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鄰家美女太神秘
鄰家美女太神秘 連載中

鄰家美女太神秘

來源:google 作者:王丕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王丕梓 現代言情 郝月雯

王丕梓意外撿到一個監視設備接收器,發現了美麗女鄰居郝月雯的秘密為了幫郝月雯還債,一身痞氣的王丕梓辭職做生意長袖善舞,多錢善賈!沒有雄厚的資金,王丕梓也能把生意做得風生水起......展開

《鄰家美女太神秘》章節試讀:

「什麼郝月雯,郝日文?那麼多借條,我哪有功夫挨個去看?又不是我欠他們孔家人的錢。」黑人不滿地看着王丕梓:「我說小夥子,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怎麼問這樣的問題?」
「好吧,算我的錯,我不問,行了吧。但是,現在,你能不能幫我把身上的繩子給解開了?」王丕梓說。
捆綁王丕梓的繩子有拇指般粗,只見黑衣人雙手往繩子上輕輕一捏,竟然將繩子捏得粉碎,把王丕梓看得目瞪口呆,怪物的手,簡直比鉗子還要厲害,這是人嗎?
王丕梓活動了一下手腳,向黑衣人道歉,黑人說:「我雖然給你鬆了綁,但是,孔家的院子非常寬大,保安很多,你想要出去還不容易,幫人幫到底,你跟我走,我帶你出去!」
聽黑衣人說這裡是孔家的院子,王丕梓感到很是驚訝,單單從這間小屋看出去,外面的院子就非常大,再加上更遠處的好幾幢房子,其面積之大簡直無法想像。
看來,姓孔的來頭真不小!
王丕梓深知黑衣人的厲害,他並沒有逞強,乖乖地跟在黑衣人身後出了小房間。
黑衣人讓王丕梓閉上眼睛,等睜開眼,王丕梓發現,他竟然已經是在外面的街道上。他不由得十分震驚,剛才黑衣人讓他閉上眼睛的時候,他自己動都沒動一下,也沒感覺到有人動他,怎麼就在外面的街道了?黑衣人到底對他做了什麼鬼把戲?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還愣着幹什麼?」黑衣人催促道。
王丕梓突然想到深醉的郝月雯,這大晚上的,郝月雯要是被留在孔家,恐怕凶多吉少。
於是有些艱難地向黑衣人啟齒:「那個,怪物,我有個女性朋友,還在孔家,你能不能幫我把她救出來?」
「你說的是那個喝醉酒的年輕女孩吧?」
「你怎麼知道?」王丕梓有些驚訝。
「我怎麼不知道?」怪物大概誤以為王丕梓瞧不起他,微微有些生氣:「你和你朋友被帶進孔家的時候,我全都看到了。」
「既然這樣那,您能幫我的忙嗎?」
「當然可以,正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只要是做好事,我怪物都樂意。」說完,怪物轉身身影一閃,頓時沒了蹤影。
王丕梓再次暗暗震驚,這怪物還真是怪物,像一陣風似的,閃了一下就沒了蹤影,能不能別這麼快?
還不到10分鐘,怪物就將郝月雯給抱出來了。
把郝月雯給王丕梓的時候,怪物冷冷地提醒道:「你可是答應我下個星期天跟我一塊去完成一件大事的,到時候可別食言,不然的話,你會生不如死的!」
「怪物,你儘管放心好了,我王丕梓向來說到做到,絕不食言,下個星期天,我一定會赴約的。」
「那就好!下個星期天早上,你在公園門口等我。」黑衣人交代完畢,轉身一閃,頓時沒了蹤影。
王丕梓轉身往身後看了看,只見孔家大院里,火光衝天,火還在熊熊燃燒。
好不容易從孔家逃出來,王丕梓不想在這裡久留,他抱着郝月雯在路邊攔了一輛車,徑直回出租屋。
郝月雯今晚值夜班之前早就把兒子歡歡給哄睡。
抱着郝月雯回到出租屋,王丕梓從郝月雯身上摸出鑰匙,把他家的門輕輕打開,再輕輕地將她抱進卧室。
郝月雯仍然在深醉當中,根本沒有意識,看着這張緋紅的美麗臉蛋,王丕梓神情有些恍惚,他低下頭,在郝月雯美麗的臉蛋上輕輕地親了一下,自言自語道:「雯姐,我是真心喜歡你的,今晚聽說你被別人帶走,我心裏有多焦急你知道嗎?……」
在傾訴完對雯姐的感情之後,王丕梓到洗手間打了一盆涼水,用毛巾沾涼水敷在郝月雯的額頭上,給她做冷敷。
在此期間,王丕梓還喂郝月雯喝了一些溫開水。
冷敷和溫開水很快起了作用,郝月雯雙頰的潮紅慢慢退去。
又過了半個多小時,郝月雯嘴裏發出嬰寧的聲音:「我不喝酒,我不要喝酒,你們別逼我喝酒……」
