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美颯千金歸來!總裁莫要做舔狗
美颯千金歸來!總裁莫要做舔狗 連載中

美颯千金歸來!總裁莫要做舔狗

來源:google 作者:轟轟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謹言 現代言情 顧清鳶

【破鏡重圓➕甜寵➕雙強】五年前,顧清鳶和葉謹言愛的轟轟烈烈,所有人都以為他們能白頭偕老後來一場意外,一個出走國外,一個成為A市有名的花花公子顧清鳶:這輩子,我顧清鳶看上你,真是瞎了眼!葉謹言:鳶鳶,回來吧!葉謹言這輩子註定是栽倒顧清鳶身上了,不過他甘之如飴!展開

《美颯千金歸來!總裁莫要做舔狗》章節試讀:

F國別墅里

一個女人站在落地窗前,貼身的真絲弔帶睡衣勾勒出姣好的身材,一雙清冷的眸子目視着前方。

「回國!」顧清鳶掛上電話,面色凝重對助理小暖說道。

小暖看着顧清鳶的樣子,國內是又出什麼事情了。顧清鳶已經五年沒有回去了,這次怕是真的有了什麼大事。

「清姐,最早的一班回國的飛機是明天早上……您看?要不要等明早再說?」

「讓那邊安排專機!」顧清鳶冷笑「我再不回去,怕是整個顧家都要亂翻天了!」

他們以為自己不在,就能在顧氏為所欲為了嗎?做夢!

「我要回國,安排一下!」

電話里傳來男人恭敬的聲音,「是!」

第二天凌晨,飛機降落在A城機場。顧清鳶拿下墨鏡,「終於回來了!」

這一次,我要讓你們血債血償!

「清姐,我們現在去顧家老宅?」小暖跟在顧清鳶的身邊已經五年了,顧清鳶一個眼神,她就知道要做什麼。

但是此刻,她也有點摸不清顧清鳶的想法。

「不,去顧氏集團!」

顧清鳶坐在車上,看着平板上的新聞。

「顧家掌舵人重病,顧氏將何去何從?」

「百年貴族顧氏就此隕落?」

她冷笑的看着新聞,「老頭子剛進醫院,他們就按捺不住自己的野心了嗎?」

突然一則娛樂新聞跳出來,「新晉影后孫甜甜與葉氏總裁甜蜜約會,影后事業愛情雙豐收!」

坐在旁邊的小暖也看到了這則新聞,擔心的看了看顧清鳶的臉色。

「清姐……」

顧清鳶面不改色的划過這則新聞,「我沒事!」

她怎麼可能還愛着他,自從五年前那場意外,顧清鳶和葉謹言就只能是仇人了!

