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藍先生:夫人又要和您離婚了
藍先生:夫人又要和您離婚了 連載中

藍先生:夫人又要和您離婚了

來源:外網 作者:文果藍慕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文果藍慕樵 都市言情

前世文果拼盡一切的去愛藍先生。臨了,卻被踐踏尊嚴,不屑一顧。曾經深以為傲的妹妹,對自己更是各種算計,更是安排了車禍,撞死了她。重生以後,她要為自己而活。為了尊嚴與生命,及時止損。虐渣渣,斗情敵,做生意,掙大錢。用一手出色的醫術,站在了人生的頂峰。n年後,當她拿着三億元的青春損失費站在狗男人的面前要求離婚的時候,狗男人卻又拿出了一份婚前協議。夫人,按照附加協議,你得先給我生個猴子。展開

《藍先生:夫人又要和您離婚了》章節試讀:

文果一句見過,讓藍慕樵閉上了嘴巴。
「藍哥哥,今天我去誑街買衣服,正好碰到了李小姐,李小姐很客氣,非在包下我今年一年的新款衣服。」
文果說的含蓄,李子涵卻氣的不行。
「哦?」顯然,對於文果的話,他並不能信服。
「不信你可以問李小姐,是不是,李小姐?」文果問及了李子涵。
李子涵看着如此的文果,恨不得一把她給扔出去。
「嗯。」她極不悅的嗯了一聲。
這種場合,她總不能說自己是打賭打輸了吧?
見李子涵不高興,李天成這隻老狐狸很快接話:「這算什麼,不就是一年的衣服,只要藍太太喜歡就好。」
文果點頭:「我很喜歡,謝謝李小姐!」
李子涵看着囂張的文果,顯然,對於此時文果的身份她還不能接受。
她怎麼可能?
怎麼可以會是藍慕樵的太太?
和李天成父女客氣完了以後,藍慕樵帶着文果,又去往了另外一個方向,還別說,文果身上這股子清香,比李子涵身上的香水味好聞多了。
走到宴會廳的一角,文果本能的止住了自己的腳步。
上一世,就是在這間宴會廳里,她踩住了不知道是誰故意倒下的酒水,失足滑倒,摔斷了胳膊,當時,讓藍慕樵丟盡了臉。
後來,也是因為這件事情,藍慕樵對她的態度越來越厭惡,這才有了她妹妹文夢的挑唆。
「怎麼不走了?」藍慕樵壓低聲音,質問起了文果。
文果思索了一下:「有些累了,想坐一會兒。」
「你今天為什麼來晚了?」
「誑街買衣服了。對了,忘了跟你說,買衣服的錢還沒給人家結呢,麻煩你回頭付個帳。」文果轉頭去往了宴會廳內為客人準備好的椅子處。
藍慕樵跟了上去。
「你買衣服沒錢竟然賒賬?」
這狗女人,膽子是越來越大了,不但搶了自己的車子,竟然還敢賒賬。
「婚前協議內寫的有,在婚姻續存期間,我的吃穿住行,皆由你負責,我買衣服,也不過是為了你充門面,藍總,不要違約喲。」
文果說的輕鬆,藍慕樵卻聽的氣憤,她竟然敢拿那份婚前協議來要挾自己?
這個女人,彷彿再也不是以前那個只會哭哭唧唧的女人了。
她的變化,引起了藍慕樵的絕對好奇。
不遠處,江氏集團的掌門人江老太太,領着自家的後輩們,想要和藍慕樵這個商界新秀打個招呼,順便提一下兩家合作的事情,哪料,走到宴會廳正中的時間,突然間一個下滑,整個人然跌了下來,若非是她身後的小輩們眼急手快,將她給拉住,江老太太這回指不定摔成個什麼樣呢。
江老太太到底還是上了年紀的人,經由這麼一嚇,到底還是承受不住。
她劇烈的喘起了粗氣,整個人的臉色憋的通紅。
「奶奶,您怎麼了?」
「快,叫救護車。」
大家都慌成了一團。
李天成領着李子涵也循着聲音前來,李天成推開眾人,說道:「我經商以前是醫生,你們讓開,讓我看看老太太是什麼情況。」
「子涵,你過來,給我做副手。」
李天成推開了眾人,給江老太太診治了起來。
他按按這裡,又壓壓那裡,檢查了一通以後,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倒是江老太太喘息的更加明顯了,大有一種一口氣提不上來的感覺。
「李總,我奶奶怎麼樣了?」江老太太的孫子江硯行着急的問了起來。
李天成思索了一下:「我看老太太沒事,不過是受了驚嚇,不放心的話,還是去醫院查一下的好。」
「我這裡有一粒回春丸,先讓老太太吃了,輕緩解一下她的狀況。」
李子成適時的從懷裡掏出來了一個藥瓶,展示到了眾人的面前。
這是他們公司新研製出來的藥丸,主要作用就是保健的,今天他來參加這個宴會,就是為了給新葯找一下合作夥伴,以好打開銷路。
「江公子,你就放心吧,我爸經商以前,可是醫院裏出了名的大夫,經過他診斷的病人,不會有錯。你就快點兒讓老太太吃藥吧。」李子涵也適時的吹起了自己老爹。
此時,江老太太喘息的是更加厲害了。
不遠處的文果,看到這一幕以後,不由的疑惑了起來。
她抬腳就要上前。
藍慕樵拉住文果,不信任的說道:「你最好不要惹事。」
「醫者父母心,我不能見死不救。」
不理會藍慕樵的警告,文果迅速的上前,她一把拉過江老太太的手腕,診起了脈搏,稍時,她臉色大變。
「老太太,你後背有沒有感到疼痛?」
老太太吃力的點頭,她臉上痛苦的神色更加的明顯了。
「不好,快,將老太太平放在地上。」
文果的聲音着急了起來。
「我是市立醫院的婦產科醫生,憑我的經驗來斷,老太太這是因為驚嚇過渡,引起心臟上的舊疾,需要馬上搶救。」
文果的話,讓江家的眾人不由的緊張了起來。
李子涵撇嘴:「你一個婦產科醫生,能發現心臟上的舊疾?這吹牛也吹的太大了吧?」
「我告訴你,我爸說沒事就沒事,他的醫術,你就算是再追上三輩子,你也不可能追的上。」
文果沒有理會李子涵的挖苦,她抓過老太太的手,用中醫推拿之法按壓,緩解老太太的心臟壓力。
「李小姐,文大夫救人的時候,麻煩你不要說話。」
就在這個時候,劉氏地產集團的董事長劉天明也過來了,這樣重要的場合,他怎麼可能缺席?
看到李子涵耽誤文果救人,劉天明董事長怒氣叢生,因為文果做了他老婆的手術,他就對文果迷之信任了起來。
看到是劉天明董事長,李子涵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商界的有錢人,她們李家得罪不起的多了去了。
在文果的推拿之下,江老太太的狀況好了起來,喘息漸漸平復。
「文大夫,我奶奶這是好了嗎?」江硯行又追問了起來。
文果搖頭:「並沒有,我只是緩解了她難受的癥狀,她這個情況,需要馬上住院,不然就會有生命危險……」
文果的話,不是危言慫聽。

《藍先生:夫人又要和您離婚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