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家棄女,被偏執首輔寵成小糖寶
農家棄女,被偏執首輔寵成小糖寶 連載中

農家棄女,被偏執首輔寵成小糖寶

來源:google 作者:蘇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瑜 陸亦

被父母賣到陸家的小農女宋瑜,突然擁有許多亂七八糟的記憶知道她偷跑,離開陸家會有很凄慘的下場,最終死於大冬天,一張草席裹了扔在雪地里而她的童養夫陸亦,日後會金榜題名,封狼居胥,仕途一路扶搖直上,成為皇上眼前的紅人,權傾天下的首輔大人,還娶了心地善良貌美如花的大家閨秀為妻宋瑜恢復記憶到偷跑現場……被婆婆給抓個現成為了不遭遇凄慘的下場,她又甜又害羞的說:「這是我給相公的」婆婆認為宋瑜想陸亦了,於是放過了她宋瑜鬆了一口氣,開始走上攢錢給相公讀書科舉的路,只等哪一天相公金榜題名後,自己就捲鋪蓋走人可等來等去,攢的銀子總是不夠,還是不夠,宋瑜都快哭了直到有一天,她抓到了花錢大手大腳的陸亦,不給她質問的機會,陸亦一把抱着她,紅了眼睛「攢錢養我一輩子好不好阿瑜,我一定努力讓你當一品誥命夫人,讓你當三個孩子的娘」宋瑜:你不是很討厭我嗎?當事人陸亦:……後悔,非常後悔展開

《農家棄女,被偏執首輔寵成小糖寶》章節試讀:

宋瑜臉色一變,她確實想過跑不是嗎?

穩下心神,宋瑜忙走到林氏身邊,「娘,你可別這樣說,沒有的事,是我以前表現不好,讓你煩擾了。」

父母離異之後,她一直跟奶奶住,幾個姑媽常給她臉色看。

當然,別說姑媽了,自己親生的爹娘,她也要看他們眼色呢,不管上輩子還是這輩子。

所以宋瑜從小,就無師自通學會了討別人歡喜,學會了看別人的臉色。

像林氏這樣真誠跟她道歉的,她從沒遇到過,一時有點驚訝,也有一點感動。

之後林氏又說不同意她去錦繡閣刺繡的事,宋瑜又說了好幾句話,都用陸亦來當借口,林氏才算同意了。

只有一個要求,每天早點回家,安全為上。

「奶奶,小嬸,吃飯了。」陸圓圓站在門後邊,露出一顆圓圓的腦袋,大眼睛撲閃撲閃看着林氏與宋瑜。

「好,我們就來。」宋瑜鬆了一口氣,忙又跟林氏說了句,「娘,我們去吃飯吧。」

林氏嗯了一聲,起身,「去吃飯。」

陸家人很多,又沒分家,因此吃飯都在堂屋大桌上。

大哥家夫妻兩並一個女兒,大嫂肚子里的還沒出生,只能算三個人,二哥家四口人,一兒一女,趙圓圓就是他家的小女兒,加上宋瑜,陸爹爹林氏三人,一起上桌吃飯的一共十個人。

一張大桌子坐的滿滿當當,倒也不算擁擠。

宋瑜看得出來,除了大人,幾個小輩,包括跟她年紀差不多大的侄女陸清,侄兒陸洋,都對骨頭粥垂涎不已。

林氏不管他們在想什麼,拿起勺子一勺一勺的分骨頭野菜粥,宋瑜煮的多,每個人都得了滿滿一碗,鍋里還剩下的,林氏着重給了陸爹爹,陸大哥,陸二哥三人。

宋瑜對此習以為常,因為陸爹爹,陸大哥,陸二哥是家裡做農活的主要勞動力。

兩根骨頭被敲斷成了四節,林氏毫不猶豫,還是給了他們三人一人一節,最後一節肉最多的給了宋瑜。

分完了,她坐下端起碗喝了一口野菜粥,出聲,「骨頭是阿瑜買回,她該得一節,還有今日之事,是咱們的錯,今後大家不許再提,阿瑜是我們的家人,是君濯的媳婦兒,知道了嗎?」

