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極限換人,夫人她又站起了來
極限換人,夫人她又站起了來 連載中

極限換人,夫人她又站起了來

來源:google 作者:月下焚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月下焚情 現代言情 褚肆歡

女強,虐渣,爽文,甜寵,搞笑,馬甲,褚家有女,名動上京惡人的法則是什麼?眾人沉默,我懷疑你在說褚肆歡,而且我還要有證據褚肆歡莞爾一笑,是嗎?人家可是一個小可愛呢,不要這麼誹謗我眾人瑟瑟發抖,老子信你的邪,啊,你不要過來啊薄爺快管管你家夫人啊,她又扮豬吃老虎了薄荊:胡說什麼,我家夫人民明明是正大光明好嗎!褚肆歡一朝被副人格佔據身體五年,她所有的一切都被人用計奪取,天之驕女被打落塵埃但她回來了,一切都還回歸正規了渣男賤女,請滾遠點只是,在她手撕渣男賤女,腳踢陰謀算計的時候,身後總跟着一個大型狗狗「肆肆,從你把我從匣床里救出來時,我這一條命邊是你的」「……滾呀!」展開

《極限換人,夫人她又站起了來》章節試讀:

「紀哥哥?」

褚靜歡沒聽見紀靈皓的回答,不滿道「紀哥哥,你怎麼回事?」

「我說話算數的,只要你會娶我,我介意讓你保存褚肆歡的身體。」

她以為紀靈皓不理她是因為她害怕她反悔。

其實她有想過把褚肆歡的身體弄消失的想法。

可,現在她改主意了。

褚肆歡是個死人!

並不會妨礙到她什麼 。

冰冷的屍體能有她軟綿綿的肌膚好?她不信!

她還真不信紀靈皓有多麼深情。

要是深情,怎麼她一伸手就勾到手了!

別跟她提是為了什麼家族。

呵,他們都是一樣的人。

現在她看着褚歡歡的屍體甚至興奮的渾身都在顫抖。

她忽然覺得留下褚肆歡的屍體沒什麼不好。

就讓她看着她褚靜歡是怎麼一步一步登上那至高的位置,又是怎麼一步一步瓦解她的勢力的。

她感覺她瘋了!

那種血液擁擠在胸腔的感覺讓她窒息,褚肆歡,看着吧。

「紀哥哥,起來吧,我不會阻止你的。」

甚至她有一種想幫他的衝動。

褚靜歡激動的渾身顫抖,她努力控制自己不要漏出太變態的笑容,一步一步走向褚肆歡的屍體。

「紀哥哥,我來幫你。」

「砰!」

屍體倒地的聲音。

「紀哥哥?怎麼回事?是誰?快出來!」

褚靜歡嚇懵了,她沒想到紀靈皓會突然倒下。

她小心翼翼的走到紀靈皓的屍體旁邊。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原本就變得不正常的褚靜歡更加瘋狂。

她怪笑一聲,突然抽出自己的佩劍一道一道的刮著紀靈皓的屍體。

像是在凌遲一樣!

「紀哥哥,你怎麼能這麼對我,我那麼喜歡你。」

「你竟然選擇對褚肆歡殉情,你真的是太讓我失望了!」

褚靜歡喃喃自語,聲音里透出莫名的詭譎。

因為太過悲憤,她沒有注意到紀靈皓脖子上那道很明顯的傷痕,以及她扔到地上的雙月刀不知何時出現在褚歡歡的手上,

「紀哥哥,既然你這麼喜歡褚肆歡,那我就——-偏偏不成全你們!」

褚靜歡痴痴的笑着,劃在紀靈皓身上得出劍愈加重了起來。

鮮血侵蝕紀靈皓的衣衫,腐蝕紅了褚靜歡的眼睛。

「親愛的姐姐,好久不見,甚是想念。」

一道鬼魅似的聲音鑽進褚靜歡的耳朵里,炸的她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褚靜歡驚恐的回頭。

