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和克蘇魯的女兒交換身體
開局和克蘇魯的女兒交換身體 連載中

開局和克蘇魯的女兒交換身體

來源:google 作者:香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夏佐 奇幻玄幻 香檳

冰晶般的花園世界,一個玻璃女孩看向了自己瘋狂本身,悄悄抬起祂那張幾萬倍黑色蝶蛹的駭人面龐血色里,她挖出了腐爛的頭顱兩千米的深淵,誰的戀歌如同嬰孩尖笑「假如你成為神,你會怎麼滿足信徒的願望?」【我虧掉了這次交易,我將以一部分的扭曲支付代價】有詭異悄悄代自己執筆《我大祭司,和邪神那些不得不說的事》怪異在偷笑,邪徒在歡呼,未知投來注視,人們愕然側目穿上教主黑袍的夏佐臉上笑容卻逐漸凝固展開

《開局和克蘇魯的女兒交換身體》章節試讀:

克希拉不是很明白一個普通女孩子為什麼可以看見自己。

她雖然在夏佐身體里,實力下降到了有史以來的最低谷。

卻到底是舊日支配者。

想要讓自己變得若幽靈般不引人注目,簡直就是小事一樁。

她剛初步控制自己的精神力以通過改變周圍光線折射的方式,好不讓普通人對上她的目光,導致無意間被捲走了魂魄。

然後,就有大膽的女孩子捧着相機上前羞怯的請求合影。

儘管這種感覺很奇妙,與自己合影的小女孩心花怒放又羞澀。

可經歷幾次後,她就有些厭煩了。

尤其是其中一些人類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狩獵,多出了一些散發著好聞的幽香,卻似一個個引誘捕獵她的陷阱。

尾隨而來的守衛者,以及天空24小時不間斷調查掃描的眼睛。

名為夏國守護之神,位列世界排行榜第一的超級計算機終端,正通過密密麻麻的街頭攝像頭,尋找着最近C市關於大量小孩兒失蹤,順帶調查多人無辜死去的異常事件。

她不得不暫時壓抑着想要吃人的**。

毫無疑問,這是一件難受的事情,可相比於千年漫長的監禁,這點難受不算什麼。

她能夠忍耐千年,當然不會介意再等幾天。

何況普通人需要許多才能充饑。所以能安全的,隱秘的享受美味還可以吃飽。

沒錯,強大的神秘者當然是首選。

她這幾天所搜尋的食物,其實每一個,都是率先對她露出了不懷好意的,有着非人肢體的怪異。

從某種角度來說,人類比任何凶神惡煞包括祂們舊日支配者都要高級。

因為他們是諸神最美味的口糧。

從人類中誕生的怪異,自然是美味中的美味。

就像人類喜歡雞犬,於是它們成功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多牲畜。

就像人類喜歡吃稻米,於是它們也成功過上了其他植物不敢想像的舒服一生。

雖然都是會被吃掉。

但如果人類不知道那個神秘的世界,只會覺得自己是在病痛和衰竭的情況下死去,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要比雞犬幸福。

畢竟弱小的人類看不見諸神。

弱小的人類也是不配成為如克希拉這般神靈的食物。

從另一種意義上,看得見,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從另一種意義上,擁有力量,更像是一種詛咒。

