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逆轉西遊
逆轉西遊 連載中

逆轉西遊

來源:google 作者:悟空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悟空 武俠修真 觀音菩薩

佛前一跪三千年,未見我佛心生憐莫道塵埃遮佛眼,怪我未投香火錢且看這孫小聖,如何成為孫大聖……書友群:691161965展開

《逆轉西遊》章節試讀:

相傳,天外天有一聖境,乃三界靈氣之源,名為靈山。靈山之巔有座寺院,名為大雷音寺。此地乃佛門聖地,是三界最佳修鍊之所。

大雷音寺,大雄寶殿。

如來佛祖坐在蓮花台上,閉目凝神一籌莫展。

他有心將大乘佛法傳與世人,奈何卻一直沒有尋到合適的講經人。

天地初始即分佛道,若是佛法不能普度眾生,那今後豈不是道法的天下。

想到此處,如來佛豁然睜眼,命左右護法去請燃燈古佛和觀音菩薩。二人轉瞬即到,聽聞如來佛祖在為此事擔憂。觀音菩薩提議,從諸佛之中選出五人,自西向東為佛門宣揚大乘佛法。

燃燈古佛進言,此行需徒步向東十萬八千里,傳經人止步之處當在東土大唐。

如來佛祖聞言微微點頭,而後命燃燈古佛和觀音菩薩全權負責此事。

…………

東勝神州花果山,此地乃斗戰勝佛的道場。山頂建有一座寺院,名勝佛院。院中有殿七十二座,主殿名勝佛殿。

院內人山人海,每日來此進香之人不計其數。

有人求升官發財,有人求風調雨順,有人求早生貴子,有人求金榜題名。

正殿主位,悟空托着腮幫,享受着美味貢品,聆聽着香客們的祈願。

「求風調雨順?那是四海龍王的事兒,不歸我管。」

「求金榜題名?那是文曲星的事兒,也不歸我管。」

「求早生貴子?那是送子娘娘的事兒,我管不着。」

「求升官發財?這種事你該去找**,找我作甚。」

半天的功夫,悟空已經看完了所有人的祈願。沒一個是他能幫上忙的,急的他抓耳撓腮是坐立不安。

看到一道七彩祥雲落入院中,悟空眨眼便從主殿飛了出來。

看清來人之後,悟空拱手笑道:「觀音姐姐,不知是什麼風把您刮我這兒來了?」

觀音菩薩眉頭微皺,冷聲道:「悟空,休得無禮,今日我來是要給你一個美差。」

當下,觀音菩薩便把派人去東土大唐宣揚大乘佛法之事講了一遍。

聽完此事悟空哈哈大笑,而觀音菩薩接下來的話卻讓悟空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觀音菩薩說:「佛祖說了,誰去東土大唐傳誦大乘佛法,他就滿足誰一個願望,什麼願望都行。」

