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靈異詭案調查局
靈異詭案調查局 連載中

靈異詭案調查局

來源:google 作者:好好先生,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夏天 懸疑驚悚

在我們的都市生活中,或許存在許多無法用科學解釋的事情,但這些現象發生之後,往往就需要國家一些神秘部門去調查,可層層詭異的迷霧之後,又是一些什麼樣的撼人真相詭案調查局存在的意義,或許就在此展開

《靈異詭案調查局》章節試讀:

從醫大出來,這件事算是徹底結束了。

但是車裡一點輕鬆的感覺都沒有,氣氛緩慢且壓抑。

可就在我們準備出校門的時候,大門口的五個學生模樣的人,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此時已經是深夜,兩輛車開到了門口時,在我閃了一下遠光燈之後,老遠的就看到了一排人。

這個時候,小見雖然被之前的事嚇了一下,估計也已經發現了這奇怪的幾個人。

石頭,琛和安琪在另一輛車後邊,見我們車突然停了車,他們也順勢停了下來,石頭從後車下來後,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

「天哥,怎麼停車了。」石頭有點疑惑的問道。

我握着方向盤,指了指前方。

安琪也下了車,隔着我們的車子,看向了對面站着的五個人。「那裡怎麼了嗎,我怎麼什麼也看不到,就算有人,大半夜的怎麼不回去,在這所鬧鬼的學校前幹嘛。」

等安琪說完,我直接踩下了油門,開着閃光燈對着這五個人就開了過去,拿着閃光燈直直的照着他們。

路虎車的遠光燈還是很亮的,他們見我開過來後,直勾勾的看向了我和小見,我在車裡甚至能聽到小見緊張呼吸的聲音。

可就在這時,這五個人竟齊刷刷的彎下了腰,對着我們的車鞠起了躬,一直彎着腰,沒有抬起頭來。

我下了車,對着後邊的安琪和石頭說道。「我和小見去你們車吧,這個車…留給需要的人吧。」

小見一臉緊張的趕忙下了車,直接奔着酷路澤跑了過去,特不要臉的坐在了琛的邊上。

琛一臉嫌棄的看了看他,「你離我這麼近幹嘛?」

小見把不要臉的精神發揮到了極致,「我害怕,我想挨着你。」

「你害怕你就要挨着我?我說讓你坐旁邊了嗎?你害怕我就一定要管你嗎?」

在這倆一個行為憨和一個是真的憨的說話中,大家陸續都上了車。

車門關閉,我和琛同時開口,「是那五個學生。」

琛看了一眼,再次躺在了后座上,養精蓄銳起來,又再次的誰也不理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他們或許是在感謝我們,而且他們想回家了,就讓他們上那個車吧,不讓他們上車,我們也過不去。」

說也奇怪,就在我話音剛落,前方的路虎車竟然自己開了起來…..

我們跟着路虎車跑了三個地點之後,路虎車緩緩的停了下來,熄了火,安靜的靠在了路旁邊。

「送佛送到西啊,天老闆。」琛這個時候醒了過來,說了一句話之後,又看向了窗外。

我沒有理他。「大家找個地方吃點飯吧,忙了一天了。事情進展得還算順利。」

自此,琛沒有說一句話,我知道他沒有睡着,不知道又在想些什麼。

路虎車和酷路澤飛速的行駛在郊區的大路上。

離醫大越來越遠,從副駕駛看着那所詭異的學校,現在看起來,感覺這所學校終於平靜了下來。

大家找了一個飯店,兩輛車子先後停在了飯店門口,飯店不大,就是個路邊的吃飯的門臉兒,因為是郊區,消費水平不太好的地方,連續停了兩輛百萬的車子,還是吸引了飯店裡不少人的目光。

我拍了拍琛 「你們這麼厲害的人,難道飯也不用吃嗎?」

琛看了我一眼,拉開車門下了車。

他的銀色長發還是很引人注意的,老闆很識貨的看到了兩輛車,忙殷勤地過來問吃些什麼, 結局不出所料,琛用手指了指我們,意思是問我們,老闆尷尬的笑了一下,開門接待了我們。

