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冷情前夫又來追妻了
冷情前夫又來追妻了 連載中

冷情前夫又來追妻了

來源:外網 作者:阮星晚周辭深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阮星晚周辭深

離婚前??阮星晚在周辭深眼裡就是一個心思歹毒,為達目的不折手段的女人。離婚後??周辭深冷靜道:「如果你反悔了,我可以考慮再給你一次機會。」阮星晚:「?」「謝謝,不需要。」展開

《冷情前夫又來追妻了》章節試讀:

阮星晚愣住,不是他成天都想着趕緊擺脫她嗎,怎麼現在反倒說是她想擺脫他。
剛要反駁,男人冷淡的聲音傳來:「我明天要出差,回來再說。」
阮星晚瞬間揚起笑容:「沒關係沒關係,不管多久我都等你,那你回來之後給我說一聲啊。」
看着態度截然不同的女人,周辭深眼底冷嘲更重,轉身上樓。
真是不識好歹。
一個星期的期限很快就到,阮星晚把設計圖交給林斯,林斯當晚就給她了回復,老闆那邊直接通過了,讓她明天過去簽約。
阮星晚看到回復,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她真的還挺怕設計出來的東西他們不滿意。
盛光珠寶那邊本身就在推進這個項目,首推系列早就定好,只缺一個設計師。
現在簽了阮星晚,當然是希望進展越快越好,剛好再過一個月就是盛光的周年慶,雜誌社那邊打算藉著周年慶的這次機會,開一個發佈會,向著所有媒體宣布,正式推出自己的珠寶品牌。
除了阮星晚這次設計的項鏈外,剩下兩個主推款分別是手鏈和戒指。
設計完草圖後,等雜誌社那邊通過了,還要磨細節,最後出成品。
其實一個月的時間,根本不長。
甚至可以說是很倉促。
為了不搞砸這次發佈會,阮星晚壓根兒不敢有絲毫鬆懈,每天除了待在家裡畫圖外,還要去選珠寶的材質。
她得自己把設計成品做出來,等發佈會後,再交給家代理工廠統一加工,發售。
所以忙着忙着,連和周辭深約好的離婚都忘了。
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出差回來的。
總之,他再沒聯繫過她。
阮星晚剛放下筆,正準備休息一會兒的時候,桌上的手機震動了下。
她轉過頭,來電顯示的是阮均。
阮星晚皺了皺眉,等到手機第二次響起才接通。
「小晚啊,你弟弟明年就要高考了,老師說必須得上補習班,我差點錢,你拿給我吧。」
「多少錢。」
「我算算啊……現在補習班那玩意兒貴,你先拿給我二十萬吧,剩的我給他留做下學期的學費。」
阮星晚平靜道:「第一,阮忱是今年高考的。第二,他全省第一,用不着補習。第三,我沒聽說過哪家補習班的費用要十幾二十萬。」
阮均被她拆穿有些窩火:「你怎麼那麼多借口,直接拿給我不就行了嗎。」
「我沒錢。」
「你沒錢你問你老公要啊,他那麼有錢,二十萬對他來說就是動動嘴皮子的事。」
「沒有誰的錢是大風刮來的,他的錢與我無關。還有,我已經和他離婚了,我也沒有任何理由問他要錢。」
「什麼!」阮均在電話那頭罵嚷道,「誰同意你們離婚的?我同意了嗎?就算是離婚,他也該分一半家產給你,你怎麼可能會沒錢?阮星晚,你現在翅膀硬了,連你爹都不想贍養了嗎!立刻給我打兩百萬,不然這件事沒完!」
阮星晚道:「沒有,一分錢都沒有。」
說完後,阮星晚毫不猶豫的掛了電話。
沒過多久,阮忱又打了過來:「阮均是不是打電話問你要錢了?不管他說什麼你都別給他,他最近又去賭了,欠了十幾萬,現在躲起來了。」
「我知道,沒給他。」
阮星晚問他:「想好報哪個大學了嗎。」
「想好了。」
阮星晚默了默才道:「小忱,你想去國外嗎,我這裡還有一點錢,送你出國應該沒問題,再加上你還能拿到獎學金……」
她想把阮忱送走,離開阮均。
不要像她一樣,被困在這個沼澤里。
阮忱打斷她:「不用,我就在國內,哪裡都不去。」
阮星晚無聲嘆了一口氣,知道他的脾氣:「你自己做決定吧,需要錢告訴我。」
掛了電話,阮星晚出了卧室,見裴杉杉窩在沙發里,整個人懨懨的,臉色有些白。
阮星晚道:「杉杉,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裴杉杉搖了搖頭,聲音沒什麼力氣:「姨媽來了,緩緩就好了。」
阮星晚給她倒了一杯熱水:「你這樣不行,我下樓去給你買點紅糖水、暖宮貼,你還有什麼想吃的嗎。」
聞言,裴杉杉重新恢復了活力,激情點餐後,才又倒在沙發里:「星星,你最好了,那個狗男人不愛你真是他瞎了眼。」

《冷情前夫又來追妻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