悟空說:「此話當真?」

觀音菩薩說:「千真萬確!」

悟空說:「那好,這趟活兒俺老孫接了,但不知這東土大唐距靈山有多遠?」

菩薩說:「不多不少,剛好十萬八千里。」

悟空聞言一愣,喃喃自語道:「如此說來,俺老孫一個筋斗雲豈不就完活了。」

菩薩說:「沒錯,不過想要完成這個任務,有兩個前提條件。第一,必須徒步走完這十萬八千里。第二,所到之處必須由當地國王在通關文牒之上加蓋印章。」

悟空思索片刻,仍是答應了觀音菩薩。菩薩告訴悟空,這事兒需要五個人才能完成,有一人已經內定,還有三個名額任由悟空自選。

讓悟空選,他當然會選跟自己關係好的。有這等好事,自然不能便宜了外人,好處還是要留給自己兄弟的。

…………

三天後,大雷音寺。

五人一字排開,站在大雄寶殿之上。由左至右,孫悟空,豬悟能,沙悟凈,小白龍,金蟬子。

如來佛祖高坐蓮花台上,殿內兩旁坐滿神佛。如來佛祖對五人十分滿意,許諾等他們傳經歸來,均會晉陞品階。

悟空心直口快,希望在走之前先把願望說了。等他日傳經歸來,也好讓佛祖兌現承諾。

要說聰明,三界之內無人能及悟空。空口白話說再多也沒用,還是現在就把話說明了比較穩妥。

兩旁神佛對此嗤之以鼻,如來佛並不生氣,而是讓他五人儘管開口。只要他五人傳經歸來,所許願望必將一一實現。

第一個說出願望的人是金蟬子,他希望每天都有很多很多人聽他講經。

第二個說出願望的人是小白龍,他希望事成之後能夠擁有爆棚的名氣。

第三個說出願望的人是沙悟凈,他希望傳經歸來能夠擁有自己的地盤。

第四個說出願望的人是豬悟能,他希望可以多娶幾個美若天仙的娘子。

第五個說出願望的人是孫悟空,他希望尋一處山清水秀之地自由生活。

聽完五人的願望,如來佛笑着點了點頭。他可以滿足五人的願望,不過他也要提醒五人。

從他五人離開靈山大雷音寺的那一刻起,一直到他們抵達東土大唐。這一路上會有八十一難等着他們,八十一難乃大乘佛法之奧秘所在,取自九九歸一之數。

東行之路十萬八千里,途中會有不少妖魔鬼怪。每一難都是一劫,劫後重生可謂鳳凰涅磐。

兩個條件他們都已清楚,但是東行之路何其兇險,只有親身經歷之後方有體會。

在五人離開大殿之前,佛祖再次提醒他們。

自盤古開天闢地以來,三界之中佛道之間便屬對立。雖然這些年佛道並無交集,實則佛道兩家一直在暗中較勁。今日他們前往東土大唐,一定會引起由道門掌控的天庭的注意。

天庭會對他們使用什麼招數,連佛祖也算不出來。所以他讓五人好自為之,若是遇到了什麼邁不過去的坎,大可放棄抵抗束手就擒。想必道門一定不會對佛門痛下殺手,倒那時佛祖便會出面救出他們。

走出大雄寶殿,五人一起來到偏殿。

小白龍在跟金蟬子竊竊私語,豬悟能跟沙悟凈交頭接耳,唯有悟空坐那兒發獃。

他來到這個世界有一個禮拜了,到這會兒才明白過來,他穿越了。

可他就想不明白了,難道是因為自己叫孫悟空么?還是因為他一周前去花果山旅遊了?從小到大孫悟空的偶像只有齊天大聖,曾經有無數人嘲笑他是痴心妄想。但是他一直堅信,這個世上真的有齊天大聖。

他們不信,但是他深信不疑。若非如此,他怎麼會捨得花了半個月的工資,坐高鐵去花果山水簾洞旅遊呢。可他不過是想親身體驗一下那把偶像曾經坐過的石椅,卻稀里糊塗出現在了滿是香客的勝佛殿。

無數人都記得唐僧師徒西天取經的故事,卻沒有人知道,其實當初他們走的是一個來回。故事不是從東土大唐開始,而是從靈山大雷音寺。

悟空還在發獃,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坐在他的對面。老和尚先是喊了幾聲,見悟空沒有反應,然後伸出筷子敲了敲悟空面前的碗。

