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絕色狂妃不好惹
絕色狂妃不好惹 連載中

絕色狂妃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瑪卡巴卡會魔法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蘇蘭 蘇槿

"這年頭,多看一眼羊脂玉也能穿越?蘇槿鬱悶,但不妨礙她收拾便宜庶妹,智斗渣爹,整治受寵姨娘!她一個學法的嫡女,還能被欺負了不成?尤其是那個被她開局撿過一回的辰王夫君貌似還挺靠譜的!御子辰:你拿我玉幹嘛?藏玉的蘇槿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先合作,互惠互利,安頓好包子弟弟,等她研究好穿越大法,自然就還了蘇槿:王爺,你先找找,莫急!蘇槿:王爺,你再等等,明天就給!御子辰:不用等了,這玉佩也不要了,你留着吧蘇槿:哎哎哎你幹嘛扯我衣服??御子辰:以人抵玉蘇槿:不行啊,我賣藝不賣身!展開

《絕色狂妃不好惹》章節試讀:

  眾人哽咽。

  梅夫人瞳孔一縮,心中暗恨,突然意識到了,眼前的這個蘇槿不再似從前受控了。

  「破了就破了,回頭姨娘再讓她們給你做就是了,大家先吃飯吧。」

  「是啊,先吃飯吧。」蘇武尷尬的應和着。

  一頓飯在詭異的氛圍中進行着。

  大家散去後,上官仲清單獨找了蘇槿。

  「他們對你不好?」

  「表哥今天也看到了,你我兄妹已經兩年多未見,這次表哥來的突然,她們自然來不及準備。」

  蘇槿笑得有些無奈,在他的眼裡卻是滿滿的苦澀,令人心疼。

  「這次確實沒辦法在京久呆,只是路過,明日便要離開。我不曾想他們竟敢如此!」

  「這些錢你先拿着,我現在不能找他們麻煩,不然等我離去,他們便要對付你了,阿槿你再忍耐一下,下個月我再過來。」

  「到時候我來幫你對付他們。」

  「表哥放心,我應付得過來。」蘇槿感動於這個便宜哥哥的關心和手中拿的五百兩銀票。

  上官仲清摸了摸蘇槿的腦袋,眼中滿滿的愧疚,對自己無力的愧疚。

  兩人聊了一會只能送上官仲清離開。

  夜越來越深,宰相府中今夜無眠。

  第二天的清晨

  蘇槿悠悠轉醒,惦記着昨夜白得了五百兩銀子,連忙從枕下拿出來數了數。

  「沒少,真好。」

  「小姐,你說什麼?」綠竹一邊看着一大清早起來神神叨叨的小姐問道。

  「沒什麼。府中正常嗎?」

  「小姐,那個…辰王過來了。」綠竹試探性地問。

  「嗯?怎麼了?」蘇槿滿眼疑惑,不解的問道。

  「小姐,辰王殿下是來下聘的啊。」

  四皇子御子辰皇上的第四子,已故皇后的嫡次子,當今太子的親弟弟,皇上親封的親王。這身份說出去都是要嚇死人的。

  上官清漪曾經與已故的納蘭皇后交好,兩人當著皇上的面指腹為婚,若是一男一女便結為親家,皇上對此事默許,隨着兩人的逝世,這件事便再無人提起。

  蘇槿頓時覺得遭受到了晴天霹靂,原主的記憶中好像是有這麼回事,但她根本沒在意好嗎?

