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陸婉婉劉旭齊
陸婉婉劉旭齊 連載中

陸婉婉劉旭齊

來源:外網 作者:太子爺的將門毒妃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太子爺的將門毒妃 玄幻魔法

向婉為了替父報仇,為劉康齊付出了一切,卻沒想到這一切都是騙局!欺辱自己的是他,殺害父親的是他,滅自己滿門的幕後黑手也有他的手筆!自己付出所有,卻落得個被野狗分食的下場!重活一世,昔日的將軍府小姐轉生變成了丞相府不受寵的嫡出大小姐,這一世,她必要讓劉康齊血債血償!只是這位太子殿下,你為什麼這麼看着我?不是說好只是合作關係嗎?展開

《陸婉婉劉旭齊》章節試讀:

「殿下,你來此並非好奇我所留之言,而是……想殺我!」眉心緊蹙,向婉滿心自嘲,劉旭齊做事不按常理,怎會如她期望進行?
「呵~」不屑從唇角流露,劉旭齊指尖收緊,見她面露痛苦越發瘋狂,「本宮從未將你看在眼中。」
他來此,為劉康齊,為陸相!
喉間被掐,呼吸不通,死亡氣息籠罩,向婉心驚,她不能死。
掌心微抬欲出手,向婉眼角瞥到一人影,只得放棄,困難道:「一片真心錯付,劉康齊妄圖用我性命陷害殿下,陸相試圖姐妹替嫁,全然不顧我死活!親人無情,愛人無意,我若不自救,只死路一條!殿下,你我身份懸殊,經歷何其相似?你可願施捨半分信任?」
太子劉旭齊表面光鮮亮麗,所受之苦誰能看到?
琉國上下,提到向豐必有劉旭齊,提到劉旭齊必帶向豐。
一護國將軍一太子,風馬牛不相及,偏因嗜血毒緊密相連。
沒錯,二人皆中嗜血毒,皆需飲血苟且偷生。
上一世死亡之際向婉已知真相,嗜血毒非敵國所下,而是劉康齊所為。
「殿下,若我有異心,也不會告知你真相。」胸膛空氣將盡,陸婉婉眼前朦朧不清,只憑求生欲說出最後之言。
身為向豐之女,她親眼見證向豐由百姓口中護國神明到魔鬼!
將軍茹毛飲血,世人都不能接受,何況是君主?
劉旭齊由百姓稱讚的完美儲君至今日,必是看清人心,看清前路的自我放逐之舉。
大好前程一朝被毀。
焉能不痛?焉能不恨?
脖頸上的鉗制消失,向婉跌坐在地大口呼吸。
胸膛疼痛未去,她卻放了心,如她所料,劉旭齊活在仇恨中。
「身為相府嫡女,愛慕劉康齊,是錯!我無法改變前程,卻能掌握往事,或許殿下不信,或許殿下認為我一女子,與你無利,但請殿下放心,我會證明有資格站在殿下身旁!」
向婉掙紮起身,單薄身體卻如高牆般堅固。
冰封的心,微微顫動,劉旭齊臉色難看,被他拋棄四年的心,似為眼前女子不受控制。
她說他們兩人相似,確實如此。
身份尊貴,卻被親人拋棄,世上繁華萬千,卻無前程欣賞。
人盡皆知,太子暴虐,茹毛飲血,不堪儲君大任,琉皇慈愛,重守諾言,佑太子平安。
可誰知,琉皇此舉只為安撫他母族力量?
他身中奇毒,不知苟活幾日,人生在世須盡歡,不如墮落。
今日之前,他真沒想到還能找到同悲之人。
兩匹孤狼,兩顆孤心,終究相遇。
心中波瀾起伏,劉旭齊面上鎮定自若,他居高臨下凝視向婉,漫不經心道:「想與本宮合作,首先證明你有這個價值和資格!」
向婉心中喜悅,她雖不知劉旭齊為何同意,但此結果,已是圓滿。
「如果連眼下都過不了,無需陸相出手,本宮會親手殺了你。」劉旭齊在笑,薄唇盪開,容顏絕世,可偏毫無溫暖,只余冰冷。
