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君慕月情劫難逃
君慕月情劫難逃 連載中

君慕月情劫難逃

來源:google 作者:天上飛的哈密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君邪 奇幻玄幻 水月

那場改寫六界歷史的一場大戰,五十六位戰神,如今還剩十八位他們彷彿只是傳說,應該是記錄在古籍里的神仙,遙不可及君邪帝神的作為,讓許多神仙打破了對這些古老戰神的幻想對他的評價是,不正經,沒個神仙樣五十六萬歲了,居然還拐走了他們心中的女神,收了一個徒弟,徒弟還把天族搞得一團糟展開

《君慕月情劫難逃》章節試讀:

陰陽看着還沉浸在回憶中的君邪,準備先發制人,他起身從座位上起來,走到正**,雙手作揖對君邪恭敬的說道。

「帝神聽小神一句勸,那年您與那位女神仙是自願服下太上老君的忘情丹,已經過去五萬年了,現在看來帝神您是絲毫沒有忘卻那件事,還在耿耿於懷,這又是何苦,鳳樂公主的劫乃是天機,帝神您愛弟子的心小神知道,但是天機不可泄露。」

君邪聽完,一臉笑意的看着陰陽,「這五萬年你越發變得老奸巨猾。」

陰陽尷尬的咳了咳,「帝神是在誇讚小神?」

君邪笑了笑,然後點了點頭,但他點頭不是因為陰陽說他是在誇讚,而是對陰陽前面說的話表示贊同。

「你回去吧,本帝神不是那種不饒人的神仙。」

陰陽知道帝神這是在拐着彎說他老奸巨猾,但得到了帝神肯定的回答,他也鬆了口氣,只要帝神不為難他,讓他說鳳樂公主的劫是什麼就好。

君邪看着陰陽鬆了一口氣,於是想想逗逗他說道:「但是本帝神喜歡強人所難,說說吧天書里記了什麼?」

陰陽幽怨的看着君邪,帝神你這是在為難小神嗎,但陰陽沒有說出口,一言不發,他現在沉默比說話好。

兩人僵持了很久,君邪見陰陽已經急得流汗了,一下笑出了聲。

聽到君邪的笑聲,陰陽知道自己被君邪玩弄了,玩笑不是這樣開的啊。他整理了一下心情說道:「小神還有一事要說,過幾日是水月上神的生辰,您最好一同與鳳樂公主一同前往。」

「不是說,不能泄露天機嗎?」君邪藉機反將他一軍。

陰陽心中懊悔,這老頑童告訴你就是好的了,還不是因為自己沒忍住,反正這也不是什麼重點。還逮着他不放,知道說不過君邪,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小神告退。」

陰陽剛走到門口,君邪帶有一絲詭異笑意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

「果不其然,神仙多忘事,本帝神的讀心術這天上可只有兩人會,陰陽這你都能忘?」

此話讓陰陽走路都抖了一下,懊悔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加快腳步走出了門。

對啊,這麼重要的事他居然忘了,這讀心術是修仙人透悟了一定的道理才能學會,除君邪帝神外,另一位帝神已經是用得熟巧,隨心所欲。

而帝神的讀心術,是看着別人眼睛五秒便知道那人心中所想,君邪帝神太久沒出現,他居然連這事也忘了,那將才他心中誹謗,帝神也全知道了吧。

看着人已經出了島,君邪將入島口重新封印,臉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陰陽既然這樣說了,看樣子真的要陪鳳樂去水月上神生辰了。

