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日騎士系統
末日騎士系統 連載中

末日騎士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激光刻標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梅麗莎 王浩

「您好,尊敬的騎士團長死亡的鐘聲已經敲響,末日的腳步越來越近,來自異世界的騎士們正等待着您的召喚,向您獻出自己的忠誠與熱血」「世間萬物都要遵循守恆定律,因此尊敬的騎士團長,您需要以神秘的能量來喚醒您的士兵」王浩在五百年後從一具水晶棺中蘇醒,他已經完全失去了在五百年當中的記憶,但是自身卻已經發生了改變展開

《末日騎士系統》章節試讀:

蘭斯洛學着梅麗莎的動作,張開胳膊,任由幾個人沖洗,這些水槍的力量都不小,很快就將身體徹底澆**。

「看樣子城牆裏面的人對外面實在很恐懼,而且規矩很嚴格,就算是見習騎士在這種情況下也沒有任何特權。」蘭斯洛眼眸微微閃動,思索起來。

這些軍人很專業,清洗的速度很快。剛剛退出去,整個車廂內的溫度急劇上升,持續五分鐘的烘烤使得車廂內好像變成了桑拿房,充斥着水蒸氣和刺鼻的消毒劑味道。

不過身上的衣服總算是幹了,梅麗莎劍蘭斯洛沉思不語,就拍了他一下,壓低聲音說道:「一會兒什麼話也不要說,如果有人找事,就用你最強的力量幹掉他。」

「我可以按照你說得做,但你如果拿我當槍使,我會讓你知道其中的代價一定是你無法承受的。」蘭斯洛淡淡的說道。

梅麗莎心中一凜,不知道為什麼,她心中竟然隱隱升起了一絲畏懼的情緒,好像眼前的少年在這一瞬間變成了一頭沉睡的巨獸一般。

當兩個人走出去之後,蘭斯洛平靜的心陡然跳動起來,他眼前是一個真正的巨型城牆,足足有百米高,有北向南一眼看不到邊際,在陰冷地晨霧當中如同聳立的巨人一樣,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壓迫感。

此刻他們正處於牆壁的外的一個檢查點,來來往往起碼不下數百人,很多都跟梅麗莎身上穿的衣服一樣,手裡或拎或提着包裹。相對於這些人,梅麗莎跟蘭斯洛顯得有些寒酸。

「這……這真是人類能夠建造的嗎?」蘭斯洛喃喃自語。

「當然不能,這是至高神賜予人類的禮物!」一個威嚴的聲音響起,只見一個身穿黑色牧師服的中年人緩緩走到蘭斯洛面前,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梅麗莎側身讓開,恭敬地說道:「牧師,這位是從其他區過來的流浪騎士,蘭斯洛。從今天開始成為我本人的騎士侍從,我可以為他做擔保。」

「呵呵……我的姐姐,流浪騎士很多都是強盜或者拾荒者冒充的,紫荊花家族可還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

噠噠……馬蹄聲響,從剛開始就停靠在一旁的一輛滿是鑲金的華麗馬車向前走了兩步,車頂上插着一個赤紅色的旗幟,上面畫著一朵奇怪的白花。

趕車的是一個壯年男子,目光深邃,臉龐堅毅無比,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軍隊制服,不過沒有任何軍銜標記,整個人看上去就好像一柄出鞘的利劍一樣鋒芒畢露。

車夫恭敬地打開車門,從裏面跳下來一個矮個的年輕人,長得十分俊俏,不過卻一臉邪氣,微微勾起的嘴角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驕傲。

「這是我的堂弟,科赫斯!旁邊是他的守護騎士,杜魯達,來自他母親的羅斯家族。該死的!」梅麗莎低聲罵道,雙眼划過一絲厲色,右手不自覺地握在了劍柄上。

蘭斯洛點點頭,他聽梅麗莎說起過她家族的形勢,所以對這兩個人也不算陌生。羅斯家族是B區首屈一指的貴族,世襲子爵,一直都打算找機會吞併紫荊花家族。

貴族法律十分嚴格,科赫斯作為旁系繼承人本來沒有資格繼承家族,但是羅斯家族強行插手,收買了梅麗莎上司給她派遣高難度任務,用這種方法強迫梅麗莎嫁給科赫斯,以達到吞併的目的。

「我可憐的姐姐,如果你這一次沒有完成任務,恐怕你就不得不乖乖爬上我的床了。」科赫斯邪笑道,眼神貪婪地打量着梅麗莎凹凸有致的身材,他連看都沒有看蘭斯洛一眼,顯然對蘭斯洛不屑一顧。

梅麗莎面沉似水,冰冷地說道:「我寧願成為拾荒者,被開除搜查官的職務,也不願意看見你噁心的臉,我今天的早飯就快吐出來了,麻煩不要再跟我說話。」

「可惡的女人!你今天休想進入城牆。」科赫斯怒氣衝天,牙齒咬得咯咯直響。

「好了!」牧師皺了皺眉頭,他知道紫荊花家族的事情,自己並不想牽扯進去,於是扭過頭說道:「只要經過檢測不是異端,任何人都能夠進入至高神賜予的庇護之城。」

說完,雙手捧起胸前懸掛的十字架,點點白色的光芒突然出現,銅質的十字架好像被瞬間鍍了一層金,然後好像雨點一樣不斷灑下。

這神聖的光芒落在蘭斯洛身上,很快就滲入了肌膚當中,蘭斯洛由內向外感覺到一股溫暖,彷彿置身於陽光之中,腦子裡的精神力開始快速回復。

「來自天堂的鐘聲響起,末日的審判到來,至高神最寵愛的神子將引領人類……阿門!你們身上一切正常,沒有寄生任何異端,祝你們平安!」牧師在胸口畫了一個十字,溫潤的白色光芒消失不見。

牧師很快離開這裡,周圍的一些士兵互相對視了一眼,默不作聲地紛紛散開,偌大的城門口只剩下了蘭斯洛幾個人。

科赫斯冷笑連連,說道:「我已經將所有的人都收買了,今天你必須給我一個答覆,如果你不同意嫁給我,你將永遠不會回到城裡。杜魯達將砍下你的腦袋,將你的屍體仍在外面去喂狗。」

「這麼囂張?只怕羅斯家族還不知道你幹得這些蠢事吧,在城外阻殺搜查官,這可是犯大罪的行為,沒有人能庇護你。」梅麗莎冷哼道。

「誰會為了一個死人去找貴族的麻煩?即便你的身份在高貴,死了之後也不會有人在乎。好了,我不想跟你廢話,我只問你一次,嫁還是不嫁?」科赫斯冷冷地說道。

鏘!梅麗莎用手裡的劍回答了這個問題,幽藍色的鬥氣夾雜在鋒銳的劍鋒之上,呼嘯着向科赫斯的脖頸斬去。

那位一直沉默的杜魯達突然出手,右手自上而下揮出,拳速快得驚人,以至於壓迫空氣產生了一道道白色的氣流,後發先至硬生生砸中梅麗莎的小腹。

轟隆一聲巨響中,梅麗莎倒飛出了七八米,勉強用劍插在地上才停住了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