顧氏集團會議室里,一個中年男人坐在首席位置上,下面的人臉色各異。

「現在董事長病危,顧氏不能群龍無首,長房的顧清澤已經沒了,我覺得我們需要選出一個合格繼承人。」

顧森看着嘰嘰喳喳的眾人,「我提議,董事長暫時由顧臨代理。」

顧森看着台下安靜的眾人,「既然大家都沒有什麼意見,那……」

顧臨剛要站起來,會議室的大門被推開。

顧森看到進來的人,臉色立刻變了。

「二叔,怎麼不問一下我的意見呢?」顧清鳶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淺笑着走進來。

眼神凌厲,眼底沒有一點笑意。

「清鳶回來了?」顧臨趕緊站起來陪笑,「怎麼也不告訴哥哥一聲,哥哥派人去接你啊!」

「讓你知道,我還有命回來嗎?」顧清鳶瞥了一下顧臨和顧森,冷聲道。

「清鳶,你哥哥是好意,怎麼跟哥哥說話呢!」顧森聽到顧清鳶的語氣,忍不住訓斥道。

「好意?是巴不得我死吧!還有你,顧森,爺爺還沒死呢,你着什麼急嘛,是怕顧臨坐不上這個位置嗎?」顧清鳶對着顧森一頓輸出。

「顧清鳶,我是你長輩!」顧森氣的臉都紅了。

「長輩?我爸媽起來,爺爺就我爸一個兒子,你一個收養的孩子,怎麼有臉自稱是我長輩的?還有你顧臨,你一個身份不明的私生子,還妄想繼承顧氏?」顧清鳶冷笑的看着兩人。

顧臨緊握着拳頭,面無表情,低垂的眼睛裏看不出情緒。

「各位叔叔伯伯,爺爺曾經說過,顧氏的繼承人,只能是顧家人!」

在場的董事被顧清鳶的氣場驚呆了,連忙點頭稱是。

「把這兩個不知道哪來的人給我轟出去!」

「顧清鳶,你別太過分了!」顧臨咬牙切齒道。

顧清鳶緩緩走到他面前,貼近他的耳朵低聲道:「我就是這麼過分!顧臨,我要你死!」

說完,對小暖說:「還不叫保安!」

顧森一向在顧氏囂張慣了,哪裡受過這種屈辱,一聽這話,衝過去抬手就要打顧清鳶。

顧清鳶捏住他的手腕,「你有什麼資格教訓我?」說完,一用勁。顧森只覺得自己手像斷了一樣,疼的發抖。

顧臨趕緊過去拉開父親,他知道此時不是跟顧清鳶硬碰硬的時候。

「我們走!」

說完,拉着顧森離開了,走到門口,顧森回頭恨恨的看了一眼顧清鳶「你給我等着!」

顧清鳶毫不畏懼的迎上他的目光,「隨時恭候!」

收拾完垃圾,顧清鳶拿了張紙,擦了擦自己剛剛碰過顧森的手,轉身把紙丟進了垃圾桶里,淺淺一笑,「繼續開會!」

在場的人一句話也不敢說,這顧清鳶跟一個瘋子一樣,連自己家人都不放過。

顧清鳶看着底下人的表情,真是一群老狐狸。

她開口道:「既然大家今天都看到了,我也就直說了!爺爺生病的這段時間,由我來接管顧氏,我不像爺爺那樣仁慈,我年紀小,做事情容易衝動!」

「像今天這種事,以後也不會再發生了!還有,如果我發現有哪個叔叔伯伯發善心,給他們父子說了什麼不該說的,做了什麼不該做的,那就別怪侄女我不念往日情分!」

說完,美目環顧了一下四周,下面一片寂靜。

「既然大家都沒什麼想說的,今天的會就開到這裡吧,散會!」

說完,帶着小暖走了出去。

顧清鳶走後,在場的董事都鬆了一口氣。幸虧她沒深究今天的事情,不然他們的下場可能不就只是趕出顧氏那麼簡單了。

「回顧宅!」

小暖看着坐在車上的顧清鳶揉了揉眉心,有點心疼她。

「清姐……要不你先睡會,我待會叫你!」說完,從座椅後方抽出一塊毛毯遞給了顧清鳶。

顧清鳶把毯子搭在身上,閉上眼睛,可是眉頭依然緊皺着。

自從她接到爺爺病危的消息以後,就一直緊繃著神經。

「清姐,到了!」

顧清鳶把毯子遞給小暖,「走吧!」

下了車,一座莊園映入眼帘。顧家的財富是世世代代積累而來的,而這座莊園,是建國之前就修建的,古色古香,是顧清鳶長大的地方!

「大小姐回來了!」看到顧清鳶走進來的管家激動的大喊。

「李叔!」

聽到顧清鳶的聲音,李管家抹了抹眼淚,大小姐終於回來了,家裡都亂翻天了!

聽到李叔的聲音,原本熱鬧的主屋內立即安靜了下來。

「鳶鳶回來了啊!」一個貴婦打扮的人開口道,帶着笑容上來迎她。

顧清鳶避開她的手,坐在沙發上。

劉莉有點尷尬,但是也不好發作。旁邊的顧清柔看見顧清鳶,恨得牙痒痒,但是還是努力擠出笑容,「清鳶姐回來了!」

顧清鳶看着地上一片狼藉,開口問旁邊捂着臉的女傭。

「這是怎麼了?」

女傭剛要說話,顧清柔惡毒的瞪了她一眼,她唯唯諾諾的搖了搖頭,「沒事……」

顧清鳶走到一堆東西旁邊,蹲下身子,想要看看地上的東西。

顧清柔趕緊拉住她,「清鳶姐,剛回來,要不休息休息吧!」

然後指着還在捂着臉的女傭,「還不快收拾收拾……」

「女傭幹事情毛手毛腳的,我就是教訓教訓她!」

「對呀對呀!聽說你要回來,我和你妹妹特地過來歡迎你?」

劉莉看到女兒的眼色,趕緊解釋道。

「哦?二嬸歡迎我還帶着行李箱來的啊?」顧清鳶站起身,眼睛緊盯着門口的行李箱。

「這……」

見到顧清鳶的凌厲的目光,劉莉不敢再講話了。

「還有,我們家的女傭什麼時候輪到堂妹來教訓了?」

她轉頭又看了一眼顧清柔,顧清柔的完美面具有點破裂。

說完,她站起身,走到沙發上,翹着腿坐了下去。

「她剛剛怎麼打你的?打回去!」顧清鳶坐在沙發上,對着還捂着臉的女傭說道。

「顧清鳶,你……」顧清柔不敢置信的看着顧清鳶,她竟然讓一個下人打自己。

「打!」顧清鳶冷冷的看了女傭一眼,走大聲說了一句。

女傭走到顧清柔面前,揚起手。

「你敢!」

顧清柔盯着女傭,女傭的手又放了下去。

而此時劉莉被小暖鉗制住,堵上了嘴巴。

「不會是嗎?」顧清鳶摸了摸自己的右手,「那我教教你吧!」

站起身,對着顧清柔的臉就是一巴掌。打完以後,歪着頭看着小女傭,「懂了嗎?」

顧清柔的嘴角立馬滲出血絲。

小女傭機械的點了點頭。

顧清柔淬了毒一樣的眼睛盯着顧清鳶。哥哥告訴他絕對不能惹顧清鳶,她忍!

「好了!你來吧!」顧清鳶重新坐在沙發上。

小女傭又揚起手,「啪!」一巴掌扇了過去。

「大小姐……」

女傭的聲音有點哽咽,此刻的她害怕極了。

顧清鳶點了點頭,「以後搞清楚,在這個家裡到底誰是主人?」

顧清柔還站在那裡,臉上的巴掌印鮮明。

「清鳶姐,滿意了嗎?」

顧清鳶打了個哈欠「還行!」

「小暖,我累了!回房間休息了,你處理一下!」

說完,顧清鳶上了樓。

顧清柔狠狠地盯着顧清鳶的背影,今日之事,她一定會記住一輩子。

「夫人,堂小姐,走吧!」

劉莉擺脫了小暖的鉗制,心疼的摸了女兒的臉,想要衝上樓找顧清鳶理論。

「我們走吧!」顧清柔攔住劉莉,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