  「老爺已經上前迎接去了。」

  「不過,聽說皇上還給辰王殿下賜了個側妃,是威遠將軍家的小姐。」綠竹說出口便後悔了,悻悻地退到一旁。

  蘇槿與御子辰兩人雖然是未婚夫妻,但是只有上官清漪還在世的時候見過幾次面,之後就再無交集。

  「小姐,小姐,老爺讓你去前廳,高公公也在,說是讓你出去接旨!」丹橘慌忙的跑進屋子道。

  「這就來。」

  蘇槿不敢耽誤,簡單梳妝一番便趕忙出去。

  前廳,

  蘇槿緩慢走進眾人的視野,帶着一絲的慵懶,身上所穿的銀白紗裙更增加了一份虛幻的氣息,貴氣天成。

  「蘇小姐接旨吧。」高公公打量着眼前這不似凡間的人兒,心驚不已。

  蘇槿一家跪下接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今宰相之女蘇槿,溫慧賢淑,品貌出眾,實屬良配,特賜婚於辰王御子辰為妃,六月初八完婚。」

  聽到這賜婚的聖旨,蘇槿臉上無悲無喜讓人捉摸不透。

  「多謝公公。」清脆的聲音在大廳內回蕩。清澈的眼眸彷彿能看穿人心。

  「恭喜宰相大人了。」

  「這就是貴府的大小姐?」

  一個低沉雄厚的男聲在門外響起,稜角分明的俊顏逆光而來惹人注目。瞳孔一縮,下意識地後退了兩步,竟然是他!

  「見過辰王殿下。」蘇槿不過一晃神,立刻斂下眼瞼,微微俯身,心驚不已,辰王殿下就是三天前的那個忘恩負義的玉佩男。

  這世道敢不敢再狗血一點!

  「不知丞相大人可否給我和蘇小姐一個單獨說話的機會。」

  辰王臉上掛着淡淡的微笑,讓蘇武一怔。

  誰人不知辰王殿下是個千年冰山,如今這笑容讓人汗毛直樹。

  「當然,當然。」

  屋子裡的人都退了下去,蘇蘭還打算想要找個機會與辰王說話,卻被梅夫人直接拉走了。

  「沒有想到你居然就是辰王,你為什麼要娶我?你那玉佩真不在我這,你娶了我,我也變不出來玉佩不是。」

  心中氣憤卻又無可奈何,身份的差距註定着兩個人的不平等地位。救了他的命換來這個?

  「小姐不是想要本王知恩圖報嗎?把玉佩交出來,你的王妃之位保你一生榮華。」

  蘇槿頭上飛過一堆黑人問號,什麼鬼。

  「辰王殿下莫要那我打趣,這婚姻大事您要不再考慮考慮?」

  蘇槿不想嫁人,至少不想這麼快的就嫁!

  才剛來這異世沒幾天,彎彎繞繞還沒摸明白呢。

  就這樣嫁過去還能有好日子過?若是能勸他想通利弊,回去和皇帝老兒退了這婚,那麼才…

  「原本本王也是這樣覺得,不過皇命難為,本王的王妃,你還是好好想想玉佩在哪吧。」

  說了這話,他便離開回到了人前,與蘇武打了個招呼便離開。

  「喂!」

  只留下還沒把話說完的蘇槿一人,承受着旁邊那羨慕嫉妒的眼光。

  蘇武臉色並不好的看着蘇槿,她只覺得莫名其妙,這蘇老爹唱的是哪出?

  「你與辰王有過交集?」

  「父親何出此言?女兒何曾與辰王有過交集,莫要平白毀了女兒的名聲。」

  「沒有過交集辰王為何找你說話?你們都說什麼了?」

  臉色沉的如墨一般,看着蘇槿好像要吃人似的。

  「說了幾句和小時候有關的罷了,父親這話女兒着實不明白。」

  蘇武聽了這樣的回答好像滿意了,冰霜的面容緩和了不少了。

  語重心長的對着蘇槿說道:「有些事情你女兒家的不清楚,那辰王看着清風霽月的,做的事可都不簡單,你若是嫁了過去,為父擔心你受委屈啊。」

  「父親為何這樣說?辰王殿下看起來是個好相與的。」

  她撇了撇嘴,她才不會相信眼前這個便宜爹是真心實意為自己好,故意做出小女兒的姿態,對於父親所說的話並不認可。

  「我知你心悅於辰王,只不過有些事情也該與你說了,隨為父到書房來。」沒再多說,給蘇槿賣了個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