣明顯不足。
皮落落用力的抬腳朝着曲晉南的腳踩了過去:「放開我!混蛋!」
她拚命的拍打着曲晉南的手。
「賤人!還不快答應我?否則有你好看。」曲晉南用力的放開手。
皮落落被掐的猛地咳嗽起來,心中的怒氣蹭蹭的上漲着。
她抿了一下唇瓣,努力忍住委屈的淚水,好笑的看向曲晉南,伸手指向門外:「我凈身出戶?車是我送你的不要了,房子是我買的,家裡哪塊不是我拿的錢?若說凈身出戶,那也必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