大家隨便點了幾個菜,不開車的點了幾瓶啤酒,雖然事情結束了,可是大家情緒不是太好。

小見看大家都不怎麼說話 「其實我覺得…」就在他話還沒說完的時候,我偶然間抬頭,外邊來了三四個奇裝異服的人。

三個人進來後,飯店裡的溫度驟然下降了一些,周圍的食客也陸陸續續的感受到了一些。

「這鬼天氣,一會冷一會悶熱的,怎麼突然又感覺這麼冷了啊。」

「是啊,老闆,開開空調啊,剛下完雨,降溫啊!」

「就是,就是。真奇怪啊,突然這麼冷。」

吃飯的顧客不禁開始起了牢騷。

老闆勸解的同時也趕忙的打開了空調。

「各位,打開了,打開了。可能是天氣的原因,大家吃點熱乎飯,我免費給大家來個熱乎湯。」

在老闆打開空調後,溫度慢慢的有一些緩和,這時我發現,剛來的三個人直接坐到了我們左邊的桌子上,突然,其中一個人直接把頭轉了過來,目光直直的看着我們這邊。

我很自然的看着前方,裝作不知道似的 「小見,我看那個桌子上有一盤醋,幫我拿一下。」

小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邊,明白了過來,去那個桌子上拿了醋。

可結果就在這時,飯店裡的燈突然滅掉了,空調也瞬間停止了工作,由於現在已經是晚上,大家瞬間嚷嚷了起來 「咋回事啊!老闆,咋又停電了!」

「本來就冷,還把空調關了,吃個飯都不安生。」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個不停。

琛抬起了頭,凌厲的眼神直接掃向了左邊剛剛進來的那三個人。

我咳了一聲,琛在注視了三秒後,還是繼續安靜地吃起了飯。

石頭也感覺到了不尋常,沒有說話,默默的去車裡拿下來了背包,又坐了下來,也不吃飯了,強壯的胳膊交叉在胸前,很有氣勢環視起來四周。

老闆急忙解釋 「對不起,大家別著急,今天可能是總閘有些問題,這不是晚上了嗎,又下了一天的雨,有點危險就準備明天弄,不過大家放心,現在我就馬上就去看!」

接着,老闆喊人給大家點上了蠟燭,又趕忙去看總閘。

服務員在每一桌的桌子上放上了蠟燭,這種時候,真沒有感到一絲浪漫的氣氛,相反,與外邊的天氣一樣,多了幾分陰沉與詭異。

雖然現在已經有幾根蠟燭的亮光,但是亮度畢竟有限,大部分還都是黑暗的。

就在大家都在安靜的吃飯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脖子上傳來陣陣的寒意,像有人在吹風一樣,無端的感到,身後那黑暗當中,有幾束目光在盯着我們看,就好像有人能在黑暗中,不受黑暗的影響直接看見我們似的。

我一回頭,身後還是一片漆黑。

外邊又是陰雨天氣,實在看不到眼前的事物,可儘管什麼都看不清,我好像能感覺到,那三個人,正面朝我們,盯着這邊看。

所以 ,我立刻意識到,這些人,在黑暗中,也能看清楚東西…

這時,蠟燭陸陸續續的點亮了起來,屋裡慢慢的也在變亮。

我假裝不經意的扭頭,他們三個也在正盯着我們看。

夥計到達他們三個人那一桌時,說著不好意思,便點亮了他們桌子的蠟燭。

這時,終於讓我看到了覺得他們不正常的現象。

當蠟燭都被點亮時,大家的影子都會隨着蠟燭的火苗閃一下而顫動一下,可他們三個,身後並沒有影子…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他們要幹嘛?陰間的人怎麼來吃陽間的飯。」

夥計把菜單遞給了他們,其中一人伸出了手,指了指菜單上的飯,那雙手,像枯樹枝一樣,黑色乾枯的皮膚滿是傷痕,指完需要的飯菜,他們又安安靜靜的坐在了那裡。

「還行,沒啥問題。估計是吃完就走了。」

「不是沒問題,是不敢製造問題。」琛伸了個懶腰,衝著他們三個走了過去。

「吃完趕緊走,賞你們碗飯,以後不要再來這裡了,陰人有陰人做的事,陽間有陽間的規則。」

那三個人看見琛,竟哆哆嗦嗦的不知道說些什麼,甚至結巴的說不出話來。

由於黑暗的原因,琛直接拿出了一把特別精緻的銀色小短劍,在黑暗中,別人也沒有太注意他。

我一眼就認出來 「花劍銀。」

這把劍,結合陰陽之氣,鋒利可斬萬物。殺陰人積攢陰氣,殺陽人也會積攢陽氣,這把劍只會讓拿劍的越戰越勇,是一把大殺器,只不過這把劍認主,是一把傳說都知道存在,卻不知道誰能是他認定的那個人。」

