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拒嫁豪門後我成為頂流
拒嫁豪門後我成為頂流 連載中

拒嫁豪門後我成為頂流

來源:google 作者:桃花迷醉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林殊 林淼 霸道總裁

林殊重生了重生在她還沒有經歷那段痛苦無望的婚姻之前,這一世她決定捨棄求而不得的那顆心於是她拒嫁豪門玩起了搖滾,一夜爆紅後各路美男紛紛而至當紅名流,顯赫財閥,沉穩大叔,貼心奶狗,不勝枚舉只是曾經對自己不屑一顧的前夫為什麼也在裏面??賀君閑以為回到從前是為了給自己一個挽回的機會卻發現曾經溫柔怯弱的小妻子在玩搖滾?看了眼成群結隊求愛的情敵賀君閑開始慌了「我們結過婚,你得負責!」展開

《拒嫁豪門後我成為頂流》章節試讀:

男人藏藍色西裝袖子破開一道口子,肉眼可見肌膚上烙下一道血痕。

」嘶。「

他因疼痛而倒抽一口涼氣,冷峻的面容,劍眉緊蹙。

林殊獃獃地望着男人頎長背影,腦子一片空白。

是賀君閑?

怎麼會是賀君閑?

她記得兩年前的這個時刻,她只是偶然得知骨髓檢測結果,但還是乖乖為林淼供血,賀君閑根本不會多看她一眼。

不止是林殊,張金蘭握着馬鞭無意識顫抖,她不敢相信,自己都做了什麼…

打的是賀君閑啊,雲升集團繼承者,賀家只要動動手指頭,就足以讓林家覆滅!

賀君閑倒是從容,看了眼手上的傷,旋即轉過身面對着林淼,略顯焦急地壓着她雙肩,「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林淼依舊雲里霧裡,這種關切的話居然是從賀君閑口中說出來的?

結婚的兩年日子裏,賀君閑對她永遠只有冷言冷語,那時,她彷彿懷春少女,有着悲天憫人的聖母情懷,固執地覺着自己能夠治癒林淼「去世」後留給賀君閑的傷痛。

她默不作聲,心裏恨意卻如滔天巨浪。

這個男人不止玩弄她的感情,連女兒也不放過!

賀君閑緊擰了眉心,回頭看向張金蘭,「阿姨,發生了什麼事?」

張金蘭這才回過神,驚慌地丟掉了手中馬鞭,緊張地回問,「小賀啊,傷着你沒有啊?阿姨不…不是故意的。」

賀君閑搖了搖頭,表示沒事。張金蘭矛頭調轉,豁然指向了林殊,「都是這個小禍害!明知道淼淼有病,還下手傷了淼淼,不知道存的什麼心!」

林殊只想笑,到底誰心思惡毒?

不知有意還是無意,賀君閑的身體擋着她,如同形成了保護姿態,醇厚低沉的聲色對張金蘭說道,「阿姨,林殊性格向來都挺好的,是不是被什麼事刺激到了?」

「哼!」

不提還好,提起來,張金蘭冷哼着陰陽怪氣諷刺,「本想着讓這丫頭給淼淼做骨髓移植,也不枉林家養她這麼多年,骨髓移植做不成,她還翻臉,真是養出個白眼狼!」

堂而皇之地強盜邏輯,林殊忍不住反唇相譏,「我求着你們接我回家了嗎?骨髓移植的事跟我商量過嗎?一口一個野丫頭,在你眼裡,我算什麼?」

「怎麼?淼淼是你姐姐,讓你給你姐姐治病,有什麼錯!」

眼看着吵起來,男人面色迅速下沉,空氣中瀰漫著無形的壓抑感,「阿姨,林殊也是你的女兒,雖然不是你親生的,沒必要區別對待這麼明顯。」

賀君閑在為自己說話,林殊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他和林淼眉來眼去不是一天兩天了,平時對她漠不關心,今天吃錯什麼葯?