「叮叮叮!」

悟空被敲擊聲驚醒,回過神來看向對面的老和尚,恭聲道:「燃燈古佛,您好!」

燃燈古佛一愣,隨即笑着沖悟空點了點頭。提醒他趕緊吃飯,吃完飯陪他去下兩盤棋。

…………

大雷音寺門外,二人擺好棋盤。

燃燈古佛先手,當頭炮。

悟空後手,把馬跳。

燃燈古佛:「悟空,你可知佛祖為何會選你們五人遠赴東土大唐?」

悟空搖了搖頭,燃燈古佛並未抬頭,卻似乎知曉悟空搖頭。

出車之後,燃燈古佛繼續說道:「天地初始分佛道,佛道之本在陰陽,陰陽奧秘在五行。三界之內無人不在此列,卻有一人除外。」

撐起士,悟空問道:「您說的這個人不會是我吧?」

燃燈古佛笑道:「聰明!」

燃燈古佛乃萬佛之祖,知曉三界中很多絕密,然天機不可泄露,但是他可以提醒悟空。畢竟在整個佛界,能夠跟他棋風對手的只有悟空一人。

一邊下棋,燃燈古佛一邊說:「聽我一句勸,不要指望佛祖能幫你們滿足願望。離開靈山以後走的越遠越好,走了就不要再回來了。」

悟空:「這是為何?」

燃燈古佛說:「不要問,問了我也不能告訴你。就憑你陪我下這五百年的棋,我也不會騙你的。」

悟空起身向燃燈古佛抱拳行禮,燃燈古佛擺了擺手,示意悟空坐下。

他提醒悟空,走了之後一定要多交朋友。尤其是本領高強的朋友,不要管他們是神是佛是仙還是妖魔鬼怪。

他知道悟空最愛自由,不然悟空也不會把下面這首詩當座右銘了。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用自由換,兩者皆可拋。」

「將軍!」

燃燈古佛最後一次落子,臉上浮現出一抹微笑。漸漸笑出了聲,微笑後來變成了哈哈大笑。

「真沒想到啊真沒想到,跟你小子下了五百年的棋,今日終於讓我贏你一局了。」

悟空額頭浮現出三條黑線,然後拿起棋盤上的帥,一臉悲憤的問道:「古佛,我有一事不明,你能不能給我解釋解釋?」

見燃燈古佛微微點頭,悟空說道:「你的象能過河我忍了,飛象嘛。卒子沒過河就能橫着走我也忍了,屬螃蟹的嘛,車能拐彎我也認了,可你為什麼要拿我的士吃我的帥?難道他是你派來的卧底么?」

燃燈古佛聽完老臉一紅,輕聲道:「好了好了,不就是贏你一局嘛,你至於嘛。都要走了就不能讓老衲我高興高興?」

悟空無奈的點了點頭,這一點他不否認。其實這些年在靈山也真夠無聊的,白天要去花果山值班,晚上要回靈山就寢。他跟那些整天只知道打坐參禪的人聊不到一塊兒,只有跟燃燈古佛才有共同語言。

下棋是燃燈古佛教悟空的,只不過悟空的悟性太強,學了三天就只贏不輸了。燃燈古佛乃萬佛之祖,定力豈非常人能比。雖然他每天跟悟空下棋都輸,但是他有足夠的耐心和定力,一直沒有跟悟空發飆。

可今天不一樣,因為今後他再也找不到跟他旗鼓相當的棋友了。

高手是寂寞的,在悟空沒來之前,燃燈古佛的棋藝那可是佛界無敵手呢。

看着悟空認真仔細的擦拭每一顆棋子,燃燈古佛突然問道:「悟空,你真不打算回來了?」

悟空說:「不是您告訴我,要走的越遠越好嗎?」

燃燈古佛默不作聲,抬頭朝大雄寶殿的方向望去。有些話到了嘴邊,他還是不得不咽回肚子,畢竟這裡是靈山,是我佛如來的地盤。

五人要離開靈山前往東土大唐,離開佛門就必須按照世俗的規矩辦事。所以觀音菩薩給他們五人取了一個新身份。

金蟬子負責講經,是為師傅。孫悟空負責安保,是為大師兄。豬悟能負責牽馬,是為二師兄。沙悟凈負責行李,是為三師弟。小白龍負責經書,是為坐騎。

五人整裝待發,卻在離開靈山之前收到佛祖法旨。果然不出悟空所料,佛祖讓他五人離開前說出願望,實則是為了找一個處罰他們的理由。

法旨言,金蟬子師徒五人入我佛門整五百年,五百年卻不曾讓五人摒棄一切雜念。鑒於五人身為佛門弟子擅動凡心之舉,暫扣五人佛號以及金身。待五人傳經歸來之日,佛號和金身再一併奉還。

