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萌寶來襲:我成為了滿級大佬
萌寶來襲:我成為了滿級大佬 連載中

萌寶來襲:我成為了滿級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雨花樹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君夜宸 樓青黎 現代言情

【天師+萌寶甜寵】圈內都說樓青黎一定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才會被君家一大一小各種花式寵在摯友的指點下,樓青黎走上了做天師這條不歸路,擔任起了斬妖除魔的大任,在各種險象環生的逆境中,總有一大一小兩道身影救她於水火,只是世間沒有免費的午餐,代價便是既要當娘又要當妻……每日日常:被小的萌,被大的撩樓青黎自認定力第一也有些扛不住,心裏的防火牆正慢慢的被土崩瓦解……展開

《萌寶來襲:我成為了滿級大佬》章節試讀:

正斟酌着的樓青黎完全沒注意到一雙充滿恨意的眼正在盯着她,並慢慢的靠近。

「樓青黎,還以為你不會來了呢!」

杜嘉禾隨意的把玩着手裡的高腳杯,滿是憤恨的神色,冷眼看着樓青黎。

「是你,拉肚子好了?」樓青黎鳳眸微抬,淡淡的看了眼杜嘉禾。

心裏嘀咕着真是煩什麼來什麼。

「哼,你就不怕得罪我的後果?」杜嘉禾尋了就近的位置坐了下來。

手裡緊緊的握着高腳杯,明顯的要惱了,礙於場合,強忍着沒有發作。

「什麼後果,你還想無恥到胡作非為不成?」樓青黎嘴上不甘示弱的說著。

心裏卻有些打鼓,在這裡她人生地不熟的,弱雞的很。

她還真怕杜嘉禾來硬的,但面上又不能懦弱了。

這個男人就是個欺軟怕硬的主,太慫只會讓他得寸進尺。

「你真以為我就是個小演員那麼簡單?樓青黎,不要小看了我。」

杜嘉禾看着走過來的一身粉色西裝革履的闊少,計上心來。

拿起高腳杯,杜嘉禾忙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對着走到跟前的闊少諂媚道:「歐陽少爺,今天您能來,真是讓這裡蓬蓽生輝啊!」

