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是我的小甜杏
你是我的小甜杏 連載中

你是我的小甜杏

來源:google 作者:ANNING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潯 現代言情 陸景緻

【雙向暗戀+治癒救贖+久別重逢+雙潔】軟糯呆萌小記者vs傲嬌腹黑刑警青梅+竹馬=自訂娃娃親幼時家屬院的孩子們聚在一起過家家,沈潯和陸景緻莫名其妙的就拜了天地,在一幫娃娃的見證下,定了娃娃親突然間的怦然心動炸裂在高二那一年春節的煙花里,沈潯暗戀了陸景緻許久,直到高中畢業典禮那天,她也沒說出她的小心思因為她知道,自己一無是處,配不上各項都拔尖的陸景緻/分道揚鑣了七年,在一次採訪取景的路程中,一場突如其來的山洪讓二人再次相見男人認出她,勾起嘴角拽住她道,「逃了七年,還逃么?」被拽住的蠢萌小白兔裝作不認識他,眨眨眼,「你誰啊,我不認識你」/沈潯是他的小甜杏,他才不會讓她逃走展開

《你是我的小甜杏》章節試讀:

一天,課間。

沈潯坐在教室里埋頭做題,聽見門口有女生叫她。確認是在叫她,她就走了出去了。

女生編着雙馬尾,額前留着輕薄的劉海,別說還挺好看的。她手裡捧着一個裝滿星星的玻璃瓶。看着沈潯的眼神也亮亮的,像是帶着星星。

「你是沈潯?」

「嗯。有什麼事嗎?」

「麻煩你幫我把這個交給陸景緻可以嗎,我看你和他關係挺好的。」

沈潯一愣,一時沒伸出手去接女生遞過來的星星瓶。都是女生,她懷着什麼心思,沈潯自然明白。

萬般個不想接,可那女生的笑容讓她不好拒絕。

女生叫田佳怡,據說是一中舞蹈社團的,也是出了名的校花。

沈潯害怕,怕她牽線之後,陸景緻真的喜歡上她,畢竟她長得漂亮,又會跳舞,氣質不錯。

進了家屬院,沈潯從后座跳下來。從書包里拿出了星星瓶,叫住陸景緻,遞給了他。

「給你。」

「這什麼,你幾個意思?」

陸景緻一臉驚訝,他當然知道送給他這個是什麼意思,他心裏樂開了花,表面卻裝的很淡定:這小丫頭片子,瘋了這是。

「這是田佳怡托我給你的。」

「田……」

聽到是別人托她送的,陸景緻翻了白眼,他就知道,這丫頭傻。他被氣得蹭蹭冒火,黑着臉轉身就走。

沈潯得完成任務,她追了上去,

「給你啊,你走什麼?」

「給個屁!我讓你幫我收禮物了么?」

給個屁?你又吼個屁!這也不是自己想給的啊。沈潯嘟着嘴,把星星瓶塞進他手裡,二話不說進了樓門。

只剩陸景緻拿着那瓶星星,杵在原地看着她上樓的背影。

兩人因為這件事又悶了很長時間時間沒說話,一次上體育課,沈潯正巧趕上陸景緻體育課下課。

操場人多,陸景緻並沒有看見她。

「陸景緻!」

清脆響亮的女聲響起,是田佳怡。

她手裡拿着一瓶水,跑到陸景緻身邊,遞給了他。

沈潯驚了,陸景緻竟然接過了那瓶水。這麼多年他拿自己擋了這麼多次桃花,這次為什麼不拿她出來擋了?

難道真是對田佳怡一見鍾情?

