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九龍大仙
九龍大仙 連載中

九龍大仙

來源:google 作者:觀南先生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白龍 金雲伽

這是一個發生在某個漁村的真實故事故事的開始,是一個清末民初的裹足老人……一次意外金雲伽繼承了她太姥姥的「事業」,成為了十里八村遠近聞名的師父,同時也驚動了海域里的白龍……展開

《九龍大仙》章節試讀:

室內昏暗發黃的光線跳躍在熊萬財陰鬱的臉上,寬闊的額頭上布滿細密的汗珠,塌陷的眼眶裡掛着渾濁的淚,喉嚨里嘶嘶作響,像是頭想襲擊人群卻又失敗的野豬。整個人頹在地上,背倚靠着床板連聲嘆息:「為什麼啊?天吶!我錯在哪裡?為什麼不去找我那她們呢?要說錯,她們也有份啊!」

於慈靜靜地聽着、看着,審視着熊氏夫婦二人。

慧娘在地上爬來爬去,一臉驚恐像是個受了驚嚇的小動物,時不時微微抬頭偷眼看看於慈。兩個人目光對視上的時候,於慈發現慧娘的狐狸眼生的極好,雖然被邪祟侵蝕變成猩紅色。原本白皙的鵝蛋臉上,長了好幾塊大小不一的黑色狗毛斑,豐盈的嘴唇上長了個大血泡,晶瑩剔透。黑色的秀髮油膩膩的披散着,消瘦的雙肩幾乎掛不住衣服。

「還不願意說嘛?那我來問吧!你們這的陰靈那麼多,我得找找主管的問才行,不如就慧娘旁邊的這位吧」說罷於慈伸手從秀秀那接過了文王鼓,請神鞭。

於慈左手持文王鼓右手持請神鞭,腰間掛了一串銅鈴鐺。請神鞭和文王鼓互相敲打着,於慈腳下不停的蹦跳着,口中依舊念念有詞,唯獨腰間的銅鈴鐺不發出任何聲音。

這一切在石秀秀眼裡是那麼的詭異,徹底顛覆了她以外對自己娘的認知。她好像不太認識這個蹦蹦噠噠,打着文王鼓的小腳老太太。石秀秀和她娘一樣,有一雙乾淨清澈的杏兒眼,彷彿能洞察一切,可現在她真的看不透……

在唱完請神咒後,於慈停下了所有動作,眯着眼睛靜靜等待着……

「叮零零……叮零零……」

一陣急促的銅鈴聲響了起來,可四周並無半點兒風,這根本不滿足鈴鐺發出響聲的條件。

「哼~捨得出來啦?」於慈轉身看向門口輕蔑的笑着

石秀秀隨即也望向門口,只見地面湧起黑色的大霧,並伴隨着一陣陣甜膩的血腥氣味,使人胃裡難受的只想作嘔……冰涼的寒意撲面而來,只讓人忍不住打哆嗦……從心底泛起絲絲寒氣,澆灌着全身。

黑色的濃霧中漸漸勾勒出一個人形,待到霧氣全部散開來,石秀秀才看清那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不由心頭一顫。

通體青灰色的皮膚,整個人好像被強酸浸泡過一樣,分不清五官,牙齒裸露在外,身不足四尺赤着足,半彎着膝蓋。「九龍大仙在上,不知大仙怎麼會來找我呢?我可乖覺的很啊!」雷霆萬鈞的聲音和他的身材成了鮮明的對比。

除了於慈有九龍大仙護體以外,其餘的人聽完後無不毛骨悚然,不自覺地退後了半步。

「你乖覺?你自己看看你乾的好事兒,好好地一個女嬌娥被你禍害的快成畜生了!這事你總得給個說法吧?!」現在的於慈只覺得底氣十足,小腹和腳底都有一種說不清楚的力量在涌動着,暖暖的,使她完全感受不到枯骨鐵將的陰冷。所以她教訓起枯骨鐵將也絲毫不含糊。

「女嬌娥?呵!怕是個狠妲己吧!」枯骨鐵將咧着嘴角努力上揚的樣子更讓人害怕。

「就算是狠妲己也有姜子牙斬她的頭顱,怎麼枯骨鐵將和幽冥界其他的夥伴都一起出動了?我算着是和人命有關,可是熊大老闆似有不甘啊,那就勞煩枯骨鐵將和我們大夥說一說。」說罷於慈掩口笑了下,暗自想道:這幫不見棺材不落淚的!非得讓人家當著下人的面揭露你們才行,嘖嘖嘖……不咋滴呀不咋滴!

那旁頹坐在地上的熊萬財三魂沒了七魄了,他一個普通人哪見過這樣的場面。就算是平時去聽聽評書,偶爾聽到說書先生說起狐仙鬼怪,他也全當玩笑話左耳進右耳出的。從來不在意的東西,如今卻實打實的出現在他面前,他只有傻獃獃的望着,全然不顧老爺的身份。

枯骨鐵將點了點頭道:「這對夫妻狼心狗肺,打着照顧老人的名義,把癱瘓在床的老人接回家。其實是為了貪圖老人的財產。他們夫妻二人一個紅臉,一個白臉的唱着,在外人面前做足了樣子。實際上根本不給老人家吃東西,就怕老人在床上拉尿收拾起來麻煩,最後活生生把老人餓死了!可嘆的是,那老人一直擔心孩子們會為自己起衝突,所以誰來看望他,他都說沒事。唉!九龍大仙你是天地間的正神,你說這樣的畜生該不該罰!」

枯骨鐵將越說越氣,一個跳躍來到了慧娘面前抓扯她油膩膩的頭髮,叫罵道:「變成這樣都便宜你了!你把你私吞的鋪面都拿出來,還回去。拿了鋪面不說,還一直挑唆自己的寡母唾罵亡人!天天說什麼那不過是養父,你對他仁至義盡。趙慧娘,你可曾想過,養育之恩大於天。古今中外,凡不孝父母者,皆墮無間獄受極大苦!」

於慈平靜的看着這一幕,過了會才慢悠悠的說:「熊老闆,你聽見了?」

熊萬財如大夢初醒的哭了起來,哭聲在昏黃的燈光下,如百鬼嘶嚎。那一刻也不知道是他在哭還是旁的在哭。

「那……那……唉!這可怎麼辦啊?他們……他們不也花着我的錢嘛?」熊萬財哭着喊着似乎把所有不甘都發泄出來了,斷斷續續的說著:「天地不公啊……」

枯骨鐵將冷笑了一聲道:「死到臨頭還這般!你哭你往日里接濟家親的錢?那我問你,他們平日里待你如何?你以前也窮過,那時候都是誰接濟你的?親戚也好,朋友也罷,都是真心換真心!你現在有了錢,明裡暗裡拿話糟踐過他們多少次?」

熊萬財聽後立馬止住了哭聲,連忙爬到於慈面前,扯着嗓子喊:「神仙救我啊!神仙救我啊!」

於慈厭惡的看向熊萬財,心裏早把熊萬財祖宗十八代問候遍了!他奶奶個腿兒,早知道你是這種混人,別說請老娘坐火車,坐飛機老娘也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