既然是代表佛門前去傳經,佛祖自然不能讓他五人太過寒酸。

佛祖送了金蟬子三件裝備,一根九環錫杖,一件錦斕袈裟,一句緊箍咒語。送了孫悟空一根定海神針,還有豪華三件套。分別是,鳳翅紫金冠,鎖子黃金甲和藕絲步雲履。為了預防悟空不服管教肆意妄為,如來佛讓觀音菩薩給悟空套了一個緊箍咒。

給了豬悟能一把九齒釘耙,給了沙悟凈一根降魔杵,送給小白龍一把龍泉劍。雖然是孫悟空負責安保,但誰也不敢保證途中會有多少意外。四人都有兵器在手,遇到危險時也好互相有個照應。

事兒還沒完,法旨最後還有幾句話。離開靈山,他五人便不可再用佛號。如來佛祖已經幫他五人取下俗名。

旃檀功德佛原名金蟬子,現賜俗名唐僧,法名唐三藏。

凈壇使者無有原名,現賜俗名朱八戒,法名豬悟能。

金身羅漢無有原名,現賜俗名沙僧,法名沙悟凈。

八部天龍廣利菩薩無有原名,現賜俗名敖烈,法名小白龍。

斗戰勝佛原名孫行者,現賜俗名孫猴,法名孫悟空。

法旨宣完,自動焚毀。

五人深知跳進了如來佛祖設好的圈套,卻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雖然佛號和金身被扣,但是他們五人的法力還在。只要有法力護身,他五人便不懼任何妖魔鬼怪。

一行五人跟二位尊者來到藏經閣。

阿難和迦葉瞥了唐僧一眼,不緊不慢的走進藏經閣。想他二人不過是負責藏經閣的尊者,而那旃檀功德佛乃佛門正佛。平日里他二人若想跟他說句話,人家連正眼都不瞧他倆。

如今他被收去佛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傳經人。這等機會阿難和迦葉豈會錯過,終於到了他倆揚眉吐氣的時候了。

大乘佛法657部,總計1335卷,他們需要將這些經書全部搬出藏經閣,這可是件不小的體力活。

打開放置經書的柜子,阿難取出一摞經書,口中念念有詞,轉身將經書放到地上。迦葉見孫悟空想要搬書,趕忙上前將其攔住。提醒悟空,大乘佛法不比其他,若想要看懂這些經書,講經人就必須親自搬書。

悟空聞言眼中寒光乍現,他是何等聰明,豈能不知迦葉的心思。可沒等悟空開口,唐僧已經擼起袖子搬起那摞放在地上的經書了。

一次

三次

十次

……

唐僧一口氣搬了三十多次,累得滿頭大汗兩腿發軟,卻被兩位尊者告知才搬了十分之一。

悟空想要找二人理論,八戒和沙僧把他攔住。小白龍上前一步,擋在阿難和迦葉的面前。他面沉如水,眼神冷冽的看向二位尊者,一字一頓道:「敢問二位尊者,我們是否可以幫忙搬書?」

