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之如意隨行
快穿之如意隨行 連載中

快穿之如意隨行

來源:google 作者:布垣昵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曲星瑜 白宵珩

快遞盒子里放的是一塊黑色絲繩吊著的陽綠色如意吊墜,那吊墜色澤及光彩非常絢麗奪目曲星瑜對着光線在手裡把玩一圈,突然,目光定在了那裡……展開

《快穿之如意隨行》章節試讀:

「爹,娘,你們路上辛苦了。凡兒和茹兒表現也不錯。」白宵珩對着家人親切道

「我們本想在你會試前到的,都是你娘,家裡這也放不下,那也放不下,耽擱到現在。」白父對著兒子抱怨道

白母:「哎呀,那都是咱們辛苦攢下的,我當然得安置好,再說我們一出來要好長時間呢,不得交代好嗎!」

白宵珩看父母在門口都要吵起來,趕緊往屋裡勸:「爹,娘,辛苦了一路,快進來,進來!凡兒和茹兒也累了一路,讓他們趕緊進來吃點熱乎東西。」白宵茹和白宵凡在一邊猛點頭。

看着弟弟妹妹急切的樣子,又催促道:「家丁一來報你們快到了,這邊就準備飯菜,剛好能吃頓熱乎的。東西讓下人去整理,咱們趕緊進屋去。」

交代書童給隨行的兩個下人安頓食宿,就帶着父母去吃飯。

「哥,你這裡好小啊。」白宵茹邊吃飯邊說道

白宵珩:「傻丫頭,這裡是都城,人擠人的地界兒,又不是鄉下,家家戶戶能蓋多大蓋多大。就這個院子,還是丁老爺幫的忙。比上不足,比下那是綽綽有餘的。」

「那你為什麼不住丁家,他們家那麼大。」白宵如天真道

「無禮,未成親的姑娘說的什麼傻話,這也是你能說的,」白父又對着白母沈如月說道:「你也多教教她為人處世,總是這麼天真,哪天說漏了嘴,還不讓人背地嘲笑。」

「那麼厲害幹什麼,回頭我就教她,又不是什麼頂天的事。」沈如月應道

眼看爹娘因為自己又要吵架,白宵茹撇撇嘴不說話,又低頭吃飯去了。

白宵珩:「父母親放心,丁家對我很照顧,從我到塘柏就各方面的幫襯,邀請我參加各種詩會,學到了很多不一樣的知識,也見識到了很多文采不凡的的學者。」

「那,大哥,你是快要和白家的小姐成親了嗎,我和茹兒是不是快要有嫂嫂了,路上有聽爹娘說。」白宵凡對着自家哥哥道

「對呀。大哥哥,丁家的姐姐是不是非常的漂亮,聽娘說她還非常的能幹,自己開店鋪賺錢。」白宵茹羨慕道

聽妹妹提起自己的未婚妻,忍不住誇讚道:「丁小姐確實能力不凡,我是遠遠及不上的。」

沈如月:「珩兒啊,哪有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女兒家在娘家再出色還不是要嫁到婆家來,你能考科舉她也能嗎?」

白緯謙:「你娘說的也不錯,女兒家早晚要嫁人,那麼出風頭幹嘛,家裡下人都能幹的事,非要自己拋頭露面。」

「爹你說的才不對」白宵茹道:「我要是有丁家姐姐的才幹,我也要去賺錢,自己掙錢有底氣。」

「你個傻丫頭,整天除了吃就是玩,針線都不上心,還想別的呢。」看女兒又犯傻,沈如月忍不住道

吃飽喝足回房休息,「老爺,我們什麼時候去白家商量珩兒的親事。」

白緯謙:「三日後吧,我們準備的差不多了就去拜訪。」

沈如月:「希望一切順利,珩兒娶了媳婦,我也有心為下面兩個小的操辦操辦。」

「睡覺,睡覺,都商量好的事還瞎操心,真是操心的的命。」白緯謙說罷翻身就睡,也不聽夫人在那絮叨。

「清清,要不了多久我就要結婚了。」曲星瑜握着如意吊墜悵然道「我爸爸媽媽要是知道我要結婚不知道該高興成什麼樣子,他們一直希望我早點找個男朋友,最好早點結婚,有人陪伴。誰知竟發生這麼個意外。」

