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明末最強大腦
明末最強大腦 連載中

明末最強大腦

來源:google 作者:不羈於世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段書權 虞迪

沒有系統,只有大腦進化,科普硬核穿越,非燒腦愛好者勿點博物學家男主虞迪因參加腦機結合實驗,使意識數據穿越到明末一個跑商少年段書權身上,的西南大山,被當地未開化的土著俘虜,發現自己大腦出現異變,能力超越常人又因參與當地的部落戰爭,贏得了漢人軍師一職,從此建設家園,升級科技樹,發展士農工商業,在亂世建立紅色政權,並且在中後期面臨不同穿越者,提前遭遇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展開

《明末最強大腦》章節試讀: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段軍師,請受我部眾將士一拜!」孟津面不改色心不跳就拜上了。

段書權心中暗想,卧槽?!我啥時候答應做你的軍師了?還有那賭約?

「孟族長,我們是來請辭的。」段書權不給孟津打馬虎眼的機會,直接就提醒道。

孟津就是一佂,卧草?!不吃我這一套?

「段軍師,咱家小妹年少無知,你可不得當真啊!」孟津歪着頭裝傻充愣道。

段書權這兩天顯然也是摸清楚了這對兄妹的脾氣,立即模仿孟津一樣的動作、表情和口氣回復道:「孟明洞主今日乃巾幗英雄,殺出重圍,牽制了地方主要火力,這令在下佩服之心,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呀!您說如此女英雄,與在下立字為據,皆有四位見證人畫押,怎能欺我一書生呢?」

孟津聽聞此言,臉色突然一沉,眾人在場都不敢說話,氣氛凝重起來。

隨後不到五秒後,孟津又突然發聲大笑,猛地握住段書權的手並大聲笑道:「看來段軍師青睞我小妹已多時,來,小妹!」

孟明以為自己哥哥又是想讓自己陪他演一齣戲,想都沒想就上前叫道:「是!哥!」

孟明一步上前,孟津抓住她的手,一把送到段書權的手上,隨後十分鄭重地說道:「既然郎有情,妹有意,漢人都說,父母不在,長兄如父,我宣布我將小妹嫁於段軍師,擇日大婚。」

此話一出,眾人再次一臉懵逼,但一陣錯愕後,虎斑寨的眾將士立馬反應過來,開始湧向段書權開始祝賀恭喜,而孟明低聲叫了一聲哥,居然還臉紅地垂下了頭,段書權想抽出自己的手,但被孟津死死抓着,隨後孟津舉起段書權與孟明握住的手歡呼道:「虎斑寨萬歲,段軍師萬歲!」

……

深夜,毛健康躺在床上,問道:「少爺,你剛才為什麼不直接拒絕他們呢?」

「你以為我不想啊?那些將士過來向我賀喜,都握着刀把的,我怕我說一聲不,那些刀就架過來了。」段書權無奈道。

「這西南夷民不講咱們漢人那一套,毫無道義可言,哼!」毛健康不忿道。

「健康子侄兒,此話差矣。從古至今,道義只存乎於實力之間,我等今日背井離鄉,談甚道義?」燕老六插話道。

「哎……不過如今的結果,已是大幸,少爺傷勢好轉,能留住性命,吾等皆是心安。」毛健康感嘆道。

「別高興地太早,咱們如今已被孟津牢牢地綁在一輛戰車之上,這孟津眼看建寧部族紮營未走,將其妹牽制於我,只是權宜之計,一旦撤兵,估計這兄妹又是另一對面孔。我預估,明日陽光明媚時,瘴氣一退,建寧部族必將捲土重來。」段書權提醒道。

「哎?難不成少爺還想娶這孟明洞主?」毛健康壞笑道。

「瞎說,咱們少爺喜歡的必定是知書達理、溫文爾雅的閨中才女,怎能看上這山野悍婦?」武大提醒道。

「那可未必,此女身影矯健,**,雙目有神,若入床榻之上,必是豺狼猛獸。」段書權打趣道。

段書權此話一出,毛健康被揶得說不出話來,武大樂得呵呵直笑,而燕老六作為長輩,則背過身去叫罵一聲,有辱斯文……

翌日清晨,段書權換完葯後,走上瞭望塔,此時正撞見孟明站在塔頂瞭望遠方察看敵情。

而孟明很快就看到段書權到了身邊,忽然臉上一抹紅暈溢出,緊張地全身顫抖,這時身旁的高大女侍衛妙春大聲問道:「明姐,你抖啥?」

「我哪裡抖了?」孟明被妙春這麼大聲一問,顯得十分局促,惱羞成怒道。

「你就有!」妙春沒好氣反駁道。

孟明不想被這低情商的好姐妹糾纏,低聲提醒妙春別說話。

段書權有些搞不懂這倆人在搞什麼鬼,上前打了聲招呼,然後看着15里外的敵營觀望着。

「喂,你就這麼跟你未婚妻打招呼的嗎?」孟明有些不好意思地問道。

「那該當如何?」段書權詫異道。

「哼,昨兒個,聽說你還饞人家身子。」孟明眼看瞭望台上眾人都散去,便低聲道。

此話一出,段書權先是一愣,但想了想也釋然了,這姑娘畢竟不是漢家女子,這西南邊陲的山民,民風淳樸,男女之間並沒有所謂尊卑有序,更不存在什麼禮教束縛。

段書權在該是虞迪時,仗着才華橫溢和相貌出眾,也是閱女無數,活了三十多歲,早就對男女之事沒有了青澀和難為情。而昨晚打趣所說的皮話傳到了孟明的耳朵里,必然是虎斑寨怕他們連夜逃走,派人監視偷聽的結果。

想到此,段書權決定耍一耍這個平日里跋扈的「未婚妻」。

「是啊,特饞,既然咱們已立下婚約,而且你們西南之境又無婚前禁忌,要不,咱們趁這會兒空閑,找個屋子**一番?」段書權打趣道,心想着羞死這位女霸王。

「段公子是害怕今日建寧部族攻伐,我等勝算不大?想着戰死前及時行樂一把嗎?」孟明皺着眉頭有些擔憂道。

段書權沒有想到對方竟然不上鉤,便繼續說道:「非也,有我段郎在,何懼建寧宵小之輩?吾乃年少氣盛,今日見未婚之妻,立於高台之上,衣着體態盡顯風韻,吾怎不生歹心?」

孟明聽聞此言,也是被雷地外焦里嫩,雖說夷民開放不守禮節,可也沒有如此厚顏無恥啊!但此時的孟明不知為何,就是生不出對段書權的厭惡之心,只得低聲回復:「一切都聽段郎的。」

段書權瞬間石化,心想,完蛋了,芭比Q了!

「那……咱走?早點完事兒,待會瘴氣退了,還得迎戰呢。」段書權硬着頭皮問道。

「嗯,奴家的高腳屋就在塔下,隨我來吧。」孟明居然大方應道。

不等段書權做出回應,寨中牛角號再次響起!

段書權此時鬆了一口氣,但又皺着眉頭看向遠方,心想,該來的總會來,此時的他,已經沒有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