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美女總裁的妖孽高手
美女總裁的妖孽高手 連載中

美女總裁的妖孽高手

來源:google 作者:張一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一航 江飛燕 現代言情

曾經他是令人聞風喪膽的龍牙特戰隊的隊長,被一紙婚約,讓他重回都市,雖然帥的讓人羨慕嫉妒恨,卻在都市中創造了自己的精彩人生!展開

《美女總裁的妖孽高手》章節試讀:

金海市,皇家一號KTV。

KTV內,音樂火爆,裏面的俊男靚女,在搖滾音樂的刺激下,盡情搖擺風騷。

就是站在KTV門口,都能聽見裏面鬼哭狼嚎的聲音,異常的刺耳。

而張一航在家裡和冷若霜大吵一架,心情極度不爽,才來到KTV內唱唱歌喝喝酒,排解一下心裏的鬱悶。

順便前來泡泡妹子。

「服務員,給我開一個房間,最大的那種。」張一航淡淡的說道。

「先生,你們幾位?」

「就我一個人。」

聽到服務員這樣問,張一航有些不悅的說道。

「對不起先生,沒有最大包廂了。」

「你們開KTV的,怎麼會沒有最大包廂呢,是不是因為老子就一個人,你們不想給我開?」

「先生,真的沒有了,給你開不了啊。」服務員有些無奈的說道。

來唱個歌,都沒有包廂,真他娘的扯淡。

「那你們還有多大的包廂。」

「還有最後一間最小的。」服務員淡淡的說道。

瑪德!

就剩一個小包廂了。

真是出門不順。

小包廂就小包廂吧。

就在張一航張嘴要預訂的時候,突然有一個美女出現在他面前。

「嗯?」

真是極品女子!

她穿着一件藍色生死戀的女裝,卻將她那完美無瑕的身材,展現出來。筆直的黛眉,嬌俏的嘴唇,修長的大腿,再搭配性感的絲質黑色**,就連女人都忍不住,想要看她,就不用說男的了。

她的到來,確實吸引了前來唱歌的人,駐足欣賞,就連服務員看到她,兩隻眼睛都驚呆了。

「服務員,給開一個大包廂!」

或許是女人的聲音小,服務員沒有聽見,又或者是服務員看美女看呆了,沒有反應過來。

「服務員。」

「額。」

「給我開一個大包廂。」

「確定要開?」

美女看了一眼吧台服務員,不悅的說道:「讓你開個包廂,那有那麼多的疑問。怎麼怕我消費不起?」隨即美女從包里掏出一張銀行卡。

「刷卡!」

服務員看到美女拿出一張銀行卡,頓時愣住了,他並不是那個意思,並擺擺手說道:「美女,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說,沒有最大包廂了。」

「唔?」

「那還有其他的包廂嗎?」美女淡然一笑的說道。

「有,還有一間小包廂。」

什麼?

小包廂?

很顯然,美女對小包廂很不滿意。

服務員看出了美女驚愕的神色,隨即淡淡的說道:「不好意思,美女,最小的包廂,也被你旁邊的先生,剛剛給預訂了,所以……」

什麼?

被人給預訂了?

這……

這時,美女才注意到,旁邊還站着一個人。

「嗨,美女,你好!」

皇家一號KTV,也是金海市最大的娛樂會所了,很多人都喜歡來這裡唱歌,環境好,氛圍好,最主要的是帥哥美女多。

聽到服務員這樣說,美女有些失望。

「服務員,你看你能不能給我挑出來一間,我真的很需要。」美女急切的問道。

「不好意思美女,真沒有,所有的房間都已經滿了,這是最後一間,要不,你和這位帥哥共用一個?」

我靠!

這服務員真會說話。

和美女共用一個包廂,求之不得啊。

「美女,你放心,我不會越雷池半步的,頂多咱們倆就是喝喝酒唱唱歌。」張一航笑着說道。

美女上下打量了一下張一航,覺得他並不像壞人。

主要是,美女太喜歡這家KTV了。

所以……

「來,美女,為了咱們倆個相識,干一杯!」

美女斜視了張一航一眼,說道:「怎麼?想要泡我?」

我去,美女說話,怎麼那麼直接呢?

張一航又看了美女一眼,說道「泡你?那倒不至於,不過,我倒是想要……」

「想要什麼?」美女端起一杯酒,一飲而盡後說道。

「想要上你!」張一航嘴角露出玩味笑容說道。

美女對此冷笑。

「你想要灌醉我,然後在這裡上了我?」美女淡淡的說道。

「你看美女,怎麼凈說實話呢。」張一航笑呵呵的說道。

「不然,你覺得呢?」江飛燕吐了一口氣說道。

「我覺得,應該是這個道理。」

正當張一航喝酒盡興時,突然間江飛燕伸出手來,微醺的臉蛋紅紅的說道「到此結束,回家!」

說著,江飛燕起身準備出去。

不料酒喝的有點懵,一瓶雞尾酒,幾乎讓他們兩個喝完。

顫巍巍的身子,不由得讓人的目光,漸漸的往下面神往。

「美女,你就這樣走?以後還有機會這樣約會嗎?」張一航低沉的聲音,在江飛燕腦海里回蕩着。

約會?