面對氣勢洶洶的小白龍,阿難和迦葉絲毫不為多動,厲聲道:「說了不行就是不行,這經書只能傳經人自己搬,不然他看不懂那上面的字。」

「唰!」的一聲脆響,小白龍抽出佩劍橫放在二人咽喉,重複着上一個問題。

兩位尊者後退兩步,複述着剛才的話。唐僧從地上爬了起來,將小白龍拉到一邊,擦了擦汗繼續埋頭搬書。

八戒跟沙僧看着悟空,希望這會兒他能替唐僧出頭。先前悟空的確有這個想法,不過他掐指一算,隨即打消了那個念頭。

「大師兄,你真不打算幫師傅一把?」八戒有些耐不住性子的問。

悟空說:「想幫你自己幫去,又沒人攔你。」

沙僧說:「大師兄,要不我去跟二位尊者說說?」

悟空說:「別費心了,你不過是個羅漢,他倆不會把你放在眼裡的。」

小白龍聞言轉身就走,朝向阿難和迦葉準備再次出手。悟空一把拉住小白龍,沒好氣道:「你若真在這兒動手打人,他倆一定會去佛祖那裡告我們的。你覺得到那時佛祖會向著誰?」

佛門講究因果循環,唐僧之所以會被刁難,其實也是他自己釀下的因果。這一點悟空算到了,所以他才打消了出手幫忙的念頭。

曾幾何時,他是高高在上的旃檀功德佛,是如來佛面前的大紅人。莫說是一般的菩薩羅漢,就算是比他高若干級的燃燈古佛,他也不放在眼裡。甚至曾大言不慚,說他一人足可支撐半個佛門。

阿難和迦葉一心向佛,在靈山供職已有abc 多年。二人從一開始就跟在如來佛身邊,如今又是身居看管藏經閣之要職。同樣目空一切的他倆,卻總在旃檀功德佛手上吃癟。尤其是在諸位神佛面前,旃檀功德佛已經不止一次讓他倆下不來台了。

好人有好報,惡人自有惡人磨。悟空雙手環胸靠在門口,抬手摸了摸腦袋上那個緊箍咒。若不是唐僧跟觀音菩薩合謀,他又怎麼會上這份當呢。他可以為兄弟兩肋插刀,卻不知唐僧竟然會為了一己之私插朋友兩刀。

許久之後,大乘法佛經書已經全部搬出藏經閣,五人裝好經書即刻上路。

燃燈古佛坐在寺外那棵樹下,正在研究如何破悟空給他留下的殘局。右眼皮突然跳了一下,他急忙掐指一算,召來八大金剛,命其速速追上唐僧師徒。

師徒五人剛剛離開靈山,便遇到一陣突如其來的狂風。狂風將馬背上的經書全部捲起,眨眼間風去雲散恢復平靜。經書被吹的滿地都是,五人急忙去撿經書。

就在這時,悟空第一個發現了不對勁。那幾本經書竟然沒字,連經書封面都沒有字。緊接着八戒跟沙僧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唐僧是最後一個發現的。

此時,天空出現一道金光,一封信飛入悟空手中。

悟空自然認得信上的字體,讀完之後率四人原路返回。

上次悟空沒發脾氣,那是因為他知道事出有因。阿難和迦葉刁難唐僧,那是他咎由自取。可他倆竟然傳給他們無字經書,若非燃燈古佛派人前去提醒,他們豈不是要白走那十萬八千里了。

這一次悟空沒有廢話,來到藏經閣舉棒就打。阿難和迦葉快嚇哭了,佛祖送給孫悟空的可是根定海神針鐵。別看那根神鐵能夠被孫悟空隨意揮舞,實則此鐵重達一萬abc 五百斤。三界之中無論視線還是神佛,觸之即傷碰之即死。

就在此時,燃燈古佛出現在眾人面前。他先讓悟空收起金箍棒,而後又訓斥了阿難和迦葉幾句。命二人傳真經與師徒,然後拉着悟空到一邊說了幾句悄悄話。

他知道悟空心裏有氣,但是再有氣也要忍着。因為悟空已經被套上了緊箍咒,那東西是三界中唯一能夠降服悟空的佛器。

燃燈古佛知道悟空沉不住氣,所以他特意前來提醒悟空。萬不可輕舉妄動,更不要輕易得罪佛祖。

他本就不在五行之中,而且做事情隨心所欲。佛祖給他套上這緊箍咒,實則有兩個原因。一則是想讓他安心護送金蟬子到東土大唐,二則是怕他到了大唐便一去不回。

悟空有翻天覆地的本事,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三界中獨自一人。所以佛祖怕他脫離佛門,甚至還做了最壞的打算。若只是脫離佛門尚可接受,若日後悟空加入由道門執掌的天庭,日後必是佛門一大隱患。

這次給他們的絕對是真經,阿難和迦葉沒再為難唐僧。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悟空也到了跟燃燈古佛說再見的時候了。古佛叮囑悟空,日後若仍然留在佛門,日後悟空便是下一任的萬佛之祖。若日後悟空脫離佛門,切記不要小瞧了如來佛祖的本事。

