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女有毒
農女有毒 連載中

農女有毒

來源:google 作者:安慕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喬喻莞 古代言情 蕭北宸

一朝穿越成農家長女,奶奶重男輕女又狠毒,還差點被家暴的親爹賣掉,懦弱的娘親有苦難言,她摸了摸年幼的弟弟妹妹,打親爹,懟親奶,替娘親自請下堂帶着娘親和弟弟妹妹開荒種田,啥,沒錢?對一個來自幾千年後的靈魂來說那還不簡單隨便賣幾個菜譜,不僅還了被親爹賣身的錢,還和酒樓合作種大棚蔬菜,種玉米馬鈴薯......日子過的風聲水起,一夜被外敵入侵,百畝良田毀於一旦,百姓哀聲怒嚎一個炸彈炸死他們,合作朝廷鍊鋼制刀,一刀一個,怎的,老虎不發威當我病貓啊!展開

《農女有毒》章節試讀:

走在山路上,喬喻莞一臉沉思。

她前世是獨生女,雖然是在農村長大,因着村子在景區邊上,父母就在邊上開了個小賣部營生,日子倒也過得舒心。大學畢業後,為了能照顧到父母,便回家和父母一起經營家裡的小賣部。

正是因為進貨,她開着家裡的麵包車去了一趟市場,誰知回來的路上,在高速上被人追尾,麵包車直接翻下了高速路。

眼神一暗,也不知爸媽聽見這個消息後會傷心成什麼樣。 是啊,自己本就是獨生女,也沒有兄弟姐妹,收到自己的死訊,想着想着竟是淚流滿面,她仿似在模糊中看到了哭的撕心裂肺的媽媽,一向身姿挺拔的爸爸竟是佝僂了背......

一個趔趄,喬喻莞才回過神,居然已經到了半山腰,她擦擦眼淚,給了自己一個笑臉,對着空氣喊到, 「爸爸媽媽,我沒死,我在另一個時空活的很好,你們要照顧好自己,我永遠愛你們!」

鬆口氣,喊出來後心裏好多了,她這才往前走去。 大概半個小時後,她眼神一亮,「居然是一大片的麻繩菜。」

這喬家村的人都不吃麻繩菜,只因做出來有一股酸澀味,實在難以下咽,且這喬家村因為靠着山,只要勤快點家裡的日子還是過的不錯的,所以別人都不吃這麻繩菜,但對她來說這可是好東西啊。

麻繩菜就是馬齒筧,可做藥用,清熱解毒,消炎止咳,涼拌或者做湯都很好吃的,即使吃不完也可以用煮開的水燙熟後晒乾在冬日裏食用。

因為剛搬進西山老宅,家裡什麼也沒有,喬喻莞只好將這些馬齒筧都摘了下來,從邊上扯了一根細軟的樹枝捆綁起來放在邊上,等下山的時候再拿下去。

思索了一下,喬喻莞決定再往裡走走,雖然有些危險,但也正是因為危險,所以裏面應該有不少好東西的。

只見她手裡拿着一根從地上撿來的木棍,邊走邊在地上敲敲打打,正是怕突然竄出個蛇什麼的。 記得有一次原主就是被蛇咬了一口,幸好不是毒蛇,不然這會兒只怕她也不會穿越過來了。

想起原主,喬喻莞也是一嘆氣,原主雖未死在毒蛇的口中,卻是死在了自己親爹的手裡。 她雙手按在沉悶悶的心口,你放心吧,既然借了你的身子,你娘就是我娘,你弟弟妹妹就是我的弟弟妹妹。

我一定會照顧好她們的,如今她們已經和喬家沒了關係,再也不會挨打了,以後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謝謝你!」

她似乎聽見了原主的道謝,這具身子竟是輕鬆了很多,就好像,現在她就是這具身體的主人一樣。

往前走了走,她就看見了一棵樹上結了幾個紅彤彤的果子,居然是一棵蘋果樹,想着正好帶回去給娘和弟弟妹妹。

站在樹下,她朝上看了一眼,又看了一下這棵樹邊上的山崖,本有些猶豫,但一想家裡弟弟妹妹驚喜的呼聲,喬喻莞一咬牙,總不至於剛穿過來就摔死吧。

從樹枝的分叉處踩上去,雖然有些搖晃,但不至於掉下去,遂膽子也大了些,她慢慢朝着那幾個蘋果夠去。 剛摘完最後一個蘋果,正準備下去,她突然聽見一聲輕笑,凝眉往邊上看去,「啊~」