江飛燕抬起醉意朦朧的眼睛說道「約。」

很顯然,江飛燕已經有了很濃的醉意了。

張一航再次看看醺醺入臉的江飛燕,有些擔憂的說道「美女,可有人來接你?」

「怎……么,你要,要送我?」

「願意代勞!」

江飛燕起身,沒有搭理張一航,而是繼續顫巍着身子,朝着酒吧門口走去,留給張一航一個醉意朦朧的美感倩影。

當張一航回味時,望向酒吧門口,江飛燕竟不見蹤影!

祥和街。

一條很安靜的街道。

也不知道,這美女就這樣走出去,還喝那麼多酒,會不會遇到危險啊,也沒就給自己個電話號碼。

張一航怕美女出意外,一路來到了祥和街。

只見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哪裡,只見幾個男的,圍着街道**的一位美女。

「美女,你還挺有能耐的哈,知道找人給我們兄弟幾個打馬虎眼啊,真當我們幾個人傻啊。」一個長相凶神惡煞的人,惡狠狠的說道。

還一副色咪咪的樣子,盯着美女看。

「大美女,你還真會選人就那乾柴似的人,能夠替你出頭,真不知道,和那樣的人喝酒,有啥意思,還不如給哥哥喝酒呢,保證讓你舒舒服服的。」長相醜陋的陰險的男子說道。

江飛燕藉著酒勁大怒道「一群流氓,別碰我,否則待會要你們好看。」

「流氓?哎呀,這個稱呼好啊,弟兄們,這位美女說咱們是流氓,要不咱們就流氓一回。」長相凶神惡煞的男子色咪咪的說道。

「我說,美女,喝那麼多的烈性酒,跑的還是挺快的。

「你來幹啥,你趕緊去報警,有流氓要欺負我。」此時江飛燕的酒已經醒大半了。

「報啥警啊!」張一航一臉懵逼的樣子。

「……」江飛燕聽到這句話,差一點把肺給氣炸。

「你不去報警,在這裡杵着幹嘛。」江飛燕已經氣的嘴唇發紫的說道。

「英雄救美啊!」

江飛燕一聽到這句話,差一點一口血吐出來。

「哈哈,英雄救美?兄弟們,我們可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兩個男人看了一眼張一航。

「你能不能再奇葩一點,就你那瘦的跟排骨似的身體,還英雄救美?我真要被你給氣死了。」江飛燕真是要欲哭無淚了。

「報啥警?難道他們是壞蛋?」

是不是壞蛋,這是多麼明顯的!

「哈哈,還真是個大傻逼啊,我們是壞蛋,也看不出來,這個人說話有水平啊。」

此時,江飛燕在心裏默默祈禱,酒勁早就過去了,今天誰能救她,她就要成為誰的媳婦。

「哎,美女你不用擔心,這樣的阿貓阿狗,我三拳兩腳就給收拾了,根本用不到**叔叔出面。」

江飛燕看了一眼,這四五個人,個個都身體流弊,你一個乾柴,拿什麼給人家斗?

說著,他們幾個人迅速沖了上去,對着張一航的身體,拳頭落下。

就聽見咔嚓一聲,骨頭脆裂的聲音,在空氣中而來。

很快就聽到一群人鬼哭狼嚎的聲音。

張一航順勢奪走了被自己一拳打折胳膊的這個凶神惡煞的男人的利器,猛地朝着對方的第二個人拳頭過去。

拿着刀子的一個男子準備偷襲張一航,被張一航輕鬆躲過去,反手一扣,這個人的胳膊折斷,緊接着就是一聲慘叫。

其中一個人說道「小子,你給我等着,我們顧大少爺,是不會放過你的。」

就在這時,江飛燕睜開了眼睛。可是眼前的一幕,卻讓她久久不能平靜。

她沒有想到,看似乾柴一樣的人,就這樣輕輕鬆鬆的KO了他們。

「你……到底是誰?」江飛燕最終還是忍不住問道。

張一航嘿嘿一笑,說道「我是你的老公!」

「老婆,咱們還約么。」

「約你個大頭鬼。」江飛燕說完就一步小跑,離開了這裡。

「我可是你老公啊,你不能丟下我就跑啊,剛才你可是說過要約會的啊。」張一航的聲音,回蕩在空氣里。

「烏鴉還知道反哺呢,羊羔還知道跪乳呢,這個美女還真是沒有素質啊!喝酒的時候就不說了,雖然泡你沒有那麼明顯吧,但是好歹也把一群流氓給收拾了,也不表示表示。唉,可憐了我的拳頭。」