師徒二次離開靈山,來送他五人的之後燃燈古佛。

看着五人逐漸消失的背影,燃燈古佛看向本無一物的一旁,笑道:「既然來了,何不現身相送呢?」

本是一片虛無的地方,瞬間出現一尊佛像。佛像身後正在散發著淡淡金光,佛像淡淡一笑,說道:「小佛見過燃燈古佛。」

燃燈古佛雙手合十,躬身道:「佛祖不必多禮。」

此人並非他人,而是命他師徒前往東土大唐的如來佛祖。他跟燃燈古佛相識多年,論輩分他應當向燃燈古佛行禮。雖然他是佛祖如來,但燃燈乃萬佛之祖。

「你覺得他會不會回來?」

「如你所願,我覺得不會。」

「我也是這麼想的,希望緊箍咒能留住他。」

「你若真想留他,就不該給他戴上緊箍咒。」

「若讓他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以後我還怎麼管理佛門。」

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

燃燈古佛怎會不知如來佛的心思,但是他不認同如來對悟空的做法。還有對金蟬子和其餘三位。

非要做的這麼絕么,讓五人帶着情緒上路,日後他們必然會越來越恨如來。若是就此持續下去,恐怕他們今後會拒回靈山。

如來轉身,留下一句話。

「我敢跟你打賭,他們五人都會回來的。不管他們想不想回來,我都有辦法讓他們一定回來。」

燃燈古佛聞言嘆了口氣,徑直走向那棵大樹。

天地分陰陽,陰陽出五行,滿天神佛皆修鍊,那個不在五行中。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五行屬性,他們屬於五行之一。而三界唯有一人擁有五種屬性,且此人不在五行中。若他有天發狂,恐怕三界將迎來一場浩劫。

離開靈山,師徒五人晝夜兼程。

唐僧多半時間騎在馬背上,小白龍早已被佛祖變成了白龍馬。他不僅要托着經書,而且還要拖着走累的唐僧。

豬八戒負責牽馬,悟空負責開路,沙僧跟在隊伍後面,挑着所有人的行李。

出發後的第四天,他們遇到了一條河,河邊豎著一塊石頭,上書三個大字「通天河。」

河面很寬,水流很急,游過去是絕不可能的。雖然他們都被佛祖扣下了佛號和金身,但是他們法力還在。他們都可以用法力飛過去,可惜恐高的唐僧死活不肯。非要讓悟空去找條船,不然就不去東土大唐了。

悟空順着通天河走出很遠,碰見一個坐在河邊曬太陽的老頭。老頭面前擺着一副棋盤,正在那兒自娛自樂呢。

悟空跑過去跟老頭打招呼,方知這老頭乃通天河的主人,單名一個黿字。黿是龜的一種,老頭已經在此修鍊了一千多年。

神黿很鬱悶,他很認真的研究那副殘局。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答着悟空的問題,當他第二次抬頭看向悟空之時,拿在手裡的象棋突然掉在地上。