張金蘭還想說什麼,礙於賀君閑身份,話到嘴邊剜了林殊一眼,「這事我可以不計較,但是必須跟我去醫院探望淼淼,淼淼安然無恙皆大歡喜,淼淼要是有危險,把這死丫頭抽干也不為過!」

如果不是死前在醫院發生的那一幕,林殊不會反感為林淼不間斷提供凝血因子,但無論是張金蘭還是林淼,就是一個無底洞!

不過此時賀君閑出現,是不是說明,他已經和林淼沆瀣一氣,設計圈套等着她往裡鑽?

林殊無法確定,索性將計就計,順着張金蘭的指示趕往醫院。

空氣里的消毒水刺鼻,陰冷的環境讓她渾身不自在,賀君閑在前,張金蘭在後,而林殊慢吞吞地拉遠距離。

一路上她心神不寧,直到男人踏進病房,房間里傳來嬌滴滴地哭泣聲,「嗚嗚,君閑,你可算來看我了。」

「哎喲,淼淼啊,我可憐的淼啊!」

張金蘭跟唱戲似的腔調,不知道的還以為林淼就這麼撒手人寰了呢!

林殊心底冷笑,站在門口觀望,林淼長得就像林黛玉,當下柔弱無骨地貼靠着賀君閑,泫然欲泣,端着一副我見猶憐的姿態。

「夫人,還好凝血因子有存留,大小姐啊,有驚無險,您別擔心了。」陪同而來的傭人說著寬慰的話,卻被張金蘭狠狠瞪了一眼識趣地閉上了嘴。

林殊看不見背對着自己的賀君閑該是怎樣一副心疼的神情,林淼細手搭着他臂彎,孱孱弱弱地演着苦情劇,「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君閑,我這條命,老天爺想收走就收走,萬一…」

「沒有萬一。」男人沉聲打斷,不留痕迹地抽出了臂彎,捋了捋西裝袖口,如釋重負般,「平安無事就好。」

林淼是最直觀面對賀君閑的人,這個男人給她的感覺冷淡了許多。

她不依不饒地扯了一下男人的西裝衣角,甜甜笑開,兩頰嵌着梨渦,「君閑,你會嫌棄我嗎?」

「不會。」男人回答毫不遲疑,答案恐怕早就刻在心底。

彷彿一個局外人的林殊看到這裡,下意識地側了側身看向別處,本以為不會疼的,可是心裏藏了十多年的男人,當著她的面和別的女人卿卿我我,要她怎麼無視過去。

為了林淼,他真是什麼都願意做!

周遭的氧氣似乎越發稀薄,她要大口大口的抽氣,才能呼吸。

張金蘭瞧着准女婿和女兒濃情蜜意,自然是欣慰,只要林淼嫁給了賀君閑,就是雲升集團的老闆娘,以後林家背靠大樹好乘涼,風光無限…

林淼呢,她還來不及高興,男人平靜地口吻繼續道,「我想好了,娶林殊,沒有理由嫌棄你。」

說完,男人轉過身,沉冷隼目鎖定在了門口的女人身上。

林殊幾乎沒聽清,賀君閑說什麼?娶誰?

張金蘭大驚,「小賀啊,你…你開什麼玩笑?」

賀君閑和林淼交往兩三年了,結婚是順理成章的事,哪怕賀家始終反對這門親,賀君閑甚至和家裡決裂也在所不惜。

而今…

一定是聽錯了,聽錯了!

「君閑…」林淼已然傻了,哆嗦着嘴皮子,嘴角笑意僵住。

「我是真心想娶林殊,請阿姨成全。」賀君閑的目光至始至終沒有離開過林殊的身影,那冷峻的臉,看不出喜怒,只是墨眸深深。

林殊腦子轉動得飛快,上一世不是這樣的,雖然賀君閑說過同樣的話,但是那是建立在林淼人間蒸發的前提上。

可能,可能因為她重生的一刻起,忤逆了張金蘭,刺傷林淼,所以事情軌跡發生了改變?

就在林殊同樣震驚且六神無主時,林淼突然嚎啕大哭起來,「不可能的,這不可能!君閑,你是不是被她下了迷魂藥!你是我的,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