之間早已死去多時的褚歡歡竟然做了起來,手中把玩這雙月刀,如月的一雙眸子似笑非笑的盯着她。

「你是誰?」

褚靜歡瞳孔一震,抖着聲音問道。

「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懸崖之上,風聲驟起。

褚靜歡的雙眸不斷放大又極具的縮小,抖索着嘴皮子發出顫抖的聲音「您回來了!」

風掀起了女孩凌亂的頭髮,原本絕美的面容平添了一抹駭然的氣質,平靜無波的眼神,暴戾,陰暗。

就像在她眼裡,人和東西沒什麼區別,都是解悶的小玩意兒,想留就留,想殺就殺,屠戮就在一念之間。

褚靜歡喃喃自語:「不可能,不可能!」眼裡帶着毀天滅地的瘋狂,用盡全身的力氣,捅向面前氣質大變的女孩『』褚肆歡,你去死吧! ”

「哐當」一聲,刀落地的聲音,褚靜歡手中的刀在女孩即將劃破她脆弱脖子的時候被人緊緊的鉗在手中,紋絲不動。

她看見女孩沒帶一絲情緒的狹長女孩眼底眼睛就這麼安靜又毫無波瀾的看着自己,也依稀能看見女孩眼底噙着讓人不寒而慄的細碎光芒。

褚靜歡似乎理解了褚歡歡那帶着嘲諷的眼神是什麼意思,如果不殺褚歡歡,她是不是依舊是褚家最驕傲的天才,接近完美的人生,令人羨慕的所有,可惜,她回來了。

還是她親手送回的。

褚歡歡,思念歡樂。

褚肆歡,肆意歡狂。

褚驚歡死了!

既然紀家你送了這麼大的一份禮,那她也不能小氣才是。

為首的幾個黑衣人面面相覷,忍不住開口:「主上,是不是有些不妥?」

這不是直接暴露她了嗎。

原本他們可以藉著褚靜歡和紀靈皓的「失蹤」隱藏一段時間,現在以來他們最大的底牌就直接暴露在他們眼皮子底下,要是他們來個魚死網破,那——

思及此,幾人面色鄭重,抱拳行禮道:「請主上三思!」

他們的命可以丟,但主上的命需的萬無一失。

他們不理解褚肆歡為什麼要把兩人的屍體送到紀家去。

褚肆歡瞬間就理解擔心他們的擔憂,直接開口,聲音是時隔多年的清冷:「這樣才是最好的辦法,也只有這樣我們才有時間準備。」

褚家的人絕不是傻子,既然褚家和紀家合作了,那肯定其他的家族也難免不參合進來,現在他們就等着褚歡歡意思,所有的熱你都來分一杯羹呢,所以現在她回來的消息正好可以打他們個措手不及,也能讓那些張望的家族不敢輕舉妄動。

他們肯定迫切的想知道時隔五年不見的褚肆歡究竟值得不值得他們冒這麼大的風險。

他們越忌憚,她們就越安全。

黑衣人不是傻子,褚肆歡一點撥,個個都明白過來了。

至於刮花臉蛋,黑頭人就眼觀鼻,鼻觀心了。

心中好笑,主上還是一如既往的記仇,

他們可不怕紀家人不認識紀靈皓和褚驚歡。

他們的身上總有證明他們身份的東西。

風聲驟起,裹挾着氣流擦過褚肆歡的發間,天玄山的濃霧也逐漸散去,宛如撥雲見月,不消多時,月亮一定會懸在天空。

褚肆歡摸着臉上的傷痕,目光灼灼;「該見見褚歡歡的未婚夫了,所有隱衛聽令,赤字令的人帶褚靜歡他們去紀家,血字令的人隨我去陳家,至於殺字令的人——-」

眸底一抹戾氣一閃而過,「將褚家留在帝京的人一個不留,殺!」

褚靜歡已死,褚家留在隱衛身上的禁制便也變成了無爪的猛虎,沒什麼作用。

那麼正好便宜了褚肆歡,沒有褚家嫡系坐鎮的褚家禁衛什麼都不是。

也不知道褚天淵派自己最得力的女兒來是為讓她在五大家族面前樹立威信,才將這麼重要的事交代給她,還是覺得褚歡歡真的如表面上那麼乖巧?

可惜,褚天淵失算了,褚歡歡是一隻藏有鋒利爪牙的獅子。

她褚肆歡的身體可養不活沉默的羔羊。

褚思歡眼裡閃過一抹濃重的殺氣:「走!」

「是!」

一息間,黑衣人便四散而去。

這一夜,褚靜歡死不瞑目的屍體和紀靈皓一刀割喉的屍體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帝京紀家的大門前。

這一夜,褚家在帝京的基地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