他結結巴巴的問:「您,您是斗戰勝佛?」

悟空擺手道:「現在已經不是了,佛祖收回了我的佛號,你可以喊我齊天大聖。」

神黿趕忙起身跟悟空行禮,然後請求悟空幫他一把。

原來,神黿前些日子碰到一位道友。那人是天池金魚,每日聽觀音菩薩誦經,天長日久有了道行。他偷偷跑出天池,來到這通天河跟神黿成了朋友。

神黿好客,熱情招待那人,好吃好喝好招待。本以為那人住上幾天便會離去,沒成想那人告訴神黿,他打算在通天河長住。

神黿一聽就有些不樂意了,修鍊一途講究清凈,有人叨擾這讓他如何安心修鍊呢。神黿跟那人據理力爭,而後那人便跟神黿動起了手。

神黿打不過他,最後被趕出了通天河。但那人又怕神黿去找觀音菩薩告狀,最後便跟神黿打了個賭。

那人跟神黿賭棋定輸贏,三局兩勝。若是神黿能夠贏他,那人便主動離開此地。若是神黿贏不了他,不僅這通天河歸他,神黿也不準打小報告。

悟空從耳中抽出如意金箍棒,問神黿:「那人現在何處,且讓我替你教訓教訓他。」

神黿說:「大聖息怒,此事不用大聖幫我出頭,只要大聖幫我贏了這盤棋就行。」

悟空一聽臉都綠了,這都是什麼人吶,家都被人佔了,竟然還有心思跟人下棋。不過話說回來,神黿的話也不無道理,不戰而屈人之兵方為上策。

既然如此,悟空便認真看了一遍那副殘局。而後讓神黿將那隻金魚怪叫上岸來,用悟空給他支的招贏了那金魚怪。

神黿為了感謝悟空,願意送他們師徒過通天河。而那條想要趁機逃走的金魚怪,最後被悟空所擒,喊來觀音菩薩將他帶回了天池。

通天河寬數百里,即便是神黿馱他們過河,尚需半個時辰。為了幫神黿減輕負擔,悟空駕馭着筋斗雲一飛而過。

剛才悟空已經跟神黿介紹過了幾人的身份,當神黿得知唐僧乃如來佛祖大弟子時,心情一下子變得激動起來。

他早就有一事無解多年,一直希望可以找個高人問個明白。今日有幸能夠遇上被免除佛號的唐僧,不問他個一清二楚又自能善罷甘休。

唐僧性格高傲,在靈山除了佛祖他誰都不放在眼裡。除了靈山更是如此,這會兒他雙手合十閉目養神,壓根就沒拿正眼瞧過這隻神黿。

眼看唐僧一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樣子,神黿也犯了杵。擔心唐僧會不理他,所以他便問一直樂呵呵的朱八戒,他說,豬長老,既然你們是從靈山大雷音寺而來,能不能幫小老兒解惑一二?

八戒笑着說沒問題,神黿那句長老讓他很是受用。莫說是一個問題,就算是十個問題他也回答。

神黿說:「我在此修行已經一千兩百多年了,雖然能說人話,也能幻化人形,可惜一直未曾褪去龜殼。我想問問豬長老,我到底還要修行多長時間才能褪去龜殼呢?」

「這個。」

八戒還真被神黿的問題給問住了,他平日只關心兩件事,一個是吃,一個是睡。冷不丁問他這麼高深的問題,還真把八戒給難住了。

他剛才可是誇下海口的,說人家問十個問題都沒關係。現如今一個問題都答不上來,八戒這面子上可有點兒掛不住了。

八戒看向沙僧,後者沖他搖了搖頭。八戒整天喜歡吃了睡睡了吃,而沙僧每天就喜歡舞槍弄棒。讓他看書比殺了他還難受,這些年壓根就沒看過書。這麼高深莫測的問題,讓他重複一遍都難,更別說回答了。

唐僧迎着二人的目光,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沙僧跟八戒一愣,以為連唐僧也回答不了這個問題。

其實,在神黿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唐僧就已經開始在心裏琢磨了。

按理說,妖怪修鍊千年幻化成人形,但凡是修鍊時間達到一千年的妖怪,便已經有了隱藏其原形的本事。

可剛才他也看到了,剛才的神黿雖是一位老者,卻依然背負着碩大的龜殼。若不是他修鍊出了問題,那便是他還有未曾度過的劫數。

八戒小聲說:「師傅,難道連你也不知道?」

唐僧搖了搖頭,沙僧一臉吃驚,唐僧淡淡一笑隨即閉上雙眼。

神黿以為他們正在討論自己提出的問題,滿心歡喜的等待着他們的答案。修鍊了一千多年,不就盼着有一天能褪去原形修成正果么。若是連龜殼都無法褪去,即便再修鍊千年又有何用。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神黿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八戒聞言支支吾吾解釋半天,最後也沒能說出了道兒來。

