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狼王令沈風梁海棠小說
狼王令沈風梁海棠小說 連載中

狼王令沈風梁海棠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梁海棠沈風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梁海棠沈風 都市言情

狼王歸來,妻子投入別人懷抱,真愛和女兒被逼害。 他怒髮衝冠,發出狼王令,匡扶正義,斬盡人間惡魔! 當年,龍游淺水遭蝦戲! 一朝草原狼歸來,血染半邊天......展開

《狼王令沈風梁海棠小說》章節試讀:

沈風一愣,他不明白梁海棠強行趕自己走、又塞一個紙團是何用意。
正想說,我帶你一起走,梁家所有人,在我眼裡什麼都不是,阻擋不了我。
可,還沒開口。
梁君兒惡狠狠的叫嚷起來,「你這賤人,他是我男人,沒我同意,你休想把那個小賤種交給他!」
「趕不趕他走,是我的事,你沒資格!」
梁君兒說完,對梁老爺子道:「爺爺,他們倆人做出丟盡梁家臉面的醜事,不能讓沈風這個廢物走,必須叫他給我一個交代!」
「嗯!」
「把這個混帳傢伙給我拿下!」
梁老爺子本就惱怒沈風對他不敬,恨不得立即揍他一頓,聽了梁君兒的話,正合他意,立即下了命令!
「霍霍……」
梁家所有人氣勢洶洶,個個握着拳頭邁步就要衝上來。
沈風嘴角勾起一絲冷笑,想打架,你們這是自討苦吃!
「爺爺,求求您,叫他們不要動手!」
梁海棠連忙擋在沈風面前,流着淚道:「爺爺,我已經答應您去陪周家主,求您看在我為家族爭取參加狼帥天峰集團慶典資格的份上,放過沈風吧!我陪周家主時,他可以幫我照顧可可!求求您了……」
沈風心內一陣震撼,他想不到,梁海棠在這一刻,會為他着想,不禁激動不已。
「爺爺!您別聽她的!」
梁君兒面目猙獰,怒視着梁海棠,一副母夜叉相,咬牙切齒道:「你個賤人,就算沈風這個混蛋出軌,現在還是我名義上的合法丈夫,你居然當著我的面為他求情,你算什麼東西?」
「況且,你為家族爭取參加慶典名額,是為你所做的醜事贖罪,所以,你沒資格用這個條件來為這廢物求情!」
一席話,顯露出心腸的惡毒骯髒。
明明是沈風在監牢期間,她自己出軌,跟林子文勾搭在一起,現在卻反過來指責是沈風出軌,可以說是不知羞恥的女魔鬼!
「呵呵!」
「真是好笑!」
沈風突然擋在梁海棠前面,一聲冷笑:「你們所做的一切,不就是為了能參加天峰集團慶典嗎?」
「好,我給你們!」
話一說完,沈風立即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是我,聽着,十分鐘內,把一張燙金至尊狼王令邀請函,烙上樑海棠名字,送到梁家舊宅來!」
沈風說完掛了手機!
幾句話,簡單粗暴,乾淨利落!
場中空氣靜止,所有人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
幾秒後……
「噗嗤!」
「哈哈哈……」
梁家眾人哄堂大笑。
「我去!這個瞎子廢物,是腦袋被驢踢了還是進水了?在說胡話了!」
「就是!狼帥的邀請函,他居然一個電話就叫人送來!裝模作樣,把牛皮吹到天上去了!」
「我看他是在牢里呆太久,傻了,狼帥的狼王令普通邀請函,各大家族擠破頭皮想得到一張都不容易,我們梁家也得求周家幫忙,才能給到一個名額!」
「燙金的至尊狼王令邀請函,要身份何等尊貴才能得到,就算江州四大家族,恐怕也沒資格!」
「而他,卻只在電話說一句話,就要人送一張燙金至尊邀請函過來,你以為你是誰啊!」
嘲笑聲,響徹整個客廳!
「你個廢物,什麼料我能不清楚?裝給誰看呢?」
梁君兒冷笑着,看向梁海棠,「哼,賤人,你看清楚沒有,他一切都是裝的,你還指望他幫你?」
梁海棠沉默着,眼神里充滿憂傷與失望!
本來剛才被沈風擁入懷裡,讓她找到了安全感與溫暖,沈風對她說的話,讓她感動。
她覺得,這個奪去她清白,讓她過上苦難日子,卻又讓她等了五年的男人,多少還有點男人的擔當……
可聽他剛剛所說的話……
心內升起的一點溫暖,一絲希望,瞬間化為烏有。
原來,他這麼會吹牛,看來,剛才他對自己所說的話,也是假的!
「沈風,當年的事,我不怪你,原以為這次你回來,會腳踏實地,做一個有擔當的男人,可沒想到,你居然這麼能裝,這麼會吹,打腫臉充胖子,太讓我失望了……」
梁海棠無比凄楚,絕望的說道。
聽着梁海棠的話,見她也不相信自己,沈風心裏一陣扎痛。
「海棠,請你相信我,我叫人送邀請函是真的!」
沈風深情的說道:「我發誓,這次回來,我絕不會離開你,我要保護你和可可,不允許任何人再傷害你們母女!」
「我要給你一切,讓你成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聲聲出自肺腑,句句真情!
可梁家眾人聽在耳里,臉上卻都露出鄙夷之色。
「呦!臉皮真厚,牛皮越吹越響!」
「還敢死咬送邀請函是真的,你以為你是狼帥呀?這麼不要臉,乾脆撒泡尿把自己淹死算了!」
沈風一臉淡然,對所有人的冷言熱諷,充耳不聞。
他自己清楚,梁家眾人,現在越囂張,等到了那一天,他們被打臉的滋味,就越生無可戀!
他目前,最在乎的是梁海棠,梁家所有人,他都當做空氣,全部無視掉!
看着沈風堅定的姿態,梁海棠略微詫異,看他自信的樣子,又不像是在吹牛!
難道……他真的……
心底里忍不住又升起一絲希望。
「沈風,你這個混帳,竟然敢在我面前向這賤人發誓,說出那麼肉麻的話。」
別人都在嘲笑沈風,唯有梁君兒見沈風向梁海棠說出那麼深情的話,頓時怒火中燒,咬牙切齒。
轉頭對梁老爺子道:「爺爺,這廢物,居然沒把我當存在,向這個賤人表白,這種醜事,傳出去,我那還有何面目見人?不能再容忍,應該立即打斷他的腿,扔出去!」
梁老爺子一聽,立即一拍桌子,「沈風,你做出這種傷風敗俗的事,沒資格再留在梁家!」
說著,對梁君兒道:「君兒,這廢物是你的丈夫,怎麼處置,就交給你吧!」
「好!爺爺,就交給我!」
梁君兒立即趾高氣揚,抄起一根木棒,面目猙獰的走到沈風面前,惡狠狠的舉起木棒……
「梁家人,請接邀請函!」
就在這時,一道洪亮的聲音響起。
「噠噠噠!」
隨着一陣沉穩的腳步聲,一個身着正裝,氣勢不凡的男人大踏步走了進來。
「奉狼帥之命,邀請梁家參加天峰集團慶典盛會!」
「梁家,請接函!」
聲音威嚴,中氣十足!
嘲笑聲戛然而止。
空氣停頓,雀靜無聲!

《狼王令沈風梁海棠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