來人似乎沒想到他會將眼前的姑娘嚇到,慢了一拍,只見喬喻莞瞬間朝着山崖下面滾去。 喬喻莞現在只想罵娘,想着剛才看到的鬼臉,她這才反應過來那是一個戴着面具的人。她現在只祈禱那人別再遇見自己,不然非得打的他爹媽都不認識他。

只可惜,她忘了,那人既然能夠悄無聲息出現在自己面前定然是有武傍身的。 待來人反應過來的時候,連忙飛身朝着喬喻莞追了下去。

看到那姑娘後,他一個伸手,將人拉進懷裡,這才又準備朝上飛去,卻突然身體一陣無力,只得連忙將姑娘抱進懷裡,兩人順着山崖滾了下去。

喬喻莞還沒反應過來,兩人就停了下來,因為被人護着,她除了最開始的時候受了點皮外傷,之後便一點也沒傷着。

只見男子後背似乎撞上了一顆石頭,她連忙起身,「喂,你沒事吧?」

男子搖搖頭,「無事,本是覺得姑娘有趣,未曾想嚇着了姑娘,真是對不住了。」

喬喻莞本來還想揍人的,見男子這樣說,便也不好再生氣。 「算了,剛才你也救我了,就當兩清了。

「只是如今我們應該怎麼上去?」

男子起身,蹙眉朝上看了一眼,眼下自己又突然內力全無,若非如此,剛才也不至於掉下來,背後撞在石頭上的那一塊只怕是傷的不輕。

從身上摸出一個東西,「我們此刻在這山崖的半中間,也幸好是有這斷崖,否則掉下去只怕屍骨無存了。眼下我內力全無,暫時是無法上去了,只能等天黑後放了這信號彈等待救援了。」

喬喻莞點頭,雖怕趙雲擔心,但眼下除了這樣也是沒辦法了。

「喂,我說你這人真奇怪,大白天出門戴個面具,腦子有包吧。」

那人見喬喻莞一臉好奇,輕笑一聲,「有些事姑娘還是不要知道的好,畢竟...」

男子的話並未說完,喬喻莞卻也是感覺出了其身上泛出來的冷意,和之前大相徑庭。她知男子口中之意,無非就是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所以雖然好奇,卻也是住了嘴。

兩人掉下來的時候正值中午最熱的時候,眼下離天黑還早,喬喻莞看了一眼身上被樹枝刮的破爛的衣裳,她只能自認倒霉。

本就從喬家出來時只穿了這一身衣服,今日起來也未曾換洗,此時又是盛夏,隱約間還能聞見身上的酸味。

她回頭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男子,她想,若非男子戴着面具,剛才一路抱着自己滾下來的時候一定是滿臉嫌棄吧。畢竟這人一身錦衣華服,身上還帶着一股子若隱若現的檀香味兒,一看便知是講究之人。

別說,喬喻莞真相了。那男子救了她時,就聞見了她身上的酸味兒,雖有些嫌棄,但還是未曾鬆手,他也不知是何原因。

所以,此刻即使感覺到了喬喻莞的眼神,也不曾睜開眼。

喬喻莞昨晚本就睡得晚,又第一次睡土炕,睡得並不安穩,今日又受了些驚嚇。此刻被太陽曬着,竟是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男子聽見喬喻莞均勻的呼吸聲,這才睜眼見女子蜷縮着身子緊靠着山崖內壁睡著了,失笑搖頭,這丫頭還真是膽大啊,卻還是脫了身上的外衫搭在了她身上。

再次醒來的時候是被餓醒的,喬喻莞摸了摸咕咕響的肚子,默默嘆口氣,想不到她此生還有挨餓的時候啊。

「稍等一會,信號我已經放了出去,我的人一會便能找來。」

喬喻莞聞言卻是一愣,想到什麼,只見她問道:「你確定嗎?這信號若是被你的仇人看到只怕我們就要同年同月同日死了。」

話剛落地,喬喻莞也感受到了空氣中肅殺的氣息,見男子猛地起身,她暗道一聲,「不好,我只怕是最慘的穿越者沒有之一了吧!」