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靳封臣江瑟瑟
靳封臣江瑟瑟 連載中

靳封臣江瑟瑟

來源:外網 作者:葉蓁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葉蓁 葉鋒蘇凝霜. 玄幻魔法

錦城,第一醫院,最好的婦產科手術室內。江瑟瑟忍受着肚子里傳來的陣痛感,全身都在冒冷汗,雙手死死抓着產床旁邊的護欄,指關節泛着青白。旁邊助產的醫生見狀,輕聲安撫她,「別怕,孩子很快就會平平安安出生,忍一忍就過去了。」江瑟瑟頷首,眼眶卻微微泛紅,內心滿是不舍。生下來,孩子就得被抱走了。懷胎十月,看着小傢伙一點點在肚子里成長,儘管她努力不去與之聯絡感情,可在這一刻,心還是狠狠被揪痛。對不起,對不起……江瑟瑟紅了眼眶。她不是不想要這孩子,而是不能要。她不過是個代理。生完孩子,拿了錢,就不能和孩子有任何瓜展開

《靳封臣江瑟瑟》章節試讀:

「沒什麼。」
江瑟瑟不在意地擺手,然後眼睜睜的看着父子兩離開。
屋內,轉眼空了起來,江瑟瑟有些恍惚了一下,旋即拍拍腦袋,心說自己這是怎麼了。
不過是剛認識一天不到的孩子,怎麼就這麼不舍。
大概是因為小寶太惹人愛了吧?
……
夜色降臨,華麗地邁巴赫,在馬路上划過一道亮色。
車廂內,氣氛凝結。
小寶賭氣的將腦袋瞥到一邊,看都不看他爹一眼。
靳封臣有些頭疼的捏捏眉心,也不打算哄。
家裡人過分寵溺,養成這性子,總該有個人來調節。
車子一路到了家門口。
車門才打開,小傢伙就一溜煙爬下車,嗖的往屋裡跑。
沿途的傭人管家問候,都沒回應,徑直回了房間,關上房門。
不一會兒,裏面傳來一陣噼里啪啦的摔東西聲音。
甚至還有玻璃被打碎的聲響。
管家在門外聽得心驚膽顫,急忙去找靳封臣,「少爺,小少爺這是怎麼了,一個人關在房內發脾氣,可別傷到自己才好啊。」
靳封臣眼色沉了沉,道:「別理他。」
管家哪能不管。
老爺和夫人疼小少爺疼得跟眼珠子似的,要是傷到,估計又要吵鬧。
到時候整個家,雞飛狗跳,頭疼的還是少爺啊!
「少爺還是去看看吧,小少爺畢竟還小,鬧脾氣也是正常,好好哄,也是能聽進去的。」
靳封臣捏捏眉心,只好去敲門,「靳北宸,你要鬧到什麼時候?」
門內壓根沒人理會,噼里啪啦聲響依舊,末了還傳來一道悶哼。
管家和靳封臣心中都是一緊。
靳封臣乾脆利落抬腳,踹開了門。
就見小傢伙跌坐在地上,手指被割破了口氣,正在流血。
管家大驚失色,急忙喚來傭人,「快,快去拿醫藥箱。」
靳封臣跨過滿地廢墟,三兩下把人抱起來,眼底又怒又無奈,「現在高興了?」
小寶抬起頭,「我要找瑟瑟阿姨。」
靳封臣,「這麼晚了,不準。」
小寶開始掙扎,「那我不包紮,你放開我,我最討厭爹地了。」
靳封臣頭疼欲裂,耐着性子道:「你為什麼會喜歡她?你跟她認識不到一天!」
「我就喜歡瑟瑟阿姨,她有媽咪的感覺……」
小寶紅着眼眶,可憐道。
靳封臣面色一滯,所有的怒氣,似乎都消散了下去。
他還以為,他和別的小孩不同,不會想要找媽媽。
以往老夫人也物色了不少名媛千金,想要給他一個完整的家庭,可這小子都看不上。
結果現在卻對一個認識不到二十四小時的女人,說有媽咪的感覺。
靳封臣,心情很複雜。
那個女人,他都還沒了解過。
「先包紮,其餘的事,回頭再說。」
「包紮完去瑟瑟阿姨那。」小寶堅持。
「已經很晚了。」靳封臣試圖說服。
小寶開始哭,淚水嘩嘩地,「我不要爹地了,走開。」
管家在旁邊很是擔心,連忙勸說,「少爺,您就同意他吧,這傷口再不包紮,血都要流幹了。」
話有點誇張,但畢竟也是傷口。
靳封臣咬牙半天,最後只能無奈妥協,「不許哭,包紮完傷口,我就帶你去。」
小寶聞言,立刻停止哭泣,小肩膀還一抽一抽的。
等包紮完,靳封臣二話不說,抱着人又離開家。
……
彼時,江瑟瑟剛洗完澡。
門鈴再度急促響起。
疑惑去開門,就見一大一小站在門口。
江瑟瑟:「……」
靳封臣抱着小寶,走了進來,開門見山道:「江小姐,如果不麻煩的話,可能要叨擾你一晚了,小寶一直吵着要找你。」
江瑟瑟一喜,連忙接過小寶,擺手道:「不麻煩不麻煩。」
靳封臣唇微微一揚,「那就好。」說完,自顧自到旁邊沙發上坐下。
江瑟瑟有點懵逼。
他……這是不打算走了嗎?
留下來的,不是只有小寶一人嗎?
「靳先生,你……」
「嗯?」靳封臣一臉理所當然,「看你這也沒多餘的房間,我睡沙發就可以。」
江瑟瑟目瞪口呆。
什麼叫睡沙發就可以?
他還真要留下來啊?
靳封臣清楚的看到她臉上的變化。
看這表情,似乎還有點不情願?
要知道,這整座錦城,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妄想爬上他的床,又費勁多少心機想攀上靳家。
倒是頭一回瞧見這樣的。
看着倒是有趣。
靳封臣也沒拆穿,只是滿臉興味道:「有問題?」
「呃,沒問題,呵呵……就是覺得我這沙發有點小,您睡這有點委屈了,所以……您完全可以先回去,小寶交給我,你明早再來接走就可以。」
實在沒必要住下來啊!
我可是個單身弱女子,要是被人知道和陌生男人待一晚上,以後還要不要嫁人了?
靳封臣輕笑道:「委屈倒是不至於,不過,江小姐要是願意分我一半床,我也是願意的。」

《靳封臣江瑟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