「再者說了我有那麼恐怖么,這年頭,城裡人不可信,說過的話,都是耍流氓。」張一航摸着鼻樑惋惜的說道。

夜幕降臨,又和美女失之交臂。

張一航走在路上,點燃一根煙,猛抽起來。

就在之前,才和自己的老婆吵一架,鬱悶之下,才看到這家娛樂會所,釋放一下壓力和不滿。

每當夜晚,張一航就不想回家,但是不回家,就沒有錢花。

所以,張一航只好硬着頭皮回家。

即使剛才吵了一架。

回到家裡後,張一航打開靜安公寓的大門。

就看到冷若霜正坐在客廳里,拿着報紙看着呢。

「我不是給你說過嗎,來到家裡,要把拖鞋給換上嗎。」冷若霜看到張一航一副弔兒郎當樣,滿身的酒氣,冷冷的說道。

張一航看了冷若霜一眼,根本不搭理她,隨即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翹着二郎腿。

「你……一點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何用。」冷若霜氣的把手裡的報紙,摔在了桌子上。

張一航聽到這句話,也是很氣憤,說道「陪你上床用的,你怎麼一年都不用?」

「你!」

「怎麼?沒有話說了嗎?咱們兩個結婚380天,你都不讓我上你的床,還好意思說,要我何用?真不知道你一個女人,腦袋裡都裝的漿糊嗎。」

380個日日夜夜,連上床的機會都不給,每天都是繃著臉,好像誰欠她錢似的,笑容對她來說,簡直是太難了,還沒有龜兔賽跑看着舒服呢,一個身家過億的帝國的女人,是十分看不起張一航的,讓張一航成為冷若霜的老公,比厭惡自己的鞋還要難受。

這就是自己的妻子――冷若霜。

冷若寒嬋,冷若冰霜!

對於張一航,這副弔兒郎當的樣子,冷若霜一看見他就特別厭煩他。

要不是自己的父母以生死相逼,冷若霜根本不會和張一航結婚。

結婚後,才發現,這個混蛋,吃喝玩樂樣樣行,酒吧夜場次次去。

「以後再回來那麼晚,就不要進來了。」冷若霜冷哼一聲說道。

「我樂意,你能管的着呢,不讓老子陪你睡覺,還不允許老子回來晚啊,冷若霜你大晚上的,別沒事找事。」張一航絲毫不謙讓的說道。

「張一航,你……」

「我怎麼了,我說的不對嗎,你要是那麼煩我,咱們可以離婚啊,你為什麼不去呢,冷若霜,我告訴你,明天給我點錢,最近手頭緊,我想你肯定會給的。」張一航淡淡的說道。

「你又要錢,你一天不要錢,你能死啊,上個月我給了你多少,都讓你花哪裡去了,你真的當老娘是印鈔機啊,想要的時候,隨時取啊。」冷若霜憤怒的說道。

「我花多少啊,不過是一百萬而已,而你在那麼大的公司任總裁,還是上市公司,隨隨便便都能掙過來,你說你沒有錢,鬼都不信,我是你老公花你倆錢,你能咋滴。」張一航冷冷的說道。

能咋地,老娘想要殺了你!

特么的,從結婚到現在,一年多的時間,花了老娘幾百萬。

真以為老娘的錢,是大風刮來的嗎。

混蛋,不出去掙錢,花錢倒是好手。

造錢速度,比老娘掙錢還快。

「要錢沒有,除非你去找工作,或許我能給你點零花錢,讓你喝水的錢足夠。」冷若霜淡淡的說道。

瑪德!

喝水能花你幾個錢?

不想給就直說唄,何必還要這樣說呢。

「你要是不想給,我可以給爸媽打電話要,順便告訴他們,我常常受他們的女兒虐待,不給零花錢,還不讓出去玩。」

「張一航,你敢!」

如果自己不給張一航錢,自己的爸媽知道了,肯定會劈頭蓋臉的說自己一頓。

冷若霜可無奈的說道:「要多少錢……」

張一航淡淡的伸出五根手指頭說道:「50萬。」

冷若霜雙眼冰冷的看向張一航,憤怒的說道:「張一航,你要這些錢到底要幹什麼。」

「零花錢!」張一航淡然一笑的說道。

聽到這句話,冷若霜臉上一陣肉疼,瑪德!這錢都是大風刮來的嗎,都是老娘憑本事掙來的,你可倒好,老娘掙錢,你花的倒是挺滋潤啊。

「張一航,你一個大男人,整天不務正業,天天酒吧**,邂逅美女。老娘掙得錢都讓你用在這些女人身上了吧,還零花錢,根本就是你的借口,50萬都夠一年的吃喝用了,瑪德,你可倒好,上一次給了你80萬,你一個星期就給老娘造完了,張一航,你……你……老娘要弄死你!」冷若霜暴跳如雷的吼道。

