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快穿之配角要黑化
快穿之配角要黑化 連載中

快穿之配角要黑化

來源:google 作者:陸清晚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赫連澤 陸清晚

陸清晚生活的時代是二十一世紀,信的是無神論,可是堅持了二十年的理論突然之間崩塌是什麼鬼?而這還要從撿到一把扇子說起這其實是一個個小世界的故事,然而最後男主角一直是同一個人罷了陸清晚表示:為什麼前期的男主是個小奶狗,後面就變成大狼狗了?系統A1表示:本系統知道,但是本系統不說,急死你展開

《快穿之配角要黑化》章節試讀:

「我……」陸清晚仔細回憶了回憶,「我不就摸了一下嗎?至於就這樣開機了嗎?要不,我把你還回去,你跟我解除綁定,怎麼樣?」陸清晚跟它打着商量。
「不行,根據我的設置,只能進行任務,直到任務結束。」A1不給陸清晚拒絕的權力。
「那我要是不進行任務怎麼樣?」陸清晚眯了眯眼睛問道。
A1道:「不進行任務,與任務失敗一樣,抹殺意識,輕則痴傻,重則身亡。」
「這麼嚴重?」陸清晚呆了一呆。
然而,陸清晚不知道,這個系統本身是給有經過系統培訓的人準備的,若是經過培訓,失敗的幾率很低,即便是有失敗,主系統那邊的管理者也會及時出手幫忙,而陸清晚的綁定純粹是一次意外,就好像是別人考駕照是通過駕校統一帶領學習,並且有教練保駕護航;而陸清晚是自己學習,並且沒教練看着一樣。
陸清晚抿了抿嘴,有些不開心,乾巴巴的問道:「那現在我是在哪?」
系統A1聽陸清晚這麼問,就知道,陸清晚是答應進行任務了,也就敬業的解釋道:「宿主,您現在所呆的世界是與您所呆的地球相似的二十世紀。」
「二十世紀?是我回到了之前?」陸清晚想自己生活的是二十一世紀,於是反問道。
A1這才知道,自己這宿主是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只好解釋道:「準確來說,並不是。這裡只是一個小世界,發展水平與二十世紀的地球相似。」
「平行空間?」陸清晚躺回床上,開始接受着系統給的信息。
原來,空間是多位面的,除了陸清晚生活的那個空間,還有無數的平行空間,那些空間有的發展水平高,有的發展水平高,甚至還有的空間至今仍是古代,或是神奇的修仙世界……真是應了那句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之說。
在A1口中,陸清晚知道,除去A1系統之外,還有無數個系統,像是什麼攻略系統,紅娘系統,人生贏家系統,後宮系統……而A1則是拯救小人物系統。
經過系統A1的講解,陸清晚這才知道她的所謂任務就是遊走在各個小世界,解救一個個小人物,之所以被稱作小人物,是因為這些個小人物不是世界的支柱人物,但是最後的命運和結局十分悲慘,雖然他們的死亡或者不幸並不能使得整個世界崩塌,但是卻是十分冤枉和讓人同情,所以這才有了A1系統的存在。A1系統就是綁定宿主,讓宿主幫助這些人物,讓他們脫離不幸或是悲慘結局。
「那我現在是誰?在哪?」經過A1的講解,陸清晚已經漸漸有了興趣,也知道,現在的自己已經是屬於任務進行狀態了,這才想起問自己的情況。
「宿主您現在寄生的人名字是『陸清晚』,現在正在她的家中睡覺,『陸清晚』是……」系統開始講着,並且把一些關於「陸清晚」的資料傳送到陸清晚的腦中。
陸清晚晃了晃接受了眾多記憶之後有些發張的頭,慢慢梳理自己的思緒。
知道自己是誰之後,陸清晚首先要是摸了摸自己的臉,跟了自己二十年的臉就這樣一下子換成了別人,還真是有些不習慣啊。
現在陸清晚附身或者說是居住的身體名字也叫陸清晚,是個普通的高一學生。而她要拯救的對象,就是她現在的同桌——夏名淮。
這個夏名淮原本也是個好學生,但是卻因為校園暴力而從學霸變成了學渣不說,還在最後成了混混,最後死於打架鬥毆。
而現在的夏名淮是剛開始學壞的前期,掰正相對來說不是很難,這也是考慮到是第一個任務,而特意選擇的簡單,容易上手的任務。
而原主陸清晚一直是個普通人,普通專科,普通工薪族,普通的結婚生子,然後普通的過完一生。
系統會隨機選擇與拯救對象有交際並且契合陸清晚意識的人物,顯然這個「陸清晚」與陸清晚是十分契合的,畢竟名字擺在那不是嗎?
陸清晚想着明天是星期天,不需要上學,也就放心大膽的開始熬夜,並且開始整理自己腦中這亂七八糟的記憶。畢竟這些記憶包含了陸清晚的過去未來,也包含了拯救對象的過去未來,以及人生轉折點什麼的,太過複雜。
等陸清晚再次睜開眼的時候,還傻愣愣的看着白色的天花板發了好一會兒的呆,才反應過來,自己這不是在宿舍,並且自己現在自己沒有做夢,自己已經成了A1系統的所謂宿主,在做任務。
陸清晚坐起身,掃視自己的卧室。昨晚穿過來的時候是黑夜,並沒有看清這卧室。
寄主的卧室乾淨,沒有過多的裝飾,而不遠處的書桌上放着宿主的書包,還有不少小手工藝品,是寄主自己做的,很可愛。
陸清晚想起自己的臉,匆匆換好衣服,去了洗手間。
路過客廳的時候,看到了正在客廳看報紙的陸父,陸清晚按照寄主的性格喊了一聲爸,然後才走向洗手間。
透過洗手間的鏡子,陸清晚細細的打量着寄主,也就是自己現在的臉。額上是厚厚的劉海,看不到眉毛,甚至差點連眼睛也看不到,整個人顯得有些陰鬱。
陸清晚輕輕撥開自己的劉海,摸了摸自己額頭上靠近左邊眼睛的一塊褐色胎記,無奈的搖了搖頭。其實胎記不大,只有兩個指甲蓋大小,但是因為寄主因為這個胎記總是被人嘲笑,導致她有些自卑。
不過,現在是陸清晚在這個身體里,自然不會自卑就是了,只是為了防止自己的性格和寄主的性格出現太多的差別,陸清晚只能一點點改變才行,而這掀起劉海,就是第一步。
陸清晚把頭髮紮好,把劉海撥到兩邊,露出飽滿的額頭,對着鏡中的自己微微一笑,暗道:也不是醜女啊,這樣才對嘛!加油,陸清晚。
也不知道是對自己說,還是對原來的陸清晚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