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近戰狂兵
近戰狂兵 連載中

近戰狂兵

來源:外網 作者:梁七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梁七少 都市言情

南美洲,亞馬遜雨林,中心腹地。 砰!砰!砰! 噠噠噠噠! 原本理應寂靜無聲的雨林腹地中,忽而被一陣急促的槍聲所打破,雨林中原本顯得陰潮的空氣中立即瀰漫起了一股刺鼻濃烈的硝煙味道。 嗖! 層層林木中,忽而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急竄而出——不,準確的說是兩個人,還有一道身影正趴在他的後背上,從那妙曼的曲線來看,應該是個女人! 饒是背着一個人,可並沒有影響到他自身的速度與身法,他行動如風,且又悄無聲息。 身後傳來的槍聲漸漸遠去,這道身影也稍稍放緩了腳步,在展開

《近戰狂兵》章節試讀:


[]
最新章節!
「我可以罵人嗎?」
「我特么的叉叉你個圈圈……」
葉軍浪在罵娘,他自身的狀態稍有恢復,那宛如黑洞般的雷雲風暴就立即啟動,無盡的雷劫之力狂暴起來,甚至那雷劫之力沿着這條長河席捲而至,都要將這條長河直接化為一片雷海了。
這分明是故意的。
完全不給自己恢復到巔峰狀態的機會。
他自身的狀態才剛開始恢復,因此實則也沒有恢復太多,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雷劫之力爆發,那宛如黑洞般的雷雲風暴徹底暴動,釋放出了毀天滅地般的雷劫之威。
「拼了!」
葉軍浪咬了咬牙,他心中有着無敵信念,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夠抗得過這一重雷劫。
按照前面的經驗,只要湮滅雷劫之力,必然會有造化法則之力誕生,或許這一次誕生的造化法則之力跟時間之道有關,吸收煉化之下,自身的狀態就能夠不斷恢復,從而對抗整個雷劫。
頃刻間,葉軍浪稍有恢復的身體爆發出所有的氣血本源之力,但距離巔峰時期的氣血本源差距太大了,這也沒辦法,瞬間暴動的雷劫根本不給他多餘的時間去進行恢復。
「咦?星辰本源完全不受影響,星辰之力仍舊是跟鼎盛時期一樣強大磅礴。」
葉軍浪臉上一怔,他催動星辰本源的時候,發覺自身的星辰之力完全不受此刻「衰老」狀態的影響。
「我明白了,我現在迎接的造化雷劫是屬於本源武道的造化雷劫。星辰本源是人體宇宙大道,跟本源武道完全不同,是另一個大道宇宙。所以,本源武道引來的造化雷劫,自然是不影響到星辰本源!」
葉軍浪立即明悟,他整個人激動了起來,大笑了聲說道:「那我不用怕了,也不需要懼怕什麼。星辰之力能夠不受影響的爆發,那能夠對抗這雷劫,只要湮滅一些雷劫之力,吸收誕生的造化法則之力,那我的狀態就會不斷恢復過來!」
轟隆隆!
這時,那宛如黑洞般的雷雲風暴已經席捲吞沒了過來,整條長河上都內蘊着無盡的雷霆之力,就此吞沒向了葉軍浪。
「萬武拳!」
葉軍浪無所畏懼,直接爆發出萬武拳,自身的星辰之力全面爆發,遠勝他目前這個狀態下的氣血本源之力。
武字道文浮現而出,被葉軍浪融入到了他自身的拳勢中,一拳轟向了吞沒過來的滔天雷劫。
轟!轟!
狂暴萬分的拳勢轟擊聲響起,葉軍浪施展而出的萬武拳迎擊向了宛如海潮般席捲過來的雷劫之力。
那一刻,葉軍浪渾身的血肉都在開裂,無盡的雷劫之力直接沒入他體內,像是要將他的身體給硬生生的撕成碎片。
其實,葉軍浪的肉身骨骼經歷過五行元素雷劫還有空間雷劫的洗禮跟淬鍊之後,他的肉身體魄已經很強大,不應該顯得如此脆弱,一個照面就被這時間雷劫給轟爆。
主要在於葉軍浪目前的狀態處在一個「衰老」的狀態,長河上內蘊着的時間之力作用之下,他整個人的狀態滑向衰老,氣血本源都要枯竭,氣血又是肉身之基,所以他目前這個狀態下的肉身體魄自然扛不住這雷劫。
葉軍浪已經想到了化解之法,以時間對付時間,無奈這雷劫風暴瞬間啟動,不給他恢復的機會,才會如此被動。
唯一慶幸的是,星辰本源沒有受到影響,星辰之力也在全面爆發,使得他方才一拳轟出,湮滅了不少雷劫之力。
絲絲縷縷的造化法則之力誕生,葉軍浪直接吸收煉化,當中果然是內蘊着時間法則的能量,有了時間法則能量的恢復,他整個人的狀態立馬恢復了不少。
他能夠催動的九陽氣血跟本源之力更加強盛,這就形成了一個良好的循環。
葉軍浪還是有些後怕的,如果他沒有修成星辰本源,如果不掌握星辰之力,那在這一重時間雷劫中,他真的扛不住,下場只有一個——隕落!
如此雷劫,簡直是一個必殺之局!
葉軍浪吸取到雷劫湮滅後誕生的造化法則之力後,他的狀態得到恢復,他能爆發出更加的氣血本源,同時星辰之力也在全面催動,不斷地轟擊向吞沒過來的雷劫。
並且,時間雷劫中誕生的造化法則之力內蘊的能量與時間法則有關,這讓葉軍浪對於時間之道的感悟與理解也在加深。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進展。
只不過,在如此雷劫的轟擊之下,葉軍浪也是不可避免的肉身崩潰,遭到了重創,但只要還能保住一縷生機,在這一縷生機循環不息之下,葉軍浪就一直扛着。
……
無盡的星空深處,混沌界域。
嘩啦啦!
某一個時空中,一條長河浮現,這條長河橫跨了過去、現在與未來,更是貫穿了諸天萬界的始末,這是一條時間長河。
時間長河上,一道身影緩緩地從這條長河中浮現而出,看不清其模樣,一張臉顯得極為虛幻,處在一種現實與虛無之間,但他的雙目內蘊着的目光卻是給人一種歷盡滄桑之感,從中倒映出了時光荏苒的種種景象。
彷彿,這雙目光中內蘊着一股時光的力量。
「咦?時光的力量?」
這道身影詫異了聲,那目光隔着無窮無盡的混沌界域,朝着下界的方向看去。
「下界似乎有什麼人渡劫的時候牽引到了時間之力,倒是有些意思。能夠引發時間之力的雷劫,基本都是九死無生,也不知是何人引動如此雷劫。」
這道身影頗為好奇,他朝着時間長河的後方看去,似乎想要順着時間長河,去看一看那位讓他感到好奇的下界渡劫之人。
「罷了。人祖等人正在圍殺獸祖,現階段,還是先保住獸祖吧。也不清楚道源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好幾次都感應到道源的震動。這次,當面問一問混沌主宰。」
這道身影開口自語,打消了心中升起的好奇心。
相比之下,還是人祖那邊引發的事情更加重要,若非如此他倒是想要順着時間長河去看看這個引發時間雷劫之人了。
下一刻,這條時間長河嘩啦流涌,像是沒入到了另一個時空中,就此消失不見,這道身影也隨着無聲無息的消失,一絲一縷的氣息與痕迹都不曾留下。
彷彿,他就不曾出現過,就像是那流逝的時間般,悄無聲息,無跡可尋。
……
六更爆發!
感謝大家的支持,還有票的繼續支持!

《近戰狂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