沈潯看了看田佳怡,又看了看自己,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人。田佳怡個子比她高,又比她苗條,身材也好。

再看她呢,說白了,就跟綠化帶里的干樹枝子一個樣。

整節體育課,她都無精打采,跑步時還不小心自己踩了自己的腳,早晨新換的一雙白鞋被她踩黑了。

「陸景緻,我要吃雪糕!」

放學陸景緻載着她從小賣部路過,她跳下車站在小賣部冰櫃旁。

「吃就吃吧,吃什麼口味的?」

吃就吃吧?沈潯瞪着推開冰櫃門挑選着雪糕的陸景緻。

以前自己要吃雪糕他總是不讓,說自己牙齒不好,吃太多涼的甜的,會刺激。

這回怎麼允許自己吃了?自己在他眼裡已經不重要了么,已經比不上田佳怡的地位了么,他心裏不會整天都想着田佳怡,絲毫不顧及她了吧~

等了半天沒反應,陸景緻又扭頭找她,人卻不見了。

立起身來,一看,原來都走到百米外的巷子口了。

他騎着車追了上去,「自己跳車說吃雪糕,我給你挑你又不吃了,我看你腦子真有點毛病吧。」

「我有毛病,你別跟着我。」

「我脾氣不好,還不愛說話,比不上社交好到爆的人。」

沈潯說禿嚕了嘴,一時沒控制住。她攥緊了書包肩帶,怕陸景緻聽出她的畫外音。

可陸景緻是什麼人,她這一天腦袋瓜子里都在想什麼,他可看的一清二楚。他抿嘴笑道,

「你是在說田佳怡?」

「沒有啊,我沒說。」

「你承認吧。不過,田佳怡確實不錯,舞蹈跳的好,人緣也好。」

「……」

呸,她那麼好,你去跟她玩去啊,總跟在自己屁股後面幹什麼。沈潯的步伐加快,走得急了,沒看見腳下的磚塊,一個跟頭栽了出去。

啊!差一點臉着地毀了容。

陸景緻沒過去扶她,反而笑的喘不上來氣。她更氣了,大喊道,

「陸景緻,你找死!」

「誰讓你那麼笨!」

最後還是陸景緻把她從地上抱起來,放到單車后座上馱回了家。

玩歸玩,鬧歸鬧,沈潯在學校看見田佳怡和陸景緻走在一起的頻率越來越高,同學裏也生出來他們成了一對的傳言。

俊男靚女,好不般配。

一段時間,沈潯也這樣默默認為。她給自己洗腦,陸景緻一定不會喜歡田佳怡的,可發生了一件事,讓她不得不相信。

學校開藝術節,上午節目表演完,下午放了假。

陸景緻託人給她捎話,說自己有事,讓她自己先回家。

可她卻在校門口看見陸景緻和田佳怡一起走出了校門,雖然身邊還跟了幾個和他同班的男生,但只有他倆嘮的最歡。

其餘的人好像都多餘。

她也是多餘的。

剩下的幾個月,她幾乎沒見着陸景緻幾回,包括上下學。

她麻木的想着,可能他把她忘了,滿腦子都是田佳怡那個小可愛了吧。

月考過後,她躺在床上,窗外起了霧,讓她本就不好的心情變得壓抑。她賴在床上,不想起來。

王仁敏在外面叫了她幾聲出去吃飯,她也沒理會。直到有人推開了她的房門。她把被子蒙在臉上,躺的四仰八叉。

「媽,我不想吃早飯~」

「是我,不是你媽。」

冷不丁的一聲,嚇得沈潯一激靈。她把被子掀開,竟然是陸景緻站在門口。

「你有病嗎,不打招呼就闖進人家的房間!」

「我從外面敲門了啊,是你沒理。」陸景緻環抱着手臂,一臉無奈地看着她。

確實剛才有敲門聲,她以為是王女士,就沒搭理,誰知道是他啊!王女士也是無所顧忌,竟然放一個男生大搖大擺的進自己丫頭房間。

幸好她穿着睡衣,她從床上爬起來,又出門找王女士算賬。

「媽,你怎麼能讓一個男生進我房間呢!」

「你有什麼可害羞的,不是你小時候非要跟他穿一條開襠褲子的時候了?快收拾收拾,景緻說帶你去爬山。」

「媽!你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搶他褲子!」

沈潯瞬間被王女士說的臉發紅,跑進洗漱間關上了門。刷完牙洗完臉之後,她才想起媽媽剛才說的後半句話。

爬山?爬什麼山?要累死她?

陸景緻這是想着法累死自己,然後好沒有拖累去跟田佳怡私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