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虐渣:白切黑炮灰別裝了
快穿虐渣:白切黑炮灰別裝了 連載中

快穿虐渣:白切黑炮灰別裝了

來源:google 作者:花菜小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花菜小白 蘇灼

[快穿+打臉+虐渣+1v1雙強+忠犬]蘇灼身為狐族大妖,為救恩人一命,失去三千年修為,結果反遭負心人背叛,差點魂飛魄散一怒之下,她用盡最後的修為,與全村人同歸於盡但,蘇灼怎麼都沒想到,自己居然被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和尚救了:「別人不渡你,我渡」想要恢復修為,重塑魂魄和身體蘇灼需要到各個世界完成任務,報復渣男讓所有辜負真心之人、配擁有天命氣運的人,統統付出代價展開

《快穿虐渣:白切黑炮灰別裝了》章節試讀:

蘇灼從看台上站起來,毛遂自薦。

袁珞、葉顏、孫竟思、花箏。

他們誰都沒有想到。

女生如同看救星一樣望着蘇灼,注視着她緩緩上前。

蘇灼不動聲色地挽起袖口,似笑非笑地說:「孫老師,既然她還沒做好心理準備,那就讓我先來。」

孫竟思張了張嘴,沒等開口,袁珞就坐不住了。

他從座位上起身,大步走到蘇桃面前。

「你……」他又看了一眼看台上虎視眈眈的葉顏,把想要說的話重新咽了回去,笑呵呵地開口:「你可以嗎?」

蘇灼面露譏諷,「有什麼不可以的,反正只是演戲而已,你說是吧,大明星。」

袁珞皺眉,小聲地問:「蘇桃,你還在怨我……」

「你哪位?我們熟嗎?」蘇灼歪了歪頭。

好,好,好……

好得很!

袁珞被蘇灼的無情激怒,他破罐子破摔,面色難看的回到座位。

蘇桃,那就別怪我了。

這是可你自找的!

蘇灼筆直地站在離流浪漢兩米相隔的位置,抬手,用發繩將頭髮綁好。

流浪漢眼睛裏的下流一覽無餘。

難怪剛才的女生怕成那樣。

而且頭髮像好多天沒洗。

冒着一股臭味。

「你真漂亮。」男人笑呵呵地說。

他看向身後的袁珞,點頭哈腰地詢問:「我可以開始了嗎?」

袁珞強壓着怒氣,笑得咬牙切齒。

「問我幹嘛?哈哈哈,你得問孫老師。」

孫竟思點了點頭:「可以開始了。」

看台上的所有人屏住呼吸。

葉顏俯身,興奮地睜大眼睛,不想錯過一分一秒。

「誰派你來的?」蘇灼問。

流浪漢一愣。

台詞好像不是這樣的。

不管了,先這樣演下去吧。

他還從來沒摸過女明星的身子呢!

「一隻迷路的小綿羊,看起來真可口,快讓我嘗一嘗……」

「小綿羊,你是在……說你自己?」

蘇灼雙手成爪,在男人撲過來的剎那,露出嗜血的瘋狂。

所有人都以為蘇灼要被對方撲倒。

實際上的結果,讓他們大跌眼鏡。

蘇灼反手將流浪漢扣住,嘭的一下,是骨頭狠狠撞在地面上的聲音,格外響亮。

男人雙膝跪地,腦袋着地。

又被蘇灼拽着脖子,拎了起來。

一次比一次狠厲的拳頭砸在他的臉上。

「我tm問你,是誰,叫你來的!」

流浪漢瞠目結舌,像是見了鬼一樣,害怕地慘叫求饒:「不要!不要!放過我吧!」

「蘇灼!你在做什麼!」孫竟思試圖衝過來阻止。

蘇灼繼續念台詞,只不過,她完全改變了劇本中的含義。

「哭吧,叫吧,你叫的越大聲!我就越高興!」

「想想你的所作所為,你應該懺悔!」

袁珞直接看傻了。

怎麼和他預想的不一樣。

蘇桃的膽量和身手,有這麼厲害嗎?

這下子袁珞更加篤定。

蘇穆然果然教蘇桃學散打了!

孫竟思招呼了好幾個男生上台,才阻止了這慘烈的一切,累得氣喘吁吁,額頭冒汗。

眼鏡半搭不搭地掛在鼻樑上。

「蘇桃!你有病嗎?」孫老師溫和善良的人設崩塌,當著學生們的面對蘇灼口吐芬芳。

【任務完成,修為+500目前650。】

【幹得漂亮!】

【要是這些拳頭能招呼到袁珞身上就更好了。】

「呵,我也是這麼想。」

蘇灼翻了個白眼,朝孫竟思步步緊逼,皮笑肉不笑地問:「孫老師,我演的不好?」

「小巷,危機,綿羊和狼。」

「這個主題,你想看到的情緒不就是恐懼、懦弱、憤怒和絕望?我漏了哪一樣沒有展示給你們?」

「難道是……」蘇灼側身,一把薅住流浪漢的衣領,笑道:「他哭得不夠大聲?」

「蘇桃!你這是……你這是在施暴!」

「一個演員如果連這點苦都承受不了,那還當什麼演員!」蘇灼將人像丟抹布一樣甩開,雙手背後,笑容燦爛。

孫竟思被他自己說過的話狠狠抽了一巴掌。

流浪漢心有不甘,爬起來大喊:「我又不是演……」

「閉嘴!」袁珞從座位上彈起來。

「孫老師,我覺得不太對勁,這個人我要先帶走。」他的額頭青筋泛起,拉着流浪漢的手臂,將人拖出教室。

孫竟思的眼神逐漸陰沉。

可他又沒辦法反駁。

就這個女人如此聰明的頭腦,一旦發現了什麼,他就完了。

「下課!」

於是,這堂課就只能這樣不歡而散。

學員們都一臉懵逼,彷彿在台下看了場話劇。

發生的突然,但意外的精彩。

「小仙女,想不到你看着柔軟,打起人來還挺狠!」花箏將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激動的兩眼放光。

蘇灼隨便編了個借口:「我哥學過散打,我在旁邊耳濡目染。」

「怪不得。」

……他們還真信了。

*

萬華娛樂總裁辦公室。

真皮座椅上的女人聽聞此事,立刻派人去查蘇桃的背景。

「老闆,確實是那個蘇家。」

女人轉了轉茶杯:「呵呵,有意思,這可是她自投羅網。」

她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眺望與萬華遙遙相望的蘇氏集團。

野心在這一刻瘋長,像是要把整座城市囚困入網。

「無論如何,把她留下。」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