聽到這帶着哭腔的祈求聲,王丕梓的心一陣絞痛,今天晚上,那個姓孔的混蛋不知道逼郝月雯喝了多少酒,郝月雯才嚇成這樣!
「雯姐,沒人會逼你喝酒的,你已經回到家了。雯姐,你醒醒啊……」王丕梓雙手按着郝月雯柔軟的雙肩,輕輕地搖晃了幾下。
過了好一會兒,郝月雯才緩緩地睜開眼睛,朦朧的眼神中微微地有了亮光。看到王丕梓,她感到難以置信,不相信這是真的,於是,抬手揉了揉眼睛又再仔細地看了看。
當確定眼前的人就是王丕梓,郝月雯皺紋皺了皺眉頭,仔細回憶了一下,終於記起深醉之前發生的事兒,不由得一驚,掙扎着想坐起來:「痞子,這裡是什麼地方?」
「雯姐,你別亂動!」王丕梓伸出雙手,按着郝月雯的雙肩,讓她躺回到床上:「這裡是你家,你剛才喝醉了酒,是我把你帶回來的!」
不知道為什麼,郝月雯眼淚突然嘩啦啦往下流,她抹了一把眼淚,哽咽道:「痞子,你不該把我帶回來,你應該讓我留在那裡繼續陪他喝酒。」
「雯姐,那混蛋把你帶到五星級酒店總統套房,不是讓你喝酒,而是……」王丕梓想起在五星級酒店總統套房看到的那一幕,心裏突然憋了一團火,氣得說不出話來,他長長地舒了口氣才繼續說:「雯姐我要是不把你帶回來,那混蛋可能就把你給糟蹋了!」
「可是……」郝郝月雯小嘴翕張,想說些什麼,卻說不出來,眼淚繼續一個勁兒地往下流。
看到郝月雯哭得這麼可憐,王丕梓心裏一陣絞痛。「雯姐,你能不能別哭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告訴我,我一定幫你解決的!」
這幾年來,從來沒有人像王丕梓這麼關心郝月雯,郝月雯人心裏很感動,她控制不住,一下子環腰抱住王丕梓,頭深深地埋在他寬厚的胸膛:「痞子……」
王丕梓做夢都渴望跟郝月雯擁抱,眼下,被郝月雯主動擁抱着,他也反過來緊緊地擁抱着郝月雯:「雯姐……」
王丕梓剛給了郝月雯一個深吻,郝月雯卻將他給推開了:「痞子,你把我救出來,我非常感謝你,但是我的事情真的不用你管的!」
「不行!你的事兒就是我的事兒,我一定要管!」王丕梓雙手按着郝月雯的肩膀,很霸道地說道。
「痞子,不是姐不讓你管,而是姐的事兒,你管不來。姐不想連累你,知道嗎?」郝月雯淚眼朦朧地說。
「管不了我也要管!雯姐,你快點告訴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兒?」王丕梓有些着急了,使勁兒地搖晃了一下郝月雯。
郝月雯卻搖搖頭,一個勁兒地撒淚,不肯把心事告訴王丕梓。
王丕梓突然想起,姓孔的男子曾經告訴過他,郝月雯欠他400萬,便脫口問道:「雯姐,你是不是欠了那個姓孔的混蛋的錢?」
聽王丕梓這麼說,郝月雯感到有些驚訝,她抬頭淚眼朦朧的看着王丕梓:「痞子,你是怎麼知道的?」
「這麼說,你真的欠了姓孔的400萬?」王丕梓十分驚訝地看着郝月雯,如果郝月雯真的欠了姓孔的400萬,這個忙他真的很難幫得上,他自己都欠着別人錢呢,哪裡有錢幫郝月雯還錢?
「嗯!」郝月雯咬咬牙,點了點頭,眼淚又一個勁兒地流。
王丕梓頓時愣住了,別的什麼忙他可以幫,唯獨錢的忙他幫不上。
「痞子,謝謝你今晚救了我!我的忙你幫不上的,你回去吧!」郝月雯咬了咬牙,使勁地將王丕梓往外推。
「雯姐,我說過幫你的忙就一定幫!不就400萬嗎?我一定會想辦法掙錢幫你還債的!」在短暫愣了片刻之後,王丕梓以十分堅定的口氣說。
「可是,你自己都租房住呢,哪裡來這麼多錢?」郝月雯微微驚訝地看着王丕梓。
和王丕梓當了好長時間的鄰居,王丕梓的情況,她多少是了解的。她知道王丕梓在一家模特公司給老總當司機,一個月才幾千塊錢。就這幾千塊錢都不夠還人家的利息,更別提400萬了。
「雯姐,我現在是沒錢,但是我會想辦法賺錢的!」王丕梓大聲說。
郝月雯的目光頓時暗淡下來,王丕梓說的倒是輕鬆,這可是400萬,不是4萬塊錢,他打工要什麼時候才能夠掙得到?
郝月雯凄然地笑了笑,抬手慈愛地在王丕梓臉頰上撫摸了一下:「痞子,你有這份心,姐就很高興了,姐的事兒不用你管,姐自己會解決的!」
「姐,你怎麼不相信我呢?你是不是以為我沒錢,所以可以跟我保持距離?」像別的沒錢的男人一樣,王丕梓的心很脆弱,很敏感,他懷疑郝月雯是因為他沒有錢,所以才故意跟他保持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