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厲少寵妻至上
厲少寵妻至上 連載中

厲少寵妻至上

來源:google 作者:塗花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簡安安 蘇子萱

「老公…」「乖,我在…」雲城身份最尊貴顯赫的男人細心的替她塗抹着藥膏,嘴裏吐出的話卻霸道且冰冷,「敢讓你受到傷害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簡安安囧,她只是不小心在台階上摔了一跤而已第二天,台階被移位平地,還鋪上了一層波斯地毯一次意外,簡安安不小心惹上了大名鼎鼎、發光發亮的厲少,全城的人都知道厲少潔身自好,揚言終身不娶,卻唯獨對她,捧手裡怕摔了,含嘴裏怕化了厲太太負責拍戲,厲少負責寵老婆寵兒子,寵天寵地寵翻天展開

《厲少寵妻至上》章節試讀:

  「來不及了……」厲少霆的話音剛落,便忍不住……

  隨後,他發現,這個女人竟然還是……

  「我會對你負責的。」厲少霆說完,就……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結束了!

  簡安安都快要沒有知覺了,眼中只有男人腰間的那個雄鷹紋身……

  「女人,你叫什麼?我說過會對你負責的,明天我們就去領證。」厲少霆摟着臉上泛着紅暈的簡安安,溫和的說道。

  隨後,他就伸手想要將簡安安眼睛上的面具摘掉,也好讓他知道,未來厲太太的長相。

  簡安安休息了一會兒,恢復了一些體力,見厲少霆靠近,頓時一把推開了他,撿起地上散落一地的衣服,胡亂的穿在了身上,怒罵道:「混蛋,我才不要你負責!」

  說罷,她轉身就想跑。

  「女人,你給我站住!」厲少霆立刻高聲說道。

  簡安安怕厲少霆會追她,連忙撿起地上他的衣服,一起抱着從房間里跑了出去。

  厲少霆追到房間門口,眼睜睜的看着那個小女人的背影越走越遠,他頓時開口大聲的說道:「女人,記住我的名字,我叫厲少霆,你隨時都可以來找我。」

  簡安安太慌亂了,只顧着逃,卻壓根沒有注意到厲少霆究竟說了些什麼。

  厲少霆收回眼神,突然看到地上有一條桃花形狀的項鏈。

  他連忙將它拾起,眼裡閃過一抹瞭然,他不會有這種東西,所以一定是那個小女人留下的……哼,女人,你逃不掉了!

  簡安安一路逃離酒店之後,連忙將眼睛上的面具和厲少霆的衣服全部扔進了垃圾桶里,這才發現外面的天已經全黑了,蘇子萱和陸寒陽的訂婚儀式也已經舉行完畢了。

  簡安安心中十分難過,隨意的往後一瞥,突然瞥到了旁邊的酒店海報,只見上面清晰的寫着四個大字——假面舞會。

  簡安安再也忍不住,蹲下來,抱住自己嚎啕大哭了起來。

  沒有了……

  她什麼都沒有了……

  沒有爸爸,沒有媽媽,沒有陸寒陽,就連自己的第一次,也被一個連長相都不知道的男人給奪走了!

  ……

  五年後。

  六月驕陽似火,片場里熱火朝天,褪去了簡家大小姐光環的簡安安,正穿着一身路人戲服,在劇組裡做着群演。

  她正狼狽的埋頭整理着道具。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群演里忽然爆發出了一陣歡呼,好像是女主角來了。

  簡安安是昨天剛應徵到這個劇組的,還不知道主演是誰,她好奇的站起身來張望,只一眼,她就認出了那個被眾人簇擁着下車、排場十足的女演員。

  竟然是蘇子萱!!!

  看到蘇子萱,簡安安就頓時想到了五年前的種種,心裏恨意翻湧。

  在媽媽死後,爸爸就娶了蘇母,蘇子萱也從一個小三的女兒搖身一變,成為了簡家的千金小姐。

  更是進入了娛樂圈,成為了女主角,星途一片光明。

  而她只是劇組一個打雜的群演而已!

  現在的她,最好還是不要跟蘇子萱碰面。

  簡安安扭頭往相反的方向走去,剛剛邁步,腳腕就被一根話筒線絆住了,她驚叫一聲,向前撲去。

  就在她以為自己要摔倒的時候,腰上忽然一緊,待她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落入了一個寬闊溫暖的懷抱中。

  「你沒事吧?」

  頭頂輕柔熟悉的話語聲讓簡安安一怔,她抬起頭,愣愣的看着這個近在咫尺的男人。

  是陸寒陽!

  陸寒陽救她只是舉手之勞,但抱住了簡安安之後,她身上那股似曾相識的馨香,讓他的心頓時為之一動。

  這股味道好熟悉,好像在哪裡聞到過,但是卻又想不起來了……

  陸寒陽扶着簡安安站穩,迎着她驚愕中帶着哀傷的目光,他鬼使神差的開口提醒了一句:「當心一點。」

  簡安安看到陸寒陽的眼神,頓時鼻子一酸,他看她的樣子完全是在看陌生人一般,即使過了五年,他依然沒有記起她。

  簡安安瞟到了他手上的訂婚戒指,心中更加的刺痛起來,道謝的話還未說出口,蘇子萱的聲音就從他們背後傳來了:「寒陽,你們在幹什麼?」

  她的聲音清亮,惹得周圍的人紛紛看了過來。

  陸寒陽坦蕩蕩的鬆開了手,走向蘇子萱,語氣很是溫柔:「有個群演差點絆倒,我就扶了她一把。」

  竟然敢覬覦她的寒陽!

  蘇子萱氣得咬牙,挽住了陸寒陽的手,給灰頭土臉的簡安安,以及劇組所有的女人來了個下馬威:「當群演就把腦袋放機靈點,這些道具要是磕了碰了,就憑你賺的那點小錢賠得起嗎?」

  陸寒陽無奈一笑:「好了,化妝師等你很久了,我們過去吧。」

  「嗯,我聽你的。」蘇子萱小鳥依人的點了點頭,然後在旁人看不見的地方,狠狠的剜了簡安安一眼。

  但就是這一眼之後,她突然發現,這個群演的身影好像有點熟悉,像是在哪裡見過似的……

  不過,簡安安很快就低頭搬道具去了,蘇子萱疑惑歸疑惑,也不可能放棄身段,親自去問一個群演的名字。

  見蘇子萱離開之後,簡安安這才鬆了一口氣,看樣子今天的妝沒有白化,蘇子萱好像並沒有認出自己,否則的話,以她歹毒的性格,是不可能就這麼輕易的放過她的!

  一陣折騰之後,戲就準備開拍了。

  蘇子萱在這部民國劇里扮演的是一個愛上富家少爺的卑賤歌女,這場戲是她被少爺的家人羞辱之後,哭着跑進大雨中的場景。

  一會兒要人工降雨,簡安安正在提前給大家準備毛巾。

  就在這時,她突然感受到了一股讓人很不舒服的視線,結果剛一抬頭,就跟蘇子萱的目光對上了!

  簡安安的心裏,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厲少寵妻至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