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掠奪:開局相親失敗被送精神病院
掠奪:開局相親失敗被送精神病院 連載中

掠奪:開局相親失敗被送精神病院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小葡萄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沈京冰 愛吃小葡萄 都市小說

【掠奪+相親+大佬+精神病+末日倒計時】開局綁定掠奪系統被逼相親,沒想到相親對象是高冷御姐,沈京冰全程不幹人事兒,不想還是被相親富婆看上,開玩笑,他怎麼可能毫無下限?「富婆,房間號報一下,謝謝」搞錯了,他可是二百天後拯救人類的英雄,雖然莫名其妙被老媽送去了精神病院,卻意外發現精神病院的隱藏勢力……精神病院的病人不一般,沈京冰決心去看看,不想墜入另外一個虛擬時空,被另外一個自己胖揍覺醒技能吸星大法,對面秒慫「別打,我是未來的你!」展開

《掠奪:開局相親失敗被送精神病院》章節試讀:

他裝成精神病一定是為了掩人耳目,對,一定是這樣的!

白若溪沉了臉,看向沈京冰的臉滿是敵意,「把他給我關進重症監護室!」

「大姐,他救了整個精神病院,是英雄。」

白歆語還想說什麼,白若溪直接轉身離開沒給她機會。

都這樣誰敢當英雄?沈京冰翻了個白眼兒有些無語。

「抱歉,我會跟大姐好好說說的。」

白歆語回頭,一臉歉疚地看着沈京冰,她面色潮紅,飽滿地紅唇一張一合,似乎很是心急。

這麼好看地姐姐自己又怎麼忍心怪罪?

「沒關係,重症病房在哪?快帶我去吧,省的你姐姐說你。」沈京冰不以為意催促道。

「好。」

白歆語眼眶微紅,很是感動。

夜色寂寥,沈京冰躺在重症病房的床上百無聊賴的看着窗外,雖說這名字聽起來不好聽,可這裡的硬件設施卻比普通病房不知道好上多少倍,而且單人單間,旁邊還是院長辦公室,做起事情方便許多。

沈京冰一度懷疑,白若溪是為了讓自己保護她才把她放到這兒的,畢竟皿鬼兇猛異常,沒幾個敢上的。

「吱呀——」

門忽然被打開,入目的是一身勁爆火辣,魅惑十足的白若溪。

她抵着門邊,**傲人的身姿微微前傾,露出事業線,抓人眼球,在月色的映襯下多了幾分嫵媚。

「你怎麼來了?還穿成這樣?」

沈京冰驚得彈坐起身,這料子少的不是一點半點,正常男人哪裡把持得住?

這傢伙不會是來勾引自己的吧?沒理由啊,自己只是個神經病而已。

「死鬼,人家穿成這樣也不知道表示表示。」

白若溪淡笑着上前,玲瓏的身段一覽無遺,讓人血氣翻湧。

神經病嚇得連連後退,抵在牆上退無可退。

「我……可不是那麼隨便的人。」

看着對面小人兒白皙無暇的肌膚,沈京冰還是不爭氣的吞了口口水。

從前頂多見過小黃人兒,真槍實彈的東西他哪裡見過?更何況面前的還是一個絕色美人!

「隨便?我也不是那麼隨便的人……」

女人細嫩的小手輕輕划過他的喉結,白皙的皮膚沒有一絲毛孔,吹彈可破。

沈京冰實在想不通,這樣的佳人獻身自己的原因。

心甘情願倒是能勉強接受,但若是陷阱……

白若溪水潤光澤的唇瓣靠近,沈京冰猛地睜大眼,正想抵抗懷裡的香軟卻直接一空。

「沒趣,你不是賽班派來的男人?那你是哪個組織的?」

塞班人員出了名的好色,如果真是塞班,剛才早就抱着她到床上**了。

「什麼跟什麼?我沒有跟任何幫派。」

沈京冰捂好自己的小心臟兒,鬆了口氣。

好險,自己守了那麼多年的身子差點兒交代了。

「沒有參加幫派?」白若溪頓時來了興趣,「那你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姐妹幫?」

沈京冰唇角一抽,白她一眼,「你看清楚,我是個堂堂正正的男人。」

還姐妹幫?當他是什麼人!

「別急着拒絕嘛~我們姐妹幫就我們五個姐妹,而且加入了我們的幫派非但可以跟我們五姐妹一起住,還可以任意加入其他幫派,我們五姐妹絕對不會插手。」

白若溪說著,帶着絲絲蠱惑。

跟五姐妹一起住?他像是那麼沒原則的人?

「你們是為了什麼?單純的想讓我保護你們?」

跟陌生男人一起住,虧她們五姐妹一起住,虧她們想的出來。

「對啊,你這麼英明神武一定不會拒絕我的吧?」

白若溪眼神微閃,那期盼的眸子帶着星光點點,讓人不忍拒絕。

沈京冰破天荒的服軟,「加入你們可以,但我暫時不想跟你們一起住。」

他現在還有要事掩人耳目,他倒不知道是為了誰,總之李道成不會害他就是了。

「當然可以!」白若溪唇角帶着笑意,自己果然沒看錯人。

……

秦洛語被送回家,剛醒來就看見一旁的沈清霞有些驚訝,「媽,你身體不是還沒好嗎?怎麼出院了?」

「你這丫頭,媽當然是擔心你,沈京冰那小子就是我們一直要找的人,無論如何,你都要找到他嫁給他,否則你爹死不瞑目……」

沈清霞眼眶通紅,整個人像是蒼老了不少。

那日的場面太過血腥,現在想起來還是心有餘悸。

「他母親說他在普光寺,可我總覺得沒那麼簡單。」

秦洛語嘆了口氣,現在不僅是她們想要自己嫁給沈京冰,就連她自己都想嫁給他。

居然敢丟下她,真是翅膀硬了該砍了。

「不管怎麼樣,明天還是走一趟,能碰到語氣好些哄着他去登記。」

「知道了媽。」

精神病院重症病房內。

「今天特地來請沈先生加入我們烏托邦,獻禮三十金。」

「沈先生別聽他的,加入我們馬奕幫,天下駿馬隨你奔馳!」

「加入我們鬼門幫,獻金一千兩,別理這倆摳搜的幫派!」

「不,還是加入我們幫!」

十幾個幫派在底下爭搶着,場面十分混亂,沈京冰看着李道成緊皺的眉頭,「這裡沒有你選中的?」

大早上母親就來電話說要聽李道成的,否則打斷他的人腿,緊接着就來了一群探視他的幫派,天知道有什麼好選的?

這東西不就跟高考一樣,擇優錄取?

他瞅着那一千金的還不錯。

「這種事情馬虎不得,你以為你去了是做小弟甚至只掛個名?」

「難道不是嗎?我初來乍到難道還要做人家幫派的幫主?」

「正是。」李道成露出笑顏,「不愧為天選之子,覺悟就是高。」

沈京冰:他說什麼了?

「諸位,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只是我暫時不想加入任何幫派,還請諸位回去吧。」

沈京冰開口,頓時打斷了爭論不休的人群。

「沈先生,我們是誠心誠意邀請您加入的,您要是覺得禮金太少我們可以翻倍。」

「對啊,我翻十倍!」

「我翻百倍!」

場下再次沸騰,震耳欲聾,丐幫默默收起自己手中的破碗,站到犄角旮旯。

他們的禮金實在拿不出手,只有一個破碗加十枚銅錢。

李道成視線落在牆角那身穿破布的人身上,心中有了答案。

「各位安靜,我們家京冰早就有了心儀的幫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