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苦情女配不幹了
苦情女配不幹了 連載中

苦情女配不幹了

來源:google 作者:鹿呦呦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霸道總裁 顧准 鹿呦呦

鹿呦呦剛吐槽過一本無邏輯無三觀的書,下一秒就穿到書里,成了書中的苦情女配苦情女配身世顯赫,卻被男友背叛,最後被虐而死就連唯一能證明身世的東西,都落到女主手上,成為女主上位的工具鹿呦呦:去你的吧!這苦情女配的劇本,姐姐才不接!鹿呦呦一jio踹翻了把自己送到別人床上的渣男男友,反手找回自己四個特別牛逼的哥哥們大哥鐵血軍人,不苟言笑,卻唯獨把她放在心裏;二哥國際球星,獎盃拿到手軟,在別人嚴重無比珍重的金球獎卻給她當玩具;三哥娛樂圈頂流,將旁人垂涎欲滴的資源捧到她眼前;四哥霸道總裁,她看上的公司分分鐘買下!展開

《苦情女配不幹了》章節試讀:

沈修瑾正靠在皮製的座椅上閉目養神,那稜角分明的五官看起來頗為幾分霸道總裁的氣質。
——他在外人面前一向如此。
「若是通知了,那還叫驚喜么?」
沈修瑾嘴角勾起一絲愉悅的笑。
他已經開始期待着自家妹妹見到他把她所在的經紀公司買下給她。
讓她一下子由打工人晉陞為資本家的驚喜表情了!
……
鹿呦呦絲毫不知道他那邊的想法,坐着顧家的車去雙宏娛樂大廈。
雙宏娛樂並不算圈內最頂級的娛樂公司,目前公司當家花旦面臨解約。
旗下其他藝人在娛樂圈中名聲不顯,正是青黃不接的時候,也不知道誰會在這個點上收購。
不過,這跟她關係不大。反正她就要從這個公司解約了。
解約因為兩方面,一方面公司不幹人事。
另一方面,渣男李澤軒和書中女主都在這個公司,若以後再相處多噁心?
乾脆眼不見心不煩!
正是上班高峰期,路段擁堵。
鹿呦呦閑得無聊,掏出手機隨便刷着微博。
剛打開熱搜就吃到自家公司的瓜。
【雙宏娛樂股權信息變更,新晉董事長竟是他!】
鹿呦呦精神一震。
點進去開爆料,然而一堆營銷號雲里霧裡說了半天,到底沒說新晉董事長是誰。
鹿呦呦反而在評論區吃了另一個瓜。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還有人不知道雙宏娛樂里的藝人品行不正吧!】
這個評論底下已經蓋起高樓:
【什麼瓜?讓俺吃口!】
【蹲瓜!樓主發生了腎么事?】
鹿呦呦再度打起精神吃瓜。
樓主很快帶着瓜走來:
【據業內人士透漏,雙宏娛樂有個十八線糊星為上位勾引知名導演!】
【排樓上,我姑姑是圈內經紀人,我也聽說了!據說十八線勾搭不上,惱羞成怒打了導演!都把導演打進醫院了!】
【哪個十八線啊?居然敢這麼囂張?】
【看雙宏娛樂的公告,今天來公司解約的那位唄!】
鹿呦呦想了想打過導演的,又想了想今天來公司解約的……嗯?
她本該是一隻在瓜田中上躥下跳的猹,怎麼一不小心,就成了被吃的瓜?
就離譜!
關於#十八線糊星勾引名導#的熱搜已經起來,鹿呦呦身份也被扒出,被路人圍着罵。
她氣得扔下手機。
儘管早就知道,網友只是輿論的狗。
不辨是非,極少思考,只為在社交平台上發泄戾氣,可……就是很氣!
#十八線女星勾引導演不成惱羞成怒把導演暴揍一頓#