「是,娘。」

「是,奶奶。」

「……」

幾人連連出聲,宋瑜鬆了一口氣。

吃完飯宋瑜不用洗碗,就直接回房了,東廂房是她跟陸亦的房間,裡頭有個不大的破衣櫃,靠窗放的書桌,以及一張不大的床。

她掏出全身上下的銅板仔細數過,原先有五個銅板,賺了五十個銅板,花掉三十一個銅板,加加減減剩下二十四個銅板。

她被爹娘十兩銀子賣給陸家,期間她生過一次病,陸家為她花了五百文,加上她這半年吃的,她最少也要給陸家十二兩銀子才說得過去。

十二兩銀子,一萬兩千個銅板,她現在只有二十四個銅板……遙遙無期。

但不管如何,生活總算有了方向。

一是努力賺錢吃肉,二是存錢贖身,存夠十二兩銀子就離開陸家。

至於往後的日子?離開陸家再說吧。

宋瑜吐出一口氣,心裏安穩下來。

拿出洗得發白的錢袋,珍而重之將二十四個銅板放在錢袋裡,又小心翼翼將錢袋放在床上棕墊底下藏起。

弄好錢袋,宋瑜打開門,往後院走去。

屋子後邊有塊空地,用籬笆攔起來,原先用來養雞,後來一場雞瘟帶走了所有雞,陸家損失慘重,今後就不再養了。

因為村裡一戶人家以為雞瘟過去了,重新買來小雞養,不料又得了雞瘟,小雞全死了,從此村裡就沒人再養了。

他們不知道為什麼,恢復記憶的宋瑜卻知道。

她到處看了看,打算明天去完錦繡閣,再去買點生石灰回來,給雞圈消消毒,這樣應該就可以了。

打算好,宋瑜拿起竹子編製的掃帚,清掃雞圈。

林氏覺得奇怪,來詢問她為何如此,宋瑜將自己養雞的打算告訴她,林氏心有猶豫。

「娘,莫擔心,今後四天我都會去錦繡閣刺繡,他們給我一百一十文錢,我打算買十一隻小雞回來養,相公夏初要院試府試,依照相公的能力,他定能高中秀才,說不得明年春闈就可以參加鄉試考舉人呢,可得好好補補身體。」

林氏又說了村裡那戶人家養雞又得了雞瘟的事,宋瑜將生石灰殺毒的事說了,林氏還是猶豫。

她身為精神上的一家之主,決定往往影響整個大家庭,所以她只能小心謹慎,宋瑜並不怪她求穩的心態。

「娘,你先讓我試試,娘~」宋瑜抓着她的手,不停搖晃撒嬌。

嚴肅的林氏有些尷尬她的突然親近,忙抽離自己的手,同時也被宋瑜煩得不行,「行吧行吧,你明日去錦繡閣刺繡,給君濯送飯來得及嗎?」

「應該來不及,我要早些去錦繡閣,還得買一些生石灰。」宋瑜說著自己的打算。

「既如此,讓陸洋去送。」林氏做了決定就走了,宋瑜繼續打掃雞圈,默默鬆了一口氣。

看來,現階段很難實現吃肉自由……就連雞蛋也吃不到,宋瑜呼出一口氣,有點點煩亂。

這個晚上,她囫圇洗漱了下,躺在床上就睡著了。

翌日一早,天微微亮。

陸爹爹,陸大哥,陸二哥開始背水去灌田,就怕田裡的禾苗乾死了。

那些家裡沒有水井的村民,就厚着臉皮跟有水井的人家打商量,要背點水去灌田,陸家有口井,也被不少人來打商量。

林氏嚴肅,說了要等自家的田沒問題了,才讓他們來背水,等他們走了,她忙讓大嫂將水井小桶里的肉拿了出來。

這些宋瑜都知道,她洗漱好,跟林氏打了招呼,餓着肚子在自己錢袋裡拿了十四個銅板,沒吃早飯背着背簍就去了縣城。

進縣城後,宋瑜直奔劉老闆家,花一文錢買了個素餅吃,勉強填飽肚子,又買了個熱乎乎香噴噴的肉餅去了驪山書院。

她得討好陸亦,這可是未來皇上跟前的大紅人,權傾天下的首輔大人呢,可不能怠慢了。

天還早,驪山書院夫子還沒開始授課,學子們拿着書本,走來走去在讀書。

背着小背簍走進驪山書院,宋瑜很輕易在最安靜的角落裡找到極其出挑的陸亦,不顧周圍人的側目,宋瑜小跑到陸亦跟前,將滾燙肉餅放在他滿是老繭的手心。

「陸亦,給你吃。」她脆生生笑着,眉眼彎彎像月牙一樣可愛。

陸亦微微一愣,一手拿着書,一手拿着肉餅有點不自在,「你哪兒來的銀子?還有,大早上你來縣城幹什麼?」

「我接了錦繡閣的綉活,賺銀子給你買肉吃補身體,你快吃,我得走了。」宋瑜正要走,一個穿着錦衣,俊朗瀟洒的少年拿着書本走來,看着陸亦揶揄一笑。

「陸亦?你的小娘子?」他眉眼風流,不如陸亦嚴正自持,但給人容易接近的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