結婚一年多,這個貨光從自己手裡要走了整整三百萬,也沒有見他拿着這三百萬,干出多大事來,反正每次要錢的理由,總是讓人氣憤,你還不得不給他。

上一次為了要一百萬,冷若霜沒有給他,這個貨,告狀告的,爸一個電話發過來,不問什麼原因,就開始懟自己,說完還要生死作為威脅,不給張一航錢,老子就去死之類的話。

這讓冷若霜特別憤怒,但又不敢對自己的爸大吼大叫。

畢竟她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那件事情,讓冷若霜憋屈的很。

這次又是這樣,真不知道這個混蛋,花錢如此之快,就像潺潺流水一樣,嘩嘩的。瑪德,說是零花錢,肯定又是拿着這些錢,浪費在女人肚皮上了,今天晚上如果不給他錢,他肯定又會給自己老爸打電話告狀。

爸的脾氣很暴躁,如果不給他錢,他能立刻從國外飛過來,劈頭蓋臉的懟你。

「老子寧願拿着這些錢浪費在女人身上,也比看到你這冷若冰霜的樣子好,這一年多來,老子不停的給你要錢,就是為了老子能夠釋放暴躁的荷爾蒙,每次老子想跟你上床,你都讓老子睡沙發,老子在外面找個女人怎麼了,你三天兩頭的跟老子吵架。」張一航冷冷的說道。

「張一航,你找別的女人,老娘不管,但是你給老娘要錢啊,你是挺有能耐和本事的話,自己去掙錢啊。」冷若霜氣的,身上傲嬌的聖女峰顫抖的很。

「老子沒有時間掙錢,有你這個老婆掙錢給老公花,我又何必再掙錢,那樣活着該多累啊。」張一航攤攤手,淡淡的說道。

拿着這些錢,張一航心裏沒有一絲的愧疚感。

總覺得花老婆的錢,天經地義,無可厚非。

掙那麼多錢,不花留着幹啥,萬一要是掉了,可不就是白搭了嗎。

「張一航,你……」

這個混蛋,什麼話都能說出口,和他說話,都能把你給氣死。

「我怎麼了?趕緊把錢給老子,老子還要睡覺。」張一航淡淡的說道。

此時,冷若霜氣的都想一巴掌呼過去,但是被她給忍住了。

這個混蛋,氣死人不償命!

「張一航,我告訴你,這是最後的50萬,錢花完了,自己去掙,靠一個女人接濟,你還是不是頂天立地的男人,這些錢,你要是用來創業了,算是老娘支持你了,但是你要把錢用在花天酒地上,老娘第一個不放過你。」

「另外,老娘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即使你把錢花完了,跟我沒有一分錢關係,就算你給我爸打電話,隨便,要錢沒有要命一條!」冷若霜憤怒的說完,便從腰包里拿出一張銀行卡,撂在了桌子上。

老子這麼精力充沛的一個男人,正是陽剛之氣加身的時候,不釋放一些暴躁的荷爾蒙,老子該怎麼活。

不去花天酒地,還不讓和你上床,那老子不得瘋啊。

真是頭髮長見識短的女人。

「老婆,最起碼老公花你的錢放心啊,你就放心吧,這些錢,我會可勁造,想怎麼花就怎麼花。」張一航拿起桌子上的銀行卡說道。

「你……張一航,這些錢就算給你的零花錢了,但是你必須去找工作,一個有手有腳的大男人,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你覺得你這是在作死嗎。」冷若霜憤怒的說道。

「作死?老婆這可是人世間最美好的享受了,無比的舒服,可能是老婆工作比較忙,感受不到這種舒服,要不老公給你示範一下。」張一航笑着說道。

這個混蛋,這番話,還真能說出來,真是對這個混蛋無語了,真是男人中的極品了。

掙錢不行,歪道理倒是一套一套的,就好像自己掙那麼多錢,就是個錯誤。

看到張一航這副模樣,真想和他離婚,但是自己爸媽肯定不同意,這可怎麼辦呢?真是讓人頭疼,發愁。

現在張一航就是一個燙手的山芋,真想趕緊把他給丟掉,省的在自己面前礙眼心煩。

但對他就是無可奈何!

