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連載中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來源:外網 作者:軒轅鋼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軒轅鋼鐵 都市言情

么樣的感覺?靳青歪着頭,站在一旁看着自己被工地上的塔吊車砸的支離破碎的身體,默默的思考着,世間死法千千萬,這種可真慘啊!原來人死了以後真的是有靈魂的。看着周圍的救援隊伍不斷從自己身體上穿來穿去的搶救其他的重傷人士,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覺得自己像風一樣,隨時會散開,又可以馬上凝聚到一起。伸出手想去摸摸自己已經使用了30年的身體,但是卻根本做不到。都說人死的時候自己的一生會電影般回放,而此時的靳青卻完全沒有這樣的待遇。不過也好,反正在這個世界上她一直是孤身一人、無牽無掛,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可以值展開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看息國皇宮的伙食標準就知道,這時代的人都很窮。
縱使是息國的貴族,也不可能每天吃到肉。
因此當靳青說出肉的時候,民眾的呼聲明顯比剛剛高了不少。
除佩姬外的其他三人同時一愣:難道說還有意外收穫。
707也被靳青直白的演講激的目瞪狗呆:咱們就不能說的再有點文采么?
聽到眾人的聲音有了些許提高,靳青抓抓後腦勺,還有什麼來着。
仔細想了想,靳青看着下面穿着樹葉的流民們:「你們想不想有屋有田。」
平心而論,她要是沒有衣服穿,她絕對會躲在屋子裡不出門。
707:「...」你對自己的了解還不算全面,你忘了自己當初果奔的時候了!
流民們聽到話後眼前一亮:「想」
這次的聲音倒是比剛剛更加響亮,甚至還有不少貧民也參與進來。
房子和田地是他們在世上的立足之本,他們自然想要擁有。
靳青對着眾人點點頭:「光想有個p用。」洗洗睡吧!
靳青的這句話聲音不算小,人群瞬間安靜了下來,隨後便像是炸了鍋一樣吵嚷起來。
他們覺得自己被人逗弄了。
有些脾氣不好的人,已經雙目噴火的看着靳青,似乎是恨不得將靳青從檯子上脫下來打死。
像是沒有看到眾人眼中的不忿,靳青毫不在乎的繼續說道:「別人有的東西,你沒有,怎麼辦!」
靳青這句話剛說出口,人群便再次安靜下來,大家心中都有些沮喪:能怎麼辦,在一邊羨慕的看着唄。
靳青也不管大家情緒的變化,而是忽的握起拳頭對眾人喊道:「我們可以去搶他們,搶他們的錢,搶他們的地,搶他們的房子,搶他們的糧食,搶他們的一切...」
聽到靳青這一連串話後,整個集市上瞬間鴉雀無聲。
靳青這震碎人三觀的話,不斷衝擊着眾人的心靈。
車上的幾個女人同時遠離黛姬:這女人平時看着一本正經的,怎麼內心這麼奔放。
黛姬的眼睛和嘴都張的極大,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這怎麼可能是她寫的。
雖然各諸侯國之間戰爭的本質,就是要搶這些東西。
但是大家好歹還裹着一層遮羞布,她們的主子倒好,竟然就這麼不管不顧的喊出來了。
黛姬用額頭抵住馬車的側壁,今天的事情絕對會成為所有人的笑柄,她此時當真想要一頭碰死。
這時一陣風吹過,一片樹葉隨着風飄飄搖搖的飛落在地上。
眾人就像是被點了開始鍵一樣,開始交頭接耳起來。
黛姬雖然精於算計人心,但是她卻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每個人身上都有劣根性。
息國人窮的太久,當受到上位者的慫恿後,便很容易跟着對方的一路跑偏。
果然,沒過多一會,一個身穿樹葉的健壯男人學着靳青的模樣舉起拳頭:「搶,我們跟您去搶。」
靳青點點頭:這個可以有。
隨着這男人舉手高喊,人群中又接連有幾個人將拳頭舉過頭頂:「搶,我們一同去搶!」
他們早就窮怕了,生在這個朝代,說不得哪一天就會國破家亡成為別人的奴隸。
與其默默無聞的窮死,倒不如拿着自己的命拼一場。
權當自己已經死在了之前的楚軍攻城時,說不得還能吃兩頓飽飯。
這幾個人的聲音就像是點燃了導火索一般,其餘的人也紛紛高喊:「我也去,我跟着你們一同去搶。」
大家的想法都差不多,生在這個沒有未來的時代,還有什麼是比填飽肚子更重要的。
眾人的聲音慢慢合在一起,歸納成了一個字:「搶、搶、搶....」他們要把沒有的一切都搶回來!
車上的女人們:「...」這也行~
黛姬:「...」她有些懷疑早上是不是拿錯竹簡了。
聽着震天的呼聲,靳青非常滿意的看着面前激動的民眾,感覺自己的演講空前成功:她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她還有這樣的潛力!
隨後,靳青將手中的竹簡用力向地上一扔,只聽「噗」的一聲,竹簡深深的陷入了地里,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個黑黑的洞。
見到靳青的動作後,人群的喊聲更加熱烈:「搶!」他們想要一切,都要用雙手搶回來。
徵兵動員大會空前成功。
經後世分析,息國的強盛便是從息國的國主息青開始的。
是她帶着息國,走上的一條與以往完全不同的富國強兵之路,也為以後的山河同意打下了基礎。
靳青並不知道以後發生的事,她此時正看着推推搡搡掙着要去報名入伍的眾人,露出了滿意的笑。
於此同時,楚宮之中,息媯正坐在梳妝台前暗自垂淚。
她被搶入楚宮已經將近兩個月,雖然楚王給了她息國沒有的錦衣玉食,但是她依舊想念那個將她寵在手心的丈夫姬候。
楚宮雖好,卻不是她的家。
而且楚王年事已高,怎能比得上她丈夫姬候。
更何況在楚王眼中,她看不到半點真心,似乎她只不過就是一個能襯托出楚王身份的美貌玩意兒罷了。
當有一天她容顏不再,這楚宮之中多得是能夠頂替她的女人。
在想到她那生死不知的丈夫,息媯心如刀割,她暗暗起誓:為了給蔡侯上眼藥,從今天起她將不再說話,直到楚王願意為她出兵滅了蔡國為止。
但想做到這一切的前提,便是她必須要誕下楚王的子嗣才行。
只要有了子嗣,她便有了同楚王談判的籌碼。
聽到內宦傳旨說楚王今夜要在她宮中留宿,息媯的手緩緩摸上她的肚子:為了給姬候復仇,她定要成功。
聽說靳青準備親自帶兵出征的消息,姬候並沒有任何反應。
而是讓修去針線房找個手藝極好的針娘,為他縫製了一套新衣服。
衣服做好後,姬候掙扎着從床上做了起來,小心翼翼的將衣服捧過來,表情凝重的將衣服放在他的床頭。
姬候認真的表情看得修額角直突突:他怎麼覺得主子看上去就像是沒有明天一般絕望。
將衣服放好,姬候倒是鬆了一口氣,裝裹的衣服已經制好,他現在可以專心等死了!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