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柯南之敬酒不吃吃罰酒
柯南之敬酒不吃吃罰酒 連載中

柯南之敬酒不吃吃罰酒

來源:外網 作者:晏梓宸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晏梓宸

九月底,天氣微涼,時針堪堪指到十。 破舊的廢棄廠房,唯一能看到整片星空的天台之上,風吹而過,捲起地面的砂礫,發出嘈嘈聲。 「你真厲害,蘇格蘭,竟然假裝被我扔了出去,趁機奪走我的手槍。」 戴着針織帽的長髮男人將雙手舉過肩膀,神情中還透着輕鬆的笑意。 他說,「我並不是在求你饒命。只是,在你開槍之前,能先聽我說兩句嗎?」 在他對面,緊緊攥着左輪手槍的那個人咬着牙,眼神堅毅至極,死死盯着展開

《柯南之敬酒不吃吃罰酒》章節試讀:

淺野信繁的神色極為淡然,彷彿那枚可以殺人於無形的毒藥在他看來就是感冒藥一般。

在宮野志保失態的襯托下,他的眼神愈發顯得冷漠:「從一開始,組織就沒有打算按部就班地試驗。小鼠作為試驗品的確很方便,但想要得知藥品的真實效果,還是需要進行人體試驗。」

「至今為止,aptx系列藥品已經進行了上千次人體試驗。並且死亡率是百分之一百。」信繁強調道。

宮野志保沒有忍住,她伸手滑動表格,從第一行開始看。一個個名字像是電影放映機一樣在她的腦海中划過,每個名字都代表着一條死在她所研究的藥物下的無辜生命。

她的手開始顫抖,鼠標都拿不穩了。

「等等!」宮野志保的注意力忽然被其中一行吸引,「工藤新一……他的狀態為什麼是不明?」

信繁瞥了一眼,說:「這是琴酒處理的,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不過既然是不明的話,那就是屍體沒有找到吧。畢竟aptx-4869連成功的失敗品的算不上,它只是個毒藥,對嗎?」

「……沒錯。」宮野志保沒有把發生在小鼠身上的詭異情況告訴信繁。潛意識裡,她總覺得aptx-4869能讓實驗體變小這件事很重要,關鍵時刻說不定可以保命。

信繁整理好需要的資料,存放在磁盤中,然後退出系統,關閉資料庫的電腦。

「另外我需要一套aptx-4869。」

宮野志保的臉色變了:「你要拿它來殺人?」

「你不覺得這種殺人不留痕迹的方法很好用嗎?」信繁側過頭,用探究的眼神看向宮野志保,「怎麼,你那可笑的同情心已經泛濫了?」

「哼,我怎麼會有那種軟弱的心態?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一下,按照表格上的內容,恐怕aptx-4869的所有使用情況都要登記。」

「我會登記的。」

即便宮野志保一點都不想成為間接的殺人兇手,但她也不能太明顯地違背組織的命令。她冷着臉走到存放有藥品的柜子前,刷卡取出一盒,遞給信繁。

然而她就算是再理智,還是忍不住開口說:「藥物的研究目前還沒有任何進展,從科學的角度來講,已經沒有繼續人體試驗的必要了。」

信繁頓了頓,道:「你覺得,服藥和被子彈擊中頭部,哪一種死法會更舒服一些?」

宮野志保愕然,她抬頭愣愣地注視着信繁,嘴巴張了又閉,嗓子一片啞然。

信繁見狀笑了,只是那笑容滲着冷意:「所以你大可不必有什麼負罪心,這是那些必死之人的福音。」

「……狡辯。」宮野志保垂下頭,神色黯然,「研究出那種藥物的我,根本就是殺人兇手。」

信繁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電梯中。電梯上的數字不停變小,很快就到了-2f。但是宮野志保的視線依然凝聚在電梯上,很久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

開車離開青岡生物科技有限會社,信繁打算直接到附近組織的一處地下安全屋,他在那裡存放了一批軍火物資,準備挑上一些轉移到位於公寓內的暗室中。

只是車行駛在路上的時候,信繁從後視鏡里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毛利小五郎。

毛利小五郎戴着墨鏡,倚靠在電線杆後面,手裡還拿着張開的報紙。這樣的形象一看就知道是在跟蹤什麼人。

再聯想到現在大概還正處於《名偵探柯南》劇情的早期,毛利大叔接到的應該還有很多找貓找狗、小三情婦的追蹤和調查委託。

啊,不,應該說,不論什麼時候,這些沒有營養的委託都是偵探的主要工作。畢竟不是什麼人身邊都有死神小學生在的。

信繁特意放緩了車速,看清了毛利小五郎跟蹤的對象。

那個男人周身套在淺灰色的長款風衣中,他留着佔據了半張臉的絡腮鬍,眼睛上還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鏡,再加上腦門上方的灰色貝雷帽。真是怎麼看怎麼奇怪,就好像他做了什麼壞事,或者已經上了警方的通緝榜。

這種奇怪的打扮讓信繁特意留意了一下,不過他也並沒有放在心上。就算是即將發生的案件,反正最後也會被柯南完美解決,他實在是沒有替死神小學生操心的意義。

銀色的瑪莎拉蒂平穩停在安全屋附近,信繁在輸入了自己的指紋和瞳孔後,成功打開暗門,走入這間――組織在東京的數十座安全屋之一。

這裡大概有兩百多平米,總共四個房間,最中間是休息室,另外還有醫療間武器庫等。

信繁找到他之前存放在這裡的東西,有手槍、狙擊槍、霰彈槍、手雷、炸彈、煙霧彈等等,甚至其中還有幾種高科技的產品。

他把它們全部裝進不透明的網球包中,然後才百無聊賴地坐在沙發上。

信繁掏出手機,輸入一串郵件地址。

【mezcal:我需要一組狙擊手協助行動。】

回復的郵件很快就到。

【mp:***********基安蒂,科恩。他們近期內會完全服從你的安排。】

唔,秒回啊……

難道說那位大人整天無聊到守着手機等郵件??

不過仔細想想居然不無道理。畢竟酒廠公認最忙的是琴酒,可就算這樣,琴酒也還有空看看歌劇電影之類的陶冶情操。

背上沉甸甸的網球包,信繁低調地離開了安全屋,並驅車在米花町繞了一大圈才回家。

這是他在組織卧底多年養成的習慣,畢竟誰都無法保證永遠沒有潛藏的危險在身邊。

二十分鐘後,信繁的手機響了。

一看,是琴酒。

「什麼事?」信繁將手機夾在耳邊,順便在酒柜上拿了個酒杯。

「基安蒂和科恩被那位先生派給你了?」

琴酒的語氣很平靜,聽不出情緒。不過自己的手下被人截胡,明明在東京卻不能參與行動,這種感覺大概也挺憋屈的。

「嗯,我這邊缺一個能幫忙盯梢的狙擊手。」信繁將之前喝了一半的蘇格蘭威士忌倒在酒杯中,又加了一塊球形冰。

「既然你挖走了基安蒂和科恩,那麼宮野明美的事情就由你過來協助我吧。」

「處理一隻連代號都沒有的小老鼠,還需要狙擊手?」

琴酒的聲音透着一股冷意:「我不會給老鼠任何逃竄的可能。怎麼,你不願意?」

「我可沒有這麼說。」信繁望着玻璃窗外的動靜,喝了一口威士忌道,「畢竟以後在日本行動免不了要和你合作,這一次,就權當磨合吧。」

「行動開始前我會通知你,那麼就這樣。」

信繁的電話再一次被對面無情地切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