早晚這個混蛋,都會把自己給氣瘋逼瘋。

遇到這個混蛋,就是自己倒了一輩子血霉!還可恨的不要不要的。

「老婆,跟你商量個事情唄。」張一航淡然一笑的說道。

「有屁快放!」冷若霜冷喝一聲說道。

「老婆,這個錢我可以不要,但是你得答應我一件事情。答應了,我可以不花天酒地,不在其他女人的肚皮上混日子,即使外面的女人拱手相送,老子都不去。」張一航笑迷笑迷的說道。

聽到張一航這句話,冷若霜不知道,張一航葫蘆里賣的什麼葯,這個混蛋,從來不按常理出牌。

「什麼事情?」冷若霜淡淡的說道。

「老婆,你先答應我!」

「不行,先說,你要是不想說,就算了,老娘沒有時間聽你的廢話!」冷若霜冰冷的說道。

「你……」

本來想讓冷若霜先答應,再說這件事情的,結果,她卻對這件事並不感興趣,愛說不說。「好好,我說還不行嗎。」

「快說!我的時間寶貴。」冷若霜淡淡的說道。

「就是,就是今天晚上,你要陪老子在床上……」

「休想!張一航我告訴你,想讓老娘陪你上床,做夢!瑪德,老娘就是今天和你上床了,依然改變了你的劣性,說的好聽,不去花天酒地,不在其他女人肚皮上了,誰能管住你。」冷若霜憤怒的說道。

這個混蛋,竟然想讓老娘和你上床,真是痴心妄想!

「老婆,你難道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在其他女人肚皮上嗎,結婚一年多,你特么的連碰都不讓老子碰一下,男人是需要頂天立地,但是也需要有人安慰啊,想要泄火都得不到滿足的話,時間長了,誰能受了。」張一航淡淡的說道。

「張一航,你……」

冷若霜聽到這句話,臉色變得鐵青,牙齒咬的是咯咯作響,深邃的眸子,幾乎要把火焰噴出來。

這個混蛋,竟然……

真是當初瞎了眼,嫁給了這個混蛋!

他就是一個爛泥扶不上牆的懶散之人,根本就是一個人渣!

「張一航,你最好給我老老實實的,別想那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不然哪一天徹底惹怒了我,老娘把你給閹了,讓你當太監!」冷若霜冷哼一聲說道。

這女人也太狠了吧。

我不就是提出了一件人之常情的事情,至於這樣大動肝火嗎。

男女之事,本就是符合自然界的規律。

萬古不變的規律!

不然女媧娘娘,為啥要造出男人和女人?

這難道不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嗎。

「冷若霜,你也太狠了吧,我不就是想想男歡女愛之事嗎,這有錯嗎,這有毛病嗎,有時候老子都在懷疑,你是不是女媧娘娘用石頭做的,沒有一點**。」

「張一航,你混蛋,老娘要弄死你!」說著,冷若霜拿起沙發上的抱枕,朝着張一航丟了出去。

張一航眼尖手快,一個側身躲了過去。

雖然把抱枕躲了過去,可是冷若霜的粉拳,卻朝着張一航的胸口捶了過去!

這個冷若霜,真是一言不合就出手啊。

幸虧這女人拳頭沒有力道,不然,老子非得在沙發上吐血不可!

這個混蛋,太欠揍了,嘴不把門!

「老婆,你幹嘛要打我,打在老公身,痛在老婆心啊,你難道就這樣捨得,對老公下重手啊。」張一航淡淡的說道。

「老娘打不死你,你這個混蛋,竟然敢這樣說老娘!」冷若霜氣的顫抖,暴跳如雷的吼道。

不就是實話實說,至於這樣大發雷霆嗎。

就這樣,兩個人一夜沒把問題談攏,還讓各自身心疲憊,眼睛冒火,心神不寧,脾氣暴躁,380天幾乎每夜,都是這樣不歡而散,因為某些事情,她總是看張一航不順眼。

天剛微微亮,張一航就被冷若霜給打醒了。

「做飯去,我餓了。」

張一航睜開睡眼惺忪的眼睛,壓根就不想搭理自己的老婆冷若霜,昨天晚上的情節歷歷在目,對冷若霜簡直是沒話說了。

從去年開始到今年,光沙發,都換了兩個了,張一航還睡的天天腰疼。

「你讓王媽給你做飯去,別打擾我睡覺。」張一航根本不抬起上眼皮說道。

「昨天王媽請假了,說是家裡有事情,回去兩天。」

張一航無力的說道「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你……」

冷若霜氣的牙齦疼,可對他又無可奈何。

張一航繼續睡覺。

但是過了沒有多久,又讓冷若霜給打醒了。

冷若霜氣憤的說道「趕緊給我起來,太陽都曬屁股了,去找工作去。今天白天到晚上,你要是找不到工作,你就不要回家來了。」

張一航懶散的說道「不回就不回,反正在家裡冷清的很,還不如到外面暖和。」

「你敢不回來,你要是敢不去找工作,在外面鬼混,我就把你的小雞割掉喂狗!」

還別說,這個冷若霜不僅語言上霸道,而且行動如一,要不然也不會被人稱為冷艷女王。是整個金海市的商業女王,不僅實力雄厚,而是經營手段層次不窮。

就張一航這副弔兒郎當的樣子,靠着女人吃軟飯,會被很多人不恥的。

最起碼冷若霜是非常看不起。

「起來去打扮打扮,收拾力量的,別給我丟人,別因為形象問題,面試那麼多家,對你說三道四的。」

冷若霜的這句話的意思,是非常明顯的,張一航出去找工作因為形象問題,讓人知道了他是冷若霜的老公,其他人該怎麼想。

「我這副模樣咋了,你別瞧不起人,有顏值擔當的我,在夜場,美女都會搶着要我。尤其是富婆。」張一航不樂意的說道。

「你給我閉嘴!」冷若霜冷冷的呵斥道:「吃完飯,去找公司面試,要是敢不去,後果自負!」

吃飯?