寧晚清:「這算什麼大事,等你回去也可以立馬結婚給他們看。」

曲星瑜:「我在現代連個男朋友都沒有,讓我和誰去結婚,總不能大街上隨便拉一個帥哥就問『你結婚沒,要不要結婚』,多尷尬啊!」

「也不是不可以,萬一成了呢。」寧晚清隨口說道

「你可真淘氣,還沒聊兩句就打趣我。」曲星瑜有些無奈道「我想和你聊天,你老是說一些無關痛癢的的,聽的我都沒有聊下去的**了。」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白家已經到了,估計這兩天就該上門拜訪。這個消息怎麼樣?」寧晚清神秘道

「你可真是有大神通的,那有沒有關於白家的小道消息啊?」曲星瑜有些想知道白家怎麼樣。

「白家父母總共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人口簡單,沒有妻妾之類的。也算是殷實的人家。」寧晚清接著說這兩天聽到的八卦「他們家在鎮子上開了個不怎麼出名的書院,但在當地也稱得上德高望重了。白父為人謙和,白母有些潑辣,但人還是好的,沒什麼壞心眼。弟弟在自家書院讀着書,才十四五歲已初初嶄露頭角,有望攆上自己的哥哥。妹妹今年十一二歲,有些活潑,因為家裡都是文化人也還算規矩。家境是比不上你家,但整體在這個世界還不錯。畢竟大部分人家還是三妻四妾,兒女成群。」

安慰了曲星瑜一番,看她陷入沉思就消聲了。

白父白母因為已經遞過帖子,在這天帶着禮品直接上門了。

丁家夫妻在門口相迎,兩家熱絡又親切的交談。

席間兩家賓客盡歡,約定下一次一起聚餐,也就是在白宵珩殿試之後了。

轉眼間,殿試時間就到了。

「兒子不說答的多好,但至少中規中矩。」白宵珩面對父親的詢問也不敢誇大。

「那就好,那就好。榜上有名便是為咱家爭光了!」白緯謙摸了摸山羊鬍自豪道

榜上第七十二名。

「小姐,白公子中了。你以後也要當官家夫人了。」春兒開心的對着自家小姐道

「有我一口肉,還能少你們一口湯。以後個個給你們找個好相公,讓你們也前程似錦。」曲星瑜對着自己兩個小丫頭許諾道

「多謝小姐!小姐你最好了,我們要跟着你一輩子。」兩個丫頭還害怕小姐不要她們了

「這事先不提了,我都沒成親的。我們就先說說,還能不要你們怎麼的,你們肯定得一直陪着我。走,去找娘親。」三個人溜達着去找林秀兒

噼里啪啦一頓算,林秀兒在賬房也不輕鬆。各種消息傳來,都與女兒有一絲絲關聯。白家大兒子上榜了,女兒就該出嫁了。雖說嫁妝早已準備好,可還是想精益求精。媳婦不如姑娘時候,可不能忘了什麼。聽說有的大戶人家的女兒,從嫁人到去世所有的東西都準備的妥妥噹噹,連吃零嘴的胡桃夾子都安排上。自己雖不能樣樣準備精細,但也儘力不留遺憾。女兒嫁的是老大,下面還有弟弟妹妹。只求女兒最好能搬出來住,可畢竟成親就是別人家的了,唉……

「娘,我來了。」曲星瑜大大咧咧的走進來行個禮就趕緊坐到板凳上。

天越來越熱,曲星瑜快受不了了,溜達了一路,在自己家也沒有那麼多規矩。看娘一個人在這盤賬,只想當家不易,小曲嘆氣!

看着女兒這無所事事的樣子,林秀兒忍不住道:「過不了多久就該成親的人了,也不知道收斂點。」

一看母親大人又想長篇大論,曲星瑜趕緊倒杯水端到母親大人跟前:「娘你辛苦了,快喝口水,這麼熱的天兒也不多歇會兒。女兒給你捶捶背。」

在林秀兒肩膀上左右左揉右捏,有幾分樣子。娘你可真厲害,幾句話沒說上,就讓我沒啥想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