哎,他出島了,這四海八荒又會引起一番騷動。

如今六界分為了龍族、鳳族、冰族、狐族、蟻族、魔族、妖族、人魚族。

現在的局勢是三族鼎力,龍族鳳族冰族勢力最大,龍族為首,畢竟天宮中天帝所帶領的便是龍族,龍族與鳳族兩族近年更是合為了一體似的。

冰族是一個獨來獨往的族群,他們生活的地方是極寒之地,而且冰族幾乎不與外界交流,不與外族走動,他們世世代代想要的是平靜和諧的生活,所以也很少會有神仙前去拜訪。

冰族如今的族長是書叨上神,是個很有見識的神仙,與夫人恩恩愛愛,生有兩兒一女,長公主便是水月上神,大兒子是啟靈,二兒子是啟茗。

此次長公主生辰並不是冰族操辦,而是天宮,天帝想與冰族親近,正巧水月上神又是六界第一位有如此天賦的女子,天宮藉著這個借口為水月上神操辦生辰,書叨上神怎麼好拒絕。

但冰族所在地不是每個神仙都能受得了的,所以宴會經天帝和書叨上神決定辦在天宮。

天宮一向豪氣,所以處處裝飾都十分繁華,君邪看着一旁的鳳樂蠢蠢欲動,他不得不拉着她。

「小丫頭,別給為師和你鳳族丟臉了。」

「師父,我也是見過世面的,哪能給您們丟臉啊,這次天族為了水月姐姐真是下了大手筆,我還第一次看見這些裝飾,求求您放了我吧,我可不想跟你一起成為這些神仙們觀望的對象。」

君邪看了看四周,「你前幾日不是求着我來嗎?,怎麼現在不自在了?」

鳳樂看着那些看向君邪的神仙立馬收回了眼神,「現在後悔了不行嗎,師父,您老想必也有些故人,我先去找水月姐姐了,等會宴會上見。」

君邪有些無奈的放開了鳳樂,但卻說道:「不行,必須與為師寸步不離,平時你自行出來,我不管你,但現在你是我帶出來的,今日要是惹是生非,為師可丟不起這個老臉。」

鳳樂才發現自己師父原來是這麼注重臉面的人,雖然君邪寵她,可此刻君邪嚴肅的氣勢,讓她妥協了。

鳳樂不再反抗,也正好可以帶師父一起去見見水月姐姐,反正遲早都要見。

「行行行,只要您別拉着我就行,走,師父我帶你去見見水月姐姐。」

鳳樂用法術變出一隻冰蝴蝶,對君邪炫耀道:「這是我與水月姐姐一直以來用來尋找對方的蝴蝶,這可是水月姐姐親自煉製的,這三界只給了我。」

君邪看着這冰蝴蝶,雖說是透明樣,在裏面還鑲嵌着已經藍紫色的花紋,細看很像藝術品,看起來十分引人歡喜。

兩人一直跟在蝴蝶後面走,彎彎繞繞的,沒一會便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看樣子這已經離宴會很遠了。

君邪詢問道:「你這蝴蝶不會感應錯吧?」

鳳樂鄙夷的看了君邪一眼,「怎麼可能,我知道離宴會很遠了,這就更沒錯了,水月姐姐喜歡清凈。」

「冰族的神仙果然不一樣。」

「那當然咯。」

又過了一會,蝴蝶便自動消失了,鳳樂停了下來,看着前方那道倩影,高興得跳了起來,向她沖了過去。

「水月姐姐。」

站在那想事的水月上神聽到聲音,臉上的憂愁一掃而空,滿是笑容的轉過了身,兩人抱在了一起。

「鳳樂我們可是有幾千年未見了。」聽水月的聲音像是有些在感慨。

「是啊,姐姐你閉關了這麼久,現在飛升為上神了恭喜啊。」

這時君邪才慢慢的走過來,水月看到君邪時微微皺起了眉頭,在這六界她還未曾見過如此英俊又有氣質的神仙,好似在哪看過,卻又不熟悉,腦中突然靈光一閃,眼神一亮。

「小神拜見君邪帝神。」

君邪擺了擺手,示意她不必多禮,鳳樂見君邪故作深沉的樣子,揭穿道。

「師父,她就是我給你說的水月姐姐,又不是外人,別裝深沉了。」

君邪輕輕的敲了敲鳳樂的腦袋,傳音道:「不要揭穿為師,以前為師就曾聽聞水月上神是這六界第一美人,今日一見果真如此。」

鳳樂聽着聽着,橫了君邪一眼,也傳音道:「你個老不正經的,別打水月姐姐的主意。她可是有眾多追求者的。」

水月見面前兩人都沒說話,但看面部表情卻很豐富,便知道他們兩人在用傳音術交談。她看着兩人露出一個恰到好處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