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毀滅劇情
快穿之毀滅劇情 連載中

快穿之毀滅劇情

來源:google 作者:縫縫不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願歲 現代言情 縫縫不補

願歲從黑夜中走來,披戴着最血腥的星光神啊,向她伸出了手……她以為握住了光芒,卻沒發現湮沒了星光光啊,四射着,刺破了夜幕,再也沒有了星河黑夜徹底漆黑,她為自己打造了一盞輝煌的燈光,冰冷的照亮了王座上的她她,成為了自己的神……展開

《快穿之毀滅劇情》章節試讀:

「二代,你叫願歲,那個世界的一切都可以拋棄了。」神,他冷冰冰的說著。

女孩點頭,她也沒有絲毫留戀曾經的世界。

「我叫願歲,感謝神的賜名。」女孩拋棄了曾經的名字,也拋棄了曾經的世界。

那如沒有陽光的世界,又有什麼可以留戀的呢。充滿了血腥、暴力、自私、冷漠,最後的螻蟻們自相殘殺。

他們拋棄了自己的人格,拋棄了世界的法則,那麼世界何以善待萬物?

自我的銷毀,總在那麼一瞬,世界不過是順勢而為。

「我為主神,管理萬千世界。你是二代世界之識,也由我創造出來。」主神解釋着。

「用你們人類通俗的話語來說,我是你的『父親』。」主神說的淡淡的,「你可以叫我父神,也可以叫我主神。」

「主神?管理萬千世界是幹什麼的?」願歲問着。她還是很小的,以她的體型來看也只有四五歲的樣子。

主神看着地上站着的渺小的女孩,無波無瀾的說道:「創世之神管理各個世界的秩序,維持着世界的有序發展。一二代主神已經隕落,現在我是三代主神——蒂斐耐緹(Divinity)創世三代。」

