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抗戰飛將軍
抗戰飛將軍 連載中

抗戰飛將軍

來源:外網 作者:千重草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千重草 都市言情

公元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南京保衛戰失敗,民國首都被日軍攻佔。南京西南滁州東關火車站,南京衛戍司令唐生智又看了一眼身後的滁州城,沉聲下令:「炸掉火車站、飛機場。」隨即登上火車,離開滁州。 隨着劇烈的爆炸聲,滁州的火車站、飛機場,頃刻之間化為一片廢墟。 百姓們從負責爆炸的國軍官兵口中知道南京已經失守的消息,頓時滿城驚慌,紛紛舉家逃離。 家底殷實的人家,帶上金銀細軟、妻妾兒女,乘車逃往重慶等西南大後方。家境貧寒、拿不出路費的百姓,只好扶老攜幼的出城往城西的大山裏面去避難。展開

《抗戰飛將軍》章節試讀:

當兵的一聽這些人是來參軍的,趕緊往上彙報。時間不長,從隊伍當中走出來幾個人。其中一位看着像是軍官的走過來,打量高飛這些人。 「你們想當兵?好哇!大敵當前,國家正需要你們這樣的熱血青年,走上戰場,保衛國家、抗擊日寇。我代表五十九軍歡迎你們!你們現在趕緊回家,拿上你們的戶籍證明來報名吧!」 大傢伙兒歡呼一聲,一鬨而散,紛紛跑回家去拿戶口。高飛沒走,他沒有戶口,上哪兒去找戶籍證明? 軍官看看他,「他們都走了,你怎麼不走?」 高飛苦笑了一聲,「我沒有戶籍證明,拿不出來。」說著話,他腦子裡已經有了一套說辭。 軍官有些納悶,「戶籍每個人都有,你怎麼會沒有?」 高飛就解釋,他的家鄉在南京。南京保衛戰失敗以後,日軍攻佔了首都,滿城到處殺人,全家七八口只有他一個人活着逃了出來。當時只顧着逃命了,哪還記得什麼戶籍? 「長官,你就收下我吧。我想參軍打鬼子,給全家人報仇雪恨!」高飛咬牙切齒。 南京大屠殺的慘案,官方還沒有發出正式通告,目前只存在於小道消息傳播階段。有的人信、有的人不信。畢竟這種屠城慘案也太駭人聽聞了。日本人真要那麼乾的話,他們就不怕被全天下人的吐沫星子淹死? 但是,當事人就活生生在這兒站着,證據確鑿,也由不得軍官不信。反正這年頭,各部隊都在擴大招兵。只要高飛不是日本姦細,有沒有戶籍證明也就是那回事。 軍官親自帶高飛去報名處登記。等報完名了,軍官自我介紹,他叫劉俊,是團里的參謀。「你叫我劉參謀就行,將來有什麼事可以來找我。」 高飛被安排在了八連三排十班,全班連班長在內一共十三個人,班長王猛是當時少有的念過幾年書的文化人。 「高飛,聽說你也念過書?來,把這個讀一遍我聽聽。」王班長拿着一本士兵守則遞了過來。 高飛一個字一個字的讀着。新兵守則都是繁體字,雖然也認識,但是讀起來免不了有些吭吭巴巴。讀了差不多大半頁,高飛抬頭看着王猛。這小冊子有十來頁,難道他要我從頭讀到尾? 「不錯嘛。」王班長拍了拍高飛的肩膀,「以後你就跟着我吧。喏,這個你背上。」王猛把身上的水壺取下來,掛到了高飛脖子上,「記住,這壺裡要一直有熱水。少了你及時續上。我什麼時候要,你什麼時候給我。」 王猛以為,這是他對新兵的照顧。你一個初來乍到的新兵蛋子啥也不懂,讓你給我這個班長背水壺,那是高抬你了。別人看見這個水壺知道是我罩着你,就沒人敢欺負你了。 高飛愣了一下,隨後樂了。軍隊裏面的事情,他什麼不知道?老兵欺負新兵他沒見過,但卻沒少聽說過。沒想到換了個時代,竟然讓他給趕上了。遇見我,算你倒霉吧。 高飛從脖子上把水壺摘下來,啪嗒扔到地下。抬腿一腳,咔嚓,水壺立刻就讓踩扁了。壺裡的水漏了一地。 王猛的眼睛立刻瞪了起來,「小子,你敢踩爛我的水壺?」 高飛臉上樂呵呵的,冷不丁一伸手,嘭,一把拽住了王猛的脖領子。單手往上一用力,王猛的雙腳就離了地了。 「你放開我!」王猛手刨腳蹬,用力掙扎。高飛另只手的拳頭就攥起來了,這一拳要是打過去,王猛就要吃苦頭了。 旁邊當兵的能幹看着嗎?「好小子,你敢打王班長?弟兄們,上!揍他,揍他!」一幫人擼胳膊挽袖子,圍過來要打高飛。 高飛一抬腿,咚一腳踢飛一個,啪一腳又踹倒一個。其他人誰也不敢過來了。班裡這十幾個人,就是全過來也不夠他打的。誰敢上?誰上去誰挨揍! 身背後忽然傳來一聲怒吼:「王猛,你在幹什麼?是誰讓你們打架的?」 高飛扭頭一看,見過來一群人。高飛的眼尖,一眼看見人群當中有一位身材高大的軍官,正是他在旅館窗戶里看見的,那位騎着馬向人群拱手的長官。 高飛趕緊把王猛放下來,幫他整理整理衣領,「王班長,你的水壺漏了。部隊里要是還有的話,你再去領一個新的吧。」 王猛臉紅脖子粗的狠狠瞪了高飛一眼,轉身迎着來人跑過去,抬手敬禮,「報告團長,我們沒打架,我們是鬧著玩兒的!」 現場一片安靜。團長皺着眉頭,嗔怪的瞪了王猛一眼,「鬧著玩兒?」轉身又看向高飛見過的那位軍官,「軍長,您看?」 被稱作軍長的往前走了兩步,看看王猛,又看看高飛,問:「為什麼打架?」 王猛剛要解釋,軍長一抬手,「不要你說,我要他說,剛才你們兩個為什麼打架?」軍官眼睛看着的是高飛。 這位軍長,就是高飛在旅館窗戶里看見的騎馬長官。忽然一下,高飛想起來了,他在圖片上看到過這張臉。他是抗日名將,五十九軍軍長張自忠! 「報告長官,我是今天才報名來的。他是班長,欺負新兵,讓我替他背水壺,還說要一直保持壺裏面有熱水。我不想背,把水壺扔到地下踩了一腳。這些都是小事,請軍長不要責怪王猛班長。」 「我沒有欺負新兵!」王猛大叫起來。 「住口!」張自忠厲聲呵斥,「你到底有沒有讓他替你背水壺?」 王猛低頭小聲答了一聲有。 「好哇!」張自忠勃然大怒,「班長欺負新兵?你好大的本事!我平常都是怎麼教你們的?對待新兵,要像對待兄弟一樣。照顧他們、幫助他們。可你呢?明知故犯,違反軍規,可惡至極!我扒了你的皮!」 「你叫什麼名字?王猛?來人,把王猛架起來,抽他十鞭子!我親自執行。」張軍長提着馬鞭,惡狠狠地瞪着王猛。 呼啦拉過來幾個五大三粗的士兵,架住了王猛的兩條胳膊。王猛嚇得眼睛都閉上了。 高飛看看張自忠,又看看王猛。他有點兒好奇,大名鼎鼎的張自忠真的會親自體罰士兵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