誰做的飯?

王媽回家處理事情了,要兩天才回來。

張一航記得這380天里,從來沒有見到過冷若霜做過飯。

難不成是她做的飯?!

冷若霜是知道張一航的脾性的,無非就是找個富婆包養,躺着把女人玩了還能賺錢。順便釋放一下**難耐的荷爾蒙。

懶惰的人,也只有在酒吧夜場這類的場所,找到闊別重逢的世界一般,異常的活躍。

冷若霜雖然反感張一航去夜場酒吧之類的場所,也不可能天天盯着他吧。

在這說了,張一航還是冷若霜的老公,萬一他在酒吧里或者夜場中,惹禍了,和其它的女人廝混在一起,在被有心之人拍了照片,冷若霜抬起頭走路,都會被人指指點點的,是非常讓人抓狂的。

冷若霜是絕對不同意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

「今天你有兩件事要你作出選擇,必須去面試工作,或者是把那五十萬還給我,零花錢自己掙。選擇前面的,無條件支持你,還在精神上為你加油,你要把五十萬都給我,隨便你找不找工作。」

有個選擇,張一航也會認真思考一番。

「選擇就選擇唄,還是帶有強迫性的選擇,讓我上床睡覺怎麼不帶有強迫性。」張一航一臉無奈的說道。

「你說什麼?」冷若霜冷冷的說道。

張一航看了一眼生氣的冷若霜,起身拿起桌子上的牛奶一口氣喝完。

冷若霜離開後,張一航無聊的看了一會電視,隨即拿起來桌子上的一份報紙。

突然看了一行字「招聘信息。」

風神公司招聘總經理助理一名。

大銘公司招聘貨車司機一名。

…………

張一航往下面看着這些招聘信息,突然間眼前一亮,這個公司可以。

飛燕公司招聘董事長秘書(男)兼私人司機,最重要的還得是會功夫的。

會功夫的,不就是招聘保鏢啊。

看起來進入這個公司,文武雙全才能進去啊。

一般人還進不去呢。

下方還有備註:滿足這三個條件,工資一天一萬,年薪三百多萬。

我靠,多麼誘人的工資啊。

這些工資足可以再一些高檔的酒吧或者夜場泡妹子了,比回家看到那個冷若冰霜的老婆好的多。

拿定主意後,張一航隨即撥通了其公司電話。

沒說三句話,就讓來面試!

這公司,也不問問什麼,還真是雷厲風行!

上午十點。

張一航來到了飛燕集團。

看着面前的一棟高聳入雲的大樓,張一航嘴角微微上揚,這家公司家底還蠻豐厚的!

隨即張一航昂首挺胸的走進了大樓!

大堂很寬敞,亮麗華貴的大理石地板反射出堂頂高掛着的水晶吊燈,雪亮的燈光如水銀般傾泄而下,均勻灑落在每一個角落,走在堂內,一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油然而生,彷彿行走於天堂之上。

富有現代氣息的流線型前台內,美麗動人的前台小姐微笑着對着張一航詢問:「先生您好,歡迎光臨飛燕集團,請問您需要什麼幫助嗎?」

「我是來面試的。」

「您稍等一下,您先在這邊桌子上填寫個簡歷,填寫好以後我給人事部經理打個電話。」前台妹子微笑的說道,隨手把簡歷表遞給了張一航。

不一會兒,人事部經理孫涵來到了前台。

這個人事部經理孫涵那一頭金黃色波浪捲髮,隨意的披散在肩膀之上,標準的鵝蛋臉,略施粉黛,精緻的五官組合在一起,給人一種極為靚麗的感覺,尤其是那雙桃花眼彷彿無時無刻不在放電一般。再搭配一身黑色裙子,完美無瑕的將那修長的大**釋放出來,白襯衣外面是一件黑色小西裝,簡直就是傾國傾城!

張一航差一點被人事部經理孫涵的美貌流口水。

孫涵拿起張一航的簡歷,滿臉的驚訝和不相信。

工作經歷:無。

愛好:經常出入酒吧,夜店。

格言:花老婆的錢,天經地義,沒毛病。

有什麼一技之長:泡妞。

用一句話評價自己:帥。

孫涵看到這張簡歷,有些生氣的說道「這就是你的簡歷?對不起張先生,你不用面試了。」

我靠。

僅僅一張簡歷,就把自己給淘汰了。這是什麼世道。

「張經理,簡歷不能代表什麼,主要是你招聘的方向符合我的實力範圍。」張一航冷靜的說道。

孫涵上下打量了一下張一航,瘦的跟猴子一樣,有什麼實力?