比如夏佐。

比如和自己擦肩而過,忽然瞪大了眼睛,彷彿看見了世界真相的,名叫姜文文的21歲女孩。

和克希拉目光相對的姜文文。

瞪大了雙眼。

在未知的恐懼沖刷下,難以言喻的神秘氛圍似漩渦般圍繞向了她。

他比以前更帥了,而且幽暗的眸子里,彷彿直通向地府。

那種和早上傳來的異樣,幾乎一模一樣的感覺,是她忍不住想要跟上去的根源。

可惜,對方一個轉角就把她甩掉了。

神秘的氛圍戛然而止,然而恰恰就是這樣,她內心的好奇種子,卻忽然瘋狂拔節,一發不可收拾。

追着他不知不覺來到了一處無人大樓的負一層。

安全燈明滅了兩下,忽地熄掉變得漆黑一片。

也就在這時,周圍變得奇怪了起來。

當她想要回頭走出去的時候,門消失了。

不僅僅是門消失了,地上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變得有了彈性。

像是她闖入了某個龐然大物的身體里,不止是地面,四周的牆壁,都出現了有生命的蠕動,與扭曲。

巨大的恐懼從內心升起,姜文文不知所措的緊握着手機。

通過手機散發的光芒,姜文文看見了,前方出現了無數和她一樣年齡的年輕人。

以少女居多,最後面的,站着她熟悉的人。

她認出了那個人,溫思遠,可是她卻不敢靠近,她只敢遠遠的喊道。

「小遠?這裡,你在,你在哪裡幹什麼啊?」

他回過頭,姜文文一下子感覺到自己的心臟開始跳得快裂開,跳得她眼淚流了出來。

因為,她看見了,他扭過頭來的臉,竟然沒有五官。

接着——他周圍的少年少女都扭過頭來。

全都沒有臉,像是被人用刀子活生生的將皮剝下,粘稠的液體正從他們的臉上流下。

恰至此時,克希拉這邊也遇到了麻煩。

原來守夜人早就關注到了他。

對方的身影像蒲公英一般零落,追逐而來。

克希拉矯健的消失在原地,利用觸手翻滾,輕易製造出一大片掩人耳目的動靜。

意外的是,對方追到一半,忽然停了。

不然克希拉就要花費一陣子力氣了。

回頭髮現她幾個縱跳出現在那幾個混混的面前,像是一場小雪。

前一刻還囂張欺負着別人的幾個混混立刻駭得全身發抖,牙關打顫。

普通人是看不見守夜人的。

猶如看不見鬼神一般,一旦看見,就會進入進食法則。

而他們卻能看見,就代表守夜人對他們動了殺意,強行將他們納入了進食法則之中。

在這個世界,神秘的力量可都不是那麼好玩的。

僅僅是對視,精神上的壓迫再輕也會經歷一場猶如剝皮刮骨般的噩夢。

他們當場就嚇得尿了褲子。

守夜人似乎對此頗為習以為常,只是冷冷的斥責了他們幾句,將他們嚇跑結束。

關於守夜人的傳聞,就是以這樣草率的方式傳出去的。

然後,她重新走到了此刻正大膽裝作無知路人,吃瓜群眾的克希拉身邊。

「作為神秘者,遇到這種事情,你就不應該管管嗎?」

克希拉就是這樣的人,大膽而又狡黠。

她此刻心中有着滿滿的疑惑,自己吃人的優先項居然沒有幾個混混高?

「我沒有執法權啊?!」

克希拉隨機應變道,於這話間,她轉過頭去,那是個頭戴棒球帽,配着信息眼鏡,一席帥氣的黑白紫三色系三角魔法陣風格花紋的守夜人風衣。

整體風格略顯平靜,但手中巨大的,風雪似鳥雀般跳躍嗡鳴的長刀。

她發現自己目前身體的力量,還無法抗衡。

不愧是全球唯一一個官方層面不信仰神靈,自古以來就有着全球最為強大守夜人力量的夏國。

隨便一個居然都有着碾壓自己的實力。

克希拉一邊警惕的一邊插科打諢道:「而且作為非官方的神秘者,我可不想被你一刀砍了啊。」

「就算沒有執法權,見義勇為你也不會嗎?」

面對她的質問,克希拉內心卻沒有絲毫放鬆。

因為對方在一點點的靠近。

真正的狠人和動物向來有着差不多的習性的。

咬人的狗是不叫的,老虎在捕食的獵物的最初,也是不會發出一點動靜。

好在,對方在安全距離停下了。

「咦?那不是自願的嗎?既然是自願的,我完全可以選擇不見義勇為不是嗎?」

「......」

見到她噎住的表情,克希拉嘻嘻一笑,守夜人看得更呆了,似乎成功被她氣得幾乎一佛出竅,二佛升天。

「那如果你不想跟我一起回局裡的話,接下來你要幫我完成一個任務。」

克希拉怔住,轉眼明白了,原來有着比自己優先級更重要的神秘者。

「這裡飄出來的血腥味?」

「嗯,我注意這裡好幾天了,但我也不知道怎麼進去,你有辦法嗎?」

「如果你有辦法,在任務結束後我可以當做沒有看見你。」

克希拉故作長舒一口氣。

「就是個門而已,關於怎麼進入門,這一點我恰好比較擅長。」

克希拉向著守夜人忽視掉的位置,走出幾步,就激活了一圈圈魔法漣漪。

原本是一處牆壁,卻在剎那間變成了一條通向一處地底的暗巷。

這幾天克希拉之所以多出現在這裡,還被夏佐以前的高中同學姜文文看見,就是因為這裡有問題。

對於那個神秘的求救信息,憑藉吃人無數的經驗,克希拉對夏佐足夠的慫有着充分的信任基礎。

但正巧不巧,剛剛進入,就被一個柔軟無害的生物撞進了自己懷裡。

抬頭,是張熟悉的臉。

擁有着過目不忘記憶的克希拉立即想起來她就是昨天晚上居然主動闖進了她進食法則,窺破了她神秘的女大學生。

她幾乎完全癱軟在自己懷裡,看見自己的臉露出不可思議的驚喜之色。

也就在這時,她的身後傳來了無數密密麻麻的腳步聲。

黑色的蝴蝶漫天飛舞,無數有着慘白眼珠的怪物從各個角落探出頭來,暗巷變成了一座亡者的城市,枝繁葉茂的樹木迅速枯萎,蠕動的樹枝舉起了鮮活的頭顱。

這是,一不小心闖進了誰的噩夢中了嗎?

克希拉感受着空氣美好的,屬於食物的芳香,咽了口唾沫,嘴角掛上了一抹既是安慰懷中少女,又是微微興奮的笑意。

「呀,可惜這些都不好吃呢。」

克希拉掃了眼裏面的怪異,語氣里充滿了遺憾的說道。

眉眼精緻,猶如冰雪堆砌的守夜人,皺了皺眉頭,「聽你這話的意思,你吃了很多人嗎?」

「果然如師傅所說,野生的神秘者,沒一個是值得救贖的人。」

「不不不。」克希拉連忙制止道:「你難道不知道普通人不好吃的嗎?」

「只有神秘者,強大的神秘者才是最好的食物。」

「而我才剛剛覺醒神秘,已經餓了好久好久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克希拉非常識時務的選擇了撒謊。

不知道夏佐看到這裡心中會有怎樣的表情。

大概會想,雙標果然是女人的專利。

守夜人聞言面色好了一些,即便是對她撒謊,至少台階是給足了。

而克希拉懷裡的少女,則有些茫然,一頭霧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