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冷血戰神
冷血戰神 連載中

冷血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妄想君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妄想君 都市小說 陳水

五年前,陳水是個普通上班族,被人陷害後打成重傷,瀕死之際,被一名中年男子所救五年後,陳水化身無敵戰神,歸來之時才發現未婚妻竟然和仇人結婚了滅仇敵,斬過往,從此陳水就是莫得感情的戰爭機器就在陳水打算上陣殺敵時,卻突然被告知,你得讀個大學展開

《冷血戰神》章節試讀:

「孤兒院?老城區那個孤兒院三年前被拆了。」

「被拆了,為什麼。」

「為了建KTV,這件事還鬧的挺大,當時孤兒院死了幾個人。」

說到這裡,司機掏出一根煙點上,深深吸了一口後繼續說道。

「最後給出的結果是突發疾病死的,我看過照片,不像是病死的,更像是被人打死的。那幾個人死後沒多久,孤兒院就被拆了,建成了KTV。」

「那個KTV叫什麼名字。」陳水面若冰霜。

「西皇KTV。」

十分鐘後,陳水站在西皇KTV門口,看着這個裝修豪華的KTV,陳水心裏彷彿堵了一塊石頭。這裡曾經是一座破舊的孤兒院,那是陳水從小長大的地方。

沉默了一會,陳水收回思緒,向著KTV裏面走去。

「對不起,先生,不是看不起您,您恐怕消費不起。」看到陳水一身廉價衣服,門口保安臉上的鄙視絲毫不加掩飾,可還是客氣的說道。

「消費,誰說我是來消費的。」說罷,陳水抬腿向著裏面走去。

「小子,你聽不懂人話嗎,既然不是來消費的,就給我滾遠點。」保安一邊說著一邊向著陳水推去。

可還沒等碰到陳水,就被陳水一把抓住,保安感覺自己的手像是被老虎鉗夾住了一樣。

陳水用力一扭,保安頓時疼的跪在地上。隨後陳水抬腿就是一腳,面前的保安頓時暈死了過去。

另一名保安見到這一幕,從腰間掏出電棍,向著陳水衝去。就快得手之時,被陳水一腳踹中腹部,保安感覺像是被卡車撞了一樣,倒飛了出去。

陳水撿起地上的電棍,向著倒在地上的保安走去。

「小子,你找死是不是,敢在西皇惹事,你知道我們老闆是誰嗎。」見陳水向他走來,保安開口威脅道。

「你們老闆是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天你們會對我印象深刻的,因為我今天會砸了這個地方。」

陳水說完,手上的電棍直接向著保安電去。

「瘋了,這個人肯定是瘋子。」

這是保安失去意識前的想法。

等保安暈過去後,陳水扔掉電棍向著KTV裏面走去。

「把你們最貴的酒給我拿上來。」包廂里,陳水對着服務員喊道。

「先生,我們這最貴的酒是帝皇羅卡,88萬一瓶,您確定要點嗎。」見到陳水一身廉價衣服,服務員有些懷疑陳水能不能付得起錢。

「就要這個。」

不一會,酒送來了,陳水連看都沒看一眼,拿起這瓶88萬的酒就往地上砸去。

「這什麼破地方,88萬的酒還不如老子在家燒的白開水。」陳水一臉「氣憤」,大聲吼道。

另一間包廂,一名男子躺在沙發上,而他的懷裡躺着一名嫵媚的女子。男子此時正在女子身上上下其手。

「疤哥,今天怎麼有空來這裡。」女子抬起頭,媚眼如絲,挑逗的看着男子。

「你可真是個妖精,看我今天不弄到你求饒。」男子說罷,準備大幹一場。

「花姐,外面有人鬧事。」伴隨着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外面有人喊道。

「我靠,誰他媽這麼不開眼,今天來鬧事,老子這就出去剁了他。」男子怒吼道。

「疤哥,你就別出手了,我去看看,上次你出手搞的店裡歇業半個月,你再出手的話,這生意還做不做了。」攔住想要出去的男子,花姐扣上衣服扣子走了出去。

守在外面的保安見到花姐出來了,連忙低下頭去。

「鬧事的在哪。」

「八號包廂。」

花姐隨即朝着八號包廂走去。後面的保安看着身姿妖嬈的花姐,暗暗咽了口唾沫,再次偷瞄了幾眼後,低下頭去,老實的跟在了後面。

而此時,十幾名保安驚恐的守在八號包廂門口,嚇得不敢進去。

花姐到了以後,見到這一幕,臉上浮現一抹怒意。

「你們幹什麼吃的,十幾個人還怕他幾個人不成。」

「花姐,不是幾個人,裏面就一個人。」

「一個人就把你們嚇成這樣了,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長了三頭六臂。」花姐一邊說,一邊向著包廂走去。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可是看到一片狼藉的包廂,花姐還是有點被嚇到了。

六,七名保安倒在地上,發出痛苦的**,包廂里充斥着一股血腥味,一名男子面若冰霜,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陳水聽到動靜後,睜開雙眼,當看到來人是名女子後,開口問道。

「你就是老闆?」

聽到陳水的話,花姐沉默了會,還是開口道。

「我不是老闆,不過,我是管事的,你有什麼事可以和我說,在西皇鬧事的可從來沒有好下場。」見陳水一副不好惹的樣子,花姐決定先試探一下。

「那好,我問你,三年前西皇KTV開業的時候,你在不在。」

「不在,我是半年前來西皇KTV的。」雖然有些不知所云,花姐還是回答道。

「那你走吧,叫你老闆出來,不然的話,我今天拆了這個破地方。」

「呵呵,跟你客氣兩句,你就以為我是軟柿子,想捏就捏?」

「怎麼還沒好。」之前和花姐在包廂纏綿的男子走了進來。

「是你!」男子看着陳水有些驚訝,隨即一臉憤怒。

「小子,我正愁找不到你,沒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

陳水轉頭看向男子,只見男子臉上有一條刀疤,這名男子正是陳水在火車上遇到的刀疤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