琛偷偷的拿着短劍放在了一個人的腿上「走?還是不走?別逼我。」

小見看着那把劍,感覺到了寒氣逼人 「人狠話不多啊,琛哥n b!」

我拍了一下小見。「跟我去找老闆聊聊。」

就在這時,燈已經恢復了正常,適應了長時間的黑暗,猛的亮起來,不少人都下意識的捂住了眼睛。

老闆也跑了回來,一臉歉意地看着大家,我對着他走過去,把他喊到一邊,老闆先是一愣 有些不解。

小見直接開口「你這飯店,不幹凈。」

接着老闆好像明白了什麼似的,我找了個沒人的房間,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擺了擺手,示意他過來。

老闆很配合,一進來就關上了門 「哎呀,小兄弟,你們真是高人啊,從你們進來的時候,我就發現了,無論是車子,還是談吐,你可要幫幫我啊!」

「鬧幾天了。」

「唉!別提了,我這小店,本來生意挺紅火的,無論是颳風下雨,都是人滿為患,甚至有的人不惜等着上一桌的客人離開,再坐下來。可把我和我媳婦樂壞了,可自從那一天起,一切就在慢慢的變了。」

老闆從兜里掏出來一包煙,遞給我和小見一人一隻。「那天 ,大概快要到晚上十一點的時候,一輛公交車開了過來 ,我還納悶這個路段沒有公交車啊,又一想,可能是下着小雨的緣故吧,收班的司機師傅晚上餓了,就來吃點飯。」

「然後從車上下來了三個人,接着那輛車便開走了。那三個人舉止行為都很怪,從進了飯店就不說話,指了指要的面,就找了個門口的位置就坐了下來。我還問了他們,你們要是冷的話,就去裡邊點,外邊下雨的天氣,氣溫低。他們木訥的盯着前方的十字路口,沒有回答我,我心想,反正就這最後一單了,他們走了我就打烊了。結果當他們吃完飯之後,遲遲沒有走,就連我收拾好碗筷了,他們還站在那裡,我沒辦法,只能說我們打烊了,讓他們趕緊回家吧。」

老闆說完,又是哆哆嗦嗦的點了一根煙,他大口大口地抽着煙。「從那之後, 他們好像,就賴上我這個門店了,店裡的夥計有的陽氣弱的能看見,有的八字硬的看不見。 」

「有天晚上,店裡的女服務員一直說著冷,還一直說有人在和她說話,但是其他的人都不看見,還有好多次了,不少顧客來了都反應,說你這是什麼店啊,也不管管,別的桌上的人亂竄,一會來我這桌一會去那桌 ,還穿的千奇百怪的,這怎麼吃飯?」

「還有的是剛來的時候,剛上了飯,就吆喝着結賬,說有人總看着他,這飯沒法吃,服務員也納悶啊,說不能啊,我們飯店現在人還不多呢啊,沒有人看着你啊,一說完,那個顧客估計也是明白了一些什麼,這顧客也是老顧客了,所以肯定聽到了一些故事,臨走還留下了二十塊錢,接着便匆匆離去了,從那以後。就一直這樣不太平了。」

「你是說,他一直看向那個十字路口,而且還是坐公交車來的。」我抬起頭看向老闆。

「對對對,小兄弟,你不提醒我還好,你們來看看這個。」老闆拿出手機,翻出來那天的錄像。「你看,這哪是公交車啊,這明明就是一個紙車啊!」

老闆說完,又是一口濃煙吐了出來 「最開始,我還以為那些上了飯,就要結賬走的人,是飯不合胃口,後來老是聽客人這麼說,到了晚上,我和我媳婦還有那些女服務員,大家都聚到了一起,我做了幾個菜,就想着借請大家吃個飯的樣子,一起把這個事說道說道,這一商量,大家就感覺事不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