「你趕緊走吧,別耽誤我的時間。」孫涵擺手讓張一航離開,她擔任人事經理五年的時間,從來沒有見到過,如此對待簡歷的人。

一個連工作經歷的人都沒有,孫涵是不會讓面試的,而且簡歷上寫的簡直讓人哭笑不得。

「耽誤你的時間,是我不對,我給你道歉,但是你耽誤了我七分鐘三十九秒,你該如何補償我?」

補償?

孫涵氣的牙齦疼,眼睛裏都快噴出火來,生氣的說道「你要什麼補償?」

「還給我剛才的七分鐘三十九秒的時間,讓我去面試,如果面試不成功,你可以淘汰我,沒有任何怨言。」張一航自信的說道。

就給你這七分鐘的時間,你還能通過面試不成?孫涵自招聘發出去半年了,面試了不下三百人,沒有人通過三關,連兩關都通過的極少數,她根本不相信瘦的跟排骨似的張一航,能通過?

那麼多人來面試,不用說,基本上都是奔着年薪來的,300多萬,確實讓人心動的。

「好,我就給你七分鐘三十九秒的時間,讓你來面試,看你的實力,是如何滿足招聘條件的,面試不通過,立馬給我滾蛋。」孫涵生氣的說道。

「我要是三關都通過,你該怎麼表示。」張一航眯着眼睛,目光卻時不時在孫涵的下方移動。

「我就讓你親三下。」

「好,帶我去面試吧。」

孫涵好像說錯了什麼,想要改口把話給收回,不過仔細一想,就張一航這樣的,是通不過面試的。

「張先生,你跟我過來去面試吧。」雖然臉上面無表情,但是說話聲音還是挺溫柔的,比自己的老婆冷若霜強太多了,同樣都是女人,為什麼你就不能溫暖一些嗎,天天在家裡跟個冰箱似的。

很快,張一航就跟着孫涵來到了面試的房間。

張一航進到房間,被眼前的情形驚呆了。

尼瑪,竟然沒有一個人,連個面試官都沒有。

這不是坑爹嗎。

「孫經理,你這沒有面試官,怎麼面試?」張一航看完四周空嘮嘮的,還是忍不住問了,站在身邊的人事部經理孫涵。

「張先生不用着急,很快就來了。」

隨即,人事部經理孫涵開門出去。

「待會董事長的八個保鏢,很快就把你給打成豬頭,哼,瘦的跟排骨一樣,非要過來面試挨揍,想想都讓人興奮。」孫涵想到這裡,不由得在臉上笑了出來。

留下張一航站在這裡。

過了一會兒,門被打開了,進來了八個身材魁梧的男人。

這是要幹嘛?

「歡迎張先生面試,你身邊的這八個男人就是你的面試對象。」

八個男人是面試對象?

要搞基?

還個個身材魁梧,有點像打架的趨勢。

張一航有點受寵若驚的問道「誰在說話?」

「張先生,第一關面試,你要打敗你面前的八個身材魁梧的男人,則要晉級下一關,否則淘汰。」播放器的美女甜美的說道。

尼瑪,還玩的那麼高級,跟打武林風似的。

既然董事長招聘保鏢,那麼功夫不能差了,那麼眼前的八個人就是第一關。

打敗他們,進入下一關。

這個公司的面試,別具一格,有點意思,打敗了他們,接下來還有什麼刺激的發生,張一航自言自語道。

「我接受。」張一航自信的說道。

這八個男人,都是江飛燕的父親從特戰隊請過來,保護她的,分別給他們起名叫龍一,龍二,龍三.......龍八,之前他們在特戰隊里名字不能用。

八個人看到面試者張一航,不屑一顧,個頭不大,又瘦的跟猴子一樣。

「你看你瘦的跟猴子一樣,還來應聘董事長的保鏢,真是可笑。不怕被我的拳頭傷到自己,像你這樣的面試者,我已經KO了三十多了。」龍三自信而又嘲諷道。

「是啊,是誰給你那麼大的自信?個頭?身材?哈哈。」龍五瞟了一眼張一航說道。

「猴子都能來面試保鏢了,看起來集團招聘的標準都下降了。」龍八嘆了一口氣說道。

張一航看了一眼他們八個人,還真是小瞧了自己。

「費什麼話,我要看看你們八個人有多牛逼。來吧,讓我見識一下。」

「小子,猖狂!」

他們八個人一起動了,各自的雙腳猛然一登,身體頓時如流星般朝向張一航。

八個人一起出動,力量還是不容小覷的。

速度之快,絕對不亞於世界冠軍的百米衝刺,很顯然這八個人都是練家子。

這一下就越到了張一航面前,其中站在張一航左手邊的龍三和龍五,把左手擋在胸前,右手已經是雷霆萬鈞之勢,狠狠的朝着張一航的肩膀打過來。

他們兩個人行動一致,出拳一致,而且爆發力強悍。

而張一航並沒有避其鋒芒,而是雙眼微眯,在他們兩個人拳頭砸過來的瞬間,張一航的兩個拳頭迎了上去。

砰!