向婉回頭,翠香在遠處焦急踱步,想上前卻恐懼劉旭齊。
陸婉婉能發現翠香,劉旭齊自然也能。
唇角揚開,傾城容顏明媚,向婉毫不介意脖脛上的掐痕,大方呼喚翠香上前。
翠香跪地行禮後小心翼翼說道:「大小姐,相爺請您過去。」
皆在意料之中,她後退一步:「殿下,請!」
劉旭齊也不客氣,大方走在前面。
翠香欲言又止,小心看了劉旭齊一眼便冷汗淋漓,陸相有令,只請大小姐,而非劉旭齊同去。
可她不敢說,怕剛開口便人頭分家,她剛才看的清楚,劉旭齊差點掐死她家大小姐。
心中忐忑下翠香將兩人帶到陸悠悠閨房。
陸相與劉康齊未料到,劉旭齊仍在相府,一時間不知該如何開口。
「父親,王爺,叫婉婉前來不知何事?」向婉明知故問。
陸相盯着她面色難看,氣惱拂袖,卻未開口。
恰好,大夫從屋內走出,彙報情況:「三小姐福運無雙,毒素髮現得早,救助及時,已脫離危險,無大礙!」
一句話,陸相放了心,激動的說道:「上天保佑,上天保佑!」
陸相寵愛陸悠悠,發自真心無需偽裝。
向婉垂眸靜立面色無異,似已習慣。
「婉婉。」見她事不關己的模樣,陸相怒火中燒,凝眉質問:「你妹妹中毒,你為何毫無反應,還是你已知曉?」
面對陸相質問,陸婉婉掀起眼皮,眸光掃過眉目深沉的劉康齊,落在陸相身上。
「妹妹中毒無恙,有父親照看,我何須擔憂?」她垂眸,肩膀微動,委屈到哭泣。
何時變的伶牙俐齒?
陸相唇角微動,顧及劉旭齊在場,沒有直言反而看向大夫。
大夫心領神會,小心言道:「稟相爺,三小姐所中之毒,毒素猛烈快速,想必下毒之人,猶在府中!」
「翠香,小姐今日食用過何物?」略一思索,陸相詢問陸悠悠貼身侍女。
翠香跪地,瑟瑟發抖:「小姐今日未用餐食,只……喝了茶水!」
向婉唇邊嘲諷一閃而過,劉康齊與陸悠悠情投意合,無下毒動機,劉旭齊身為儲君,無需毒害相府小姐,陸相身為人父,可以排除在外!
餘下的她,有動機,有理由,有機會。
「婉婉,你可有話對為父坦白?」面色陰沉,陸相語氣失望,似已確認是她所為。
向婉面露無辜,疑惑反問:「父親要女兒坦白什麼?」
陸相尷尬,大庭廣眾之下,他總不能沒證據便指認自己女兒,可此事只能是她所為。
「蠢!」安靜的空氣中,劉旭齊譏笑出聲,毫不留情道:「陸相認定你毒害他女兒,逼你認罪呢!」
陸相被說中心事面色尷尬,剛想開口便見垂着眼帘、面容委屈的向婉抽噎道:「往日我與三妹雖有不和,但近日已化解,三妹對我姐妹情深,我又怎會毒害與她?父親未查真相便懷疑女兒,太過偏心!」
往日的陸婉婉懦弱愚鈍,面對無端指責不敢反駁,只默默流淚。
陸相認為此次仍是如此!
如今面對向婉質問,陸相震驚,這是自己無用的女兒?
饒是劉康齊亦感驚訝,眼前女子面容絕色與往日無異,但美眸流光婉轉,面帶倔強,毫無往日懦弱。
身為盛京第一美人卻不得喜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陸婉婉懦弱無用,上不得檯面。
此等品行,為妾足夠為妻不足。
此時,陸婉婉身着白衣,雖委屈,但眉宇間散發的沉着機智令她傾城容貌更上一層樓。
劉旭齊揮手,令小廝搬來凳子,拿來瓜果,翹着二郎腿,十足的看戲模樣。
一瞬間,陸相面如鍋底,卻敢怒不敢言,更將怒火發泄在向婉身上。

《陸婉婉劉旭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