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黑暗童話里的病嬌BOSS
快穿之黑暗童話里的病嬌BOSS 連載中

快穿之黑暗童話里的病嬌BOSS

來源:google 作者:六常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囚鳳 微生尋 現代言情

微生尋被佛上封印上萬年,一朝被強行喚醒,被綁定萬生界最高級別的系統囚鳳接手萬生界,守着微生尋萬年,最終決定親自進入萬生界,徹底解除微生尋身上的封印PS:雙向奔赴1V1有問題可以和我說展開

《快穿之黑暗童話里的病嬌BOSS》章節試讀:

「女巫大人,求求您了,帶着瓊斯一起去吧。」天剛亮沒多久,瓊斯就急匆匆地跑到微生尋的寢殿叫喚。

因為金木水火土五個木偶娃娃守在門口,瓊斯根本進不來,只能在殿口嚷嚷。

在門口等了幾個小時,差不多到了中午,微生尋才從內殿出來。

還未走到門口,微生尋奇怪道,「小公主,你在門口喊做什麼?內殿離門口這麼遠,你覺的誰會聽見呢?」

「……」瓊斯噎住,倒是她敢,也就進去了。整整一個宮殿,連個活人都沒有,怎麼通傳?!

不過她忍,為了晚上的宴會,她要去見那個讓她心心念念的男人!

「這沒什麼,我只是想在門口等女巫大人醒過來。」

「嗯。」

微生尋點頭表示聽見了,隨後就轉身回了宮殿。

瓊斯看她的動作,直接急了,「不是,女巫大人,你還沒有答應我呢!」

「公主殿下想要我答應什麼?」

「你!女巫大人,我想去今天晚上的宴會,您會帶上我一起的,對嗎?」瓊斯差點爆發,長長的指甲陷入皮肉,她忍!

「我只是個女巫,不參加宴會的。」

「!!!」開什麼玩笑?!瓊斯沒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女巫,明顯是在戲弄她,但是她不得不忍,「可是,這個宴會是特意為女巫大人舉辦的,女巫大人作為主角,怎麼會不到場呢。」

一字一句,皆是咬牙切齒。

「哦?是嗎?公主殿下倒是可以和王后一起去,和我去,於禮不合。」微生尋一如既往地盤着手中的舍利子,隱在黑帽兜下的神態始終不變。

「呵,哈哈……」瓊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微生尋,臉上閃過一陣羞恥,「瓊斯只是想和女巫大人一起去……」

再多說一個字,瓊斯就覺得自己裝不下去了。

要不是自己前不久又被禁足,怎麼可能會在這裡苦苦哀求這個老巫婆!

要是母后能把自己帶過去,也用不着一大清早來這裡了。

就在瓊斯以為要撕破臉的時候,終於聽到了微生尋的回應,「公主殿下回去好好打扮,晚宴開始之前,自己坐馬車過去就好。」

微生尋見逗弄的差不多了,便點頭應了。

「……那謝謝女巫大人。」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

爾淳在空間窺看外面發生的事情,看到瓊斯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禁感嘆道,「姐姐,會不會太狠了?畢竟是個驕縱慣了的小公主。」

「狠嗎?阿彌陀佛。」

「…不懂。」

「二蠢,我告訴過你,生活中的樂趣得靠自己去製造。」

「…嗯。」

「阿彌陀佛。」

「……善哉善哉。」

「孺子可教也。」

——

晚宴如期而至。

地點選在了皇城中最豪華的建築中,這裡平時只供皇家使用,今晚得到邀請的也都是有身份及聲望的人。

「姐姐,男主也在哎。」爾淳才發現,跟在大人身邊,擺爛地讓它快要忘記自己主子是誰了。

微生尋仍舊全身裹着一件黑色長袍,絕色的容顏全部隱藏在帽兜下,眸光輾轉於宴會中,不冷不淡道,「你是時候該更新一下了。」

「是姐姐太厲害了,沒有能用得到爾淳的地方。」爾淳打着哈哈,隨即轉移話題,「姐姐,瓊斯公主也到了。」

話音剛落,宴會入口處突然傳一陣格格不入的騷動。

「公主殿下,這裡只有國王殿下的馬車才可以停放。」門口的守衛一臉為難,他們清楚,面前的這個是國王唯一的小公主。

瓊斯公主好不容易才從宮裡挑了一輛最華美的馬車,就是為了可以在眾人面前一奪風采,這幾個愚蠢的守衛竟然如此沒有眼色。

「滾開,本公主的馬車你們也敢攔!」

守衛們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言語中「公主殿下,這是國王殿下下的命令,今晚國王殿下也會參加宴會。」

「你們這群蠢貨,這是什麼意思?!」瓊斯氣的地渾身發抖,在宮裡被老巫婆壓着,出宮就連身份低賤的守衛都可以阻攔自己。

微生尋找了個偏僻的地方,靜靜地看着不遠處發生的一切。

「姐姐,咱不上?」

「攻略不是看了?」

「哦哦,最大的BOSS都是最後才出場的。」

「……阿彌陀佛。」

這邊在頂層喝酒的阿瑟一個人吹着冷風,現在宴會還沒開始,一般要等主辦方宣布開宴,才能有權限進入頂層。

而阿瑟身為新晉的大將軍,自然是有這個特權的。

即使是吹着冷風,喝着冷酒,但只要打火匣還在,胸口就會有源源不斷地滾燙之意湧出。

這三年,為了站在更高的地方,他從一個被隊伍拋棄的士兵,一步一步往上爬。

在只認拳頭的新隊伍中,只有一狠再狠,才是生存之道。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登上大將軍的位置,不被世家皇爵頂替。

除了他獲得隊伍中的威望,他也暗中培養自己的軍力。

坐到現在這個位置上,皇城的軍力基本上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可以往大了說,只要他現在一聲令下,皇城的主軍隊可以迅速攻破城堡。

甚至那個看上去至高無上的皇位,在他的眼中也只是唾手可得。

……

阿瑟冷冷地看着宴會入口處聚集在一處的紳士、王爵、貴族……心中不住地產生着陣陣冷意。

微涼的指尖下意識地撫上胸前的硬物,帶着厚繭的指腹細細地摩擦在上面。

「小士兵,如果不開心,就打開打火匣,我會出現在你面前。」

那天晚上的話,似乎現在就縈繞在耳邊。

深邃的桃花眸微垂,,濃密的睫毛在眼窩處打下一片陰影。

指頭有一下沒一下地敲打在金屬邊框上,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身後好像傳來一聲,「女巫大人,您來了。」

「這裡不需要你們了。」

「是,女巫大人。」僕人們都知道女巫大人向來喜歡清凈,習慣了一個人獨來獨往。

現在宴會還沒有正式開始,女巫大人想必是不習慣下面的熱鬧,這裡也沒有單獨的休息室。

等離開頂層的時候,眾人才反應過來,頂層還有一個人。

「天吶,主管,女巫大人和大將軍供出一個空間,會不會……」

「阿門,這是我們的失誤。」

「將軍大人進去之前還下了命令,讓我們在宴會開始之前不要放任何人進來呢。」

「噢,這真是件可怕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