兩隻鐵拳在半空中相撞,發出一聲悶響。

他們二人的拳頭覺得像是被鐵鎚砸中,一陣鑽心疼痛,兩個人齊刷刷的倒在了地上,爬不起來。

而張一航紋絲不動,面無表情的緩緩收回拳頭。

「你們兩個不是覺得我是猴子嗎,爬起來打我啊,像我這樣的面試者,你們不都KO了幾十人了嗎。」張一航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龍三和龍五,憤怒的說道。

「你......」

剩下的六個人看到毫髮無損的張一航,和倒在地上爬不起來的龍三和龍五,他們憤怒了。

六個人憤怒起來,連眼睛幾乎變得通紅,喉嚨里發出一聲低吼,像是發怒的豹子,對着張一航發動了潮水般的猛攻。

勾拳,直拳,側踢,劈腿,他們幾個人瘋狂的朝着張一航擊打過去。

張一航順勢迎接過去,針鋒相對,完全都是硬碰硬的招式。

房間里,傳來一聲又一聲肌肉骨頭碰撞的聲音,讓人聽得是毛骨悚然。

刷!

張一航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原地騰空而起,恐怖的爆發力,一腳一腳踢在了六個人的胸前。

身體力行的六個人,像是一隻一隻斷了線的風箏,被張一航直接打飛,騰空半米倒飛而去。

六個人全都倒在地上,痛苦的**着,場面是慘不忍睹。

「這個傢伙,還真不是瓤茬,拳頭打在手上還真是疼。」倒在地上的龍一捂着胸口說道。此時,他們沒有了剛才的狂妄和嘲諷,漸漸地對張一航好奇起來,這是從哪裡來的狠人。

「你們八個人,也不過如此。」

張一航整理了一下衣服,看了倒在地上的八個人面無表情的說道。

不過對付這八個人,張一航卻輕鬆的打敗了他們,只用了兩成的力量。

這要是讓人事部經理孫涵知道,只用了兩成的力量,不得驚訝成什麼樣子,就這場面,孫涵已經目瞪口呆了,不知道用什麼來形容張一航了。

她沒有想到,董事長的八個保鏢,這麼快被打倒在地了,本來想通過視頻看到,張一航被八個人暴揍的畫面,結果,被張一航KO了。

這個傢伙還是人嗎,這可是八個身體強壯的而且還都是從特戰隊請過來的。

一分鐘三十秒全部打倒在地。

難道,簡歷不能代表實力?

「恭喜張先生過關。」甜美的聲音再次出現。

第一關結束後,孫涵來到房間里。

不過再來房間之前,孫涵還是把這一關的情況告訴了江飛燕,「董事長,簡直不可思議,今天過來面試的一個叫張一航的人,竟然兩分鐘內把你身邊的八個保鏢給打趴下了。」

「什麼?」江飛燕不由得震驚起來。

江飛燕還是很清楚她的八個保鏢的實力的,竟然被一個人兩分鐘內給打趴下了。

「好,我知道了,待會他三關面試完,我要見他!」

掛斷了電話後,孫涵來到張一航身邊。

「張先生,沒有看出來,你很厲害嘛,都把我給震驚住了。」

「別看我瘦,全都是實打實的爆發力。」張一航自信的說道。

隨即,張一航跟着孫涵來到了旁邊的一個房間。

房間不算大,有一張桌子,桌子上有一支筆和一張紙。

孫涵並沒有進到房間,而是讓張一航進去了。

「歡迎張先生過關,來到第二關。下面你來回答紙上的問題,回答問題後,就可以離開房間,如果通過,進行下一關,如果沒有,則是淘汰。」

張一航拿起那張紙,看到紙條上有兩個問題。

第一個:假如董事長是女的,她為什麼要招聘男秘書?

第二個:如果你是董事長,此時你在幹什麼?

我靠,這都是啥子問題?

這是測試智商的問題?

張一航看到這兩個問題,有點懵逼!

不過,張一航是誰,對這些問題,還是難不倒他的,他可是龍牙特戰隊赫赫有名的文武全才。

第一個:男秘書英俊瀟洒,風流倜儻,關鍵是不會讓董事長有審美疲勞。

第二個:如果我是董事長,此時,正在看面試的人,如何作答這道題。

機智如我,張一航還是比較滿意作答的問題。

很快,有一道聲音,在空嘮嘮的房間里,響了起來,「恭喜張先生,回答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