「嗯,徐家的私生子也在呀!」

歐陽澤鄙夷的看了眼杜嘉禾,接着毫無避諱的向樓青黎瞟去,眼裡閃着異樣的光芒。

那句「私生子」明顯刺痛了杜嘉禾一下,一抹陰鬱從眼底閃過,握着高腳杯的手緊了緊。

只是瞬間,杜嘉禾臉上又堆滿了笑容:「歐陽少爺見笑了,我知道您來的用意,不如容我牽個線如何?」

「你認識她?那再好不過,美人還得循序漸進的了解更有意思。」

歐陽澤雖然在同杜嘉禾說話,一雙桃花眼卻未從樓青黎身上移開過。

樓青黎當然也注意到了歐陽澤那熾熱的目光。

心裏很是反感,但這裡的人,萬不得已她不想開罪。

不然她今後的事業路還沒開始就進入死胡同了。

「樓青黎,給你介紹一下,這是赫赫有名的歐陽少爺。」

杜嘉禾明顯落井下石,意味深長的看着樓青黎,一副小人得志的姿態。

「樓青黎?你認識樓紫依?」聽了她的名,歐陽澤略微差異的問道。

樓青黎也不好再繼續坐着,端起高腳杯,緩步走過來。

客氣的對歐陽澤回道:「歐陽少爺,實不相瞞,樓紫依是我堂姐,您認識她?」

「談不上認識,就是今日他父親來我家談婚事,既然你這麼漂亮,你姐姐應該也差不了哪去。」

歐陽澤歡喜的走到了距樓青黎只有半步遠的位置。

動作輕浮的低頭在樓青黎的耳邊輕輕的吹着風撩撥着,手不規矩的撫摸上了樓青黎的玉手,又慢慢向上移。

歐陽澤真不愧是情場老手,大庭廣眾之下,動作迅速而不失文雅。

反應過來的樓青黎有些惱怒的撥開歐陽澤的咸豬手,向後撤了幾步。

不小心腰撞在了桌角上,疼痛立即傳來。

樓青黎扶着腰肢,盡量忍住脾氣:「歐陽少爺請自重。」

在情場上順風順水的歐陽澤,在樓青黎這裡碰了釘子,拂了面子,心裏很不痛快,不悅的嘲弄起來。

「呦,挺清高的么,你大伯都能賣女兒,一個侄女又算得什麼,呵呵呵……」

這句話真真的刺到了樓青黎的痛處,卻也無法反駁。

看了眼不遠處的顧悅珊,身為主辦人不出面,今天這事怕是不能善了。

樓青黎的心一橫,今天絕不能屈服。

不能讓杜嘉禾看笑話!

今後的路勢必會變成荊棘叢也在所不惜,這是她的倔強。

「歐陽大少爺不在家泡妞,到交流會上亂攪和,不妥吧!」

一道好聽的聲音響起。

使被逼入死角的樓青黎燃起了希望,向聲源望去,卻是素未謀面的徐欣然。

「徐欣然,我的事你少管。」

歐陽澤接連被拂了面子,更加不痛快,卻礙於徐欣然的背景,沒敢發作。

徐欣然無所謂的邁着優雅的步伐走到了樓青黎的面前,收起了她那生人勿近的氣勢,眼裡竟閃過一絲讚賞。

「你就是樓青黎?董導對你的評價很高,若不是因為我,女二就是你的了。」

「從今日起你就是我徐欣然的競爭對手,希望你能儘快成長起來,打敗了你,我就可以洗脫靠着家族背景登上影壇的嫌疑。」

「徐小姐謬讚了,我看過你的戲,你很有實力。」樓青黎明白徐欣然的用心,是在為自己解圍。

「今日樓青黎是我托顧悅珊請來的,還請歐陽少爺給我一個面子。」徐欣然冷眼看着歐陽澤,警告意味十足。

「好,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就放她一碼,哼!」

歐陽澤不想同徐欣然翻臉,既然給了台階,他可不會頂風上,掃了樓青黎一眼,便瀟洒的走了。

留下了杜嘉禾尷尬的站在那。

「杜嘉禾,做人得本分,別像你母親,只知道算計,小心陰溝裡翻船。」徐欣然睨了眼杜嘉禾,不屑的說道。

不等杜嘉禾爭辯,便踏着蓮步向會場**走去,徒留杜嘉禾氣得牙痒痒。

樓青黎本欲上前道謝,卻被顧悅珊的眼神止住了。

顧悅珊就近拿起一杯香檳走到樓青黎面前,一併掃了眼杜嘉禾。

看到了顧悅珊眼裡的斥責,杜嘉禾臉掛不住了,瞪了眼樓青黎灰溜溜的離開了。

「今天的事真是抱歉,是我的疏忽,昨日杜嘉禾找我談了你們的事,我今天居然忙忘了。」顧悅珊誠懇的道歉。

「學姐同杜嘉禾是同窗之誼,我理解。」

今天這事即使沒有杜嘉禾這個導火索,也一樣會發生,不過是始作俑者沒人敢指責,也只能杜嘉禾當出氣筒。

顧悅珊喝了口香檳,眼神複雜的看着樓青黎,語重心長的說道。

「青黎,歐陽澤可不是好惹的,今後要離他遠些,今日徐欣然能出手相助,也不過是為了自己的面子,若是深究,吃虧的終究是你。」

「上流社會就是這樣,既然走進了娛樂圈,以後可要適應這種環境和生活,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有徐欣然那樣的背景。」

聽着顧悅珊的良言,樓青黎忙點點頭。

一入娛樂圈深似海,但她喜歡錶演,喜歡聚光燈下的各種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