神黿越聽越是生氣,然後直接向唐僧發問。八戒是凈壇使者,不懂這些可以理解。沙僧是金身羅漢,不通這些可以接受。但你唐僧可以金蟬子,是旃檀功德佛,是我佛如來的大弟子。若你說不懂,定是故意為難於我。

唐僧一聽眉頭微皺,想要勸阻沙僧跟八戒。可他倆已經被神黿的話給激怒了,根本不聽唐僧的話,直接跟神黿吵了起來。

神黿本是為了報恩,幫他忙的是孫悟空。可人家孫悟空沒讓他馱,如今這幾人竟如此不識好歹。

神黿是越想越生氣,然後跟沙僧和八戒對罵了起來。罵著罵著八戒跟沙僧就動了手,不對,應該說是動了腳。一腳接着一腳的踩在神黿的背上,踩的神黿左右搖擺。

神黿本想信守承諾,既然答應大聖送他三人過河,就該將他三人安全送到對岸。誰知他們竟然先動了手,這次神黿再也控制不住情緒了。直接在通天河裡翻了三個跟頭,把馱在背上的三人一同丟進了通天河。

三人落入水中,白龍馬在水中游着。八戒跟沙僧嗆了好幾口水,最慘的還是唐僧。他穿的可是正兒八經的錦斕袈裟,一進水那袈裟重如泰山。拖拽着唐僧就往下沉,神黿圍着他們仨遊了好幾個來回。

神黿一邊圍着他們打轉,一邊怒斥他們三人。最後看到一道金光由遠而近,一個猛子扎入河中不再現身。

「師傅,八戒,沙師弟,這是怎麼回事?」

早已飛到對岸的悟空驟然而至,然後躍下筋斗雲跳入河中。他沒有去救唐僧,雖然唐僧不會水,但是他有法力。悟空要救的是那些泡在水裡的經書,出發前燃燈古佛可是提醒過他的,大乘佛法經書全是孤本。

若是這些書被泡爛了,他們就真不用再去什麼東土大唐了。直接回靈山領賞就行了,到時候說不定如來會怎麼整他們呢。

悟空在通天河裡游來游去,將裝有經書的箱子攏到一起。然後朝河邊游去,八戒拖着唐僧游向河邊,沙僧拖着行李跟在最後。

最先一個上岸的是白龍馬,雖然他現在變成了馬,可他畢竟是條龍。從小在水裡長大,對他而言下水就跟回家一樣。

上了岸四人仰面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

悟空詢問緣由,八戒跟他說明了整件事情的經過。他一邊說還一邊咒罵那隻神黿,到最後連悟空也埋怨上了。

八戒說:「大師兄,你就不應該相信那隻神黿。」

悟空瞪了八戒一眼,然後看向唐僧,冷聲道:「其實你已經猜出來了,只不過你根本無心度他而已,對么?」

唐僧一臉平靜的點了點頭,似乎對悟空的話並不吃驚。但八戒跟沙僧都愣住了,他們都以為師傅不知道答案,現在才知道原來真的是師傅不想說。

神黿問唐僧,我何時才能褪去龜殼。

答案就在唐僧心中,但是說出來就不靈了。因為這是神黿的一個劫,如果神黿能夠度過此劫,那他便立刻褪去龜殼。如果運氣足夠好的話,他甚至可以一步登天,直接修成正果。

佛門講究隨便,修鍊也是如此。但神黿沒有那份耐心,雖然他擁有這份機緣,但是他沒能好好把握。

這些話是後來悟空跟兩個師弟說的,悟空知道八戒跟沙僧不喜歡聽這些大道理。但是他希望他們倆能夠多記住一些這樣的道理。

因為燃燈古佛曾經說過,離開靈山最好不要回來,走的越遠越好。若真是如此,那麼他們終有一天會分道揚鞭的,悟空比其他人想得遠。

他們屬於不同的性格,為人處事的方式也不同。所以他們將來一定不會待在一起,到那時如果他們需要,也不會在有人給他們講大道理了。

悟空很聰明,但從離開靈山那一刻起,他已經把他們當成了兄弟。

一起去東土大唐,一起尋一個逍遙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