仔細思考這個邏輯。這合理嗎?
這不合理!
鹿呦呦乾脆打開窗戶吹風。
隔一個紅綠燈就到達雙宏娛樂大廈,她甚至已經看到大廈門口張漾不耐煩的臉。
「這個點還沒來,敢耽誤我這麼長時間,我……」
話音未落,聽到門前的驚呼聲:「布加迪!」
「這個車型,啞光的……少說要8000萬以上吧!?」
「星空紀念款的!全球僅此一台,想買都買不到呢!」
門前一片騷動,紛紛議論着。
這裡除了張漾外,還有等待着新董事的員工們。
眾人紛紛眼神殷切看着布加迪停在雙宏娛樂大廈前門。
所有人都默契地將布加迪中的人認為成新董事。
這麼豪華的車,全國買得起的也沒有幾個。
一些路過的女藝人們不留痕迹的整理妝發——
萬一,哪家的豪門公子哥呢?
就連一些男藝人都忍不住開始凹造型——
說不準豪門公子哥口味特殊呢?再想得美點,萬一是富婆呢?
西裝筆挺的司機將車門打開,下來的果然是富婆!
男藝人眼前一亮,感覺自己走上人生巔峰的機會要來了!
不過,這個富婆未免太年輕了吧!
咦?為什麼仔細看還有些熟悉?
張漾也無意間撇過,正想着是哪點熟悉時,只見富婆朝自己招了招手:「張哥,我來了。」
張漾驚疑:「鹿……呦呦?」
他驚得合不攏嘴,仔細打量幾眼。
眼前這人眉眼未曾變化,只是穿着當季大牌高定款。
腕間百達翡麗要一百多萬,手上提的鱷魚皮包限量款價格也抵得上三線城市一套房。
——人還是那個人,只是渾身被金錢的味道包裹着。
再也不是參加活動只能穿兩三百淘寶款的糊藝人了。
鹿呦呦沖他招了招手:「張哥,不是要解約的么?」
張漾終於回神,深深打量她一眼,語氣緩和了些——
當站在他面前的人像一座會移動的金山時,他語氣很難不緩和。
「呦呦,這車,還有這些東西都是你的?」
「哦不,長輩家的。」鹿呦呦說著,撩了撩頭髮,露出耳朵上帝王綠的翡翠。
都說翡翠飾品戴起來顯老氣,但張漾瞧那抹綠怎麼看怎麼稀罕。
他吞咽聲口水,再次確認:「這些……都是你長輩家的?你讓你帶出來了?」
「她太熱情了,我不好拒絕。」
鹿呦呦不自在的轉轉手腕上的鑽表,不經意亮瞎一群人狗眼。
「張哥,我們不是談解約的么?」
張漾皺眉:「走吧。」
他轉身,心頭已經恢復了平靜。
什麼長輩會借這麼親密的東西?呵!指不定是傍上的中年油膩大款!
說起來鹿呦呦的身體條件是他帶過的藝人中最不錯的。
只是性子太執拗,一直排斥跟那些有錢的大款們交朋友。
看來,這回經歷過程導的事,也算想清楚了,主動去傍大款了。
可惜,晚了。
程秋風是業內前輩,他說了業內封殺,即便大款在鹿呦呦身上砸再多錢,也未必能搞出名堂。
等大款厭倦了,鹿呦呦指不定還是無人知曉的糊!
張漾懶得跟她掰扯更多,進了辦公室,甩出一份文件。
「這是當初的合約,你簽了五年,如今也第三年。
你違反了規定,被公司解約。咱們按照合約辦事,你要再付一千萬的違約金。」
「一千萬?」鹿呦呦皺着眉頭看合同。
**裸的霸王合約,漏洞不少。
鹿呦呦敲敲桌面:「解約可以,賠款的事,我會讓律師來談。」
「律師?」張漾冷笑,不耐道:「鹿呦呦你別耽誤時間了行不行?我告訴你,趕緊簽了走人!
違約金一千萬,還不起就讓你背後傍的那位替你還。總之我們公司的,一分也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