神的名字還是神啊,那麼他在成為神之前叫什麼呢……

願歲稚嫩的腦袋空空如也,她的意識還被那個灰黑色的世界給束縛着。

「你是我的孩子。空間界里所有的東西都屬於你,除了我,你就是這裡的第二位王。」

「空間界的知識數據庫會開啟十二個小時,我會製造個數據機械來帶領你學習,到時候我期待你的成長。」主神的語氣有了淡淡的起伏。

他似乎期待着什麼……

願歲來到了屬於她的房間。房間內部極簡,營養艙,書桌……

寥寥無幾,顯得房間很是空曠。

願歲坐在了椅子上,晃蕩着腳丫子,百無聊賴的趴在桌子上。

「叮——」是門開的聲音。

進來了一個白色的球形機械。

「biu,biu——」機械語言開啟的聲音。

「你好,願歲大人,我是白粟,是您的時空安排者。」球形機械說道。

時空安排者,顧名思義,時間和空間的安排布局的人。

主神的世界都是由一堆的數據堆砌而成,空間界不會布局太多的房間,因此有些房間的創立都是由數據臨時編製運行。

「要開始學習了么?」願歲問着。

白粟在浮空中晃了晃自己的身體,機械的說著:「不用,願歲大人先熟悉環境,明天再開始課程。」

願歲點了點頭,白粟才開始說明房間內各個東西的使用與用途。

「願歲大人,這個是營養艙。您來到空間界之後,必須要適應這裡的生活。這裡沒有食物,當您體能不足時便可以在營養艙內休息補充能量。」

「那主神也需要麼?」願歲問着。

「主神大人是神,所以不需要。您之所以要用上,是因為您身體內的神性還未覺醒。」白粟解釋。

「那我什麼時候覺醒?」她嚮往神的能力。

破虛空而來,踏虛空而去。

「明日的課程會講到,願歲大人別急。」白粟在空蕩的房間內飛了一圈。

「這個書桌是控制面板,可控制整個房間的裝飾與布局。」

「這個是光腦,可進行計算機操作,查看小世界……」

「這個是任務平台,以後的工作區……」

……

白粟很細心,房間內的任何角落都給介紹了一遍。

「根據人類規定的時間,現在是晚上十點多了。因您還未開啟神性是個普通人,因此願歲大人,現在該進入營養艙內休息了。」

願歲在白粟的指導下躺進了營養艙。

神可以不眠不休,因此空間界便沒有白天黑夜……

定時性的休息了九個小時,願歲被白粟叫醒了。

她沒有起床氣,也不會賴在營養艙內不願動身。她的雙眸烏黑清澈,似乎從未睡過。

睡覺這種東西,不過是人體機能的必須罷了,滿足了身體又何須浪費時間。

「願歲大人,今天上第一節課程,了解時空……」白粟說著,機械的右側伸出了一道白色的激光刃。

「嘩——」是刃劃破空氣的聲音。

虛空之中出現了另一道白光,白光漸大,淹沒了他們。

漸漸的,白光散去,眼前的事物逐漸的顯露了出來。

一個巨大的空間,復古灰棕色為主。數據在編織着這個空間,一點一點的顯露出了樣貌。

一張巨大的課桌,往後便是一排排的書架。

願歲隨手拿起了一本書翻看。書本帶着瑩瑩藍光,裏面的文字不斷閃爍更新。

「這是《史》,記錄著空間界每分每秒所發生的事情。」白粟說道。

願歲從後翻起,就找到了她的名字。

「找到了我。」她說著。

白粟飛在空中圍繞她轉了幾圈,「這是實時更新。」

說完,打開了白色的半圓腦袋附在了願歲的手腕上。

「咔噠——」白粟離開,一個白色的帶着藍色熒光的腕帶戴在了願歲的手腕上。

願歲看着,沒有動作。

「鑒於您還未有神性,因此沒有跨度空間的能力。這是終端,連接各個空間,除了主神的空間以外,去哪裡都是可以的。」白粟晃晃悠悠的。

「好看啊……」願歲將終端舉到了上空,她抬起腦袋靜靜地看着。

瑩瑩藍光映入漆黑的眼底,似流光,似星河……

……

「……願歲大人,每個小世界都有屬於它們的『神』或者『天道』,您要清楚,這些不過是小世界內部衍生出來的秩序,它們維持着萬物的生滅。」白粟在空中放着投影講道。

願歲想到了那個銷毀了的世界,問道:「那我之前所在的世界呢?」

「人類自相殘殺,『天道』自我銷毀。萬物生於洪荒,卻滅於安寧……小世界的『天道』會受世界之識的影響。」白粟說道。

「主神說過,我是二代世界之識。」願歲。

「世界之識影響『天道』。世界之識是由小世界人類的整體意識所聚集誕生的,因此影響『天道』的到底還是人類。那個世界的人類崩壞了,世界也跟着崩壞。」

「……所以,願歲大人不必憂心,那個世界的毀滅跟您無關。」白粟安慰着。

願歲無所謂着,那個低等的世界是不該存在了……

「願歲大人,小世界是由數據交織自我誕生的,內部也是數據製成,萬物的意識是由數據衍生出來的,因此它們毀滅只會回歸虛空,千萬年後再與其他破碎數據交織形成新的世界。」

「那衍生出來的意識呢?」願歲問着。

白粟落在了願歲的桌子上,面對着她。

「消亡,再在虛空中破碎湮滅。」然後沒有來世。

願歲側頭看着窗外,虛假的天空,虛假的草地,虛假的鳥蟲,虛假的風和陽光……

數據的堆砌不就是虛假的么……

……

時間流逝,無感無覺,空間界沒有絲毫的變化,有變化的是那個女孩。

願歲出落的很是美麗,十五六歲的年紀已然可以看出以後的驚人之姿。

「願歲大人!」白粟風風火火的飛了過來。

幾年的洗禮,白粟也在進化着,原本只有一個圓球的身軀,現在已經有了四肢……雖然感覺很怪。

願歲也沒有嘲笑他,畢竟陪伴最多的還是這個機械系統,主神也只會偶爾的來看她的學習進度。

數據會衍生意識,白粟已然產生了幾許朦朧的意識。

「白粟?」願歲坐在窗子旁邊歪頭疑惑。

白粟飛到了願歲的身邊,手舞足蹈的說著:「願歲大人,你被派發了E級任務!主神大人說,我可以陪你一起去試煉。」

願歲合上了手裡的書,淡淡的笑着,「好啊,那你陪我一起去看看那個世界吧。」

她有些期待,期待着這些個小世界有什麼要修復的BUG。

修復小世界的BUG是一個巨大的工程,因此空間界的另一個時空里有着許多的任務者。

任務者都是挑選靈魂強大,已經不在人世並且還有強大執念的人。因為心中有執念,才能以實現願望為餌,願者上鉤,再心甘情願的為主神效力。

E級任務就是E級世界,也就是最低級的世界。

世界等級分為A、B、C、D、E、S、SS、SSS這幾個級別,這些等級只是代表了世界的完美程度和真實程度,對任務者沒有影響。而世界的危險指數則是掛鈎着任務者的精神,危險指數滿星五星,星級越高,傷害越大。任務者一旦在小世界受傷,在空間界的身體精神上也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傷害。

願歲接到的任務世界危險指數只有半顆星,就是對任務者精神傷害最低的世界,也就是最安全的世界。

十六歲的願歲接到了第一個任務,十幾年的時間她已經學到了很多。

學到了這個時空的規則,學到了生活中最基礎的知識,學到了人與人之間的交際,學到了人類的七情六慾……雖然她還是沒有任何的情感波動,但是她會模仿着投影里的人類,什麼時候該笑,什麼時候該憤怒,什麼時候該傷心……

她的神性始終未被激活,即使她是世界之識,卻也仍然是個普通的人類。

這次的任務是主神用來考核她這幾年的學習成果,以主神對她的培養和期待,E級任務必須拿到100%的優異程度,新人排行榜必須是第一名。

往後主神大概就會將她丟進那些前輩堆里進行磨鍊,與他們拼積分,拼排名,月榜必須達到前十,再繼而前三,最終第一。

她想她大概不會令主神失望的,她對自己很有信心。

「願歲大人,主神說你神性未啟,屆時的積分可能是關鍵點,因為積分代表了能量。」白粟趴到了願歲瘦弱的肩膀上。

「嗯,我會多進行任務賺取積分。」

神的能力,她期待已久……

《快穿之毀滅劇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