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離婚後前夫總想追我俞恩與傅庭遠
離婚後前夫總想追我俞恩與傅庭遠 連載中

離婚後前夫總想追我俞恩與傅庭遠

來源:外網 作者:俞恩傅廷遠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俞恩傅廷遠 恐怖靈異

俞恩嫁給傅廷遠三年,一直盡職盡責履行着傅太太的義務。她天真的以為她的溫柔能融化傅廷遠,後來她才明白,就算她把南極冰山都融化了,也融化不了傅廷遠的心。心灰意冷之下,她選擇結束這段婚姻。結婚三年,傅廷遠認為可以用兩個詞來評價自己的妻子俞恩:乏善可陳,木訥無趣。可就是這樣一個俞恩,竟然在傅氏周年慶上當著所有人的面將離婚協議甩在他臉上讓他顏面盡失。他看着一襲紅裙優雅冷靜的女人,危險地眯起了眼。離婚之後所有人都以為傅廷遠跟俞恩這輩子老死不相往來了,俞恩自己也這樣以為。後來某國劇盛典頒獎禮,俞恩拿了最佳編劇獎,矜貴高冷的男人為她頒獎。男人將獎盃遞給她之後,忽而當著台下所有人的面低聲下氣地懇求道:「俞恩,以前是我不知道珍惜,能不能請你再回頭看看我,給我一個重新追求你的機會?」俞恩看着他笑的燦然而又疏離:「抱歉傅總,我眼裡現在只有事業。」男人拉住她的手眼底全是落寞:「俞恩,我離了你真的活不下去。」俞恩回了男人一展開

《離婚後前夫總想追我俞恩與傅庭遠》章節試讀:


「他現在情況怎麼樣?」易慎之稍微冷靜了一下之後問了醫院的人一句。
「目前還在搶救室,易夫人她們已經趕來了醫院。
」工作人員如實說道。
「我知道了。
」易慎之這樣回了一句便掛電話了。
他沒有回江城的打算,一來他剛趕到這邊,事情也挺棘手。
二來每次老東西出事,易夫人她們都是第一個圍上去的,他趕回去也沒用。
不過掛了電話的他卻是獨自在房間沉思了許久,不知道老東西口中的孩子指的是誰。
易慎之自嘲地想,不會是老東西在外面又冒出個私生子來吧?老東西一輩子都想要兒子,結果目前他這個唯一的兒子又對老東西深惡痛絕,大大小小的事都跟老東西作對。
如果老東西這個時候冒出另外一個兒子來,還是個聽話乖巧的,想必老東西能立刻立遺囑將所有家產都給那個新兒子,這也確實是能讓老東西激動到昏過去的原因。
易慎之沒往他自己身上想,他平生唯一一次有孩子的經歷是跟周眉。
但他不認為周眉是個膽大妄為到敢私自生下孩子的性格,以及她那人有些冷情,也不像是能喜歡孩子的樣子。
到達時已是深夜,易慎之稍作休息後第二天一早就跟助理趕到了分公司。
分公司經理已被控制,易慎之見到人之後直接開門見山:「說出你背後的人,這件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這個分公司的經理不是個有膽子做出挪用公款這件事來的人,他背後一定有人指使,亦或者可以說是慫恿。
而那背後的人想必就是易夫人她們了,慫恿分公司經理挪用公款,從而導致了易氏正在投資的那個項目出事,弄得他焦頭爛額,無暇分出更多的精力去跟她們爭遺產。
最好他這段時間一直人在外地處理各種事情,那樣萬一老東西真去世的話,她們可以黏在老東西身邊,說不定能讓老東西最後一秒更改遺囑,將一切都給她們母女。
「我背後沒有人,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那分公司經理耷拉着頭說著,「我在外面欠了賭債,只能用這樣的方式來還債了。
」「欠了多少?」易慎之淡淡地問。
「幾、幾百萬……」那經理表情很是心虛。
易慎之則是又漫不經心地說:「在我印象里,你屬於那種踏實的人,怎麼會染上了賭博這樣的惡習?」那經理垂着頭重重嘆了一口氣:「交友不慎,被對方拉着墜入了深淵。
」「易總,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對不起分公司所有的員工,這件事一切責任都由我來承擔,您把我送進監獄吧!」那經理痛心疾首地請求着易慎之。
「我聽說……」易慎之眯着眼盯着那經理,「你家裡還有一個今年要參加高考的女兒?」「是。
」那經理不知道易慎之為什麼會忽然這樣說,更沒想到易慎之還會了解他的家境。
他只是一個分公司的小經理,而且這個分公司在易氏眾多產業中也不屬於有力的產業,他以為易慎之完全不知道他是誰。
易慎之抿唇沉默了半晌,那經理不知道易慎之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麼,但緊張和心虛讓他後背的汗濕了一層又一層。
「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把你手裡還剩下的錢吐出來就好。
」易慎之最終做出了這樣的決定來,惹得那經理整個人都驚呆了。
易慎之竟然不追究他的法律責任?竟然說這件事到此為止?一旁易慎之的助理也急了,上前低聲提醒他:「易總……」他們這次來不就是為了處理這件事追究這個經理的責任的嗎?他老闆怎麼忽然說到此為止了?饒是他跟在易慎之身邊工作了這麼久,這一次也是懵了個徹底。
「你如果進去了,會影響到你女兒日後的政審或者就業,對她的一生來說你的這個污點將是無法磨滅的恥辱。
」易慎之這樣淡淡說了一句便起身離開了,他的助理也只好急急忙忙跟了上去。
至於那分公司經理,則是雙腿一軟整個人都跌坐在了地上,好一會兒都說不出話來。
等他回過神來之後,則是雙手捂住自己的臉放聲大哭了起來,他的哭聲裡帶着歉疚和自責,也帶着難以言喻的悔恨。
他剛剛對易慎之說的都是謊話,其實他沒有染上什麼賭博的惡習,他背後也確實有些在指使他。
易慎之的寬容讓本就心存愧疚的他愈發煎熬了起來,其實他是患了絕症,走投無路之下被背後的人給慫恿了,鋌而走險做了挪用公款這樣的事情。
背後的人承諾他,只要他按照要求做了這些事,就給他一筆豐厚的報酬,這樣他就可以把這筆錢留給家人了。
他知道肯定會東窗事發,知道自己挪用的那筆錢肯定會被追回,可因為他是個要死的人了,所以認罪並且被送入監獄,對他來說都不是什麼。
他萬萬沒想到,傳聞中心狠手辣的易慎之竟然這樣寬容,不僅沒將他送進監獄了,還提醒了他犯這種錯誤將對他女兒造成什麼樣的傷害。
「易總,您為什麼要說到此為止啊?」易慎之的助理快要急死了,「這不是便宜他了嗎?」「以德報怨,懂不懂?」易慎之神色淺淡地回。
助理驚訝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他易慎之是個這樣仁慈的人?坐進車裡後易慎之這才說:「關於這個經理的調查結果我們也收到了,他並沒有染上賭博的惡習,他是得了絕症。
」「而且我也說過了,他不是個會犯事的人,所以我用這樣寬容的態度來對他的話,會愈發刺激的他內疚。
」「我要他主動說出背後的人,要他主動交出背後的人指使他的證據來,省得到時候有些人會說我對他使用暴力屈打成招。
」沒有人知道他為了經營易氏背後做了多少的努力,他幾乎將公司里的每一個高層都了解的無比的透徹,哪怕是這種邊緣分公司的領導人。
所以易慎之早在得知這經理出事的那一刻起就斷定了他背後有人,也第一時間就想好了對策。
助理恍然:「原來如此。
」不得不承認,他老闆這招確實很高明。
易慎之的名聲經過易夫人的各種賣力傳播,在公司內部早已成了個心狠手辣冷血無情的人了,那經理若是立刻就招了,易夫人想必會第一時間將髒水潑在易慎之身上,控訴易慎之屈打成招。

《離婚後前夫總想追我俞恩與傅庭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